• 嗨起來吧
  • 0

其他同事也是注意到了剛纔平陽楓庭一個大男人還跟自己女人借錢。

平陽楓庭的身份,在店內的女孩子的眼中已經受到了質疑,各自都以爲平陽楓庭身上那身氣質上檔次的衣服,有可能也是春香出的錢。

“大媽,這包子,好吃不?”平陽楓庭此刻正在一家“萬香包子鋪”門前跟一個手腳利索的給大家打包着包子的大媽問話。

大媽口氣不善的說道“肯定好吃啊,不好吃,你看這麼多人光顧我啊?”

我服你了,好吃就好吃唄,有必要態度這麼差嗎?平陽楓庭在心底詛咒着,問了問包子多少錢一籠。

“15塊一籠,愛要不要”包子大媽口氣對平陽楓庭差爆了,但是對待其他熟人就不一樣了。

“哎喲,李大媽啊,出去給孫子買奶粉了?”

一個手裏拎着一桶奶粉的老大媽,樂呵呵的回笑道“是啊,現在孩子生活比咱們那時候好多了,我們那時候餓着,就喝樹根煮的湯水”

包子大媽感慨的回道“是啊,現在小孩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

平陽楓庭無奈,只能要了三籠包子,還來了兩杯豆漿。

兩杯豆漿三籠包子,總共花了57,豆漿也坑爹的要6塊一杯。

拎着包子回去服裝店時,還抱怨着TW的物價,真是JB貴。

幾個店員頓感無語的看到拎着包子跟豆漿進來的春香他男朋友,全都帶着討厭的目光望着他。

平陽楓庭沒在意他們的目光,徑直走到呆站在當場的春香身邊“來,你早上還沒吃呢,也不知道你愛不愛吃,這包子我剛纔試了一個,味道蠻不錯,就是賣包子的人的態度不怎麼樣,下次不去她那買了”

春香感動的險些就哭了出來,將包子拎在手裏“等下再吃,現在我上班,要是吃東西會被經理說的,經理對我不錯,我不能讓他不高興”

平陽楓庭將一杯豆漿也遞到了她手裏“那好吧,我先一個人去吃了,對了,你中午下班不?”

春香開心的說道“中午兩點鐘下班的”

“那我中午在請你吃飯,作爲你借錢給我的回禮”

沒等春香說話,平陽楓庭肯定道“你的一切拒絕,一切回話,通通駁回”

然後平陽楓庭在衆人驚奇的目光下,咬着包子大步走了出去。


“你男朋友真奇葩”幾個同事小聲的議論着。

“你們幾個不好好招待客人聊什麼?”褐色西裝的經理見到幾個店員圍在一起討論什麼,邊走過來,邊說道她們。

頓時一鬨而散。

中午時分,服裝店門口聚集了幾輛豪華的車子。

這個時候正是換班吃飯的時候。

從那些車上下來的人,都是樣貌帥氣,看車子就很有錢的人。

平陽楓庭剛好要進去接春香出去吃飯。

下車的幾個男子,互相進來帶着那些店員女孩子離開。

平陽楓庭從春香口中得知,他們都是店內同事的男朋友。

“喔,看不出來,全是土豪級別的人”平陽楓庭感嘆道。“你不也是土豪?”春香打趣道“等等,我去換衣服啊”

這個時候一個跟春香相處的一個同事,小步走到春香身邊“春香啊要不帶你男朋友跟我們一起去吃算了,你男朋友估計是請你下排擋吃飯吧?”

無語了,我就那麼讓人瞧不起嗎?又被人鄙視了的說,平陽楓庭聽的出來,這個女孩子那話裏對自己的諷刺,自己好歹也是一個地區的老大人物。

“沒事的春香小姐,跟我們一起吧,娜娜都招待你們了,你帶上你男朋友一起吧?”她身邊氣質高雅的男朋友也是相邀道,這個男子身上一身阿瑪尼服飾更是襯托了他身價的不凡。

“別拒絕了,剛好還省錢了”平陽楓庭也是同意了。

“可是”春香還在猶豫。


平陽楓庭笑道“難道是怕我出不起錢嗎?”

“沒……沒有”

於是四人一起上了那男人的人,又是土豪車“蘭博基尼” 車上,四人不時聊了些無意義的話題。

平陽楓庭知道了,這個開車的青年的老爸是最新一款非常熱門手機老闆的兒子。他叫“李澤”他爸“李狂”就是旗雲手機的開發者,李澤剛纔無意透露說家底也不多,就是個八十多億。

我的娘耶,快趕上‘安素容’了,貌似安素容是幾百億來着?平陽楓庭細細的琢磨着。

而那個李澤的女朋友也做了自我介紹“我男朋友都介紹完了,我叫九娜”

平陽楓庭也自我介紹道“我叫‘平陽楓庭’”

“耶,好像是個日本名字呢,難道你是混血兒嗎?”九娜驚奇的問道。

春香坐在平陽楓庭的旁邊替他說道“不是的,楓庭大哥是華夏人”


“還不知道平陽兄弟是幹什麼的呢”前面嘴角笑着的李澤,輕鬆的問道。

李澤其實就是想在春香面前漲漲臉,因爲坐在後面位置的“春香”早就是他內定的菜了,現任女朋友‘九娜’只是個抱着玩玩的態度在交往而已。

鳳鳳于飛 ,前幾次藉着買衣,在那所服裝店看中了“春香同時還有這個九美”想着,好的要留在後面慢慢玩,就先將九美玩厭在說。

今天這個九娜也很理解自己想法似的,竟然主動邀請了那兩人。而坐春香旁邊的她男朋友,李澤在聽完他的話後,又想套套他的家底。

平陽楓庭隨意的說道“現在乾的還算體面,是酒吧的管理人員”

這個管理人員說的模棱兩可,讓三人都是摸不着頭腦。

李澤只認爲他是不好意思說,估計是在酒吧打零工,在好點也就是個小酒吧的經理。

竟然敢夾自己內定的菜,等下吃飯,我要出你一次洋相,李澤在心裏狠狠的想到。

平陽楓庭躺在車內,好不舒服,暗想回去也想辦法學開車,總是坐別人車跟打出租車,感覺太不爽了,虧的自己現在好歹還是個名副其實的“億萬富翁”還是拜紅經理所賜。

春香一直都是跟平陽楓庭坐在一起,瞟到平陽楓庭躺在車內很無聊的樣子,偷偷的一隻手,挽住了他的胳膊。

平陽楓庭頓時渾身一震,不是意外,而是太意外了,美女主動送上門,能不意外嗎?春香手臂的滑嫩的很有觸摸感。現在只是讓自己手部觸及到,下面就受不了了,都說男人是下半身動物,平陽楓庭一直認爲說這句話的人,是位聖人說的,只有聖人的話,才能一直傳承到這個時代。

李澤不時還跟春香說幾句話“春香小姐,今天的打扮挺隨意的呢”李澤在進店內時,就偷偷打量過春香。由見春香不像別的女人那般噴香水,打扮的濃妝豔抹,而且頭髮也沒過多的整理,而是隨意的披在前面。感覺春香是個很清新的女孩子,可能還是‘初’

要是李澤知道其實是因爲春香身旁那個男人的電話纔來不及梳理自己,不知道李澤會作何感想。

李澤帶着三人下了車,來的地方,竟然是酒店?

要不要這麼豪華啊?不就是吃個平常的午飯嗎?平陽楓庭看着李澤帶一行人來的吃的地方,微微的張大了口。

“來”李澤邀請三人進去。

李澤緩步慢行的走到服務檯跟那個美女問道“小姐我的包廂訂好了嗎?”

那名服務檯的小姐很有禮貌的說道“李總的包廂已經訂好了,365號”

“謝謝”李澤回以同樣禮貌的還禮“春香,九娜走了”

李澤光叫二女,唯獨平陽楓庭沒叫。

平陽楓庭倒也不以爲然。

坐着電梯上了六樓,進了365號房間。

屋內修飾很豪華,屋內什麼電器都有是肯定的,而且還是世界名牌的。

“貌似平陽兄弟也很有錢吧?”李澤帶着三人進來後,笑着臉一隻手撘在平陽楓庭肩膀笑問。

“哪裏,我可是窮的一塌糊塗”

“怎麼可能?”李澤不相信“我記得來之前,平陽兄弟可是跟春香小姐說“難道是怕我出不起錢嗎?”

“喔”平陽楓庭點了點頭“這個我倒是說真的,起碼吃個飯還是付的起的吧,本來是去排擋的?

九娜躺在包廂的沙發上嬌笑道“楓庭大哥難道不知道,這酒店的費用可是很高的,等下我們吃的飯,少說都要這個數”九娜隨意的豎起一跟手指。

平陽楓庭瞪瞪眼“一千?”

春香驚奇的說道“一萬?”

李澤倒是無所謂的說道“呵呵,一萬多一點,我不放在眼裏的”李澤豪爽的拿起牀邊的電話“喂,下面的可以送菜上來了”

“要跳舞嗎九娜?”李澤像是一名英國紳士似的鄭重的俯下身子,一手伸出,作以邀請的姿勢。

“很高興能得到你的垂青”九娜也是配合的伸出白嫩的玉手,緩緩的放在李澤手中,接着頗爲優雅的慢慢起身。

李澤拿起遙控器按了一個鍵。

接着那碩大的房間電視開了起來。

明明的地板磚,竟然奇異的若隱若現的閃冒着五顏六色的光芒,接着李澤跟九娜在寬敞的大廳跳起了優雅的舞,包廂內成了他們的演出廳。

喲,要不要這麼華麗?吃飯的點了,還條個舞?平陽楓庭坐在離窗子最近的地方,看着外面想道。

春香倒是陶醉其中,只覺得太美了,在房間內跳舞,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浪漫的就像是第一次看“泰坦尼克號”同時對於這所酒店的又有了一個新的瞭解。

春香也是受到很大邀請,去過很多酒吧的人,但是這所酒吧的地面都能這樣高科技的跳舞,在配合那跟上節奏的緩慢鋼琴音,讓看着他們輕步慢移的跳舞的春香,也是目不轉睛的看着那已經沉淪其中的兩人。

這有什麼好看的?我無語了,你去電視上看看比他們跳的好的多了去了,建議你去看看MJ後,在回來看他們跳舞,那就跟看小學生跳廣播體操一樣,甚至比廣播體操還差勁。平陽楓庭看到春香那沉迷的模樣,無奈的想到。

九娜在跟着電視中的鋼琴曲跳舞時,迷戀的眼睛都閉上的享受男友的貼心溫暖,又讓自己在同事面前,耀眼了一次,回去又是一番說辭。

九娜不知道,李澤在跳舞時,那對眼睛,不時就偷瞟到一直在看着兩人跳舞的春香身上。

春香今天那淡妝,還有那隨意的穿着跟並沒梳理過的黑長直的順發,深深的錘擊着李澤的心臟。

而那個不懂得享受自己舞姿的平陽楓庭,則是看都沒看他一眼。

“李總飯菜送來了”門被輕輕的敲了敲,外面響起送菜員的聲音。

李澤走去開了門,推着車子進來送菜的送菜員。

一盤鵝肝醬,還有揮舞着一對大鉗子的大龍蝦,跟螃蟹,還配有魚子醬。

那個魚子醬平陽楓庭走過來看了看,那個東西記得跟安素容去那家西餐廳吃時,自己可是點了幾碗,很貴的說,最後沒吃完還打包了。

春香走到李澤面前輕聲的問道“李哥,可以吃了嗎?”


李澤一點頭,溫柔的回道“當然可以,還望春香小姐能吃的很開心纔好”


春香回以一笑“會的,李哥準備的菜式,實在是太豐盛了”

春香笑着夾了一個大龍蝦到平陽楓庭碗裏“來,楓庭大哥,大龍蝦,不知道你愛吃不”

“當然愛吃,只要是海鮮,我一概不會拒絕”平陽楓庭笑着夾起大龍蝦就剝殼開吃。

九娜看着平陽楓庭那毫無形象的吃樣,慢慢的湊在春香耳邊說道“春香,你的男朋友是監獄裏剛剛放出來的吧?”

“哪……哪裏,我男……他就是胃口比較大”口裏剛要說成楓庭大哥是他男朋友的話,差點就脫口而出了,還好及時轉了回來,說成了‘他’

李澤好像是聽到了二女的談話聲,邊開着幾瓶酒,邊風趣的說道“能吃是福啊,你看我想吃,都沒平陽兄弟那麼大的胃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