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然而,撇開那三個黑衣人的事情不說,畢竟和他們之間的遭遇,他是主動的一方,假如他後來沒有潛回到方家別墅的那片竹林一探究竟的話,也就不會和藍玫瑰他們遭遇了。最讓他感到不解的是海遠航今晚邀他來的目的。

難道只是僅僅爲了試探他的真實身份而已嗎?他那句說到一半有關於鉅額遺產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想到此處,葉三平隱隱的感覺到“鉅額遺產”這四個字跟當年崔家的滅門慘案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看來想要解決自己心中的這個疑惑只能去找孫九了!


葉三平一邊開車一邊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過了午夜零點了!看着手機裏電話薄,他猶豫片刻,最終還是沒有撥通孫九的電話。

第二天,葉三平一早起來到街上吃過早飯之後,便直接開車去了方家別墅。

現在每天定點準時的去方家別墅接方雅男已經成爲他必須要做的一項工作了。

將方雅男和任菲菲接到公司之後,葉三平便將任菲菲的那輛白色奧迪越野車開進了大廈的地下停車場。

停好車之後,從停車場出來的葉三平,在大廈的一樓大廳門口剛好遇見了來公司上班的秦倩。

今天的秦倩依舊一副職業裝的打扮,剛要進大廳門口的時候,便聽見身後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喂,秦倩,這麼巧!”

秦倩轉身回眸一看,除了葉三平,還能是誰!

只見他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兩手插着褲袋,一臉的笑意,只不過他今天的笑容看上去似乎有些怪怪的。

轉眼之間葉三平就來到了秦倩的跟前。

“是啊,挺巧的!”秦倩微笑着迴應道。

“怎麼樣,昨晚過得還好吧?”葉三平帶着古怪的語氣問道。

怎麼這傢伙一上來就問自己昨晚過得好不好,他這是什麼意思?

秦倩心裏一陣嘀咕!

“我昨晚過得好不好,好像跟你沒什麼關係吧!”對於葉三平的唐突,秦倩倒是沒有表現出不滿的情緒,只是俏臉微微露出一抹看似有些僵硬的笑容,沒好氣的迴應道。

再看葉三平,只見他將身軀往秦倩的耳旁一探,一股熟悉的香味頓時撲鼻而至。

“竹林那兒的蚊子一定不少吧!”

竹林?蚊子?難道他……

當秦倩從葉三平的嘴裏聽到這四個字的時候,頓時芳心咯噔一下,俏臉上的表情更是顯得驚愕無比,整個人驚愣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就好像被孫悟空使了定身法一般。

他是怎麼知道的,這、這不可能!

半晌,當秦倩從驚愕當中回過神來的時候,葉三平已經離開了他的身邊,並且已經朝大廳裏面走去了。


秦倩用驚詫的眼神看着葉三平離去的背影,心中已然是翻起了驚濤駭浪。就在這個時候,葉三平竟然回眸朝他投來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搞得她急忙將自己的眼神從他的身上給抽了回來,然後裝作一副茫然的樣子,邁開腳步朝前臺走去了。

一整個上午上班的時間,秦倩看上去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腦海當中一直在回憶着早上葉三平和她相遇的那個畫面,久久不能平復心情! 今天小車班辦公室倒是人員齊整,小李等人也都在,那個昨晚當面被任菲菲給撤了職的鐘發也在,不過今天的表情似乎不太好,哭喪着個臉,一副跟死了爹似的表情!

跟小李等人打過招呼之後,葉三平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一連幾天下來,整個小車班都是冷冷清清的,只有他一個人‘獨守空房’,現在一下子又重新多了這麼多的人,反倒是讓葉三平有點不太習慣了。

葉三平剛坐下來沒多久,屁股還沒有做熱,就聽見門外的走廊傳來了一陣“嗒嗒”的聲音,聽着應該是女人的高跟鞋與地板親密接觸的聲音。

果然,片刻之後,一個靚麗的身影便出現在了辦公室的門口。

這個女人就是人事部的總監任菲菲!

看到任菲菲的突然出現,葉三平心裏一陣嘀咕:這小妞一大早下來,該不會是想當衆宣佈要撤掉鍾發那傢伙的職務吧?

想到此處,葉三平不由得掃了一眼坐在自己對面的鐘發,只見他滿臉的黑線,哭喪的老臉都快扭曲的不成樣子了,屁股一動一動的,好像座位底下有針刺似的!

在場的衆人,除了鍾發和葉三平,對任菲菲一大早的突然出現,都以爲是又要叫上某個司機陪她出去辦公事了。

而鍾發此刻心裏還抱着一絲的幻想,他是多麼希望昨晚任菲菲任總監只是因爲一時的氣氛,而說要撤去他小車班的大班之職而已!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他自己個人的一廂情願罷了!

“任總!”

“任總!”

…………

衆人都你一句我一句的爭相問候任菲菲,心裏都希望女神任菲菲能夠叫上自己,跟她一起出去辦公。

給美女總監開車,那可是美差,有誰心裏是不想的!

“趁着大傢伙都在,我一大早下來,是爲了傳達方總的一項任命決定的!”任菲菲第一眼掃過的正是坐在一旁沙發上的葉三平。

“任命決定?這究竟是這麼回事兒啊?”

“難道是我們當中有人要升職了嗎?”

“你說,會不會是三哥啊,他前一段時間可是立了不少的功勞!”

“沒錯,除了他,咱們當中誰還有那個能力能夠得到方總的親自提拔!”

……

衆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小聲談論着,不由得都向身後的葉三平投去了羨慕的眼神。

再看看坐在葉三平對面的鐘發,原本還抱有一絲的僥倖心理,一聽到任總是來當衆宣佈方總的任命決定的,本來一直就懸着的那顆心猛地一下徹底的涼了下去,整個人就像是掉進了冰冷刺骨的冰窖當中似的,臉色已然是脹成了豬肝色了。

“大家先靜一靜!”任菲菲稍微提高音量:“下面我來宣佈一下方總的任命決定:“因爲原小車班班長鍾發昨晚工作期間嚴重的失職,今決定撤去其小車班班長的職務,新的小車班班長暫時由葉三平來接任!”

任菲菲話剛說完,小李等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無比的驚愕,不過仔細一看,驚愕當中竟然還夾帶着些許的歡喜。

對於葉三平來講,任菲菲的出現,他猜到了其中一半的結果,另一半的結果卻是有些讓他感到措手不及。

雖然說這個小小的兒小車班班長在整個四方集團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是它好歹也是一領導,管理着十幾號下屬呢!

嚴格的來說,這個職務還算是一部門的經理呢!

不是說他葉三平有多麼的想當官,只是他平日裏看見鍾發那副頤指氣使、不可一世的模樣,他就是看不慣。

不就是當個小小的司機頭頭嗎,用得着整天陰着個臉,擺着架子嗎,搞得自己跟個什麼大領導似的!

雖然說葉三平對這個臨時任命的小車班班長的位子不屑一顧,但是他當總比鍾發當要好的許多,至少他不會成天擺着個臭架子對小李他們呼喝來呼喝去的!

此時此刻,面對面坐着的鐘發和葉三平臉上的表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個是哭喪着臉,另外一個則是喜上眉梢!

等任菲菲宣佈完任命決定離去之後,整個小車班頓時像炸開了鍋似的,小李等衆人一窩蜂似的涌到了葉三平的面前,至於對面的鐘發,他們根本就連看一眼都不看。一羣人就好像被解放的農奴一樣,歡欣雀躍、喜上眉梢!

正所謂牆倒衆人推!更何況鍾發這堵牆已經壓得衆人叫苦連天了。以前他還是所謂的鐘大班的時候,大家對他只能和顏悅色、百般討好,可他現在也和他們一樣,就一普通的司機。

這口氣憋了這麼長時間,終於是熬到了苦盡甘來的時刻了!

“三哥,真是恭喜你啊,這麼快就能夠升任咱小車班的班長一職!”

“是啊!打從三哥來到咱小車班的第一日起,我就知道三哥絕非池中之物,總有一天會一飛沖天的!有一句話怎麼說來着,金鱗啥的……”

“*******,一遇風雲變化龍!”

“哈哈,沒錯,就是這句話!嘿嘿,小李,沒想到你小子還挺有文化的嘛!”

“哈哈……”辦公室裏頓時響起了衆人的歡笑聲!

“咱三哥是啥人物,到公司沒幾天,就能夠得到方總的親自提拔,以後的前途必定是無可限量啊!”

“是啊,三哥,你可是咱小車班有史以來升的最快的班長呢!”

“咱以後跟着三哥好好幹,那絕對是吃香的喝辣的!三哥以後要是發了財升了職,可千萬別忘了咱們這幫兄弟啊!”

“那是自然,三哥絕對是有情有義的人,不像某些人,平日裏沒給咱哥們什麼好臉色看,只知道對咱們呼喝來呼喝去!”

某些人自然指的是鍾發了。

俗話說,有仇不報非君子!眼下的鐘發在衆人的眼裏只不過是一隻被打折了翅膀的老鷹,根本就不足爲慮。再說了,現在衆人所依靠的葉三平這棵大樹,可遠比鍾發要來的有實力的多。

在衆人眼裏,葉三平只不過來到公司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能將已經在小車班大班這個位子上霸佔多年的鐘發給拉下馬,足可見其實力絕對不是一般的存在,前途可以說是不可限量,只要能抱住他的大腿,說不定以後還能撈到不少的好處呢!

一夥十幾人當中,最爲得意和激動的就屬小李了。之前他因爲和葉三平之間走的比較近,在葉三平不在的那幾天,他可是受盡了鍾發的壓迫,整天不是叫他倒水打掃衛生,就是讓他去食堂給他買飯。現在好了,鍾發終於給撤了職,而且接任班長的還是葉三平,他的苦日子總算是熬出頭了,心裏感嘆着自己之前總算是跟對了人。眼下葉三平當了小車班的班長,受益的第一人自然是自己了,不趁現在好好的得意一把,還等到什麼時候!

在場的衆人,除了鍾發之外,其他的人都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對他們新上任的大班葉三平大肆的讚美和獻殷勤,搞得葉三平都有些飄飄然的感覺了。

其中有一個還直接跑去給葉三平倒了一杯開水。

“三哥,您先喝杯水!”

葉三平接過那人手裏的紙杯,喝了一口,便放在了邊上的茶几上,然後從兜裏掏出了兩張紅票子遞給了剛纔給他倒水的那個司機,一副很是慷慨的模樣:“三哥我先謝謝大家對我的擡愛,這裏有兩百塊錢,你先拿去,給大傢伙買點飲料和香菸,記住了香菸要買最好的,三哥我有的是錢!”

說完之後,葉三平很是挑釁的看了一眼對面的鐘發,得意之情溢於言表。

衆人一看他們面前的新任頭頭,一出手就是兩張大鈔,不由得都對葉三平大豎拇指。

這一上任就立馬有好處拿,這樣的頭頭哪裏去找啊,跟着他絕對沒錯,指不定以後還有更多的好處可以拿呢!

在以前鍾發還是班長的時候,他們只有掏錢請他的份,現在的情況反倒是反過來了,他們自然是個個都樂不思蜀了。

在以往,這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那人接過葉三平手裏的兩張大鈔,屁顛屁顛的一路小跑着便出了辦公室。

“三哥,真是好氣魄啊!這要是在古代,三哥絕對是一個行俠仗義、慷慨解囊的大豪俠!”


“沒錯,跟某些人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三哥不僅身手了得,而且爲人謙和大方仁義,不像某些人,成天就知道想着如何從咱們哥們手裏撈好處!”

………

衆人是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快把葉三平捧到天上去了,而對鍾發則是有一句沒一句的冷嘲熱諷,聽得葉三平心裏直噓唏:人和人之間的差距咋就這麼大呢?

而坐在對面的鐘發,此刻已然是兩眼冒火,臉色也變成了豬肝色。

以前在小車班,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現在一夜之間就被方總給擼了下來,這樣的落差已經讓他感到無比的失落和怨恨了,特別是對葉三平,說的嚴重點,連殺他的心都有了! 以前在小車班,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現在一夜之間就被方總給擼了下來,這樣的落差已經讓他感到無比的失落和怨恨了,特別是對葉三平,說的嚴重點,連殺他的心都有了!

眼下對面的這些見風使舵的小人又對他有一句沒一句的冷嘲熱諷,這不是當着面的扇他耳光子嗎?

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只見鍾發猛地一下撞開自己身下的椅子,站了起來,兩眼冒火的瞪着對面的葉三平,大有大幹一場的架勢!

“嘎吱!”

椅子和地板強烈的摩擦所帶來的聲響,頓時引起了辦公室裏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夥紛紛將鄙夷和不屑的目光投向了鍾發!

“看來某些人是不高興了,要發火了呀!”

“哼,他還以爲自己還是原來一直高高在上的大班長嗎?”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現在是什麼身份,還不是跟我們大傢伙一樣,是一個普通的司機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