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對!

喊“qj”?

不對!

喊“非禮”?

對!

“非禮啊!”陳佩佩正欲開口大喊,誰知道,這一張嘴,李明的嘴便貼了上來。

一條像泥鰍一般的舌頭,已經是伸進了陳佩佩的嘴裏!

“嚄!”陳佩佩真是啞口吃舌頭啊,此時不僅不能動彈,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無奈之下,陳佩佩只得圓瞪着眼睛,往向那花白的天花板,眼裏的淚水,潺潺地流下!這可是自己保存了20多年的初吻啊!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被李明奪去了!此時,陳佩佩真的連死的心都有了!

吻了一陣,李明感覺有些不妥,首先是手上的感覺好像比之前是瘦削了許多,其次,是自己好像一直在被人咬着。

“壞了!”李明心想:“不會吻錯人了吧?我不至於猴擒成這樣吧?我不至於將那湯瑩的管家公子芊也給吻了吧!?”

想到這裏,李明立即推開了自己懷抱的香韻,定眼一看,差點沒被嚇死,陳佩佩正委屈地蹲在自己的跟前,大哭了起來!

“啊!我的媽呀!沒這麼驚豔吧!?”李明心裏暗暗吃驚,自己居然連湯瑩的姐妹也給曖昧了,而且還是很直接的田螺式的溼吻,這下沒救了,要是讓湯瑩知道,真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後果,湯瑩一定傷心死了。

不過,現在看來,傷心死了的人,是眼前陳佩佩。陳佩佩用雙手捂着臉,眼淚不停從手指的縫隙間流出,心裏則唸叨着:“這可是我的初吻啊!沒了!沒了!”

之前,李明就有過陳佩佩因爲腦袋轉不過彎子,而發愣了好長一段時間的經歷,這次不會變成哭個不停吧!?李明心裏暗驚!(關於陳佩佩的章節,請參見第一百六十四章至第一百七十二章的內容!)

“誤會啊!誤會啊!我居然吻了暴血公司女總裁!這下壞了,不知道她會不會告我非禮!”李明心裏暗自叫冤,這可不是他想吻的人,但是既然問了,那又能怎麼辦呢?

………… “呃……喂!喂!我告訴你,這真的是一次誤會!”李明走過去拍了陳佩佩幾下,見陳佩佩還是不住地哭,實在是捎破頭皮也沒有辦法。

眼前的一幕,着實讓李明感到有點滑稽。李明真的沒有想到這個暴雪娛樂公司的女總裁居然會在被人偷吻了之後哭成這樣樣子。這,實在讓李明有點費解,可能成功人士往往跟常人的思維有點不同吧!?

陳佩佩的哭聲超大,活像個被人打完屁股的孩子,在拼命地哭,她好像絲毫也不懂哭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李明搖了幾下陳佩佩的肩膀,見她還是沒有反應,心想:“不會就這樣被我給毀了吧?”


其實,陳佩佩此時正陷入了自己思想的旋窩,她便是這樣的一個人,想不通的時候,鑽得特別深,而且輕易也不放棄,這個態度換在工作上確實是非常難得,但是放在男女之間的曖昧關係上,恐怕得用衝擊鑽才能鑽得通了。

李明見她哭得這麼厲害,而且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於是乎,便走去將公寓的門關了,免得多事的鄰居走過來,以爲他這麼大的一個人欺負女孩子。

“喂喂!別哭了!都這麼大的人了,還哭什麼哭呀!?”李明搖着她的脖子,語氣就像在哄着一個小孩子。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李明哄了以後,陳佩佩反而變本加厲地哭了起來,哭聲比剛纔又大了幾個分貝。

“喂!別哭啦!”李明又拍了拍陳佩佩的肩膀。

但那陳佩佩好像完全聽不到李明的聲音,繼續在大哭着!

“好啦!我大不了是吻了你,我也沒管你願不願意!反正,我讓你吻回一次,這樣大家當作扯平了!”李明無可奈何之下,終於說出了這句近似合符邏輯,但是卻又是自己佔便宜的話。

“我想她不會這麼笨,真的覺得吻回我一次就大家扯平吧!這種事情,就算你再吻一百次,吃虧的也是你吧!你始終是改變不了男性在人類社會上,對交配行爲的主導地位吧!?”李明心裏暗自壞想着。

“哦!對哦!”陳佩佩的思想,彷彿突然之間亮出了綠燈,本來早已經塞滿了車的思維快速通道,瞬間也被打開了!

“只要我吻回他,那就扯平了!?”陳佩佩似懂非懂地在自言自語。

“喂!你不會說真的吧!?”李明吃驚地叫了一句,沒想到自己的一句戲話居然被陳佩佩當成了真理,有時候李明也不得不佩服這位暴雪娛樂公司女掌門人的智慧,大概這就叫做大智若愚吧!


突然,陳佩佩的臉上,泛起一抹妖媚的邪笑!

此時的陳佩佩,讓李明有點錯愕,真沒想到,她想起來,居然有兩個很迷人的酒窩,原來有點消瘦的臉,在笑的時候,反而變得豐滿了許多,也沒有之前那般的讓人感到冷淡,反而有一種成功女性,女強人獨有的俏麗!

“呃?你不會……別,你別過來……”李明看着往自己步步逼近的陳佩佩,不禁有點害怕起來,雖然李明並不抗拒給女生接吻,不過你要讓人被女生強吻,這個可要另當別論了。

“是你說讓我吻的!”陳佩佩有點委屈地說,生怕李明出爾反爾。

“嗯……”下一秒,李明的嘴已經說不出話來。

陳佩佩還真敢,一把將李明的手臂捉住,便往李明的嘴吻了上去。

剛纔那吻,李明是太過之用力,以至於並沒有好好地感受到陳佩佩嘴脣的魅力,此刻,陳佩佩那纖薄的嘴脣在李明的嘴上游走,李明沒想到陳佩佩這看上去薄得如兩片刀片的嘴脣,居然會讓人吻起來如此的舒服,有一種讓人狠不得將整個都咬住的衝動!跟湯瑩,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一不做二不休,不吻都吻了,最多碰到湯瑩的時候,再去解析這是一場誤會,於是,李明便將剛纔獨自yy時所誘發的情慾,盡皆發泄到了陳佩佩的脣上,跟陳佩佩盡情地吻了起來。

其實,在陳佩佩迎過來的那一瞬間,李明是可以躲開的,不過既然自己說過讓她吻回一次,總不能說話不算話吧!正所謂,慫的是烏龜,李明也不是孬種,吻便吻,誰怕誰!

經過了,大概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陳佩佩終於是得償所願地鬆開了嘴脣,她終於覺得跟李明扯平了!

陳佩佩從兜裏,拿出紙巾有點厭惡地擦了擦嘴,顯然她並不喜歡李明的唾液!

李明看着陳佩佩擦嘴的舉動,感覺真的有點不怎麼好受,心想:“你也不用這麼快擦嘴吧!哥哥,我都還沒嫌棄你呢?!你就來嫌棄我了!”

隨即,李明爲了表示自己的愛乾淨,也拿起衣袖擦起了自己的嘴來!

兩人就這樣,你擦一下,我擦一下的,對望着十幾秒!


最後,李明見陳佩佩快要把嘴脣都擦破了,纔有點不耐地說:“喂!你擦夠了沒有!?再擦嘴脣都怕要破了!”

“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傳染病?”陳佩佩快人快語就是一句,根本就不顧及李明的感受。

“丫丫!哥哥,還沒嫌棄你有傳染病呢!你就來誣衊起哥哥來了!算,好男不與惡女鬥!我忍!我忍!我忍忍忍!”李明心想。

“喂!暴血太后!你滿足了吧!?”李明見陳佩佩不給自己面子,自己也沒必要給陳佩佩面子,立馬給陳佩佩起了一個花名,李明知道,慈禧太后,一般是他們對年紀大的女人的鄙稱,而陳佩佩則是暴雪娛樂公司的女總裁,於是乎,李明便給她起了暴雪太后的名,來調侃陳佩佩。

“不!我要你做我們暴血公司,《魔獸爭鋒2》的專屬代言人!你……不是很喜歡玩電腦遊戲麼?”陳佩佩好像理解不了李明的話,絲毫沒有理會到李明的調侃,或者陳佩佩根本就不在乎李明的這種調侃。

專屬代言人?呵呵!她不會瘋了吧?李明心想

“我……?”李明思想了一下,其實他真的很喜歡玩電腦遊戲,不過自己家裏一直沒錢買一臺電腦,不過即使是這樣,他也經常跑去網吧玩電腦遊戲,於是說:“是挺喜歡玩電腦遊戲的!”

“那天,我的那把《星際爭鋒2》是你玩的吧?”陳佩佩試探性地問道。

“呃!你說是擺在檯面上的那把嗎?”李明有點怕陳佩佩責怪自己,玩死機了他的電腦,於是有點不好意思地問。

“是的!就是第一次見你那次!”陳佩佩說。

“我確實是玩過放在桌面上的那部遊戲!不過,是不是《星際爭鋒2》我就不知道了,好像還沒上市吧!?”李明有點不好意思,捎了捎頭,對於這個暴血娛樂公司的女總裁,李明還是有點崇拜的,這可是他日思夜想的遊戲公司的女總裁啊!

“不過,還是讓我吻了!”李明心裏突然暗暗竊喜,男人有時候真的很自負,人家都還沒當一回事呢,自己就已經高興了起來。

“嗯!確實還沒上市!因爲你將它給玩死了!所以,又再調試了一個月,將指令的每分鐘輸入次數,增加了一倍!”陳佩佩淡淡地說着。

“呃!不是吧!我不是故意的……”李明好像意識到了,自己會不會玩得有點過了頭呢?居然搞到,暴血娛樂公司,要重新設計他們的遊戲,可要知道暴血娛樂公司,是遊戲界裏面的泰山北斗啊!

“我知道!”陳佩佩頓了頓,想了一下,然後又說:“你願意參加今年的WCG比賽嗎?”

“嚇?什麼?!”李明有點驚訝,他還以爲陳佩佩會責罵自己,但是陳佩佩反而讓自己參加WCG的比賽,這可是一個世界性的,電子競技大賽,全世界衆多高手雲集,匯聚一堂,拼個你死我活!

“我問你,願不願意代表我們公司,參加今年WCG的《星際爭鋒2》項目比賽!?”陳佩佩很鎮定地問到。

李明看陳佩佩的樣子不像是在說假話,不過他還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問道:“我代表……暴血娛樂公司,參加WCG的《星際爭鋒2》比賽!?”

“是的!不知道,你是否願意?”陳佩佩還是一副嚴肅認真的樣子在說。

“不會吧?我……其實……”李明有點遲疑,雖然,他很喜歡玩電腦遊戲,不過你說去參賽,李明覺得自己玩一下還行,至於比賽,那些高手,只要看一下人家的表演,李明都會血脈沸騰的冒汗,當然了,那是李明在有了加速異能之前的事情,在腦部潛能得到開發了之後,李明還沒真的跟高手打過。

“你放心,比賽所得到的獎金,公司不會要你一分錢,而且,我們還會給你代言權,出場費,還有你參賽衣服的冠名費!”陳佩佩一輪嘴地說着,其實這些合作的條件,早早就已經在她的腦袋裏有一個完整的藍圖,只不過,是在這個時候,她纔將這些東西說出來。

“嚇!?”李明心裏暗暗驚訝,心裏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將這些所有的錢都加起來,恐怕……也有超過百萬的美金!

…………

更新時間有點亂,不好意思!昨天1更了,不好意思,今天補上! 而且,如果李明能那下關鍵的話,這個數目應該在500萬-1000萬美金之間,李明覺得如果將它換算成人民幣的話,那就有差不多,反正,有多少的美金就乘以7倍,那就等於可以兌換得到的人民幣了。

“我參加!”李明毫不猶豫地說道:“而且,我一定會拿到冠軍!”

陳佩佩先是皺了皺眉,後來又微微地笑了,她之前還怕李明會不答應,現在一切都好,李明還說一定要拿冠軍,如果是這樣的話,《星際爭鋒2》的明星玩家,就不用愁了。

其實,現在電腦遊戲衆多,就是網絡遊戲已經有上千款,而單機遊戲,已經如那日落黃昏的太陽,不如昔日的輝煌,而一款新遊戲的推出,確實需要一些明星玩家的帶領。陳佩佩相信,就李明的那個手速,再加上《星際爭鋒2》本身的可玩性,和可塑性,一定能接替《魔獸爭鋒3》和《星際爭鋒1》登上單機即時戰略遊戲的冠軍寶座。但,即便是這樣,陳佩佩也不敢放鬆,她的腦海裏,不僅有着遊戲開發的全盤計劃,而且還有着遊戲推廣的全盤計劃,而明星玩家,則佔了很重要的一環,他們精彩絕倫的比賽,一定能吸引衆多的粉絲,而這些粉絲又會癡迷地投入到遊戲中去,除此之外,還會吸引其他新的玩家進入到遊戲中,最後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加之,每一套正版《星際爭鋒2》的用戶,都能登錄到,暴血公司自己假設的戰網上面跟其他的玩家對戰,打排名,這個還是有點遜色於網絡遊戲的升級系統,以及人際交流系統,但是它確實一個比拼實力的平臺,對玩家的吸引力依然強大。

陳佩佩,對着李明點了點頭,然後說:“好吧!最新調試好的《星際爭鋒2》,在三個星期前已經上市,而它的WCG平頭市賽區的選拔賽,也都已經選拔完畢,我看這樣吧!你先上戰網跟人切磋練習一下,往後我聯繫WCG的組織委員會,給你開外卡參賽!”

“這樣啊!?”李明好像有點失望地說着,本來他還想着自己在粉絲的千呼萬喚下,一步步過關斬將地邁向WCG的巔峯,現在讓他不用初賽就直接進入總決賽,就等於一出生就腰纏萬貫的富二代,根本就體會不到自己賺錢的快樂。失望自然是難免的了。

“別這樣,那樣的了!現在就開始吧!”陳佩佩指了指房子桌面上的電腦。

今天,陳佩佩放電腦的桌子,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張飯桌了,而是一張贊新的電腦桌,而且桌面非常的寬闊,高度也剛好始終,椅子也是專門的電子競技專用的椅子,聽說坐這種椅子,就算持續戰鬥10個小時,也不會覺得腰骨發麻!

李明,有點生疏地坐到了椅子的上面,摸了摸那款精美的鼠標,手感好得有點讓他不敢相信,當然了,這也是陳佩佩爲了讓李明拿到冠軍,專門從M國**回來的,專業電子競技鼠標,而且市面上還沒有出售,算是最新、最快、定位最準的光電鼠標。而鍵盤,當然也是跟鼠標是同一個牌子的高檔貨,而且還是機械鍵盤,打上去,噠噠噠噠噠的,感覺非常之過癮,這款鍵盤一分鐘能接受過萬個指令,同時可以接受16個按鍵的指令輸出,而一般的鍵盤是3個,不信你可以按按自己的鍵盤試試,同時按下3個按鍵,當你按第四個的時候,無論怎樣,鍵盤都不會再有反應。

《星際爭鋒2》已經早早就被運行在電腦裏面了,而且也正通過網絡,連接到了遠在大洋彼岸的暴血娛樂公司的戰網。

李明給自己起了一個很土的ID:LiMing,就是自己名字的中文拼音,其實他覺得簡單纔是好,沒必要搞那麼多。

一個愣頭青,其實也不知道對方是男是女,反正一個玩家被戰網的系統挑選進了李明所創建的遊戲邀請裏面。ID是:DKings。

1vs1,也就是單挑!

這也是WCG唯一接受的參賽模式,而混戰在即時戰略項目裏面,則從來都沒有過!

李明沒有選族,他隨着的是隨機,其實,他是覺得自己對這個遊戲,還不是很瞭解,所以,想每一個種族都去了解一下,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這句來自於兵法的古話,放置於四海皆准!

遊戲很快便開始了,李明有點懷疑陳佩佩的機器,到底是不是未來的產品,運行速度快得很是離譜,他足足在屏幕上等待了對方3秒鐘的時候,(3秒對於電腦來說,已經是兩代產品的距離。)最後遊戲才正式的開始。之所以需要等等,是因爲李明的機器運行得太快,而當李明的機器準備好了的時候,對方的機器卻還在運行途中,所以李明所用的電腦便等待了一下。


遊戲開始不久,DKings,就打出來一行拼音:call me daddy!(叫我爸爸!饒你不死!)


Fuck!李明一句國際語發了過去。

對於,李明的手速,陳佩佩是早有準備,上次李明按出的那個瘋狂APM(APM——每分鐘操作的次數,又稱“手速”多見於星際爭鋒和魔獸爭鋒3(WAR3)這兩款遊戲中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玩家的水平。),陳佩佩現在想想也覺得有點後怕,這個手速真的不是一個正常人能按出來,不過,李明確實不是一個正常人,只不過陳佩佩並不知道李明的祕密。

李明在遊戲開始便完全地投入了遊戲之中,至於湯瑩的事情,李明覺得反正都是在這裏等她回來的,打幾把遊戲消磨一下空閒的時間也不錯。

遊戲進行了15分45秒,最後以李明的失敗而告終!

“嗷!”李明在最後的一個建築被打爆了之後,不耐地叫了一句,其實這把遊戲的失利完全是歸咎於李明對《星際爭鋒2》並不十分理解,他只是按照着自己在《星際爭鋒1》的玩法在玩,而新的作戰兵種他更加是第一次碰到,許多無謂的兵種都是做出來看個究竟,而真正的用途,李明也還是揣摩之中,所以,也便拖延了一下發展了速度,不過最後李明還是憑藉着精妙的操作而苦苦支撐了15分鐘。

在DKings知道自己要贏的時候,屏幕的下方打出了一句很侮辱人的話:“laji!”

“呀!”李明氣憤地叫道。

“沒事!別理他!你已經打得很不錯了!”陳佩佩安慰鼓勵了一句,顯然她對李明的表現還是非常滿意,滿意得有點喜出望外。

“第一次跟人對戰,也不至於完全沒有還手之力,你可知道,你剛纔打的,可是中國區,天梯排名第58名的選手。”陳佩佩還是有點讚許地說。

“啊!?但是,我差一點就能贏下他了。”李明有點不服氣地說。

“呵呵!你纔是第一次跟人對戰,你多玩幾把再說吧!”陳佩佩鼓勵着說。

“好嘞!”李明鼓足了幹勁,又準備進入到下一把的遊戲裏面去。

一夜下來,李明一共打了5把,然後贏了2把,輸了3把,這對於一個遊戲的初哥來說,已經算是一個錯的成績了。戰網上的天梯級別,也從原來的墊底,變成了現在的分組99位。(置於暴血公司《星際爭鋒2》的天梯分組以及排名方式有着一個很複雜的評分系統,這裏就不作闡述了。)

但是,李明始終沒能碰上那個DKings的,報那一戰之仇!

李明有點疲累地伸了伸懶腰,口中叨嘮着:“哎呀!怎麼輸了三把呀!?”

其實,按照李明作爲一個只玩了五把的初哥來說,贏了2把,輸了3把已經算是一個很不錯的成績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