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河水之中又有如此多的惡鬼,所以我們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時間逃跑。

如今反正到不了河對岸,回去打也打不過。與其被黑蓮成員射死,還不如我自己跳下黑水瀑布,反正也摔不死,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我見二人都微微的對我點頭,表示願意。

諸天之主 之後,我也不在與他們多言,而是對着河岸上的黑蓮聖女冷聲喝道:“我李炎是不會死的!與你黑蓮誓不罷休!”

說罷!我猛的一轉身,當場就跳進了滿是惡鬼的激流之中。

柳如煙與龍辰見我直接就跳進了激流之中,二人也不怠慢。他們相視了一眼,然後相互的重重一點頭。

同時只聽龍辰對着我的背影大吼了一聲:“李兄等我!”

話音剛落,二人也縱身躍進了湍急的黑水河激流裏。

剛一跳進這湍急的河水之中,我只感覺自己好似一片孤舟,根本無力掙扎。

最重要的是,有很多隻惡鬼抓住了我的腳踝和手臂,讓我的行動顯得很是困難。

我本想扭頭看一眼龍辰和柳如煙他們,可卻發現這水流太急,剛一回頭,便被一個水浪給打沉了下去。

這裏的水雖說不是很深,但跌跌浮浮,加上水中的惡鬼,也很難在爬起來。

就此,不到一分鐘,我便被衝到到了瀑布邊上。

而這裏的瀑布與我在黃泉路上見過的瀑布完全不一樣,黃泉瀑布沒有聲音、很靜。

但這裏的聲音卻是震耳欲聾的,除此之外,還夾雜着一聲聲厲鬼的哀嚎以及哭喊。

順流而下,沒有絲毫懸念,我直接就被衝下淺灘,隨着黑水河河水直接落入這深不見底的大裂縫之中。

在半空之中,我的行動多多少少恢復了一點,見我的四肢都被一隻只惡鬼給死死的抓住,並且這些惡鬼全都對我露出了一臉猙獰的表情,嘴裏還發出一聲聲的怪吼。

見到這場景,我的眉頭猛的一皺,當場便低吼一聲:“給我去死!”

深情軍閥愛逃妻 話音剛落,我身體之中猛的運轉至陽道氣,身子一抖,當場就把這幾隻惡鬼給震開。

同時我還一巴掌拍在一隻惡鬼的鬼門上,當場就將其打得魂飛魄散。

不過就在我搞死這幾隻惡鬼之後,我頭頂上方也傳來了龍辰和柳如煙的低喝聲。

我擡頭望去,雖然有黑水遮擋,視野不是很清晰。

但我還是能隱約的見到柳如煙和龍辰,他們也被惡鬼抓住了四肢,不過也是迅速的運轉道行將其震開。

見到這兒,我擡頭大聲喊道:“龍辰、如煙!”

隨着我的大喊,上面也傳來了龍辰和柳如煙的聲音。

“誒!我們在這兒!”

當我們用聲音確定了聯繫之後,龍辰和柳如煙便運轉道行,直挺挺的飛射了下來。

不一會兒,我們三人再次相遇。不過此時我們卻在不斷的下墜。

因爲我們掉落的深度漸漸增加,所以很寬的大裂縫漸漸“變窄”,周圍也越變越黑。

到了最後,我們頭頂的大裂縫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層黑霧。

除此之外,我們四周也是一片漆黑,視距不超過十米。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隨着我們共同落下的黑水河河水,隨着下墜的距離不斷增加,這會兒也都變成了水霧。

不過這地即使有水霧,也不會出現彩虹。

可正當我們不知道何時才能墜落到谷底的時候,我們隱約之間見到山谷下有什麼東西在蠕動。

一條一條的,有些像藤蔓又有些像蛇,也不知是何種東西…… 看着身下無盡的黑暗之中,隱約間有黑影閃動。

我當即便皺起了眉頭,那是什麼?怎麼一條一條的?

可就在我疑惑那是什麼東西的時候,我只感覺一陣大力至腳下傳來,好似已經墜落在地,只是這裏太黑,我們無法察覺罷了。

落地之後,我當場便失去了平衡,直接就摔倒在地。

然後“砰砰”一連兩聲悶響突然傳進了我的耳朵。

我此刻只感覺天旋地轉,三魂不穩,七魄不聚!而且全身都傳來了一股很是疼痛的感覺。

感覺到這兒,我第一反應便是真TM倒黴,然後便是咒罵這是什麼該死的地方。

老子從陰山上跳下來都沒有這種感覺。可沒想到就跳下了一個黑水河瀑布,便把我摔得全身疼痛不已。

難怪龍辰和柳如煙說,亡魂要是跌入這大裂縫中,都沒有一個爬上來過。

媽的!我這麼高的道行,摔下來都摔得三魂不穩、七魄不聚。

要是一般的鬼魂摔下這深谷,能不魂飛魄散?

我短暫的定了定神之後,便是查看龍辰和柳如煙。不過他們都達到了力魄道行,我都沒事兒,他們也應該沒事兒。

想到這兒,我不由的喊道一聲:“龍辰、如煙……”

話音剛落,只聽龍辰用着有氣無力的聲音喊道:“我、我們在這兒!”

聽到聲音,我便尋聲望去,只見龍辰和柳如煙摔在離我約三四米的位置。剛纔因爲這裏太黑一時間不適應,所以我沒有看到他們。

在發現了他們的位置之後,我緩緩的走了過去:“你們沒事兒吧!”

“沒事,死不了!”龍辰一邊扶起柳如煙,一邊有氣無力的說道。

而後,我們三人匯合,發現大家除了三魂不穩並沒有其它嚴重的傷勢。

唯一傷勢較嚴重的便是龍辰,因爲他剛纔在黑水河河灘的時候,手臂中了一箭。

因爲我們都是第一次來到此地,也不知這下面是否危險。現如今我們三人的魂魄都不太穩固,所以便找了一處崖壁,然後在下面打坐休息,運功調養。

而就在我們調養的這段時間,我們不時可以看見有鬼魂摔落而下,不過他們剛一摔落在地,便落得一個魂飛魄散。

有一些亡魂道行要強上一點,即使摔在地上沒死,但也在呻吟幾聲之後,直接灰飛煙滅。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大約兩個小時之後,我們三人的魂魄都穩固了一些,本想繼續打坐恢復。

可就在此時,我突然聽到周圍傳來“吱吱吱”的聲響,那聲音就好似是蛇在吐信子所發出的聲響。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們三人都是猛的一睜眼,並在同時間四處打量。

不過就在我們四周打量的時候,只見三條漆黑如墨的東西猛的就射向了我們。

見到這兒,心中大驚,嘴裏當即大吼了一聲:“小心!”

說罷!我身體直接就向一旁滾了出去,而龍辰和柳如煙也在第一時間躲閃而過。

直到這會兒,我纔看清了那是什麼東西。

原來剛纔攻擊我們的東西,就是三條黑蛇,那黑蛇渾身鱗片黑得發亮,唯有肚皮上一條條的白色花紋,可以將其與黑暗分辨。

見到這兒,我當即便運轉道行,同時很是小心的提防着這些黑蛇。

而龍辰和柳如煙也是第一時間拔出了軟劍,以防被這些黑蛇偷襲。

而這些黑蛇在一擊失敗之後,並沒有馬上攻擊我們。

只是立起了腦袋,然後瞪着我們,嘴裏不停的吐出紅色信子,發出“吱吱吱”的聲響。

除此之外,周圍吐信子的聲音越來越大,四周出現的黑蛇也越來越多。

不到三分鐘,我們周圍已經出現了上百條黑色的怪蛇。

見到這兒,龍辰很是鬱悶的說道:“該死的,這放逐之地怎麼還出現了蛇?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

柳如煙聽龍辰如此開口,一臉警惕的望了一眼它們,然後低聲對我們說道:“別管這些蛇了,還是想想怎麼逃出去吧!”

見柳如煙和龍辰都有些着急了,我當場便分析道:“這些蛇都不像什麼蠻獸,而且能生活在這放逐之地,想必定有智慧或者被什麼東西控制!”

“李兄,此話怎講?”

“這些蛇好似很有主見,並沒有直接攻擊我們,而是在等待什麼。根本就不像陽間的那些只有獸性的蛇類。”

我的話音剛落,龍辰和柳如煙都不由的皺緊了眉頭。

同時龍辰還沉聲開口道:“難道這裏大裂谷、谷底是一處蛇窟?”

聽龍辰這般開口,我沒有說話,而是對着周圍的一羣立着腦袋,吐着信子的黑蛇說道:“諸位常爺,我們三人無意冒犯,如果有得意之處,請多多海涵!”

因爲蛇的本家姓“長”,後便被叫做“常”,所以我此時叫它們常爺,算是給足了面子。

如果它們還是這般圍着我們,沒有多少反映,那我們也就只能用武力了。

不過我的話音剛落,蛇羣之中突然就出現了一條大腿般粗細的巨蟒,那蛇隱藏在黑暗之中,剛纔我們根本就沒有發現它。

直到我禮敬的叫它們常爺,那條黑色的巨蟒才緩緩的爬了出來。

而那條巨蟒剛一出現,周圍的小黑蛇全都爲其讓開了一條通道。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條巨蟒是蛇王。

見到這條巨蟒出現,我們三人都瞪大了眼睛,龍辰更是低聲說道:“李兄,看來你說得沒錯,它們都通靈了!”

聽龍辰如此說道,我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但沒有說話,只是看着不斷爬向我們的巨蟒。

當那條巨蟒距離我們約兩米的位置後,它停了下來,然後也擡起了它如同人頭般大小的頭顱,就這麼瞪着我們。

見這條巨蟒擡頭瞪着我們,我不由的嚥了一口唾沫,心裏多少有些畏懼。

不過我還是很禮敬的,對那條大蟒揖了揖手:“常爺,我們不小心掉入這大裂谷之中,實乃無意冒犯,請常爺讓出一條道,讓我們離開。”

我的話音剛落,那條巨蟒當即便吐出了一條紅色的蛇信子,發出“吱”的一聲,緊接着這條黑色的巨蟒竟然口吐人言,用着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開口說道:“跟我來!”

說罷!那條巨蟒竟然猛的扭頭,然後便爬向了遠處。

見到這兒,我們三人都是眉頭一皺,心中打鼓。

我只是懷疑這些黑蛇通靈了,並沒有想過這些蛇成精了。可現在聽到那條巨蟒口吐人言,明顯已經成精。

雖說這裏有一條成精的巨蟒,讓我們多少感覺有些意外,但我們三人生前都是道士,在這陰間也講過不少沒見過的東西。

什麼妖魔鬼怪也都聽過,雖然我沒有見過蛇妖,但此時也迅速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見那條黑色巨蟒已經爬遠,同時我們身後不斷傳來“吱吱吱”吐信的聲音,好似在催促我們。

見到這兒,我當即便對着龍辰和柳如煙說道:“既來之則安之,大風大浪都過來了,沒事兒!”

說罷!我便轉身跟了上去。

龍辰和柳如煙見我這般說道,當場便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領着柳如煙也跟了過來。

就這般,我們前面是一條黑色巨蟒帶路,周圍是一羣黑色的小蛇,有粗有細,大小不一。

我粗略的算了一下,“押送”我們的黑蛇少說也有五百條以上。

那“吱吱吱”的聲音不斷在我們耳邊響起,聽得人只感覺頭皮發麻!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我們被那黑色大蛇引進了一處山洞,那山洞很大,高少說也有八十米,寬也有五十米上下。

而在山洞門口,還有兩根約三十米的石柱,而石柱上竟然纏繞着兩條青鱗巨蟒。

這兩條青色的巨蟒比我們前面帶路的黑色巨蟒還要粗,少說也有洗腳盆那麼粗。

見到這場面,我們三人差點就被給嚇跪下,這是我有史以來,見過最大的蛇,差點就把這東西認出了是龍了。

隨後,我們三人懷着忐忑之心被領進了山洞深處,來到了一處看似大殿的地方。

大殿的正上方,此刻竟然站着一個妖嬈的女人。

而那女人此時正背對着我們,擡頭望着一朵白淨無比的花朵,不過那花的樣貌,我怎麼看都有些像黃泉路旁的,紅色彼岸花曼珠沙華……

可就當紅色的“曼珠沙華”出現在我腦海之中後。

另外一朵與之相對,天上地下獨一無二,三界六道唯有一朵的白色彼岸花“曼陀羅華”,也猛然跳進了我的心海之中…… 正當我瞪大了雙眼,直勾勾的盯着那白色的花朵時。

我敢確定,除了花朵的顏色,與黃泉路上的紅色的曼珠沙華不同以外。

這朵花的其它的任何特徵,完全和曼珠沙華一模一樣。

難道那大殿最高處的石臺之中,生長的就是彼和岸脫身而去,留下的白色曼陀羅華?

可就在我驚訝高臺上那一朵白色的花朵時,柳如煙和龍辰也和我一般露出一臉驚訝之色。

好似也在懷疑,大殿的高臺之上,是不是生長的彼和岸變化而成的曼陀羅華。

也就在我們仨人驚訝的望着那白色的花朵時,給我們帶路的那條黑色巨蟒,直接就爬向了站在高臺上的妖嬈女子。

之所叫她妖嬈,是因爲那女子只穿着一條很短的棕色蛇皮短裙,以及類似橫胸的一般的棕色蛇皮橫圍。

除了這些以外,那女人身體上在沒有一絲遮擋之物,就連腳下,鞋都沒穿。

而且從背後望去,那身段、那細腰、那翹臀,對於我這種獸血青年來說,完全是抵擋不了的。

不過即使如此,那朵白色的曼陀羅華卻更是具有吸引力。

就在那條黑色的巨蟒往前爬行了約五六米之後,當即便對着背對着我們的妖嬈女子,吐了吐蛇信子,發出了幾聲與往常不同的“吱吱”聲。

而就在這幾聲與衆不同的“吱吱”聲消失之後,那背對着我們的妖嬈女子赫然轉身。

因爲那女子突然轉身,所以把我們的目光都被其吸引了過去,沒有在去關注那白色的花朵。

此刻見到這個女子的正面,我和龍辰都不由的嚥了一個唾沫(動作)。同時,我二人的眼睛都瞪得和燈泡般大小,那女人實在是太過火辣,完全可以用挑逗來形容。

那女子面貌雖然不算絕美,但也算精緻。但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那女子的火辣窈窕的身材。

外加上一條蛇皮橫胸,和一條很短的蛇皮短裙,我和龍辰差點就沒一口獸血給噴出來。

一旁的柳如煙見龍辰盯着高臺上的妖嬈女子入了神,當場便秀眉微皺,同時一臉陰沉的對着龍辰冷冷的說道:“龍辰……”

龍辰好似沒有聽到一般,還是與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高臺上的女子。

柳如煙見龍辰走了神兒,氣兒不打一處來,當場便是一掌扇在了龍辰的臉上“啪”的就是一聲。

同時,柳如煙還很是生氣的嬌喝道:“流氓。”

突然的一聲“流氓”,我直接就甦醒了過來,此刻察覺到剛纔的失態,感覺很是羞愧。

而一旁的龍辰被柳如煙扇了一巴掌,此時更是顯得羞愧難當,在哪兒支支吾吾給柳如煙解釋了好長一段,也沒說清一個所以然來。

不過就在此時,高臺上的妖嬈女子卻“噗嗤”一笑。

見那個女子笑,我三人才把目光繼續投向了她。

那女子見我們望向她,當即便輕聲說道:“你們很幸運,幾千年來,從上面摔下而不死的,不超過一千個!”

此刻突然聽到那個女子這般說道,我不由的皺了皺眉,然後用着很是恭敬的語氣說道:“我們三人不甚摔下山崖,並不想襲擾、襲擾各位常仙。請常仙給我們指明道路,放我們離去!”

說罷!我當即便對着那女子揖了揖手。

這裏是蛇窟,至我們進入山洞的那一刻,我便已經察覺了。

這女子站在這蛇窟的大殿之上,想必肯定是一隻爲首的蛇精。此刻叫她常仙,也算是給足了她面子。

那女子見我這般說道,不由的微微一笑,然後這般開口道:“至我先主來到此地之後,便在這大裂縫中安身立命,悠悠萬載,我們生生世世守護這朵彼岸花……”

說罷!那妖嬈的女子扭頭望了望高臺上生長的白色花朵。

不過聽到這裏,我們三人的心裏都好似響起了十八道驚雷。

開始的時候我們只是懷疑,懷疑那朵花是否就是傳說中的彼岸花,白色的曼陀羅華。

此刻突然聽那個女子確認,這讓我們一時間心海中猛然掀起了滔天巨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