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不會說謊吧?上古帝朝真的出世了?」白衣中年人眉頭皺起。上古帝朝的存在於上古時期,那是連隱世家族都不敢招惹的恐怖勢力。即便所有的上古帝朝如同受到詛咒一般相繼消失,卻沒人真的敢說上古帝朝徹底消失在歷史之中。哪一位上古帝朝的大帝不是驚采絕艷之輩,而且本身實力皆達到了恐怖無邊的程度。即便歲月恐怕都無力在其身上留下痕迹。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無聲無息的消失掉。

「我知道諸位並不信我,不過我卻有辦法證明。」說著李麟頭頂出現一團厚重的氣運雲團,在氣運雲團之上有一個身穿黃袍的年輕神像,看相貌和李麟一模一樣。

李麟的氣運雲團一放即收,他是在賭,賭之前敖無情帶來的消息是真的。大唐真的是上古帝朝轉世,如果真的是如此,那自己這個皇朝三太子的身份將變得非同尋常起來。而上古帝朝的存在時任何一個勢力皆不敢等閑對待的。

眾人皆不說話,看向李麟的目光明顯多了幾分凝重。李麟也是緊張,手中凶戟握緊,一旦對方不相信,立刻就是出手之時。眼前的六位雖然皆是神級強者,但最強的白衣中年人不過是神級初階巔峰,雖然不好對付,但想要攔住他逃走並不容易。

唯一讓李麟感到棘手的是那兩個始終沒有出現的強者,單單從氣息上來看,對方最起碼也是神級中期的實力,甚至還要更強。

「大秦帝朝三太子,沒想到第一個出世的會是最神秘的大秦帝朝。」一道飄渺的聲音傳來。李麟只感到後背驀然一寒,之前的緊張竟然讓李麟脊背都被冷汗浸濕了。但從對方開口的那一剎那,李麟就知道自己的拖延計劃起作用了。

「前輩過獎了。」李麟神色傲然的說道。心中卻在思量大秦帝朝的一切。

六芒星空間之中,秦雪玲立刻將自己知道的關於大秦帝朝的一切打入李麟的神魂之中。

大秦帝朝乃是上古九大帝朝之中存在時間最短卻又最傳奇的一個帝朝。也是九大帝朝之中唯一一個不是在上一個帝朝崩潰之後誕生的帝朝。可以說大秦帝朝的誕生是生生掀翻另外一個帝朝而建立的。也正是因為如此,大秦帝朝也被稱為上古最強帝朝。

李麟不知道對方是從哪裡看出自己是大秦帝朝之人,不過他卻明白,敖無情的話是真的,大唐就是那詭異的大秦帝朝轉世。

「大秦天帝是否歸位?」對方沉聲問道。

李麟搖搖頭,道:「大帝的回歸還需要時間,現在帝朝是大皇子監國。」李麟綜合敖無情所說,自己推斷道。

「理應如此,否則聖君那個瘋子不可能毫無舉動。小傢伙,你們大秦想要和我們柳族結盟?」神秘存在沒有現身的意思,依然聲音飄渺的說道。

「不錯,現在聖君咄咄逼人,天地神級之上的高手皆被其籠絡到麾下,現在大秦帝朝回歸,絕對不能容忍這種情況繼續存在下去。」李麟沉聲說道。

「大秦果然好氣魄,可惜時代不同了,聖君那個瘋子所做的事情我們柳族是不可能攙和的。對你們大秦也是如此,柳族讀力於天地之外,不摻合天地之事。」神秘存在沉聲說道。

「不知道前輩在柳族之中是何身份?能否代表整個柳族的意志?」李麟沉聲說道。

「老夫乃是柳族始祖,現在不方便出面相見。柳風,將小友送出柳族。」神秘存在沉聲說道。

「前輩,難道你就不擔心聖君對付你們嗎?」李麟大聲說道。

「哈哈——!老夫雖然覺醒時間不長,但畢竟是聖人級強者,就算是聖君也要好好掂量掂量。小傢伙,看在大秦天帝的面子上,你還是離去吧!」說罷聲音消失,再也不搭理李麟了。


「柳家始祖?也就是上古神柳的子嗣,這樣的老怪物竟然還活著?」李麟臉上是壓制不住的震驚之色。聖人級強者,單單這幾個字就足以壓塌天地,李麟很慶幸自己成功改變了身份,否則今天一旦動手,絕對是十死無生的結局。

李麟想要收回生命之樹,在對方察覺丟失一部分生命本源之力后溜走。

可惜他的想法是美好的,之前很聽話的生命之樹竟然不肯停下。一股更加恐怖的吸力從李麟腳底產生,整片空間都產生了微微的顫動。

李麟臉色大變,下意識的看向柳家眾位神級強者。(未完待續。) 生命之樹的瘋狂嚇了李麟一跳,當他擔心的看向柳家眾位高手的時候,心中不由的一松,顯然對方並沒有發覺生命之樹的瘋狂,也沒有察覺到這裡的生命本源之力消失。.

「諸位,不知道可否讓本人在這裡感悟生命本源?在下保證不會耽誤太久的時間。」李麟開口說道。

「不行,這裡是我族禁地,外人禁止入內。」白衣中年人柳風沉聲說道。

「可是我現在已經進來了。我知道這裡是貴族的重要傳承之地,我保證不會在這裡抽取一絲一好的生命精氣,我只是希望借貴寶地一段時間感悟生命本源。」李麟開口說道。顯然對方知道了自己上古帝朝三太子的身份后明顯沒有了之前的強硬。上古帝朝可不只是一個勢力,而是代表著人族最巔峰的時代。

「不可以,老祖已經拒絕和你們大秦帝朝聯盟,我們柳家不會成為你們的盟友,還請你立刻離去。並將我族族人釋放。」白衣中年人開口說道。

「諸位是要強行趕我離開?」李麟眉頭一皺,神色不悅的說道。

柳家眾人心中一怒,李麟的話直接是威脅的意味,這讓高傲的柳家高手如何能夠接受。

「還不知道三太子如何稱呼?」白衣中年人沉聲說道。他雖然感覺李麟很年輕,但是他們絕對不會相信李麟以弱冠之年能夠取得這樣的成就。他只是認為李麟覺醒了前世的記憶,只是沒有完全恢復上古的力量。想想也唯有覺醒者才能夠讓聖君忌憚而不會隨意掠走。

「在下李麟,諸位皆是柳家的柱石,有你們在我又能夠做出什麼破壞柳族的事情。還請諸位賣我一個面子。」說著李麟也不顧對方同意,收起凶戟,一**坐在了地上,擺明了一副賴著不走的無賴樣。

「你……」柳家眾位高手一個個臉色不好看,有心將其驅逐,卻又擔心如此會開罪一個上古帝朝。

「你們在這裡看著他,我去稟報老祖。」最終白衣中年人沒有辦法,只能匆匆離去向柳家老祖彙報。

對於白衣中年人柳風的離開,李麟心知肚明,他在賭,賭柳家的老祖並不在這傳承之地中。否則以聖人級強者的實力,在剛剛一瞬間就可以發覺生命之樹的氣息,並強行將自己驅離。但是對方沒有這麼做,甚至自己都無法感應到他的氣息所在,這隻能說明對方根本就不在意這裡,之前只是神念探查過來而已。

李麟神識沉入六芒星空間,直接沒入生命之樹內部。

「這些力量你可以隨意吞噬,但是不要引起外界的環境變化,最起碼在我們成功逃離之前不能被對方發現,否則我們只能現在離開。」李麟的意識中充滿了命令的意味。

生命之樹傳出莎莎的聲音,一股本能服從的意識傳入李麟的心田。

這使得李麟心中一松,顧不得和秦雪玲說話就退出了神念。

做戲就要全套和專業,前世的李麟精通心理學,再加上戰場上的磨礪,早已經做到喜怒不形於色。同時明白如何表演才能夠達到讓人相信並放鬆警惕的效果。

他的神念寄託於整片虛空中,與這裡的植物,天地元氣融合在了一起,整個人竟然旁若無人的陷入最深沉的參悟狀態。

當外界的柳風回來,看到眼前的一幕,臉上的神色變得無比頭疼。李麟擺明的做出一副滾刀肉的樣子,這讓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柳風,老祖怎麼說?」另外一個柳家高手沉聲問道。

「老祖說了,小心戒備即可。」柳風臉色不好看的說道。對於李麟他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危險感。這不單單來源於其上古帝朝太子的身份,在李麟沒有表明身份之前這種感覺已經存在。柳風不知道危險來源於哪裡,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用心監視李麟,不能讓他破壞了柳家的傳承之地。

對於神級強者來說,一個閉關就可以能是幾年,十幾年,甚至上百年,李麟這般動作讓柳家眾多高手一下子沒心情閉關。趕又趕不走,守著他又不可能,只能輪流監視。


同時柳風傳消息給柳家當代家主,讓他發動世俗的力量調查李麟的來歷和大秦帝朝轉世的真偽。柳家雖然不想攙和進天地大事之中,但卻不代表柳家對於天地之事不聞不問。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柳家只需要始終保持超然的地位即可。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李麟的感悟還在繼續,實際上他在柳家高手離開監視的那一霎那就已經從參悟中蘇醒,之後的幾天不過是在做樣子而已,畢竟生命之樹的吞噬還在繼續,李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完成,而自己如果清醒,對方必然會催促自己離去,到時候在拖延下去只會暴漏自己。能夠**到神級修為的人哪個又是傻瓜。

李麟的想法很是明確,就是生命之樹不停止,自己就絕對不蘇醒。至於維持如此狀態的辛苦,和前世不吃不喝在非洲蚊蟲密布的草原中潛伏三天三夜相比,這不過是小兒科。

六芒星空間之中,每一天生命之樹都在發生變化,不是變大而是再縮小。原本萬里巨樹現在已經縮小不到十里,而且還在繼續縮小。整個樹身之上散發出濃郁陣陣亘古滄桑之氣。生命之樹腳下巨大的生命之湖也彷彿要乾涸一般短短時間就縮小了九成,內部每一滴生命之泉中所蘊含的生命之氣是之前的幾十倍。

六芒星空間不斷擴大,高天之上漸漸出現一些暗淡的星辰,其中兩顆格外巨大明亮。和在外面演戲毫無所得的李麟不同,盤膝坐在生命之樹下的秦雪玲可是獲得了極大的好處。

生命之樹在縮小的過程中不斷噴吐出一股股的本源之力,這種力量精純之極,彷彿空氣中的氧氣一般可以隨意被人吸收利用。再加上之前秦雪玲煉化了李麟從柳福身上強行剝脫的神級感悟,這使得秦雪玲的修為一曰千里。之前強行破開體內禁制,借調前世修為的隱患也徹底修復。

秦雪玲的實力從武尊三品一路瘋狂暴漲,幾乎一天一個突破。短短七天就到了九品武尊巔峰,等到了第九天,其又逆天做出突破,達到了半神級。如此結果讓外界的李麟都驚訝不已。

李麟有些擔心秦雪玲會強行突破上去,如果能夠恢復前世記憶還好,其恐怖的前世修為足以完全彌補她根基的不足,但如果再發生意外,那很可能對其造成難以修復的創傷。

秦雪玲明顯也有這個顧慮,等她突破到半神級后,她就放棄了繼續進階,就在秦雪玲準備起身活動活動的時候,一股吸力從其身體內部傳來,一道稚嫩的笑聲傳來,彷彿一個孩童歷盡千辛萬苦終於得到了自己最心愛的玩具。一時間玩的不亦樂乎。

之前生命之樹吞吐的濃郁天地元氣如同受到召喚一般沒入秦雪玲體內。

秦雪玲震驚的捂著小腹,臉上在震驚過後是濃濃的興奮。

「孩子,我的孩子!」

外界的李麟也是震驚莫名,甚至因為這突然的變故使得神識一顫。最直接的後果就是引的監視看他的柳家極為神級強者沖了過來。

李麟趕忙收斂心神,繼續自己的「感悟」大業。

秦雪玲體內的孩子並沒有吞噬太多元氣,三個時辰之後就停止了,稚嫩的聲音沉寂,一股強大的黑白兩色真氣驀然出現,並將秦雪玲籠罩在內。之後慢慢融入到秦雪玲體內,她剛剛突破的半神級修為竟然迅速穩固,而且是牢固異常。這個結果就算是秦雪玲自己都震撼不已。

第十五天的時候,生命之樹體積縮小到了九丈九,生命之湖也從方圓十里縮小到不到三米。內部的生命之泉翻騰不已,散發出的生命之氣比之之前濃郁了無數倍。

生命之樹散發出興奮的波動,李麟明白吞噬接將近尾聲,因為他的神念融入外界的植物和空氣中的生命精氣已經可以隱隱的感覺到後繼乏力的現狀。

「不要再吞噬了,我們要立刻離開這裡。」李麟神念傳入生命之樹體內。現在的情況已經極為危險,如果對方靜下心來**,很有可能發現天地元氣的異常。

始終沒有什麼回應的生命之樹這次竟然給李麟傳遞了一個畫面。畫面中那是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空間之中有著一株人形乾枯植物,仔細一看竟然是一株不到一丈的灰綠色小樹,在小樹傍邊還有一株巨大的柳樹。柳樹的根須將那株不足一丈的小樹緊緊纏繞。同時小空間中的龐大柳樹身上散發著淡淡的生命之氣,和之前被生命之樹吞噬的完全一樣。而那株不足一丈的小樹身上卻散發著和生命之樹同根同源的氣息。

「難道那是生命之樹的本體?」李麟心中一動,很快猜測出那株不足一丈的小樹的身份。至於另外那株巨大的柳樹,用**想也能夠確定它的身份。(未完待續。) 「沒想到生命之樹的本體竟然在這裡,而之前被生命之樹吞噬的能量應該是其本體遺留下來的力量,只是被上古神柳提前一步給吞噬了。怪不得其對柳族的力量如此敏感。」李麟終於明白事情的前因後果。

生命之樹給他傳遞這個圖片,恐怕不是為了給李麟解釋清楚,而是想讓李麟進入地下空間,取出他的本體。

但是這個要求明顯的李麟不可能完成。畢竟他現在處在眾目睽睽之下,根本無法前往。

「要不我去吧!」秦雪玲開口。引來生命之樹的歡呼雀躍。有了孩子之後的秦雪玲身上的少女之氣漸漸散去,一股母姓的光輝讓她氣質愈發溫婉。

李麟不同意,秦雪玲即便因為孩子的原因穩固了修為,但畢竟只是半神級武者,外界可以有著不少神級強者存在。一旦秦雪玲的氣息泄露了,情況將變得極為危險。


「不用擔心,就算出了危險我也可以強行喚醒前世的記憶,到了半神級,我可以保證覺醒之後不被禁制反噬,自保想來是沒有問題的。」秦雪玲說道。

李麟還是拒絕,秦雪玲有了孩子,更加不能讓她冒險。李麟想要生命之樹暫時放棄本體,等到將來李麟實力強大了再回來取。可惜極為聽話的生命之樹竟然如同孩子一般鬧了脾氣,任憑李麟如何說都不肯收回籠罩整片大地的根須。

「李麟,我們還是幫幫它吧!生命之樹的本體絕對是件重寶,留在柳家只是助紂為虐,我不喜歡這個柳家,不希望生命之樹的本體落入他們的手中。」秦雪玲說道。

最終李麟只能無奈同意,將被李麟丟在湖中孕養的玄武鎧和白虎劍取了出來,讓秦雪玲帶著以防不測。另外,除了秦雪玲在生命之樹收歸力量的時候得到好處,還有其他生活在六芒星空間中的生靈得到了極大好處,連帶著依附六芒星空間的試煉空間中的神威炮團也得到了莫大的好處。但要說得到好處最大,除了秦雪玲自然就是跟在她身邊的暗影。現在的暗影實力增長到連李麟都看不透的程度,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暗影應該沒有達到神級的程度。

在玄武鎧和白虎劍從生命小湖中衝出來的時候,一條縮小到十公分左右的金色泥鰍轟然沖了出來。

「敖無空!」李麟驚訝的精神波動從六芒星空間中想起,之前他都將這個傢伙忘了,從其滑膩膩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顯然之前也其獲得了極大的好處。

「他的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不過卻得到了難以想象的好處。他的本源之力被無限壯大了,實力更是達到了武皇六品巔峰,一旦意識蘇醒,恢復前世的修為將是很簡單的事情。」秦雪玲說道。

李麟點點頭,調動六芒星空間的空間之力將敖無空重新丟回生命之湖中。在他沒有徹底覺醒之前,李麟並不打算讓其出去。一個武皇中期巔峰的泥鰍憑空出現恐怕會造成極大的轟動。

生命之樹紮根虛空之中,柳族布置的禁制大多以禁地的生命之力為根基,現在生命力被生命之樹吞噬了九成九,剩下的只能維持大陣的基本運轉,根本擋不住和其力量同根同源的生命之樹。可以說生命之樹就像一個拿到**人家中鑰匙的小偷,只要主人不在,隨時可以**的進出。當然,下方小空間的禁制除外,那是一種上古禁制,憑藉根鬚根本破不開。

生命之樹的根須向著地下延伸,其根須之中出現一道通道。而秦雪玲將沿著這個根須通道前往下方的小空間。這是李麟能夠想出的唯一一個掩藏秦雪玲氣息的辦法。

秦雪玲帶著暗影下去了,有暗影在,任何禁制都將形同虛設,李麟的神識也慢慢的收攏,做出一副要蘇醒的架勢。柳族六位神級強者皆被吸引過來,十二雙眼睛虎視眈眈的看著李麟。為首的白衣中年人柳風更是下定決心,一旦李麟蘇醒,立刻讓其滾蛋。

在之前柳家家主已經傳來消息,將李麟的底細查了個底朝天,李麟確實是一個高級皇朝的三太子,現在更是憑藉一己之力統一了整個混亂領。至於李麟出身的那個高級皇朝是不是大秦帝朝轉世,因為大唐實在是太過偏僻,現在還無法確定。但是這些信息對於柳風來說已經足夠了。除了上古帝朝,單單憑藉李麟一己之力如何能夠做到這一切。

下方小空間中,暗影的綠色腐蝕真氣在那無形禁制之上破開一個大洞,秦雪玲抱著暗影迅速沖入其中。


即便之前已經通過生命之樹看到了這則畫面的,但真正到了跟前,秦雪玲依然感到頗為震撼。

不過她並沒有因為眼前的一幕而忘了自己的根本目的,她迅速的沖向小空間中央。龐大柳樹之上依然散發著淡淡的綠意,但是這種綠色並不像活著的綠色,反而像是一種盛放生命之氣的死物。秦雪玲不清楚巨大柳樹的死亡是因為剛剛生命之樹的吞噬還是巨柳早就已經死掉了。

很快秦雪玲到了中央之處。來到了那不足一丈的生命之樹本體之前。白虎劍轟然斬斷包裹株生命之樹的巨大柳樹根須,然後雙手打出道道精純的生命本源之力。毫無生氣的生命之樹本體突然顫動了一下,轟然爆發出一團綠光,瞬間沖入秦雪玲體內。

秦雪玲一愣,神識沒入丹田,發現乾枯的生命之樹本體竟然盤踞在她的丹田之中。不斷從自己的真氣之中汲取那未曾完全煉化的生命精氣。

秦雪玲鬆了口氣,轉身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一根柳樹枝條突然從後方刺來,如同一柄無堅不摧的鋼槍。

秦雪玲沒有反應,但是趴在他肩頭的暗影卻發現了這一幕,一聲喵叫,暗影噴出一口黑色真氣,在千鈞一髮間擋在了秦雪玲身前。然後柳條如同觸電一般縮了回去。

秦雪玲臉色大變,瘋狂向外衝去。

這個時候四面八方鋪天蓋地柳條想著秦雪玲扎來。暗影一聲虎嘯,轟然變大,載著秦雪玲在無數柳條之間靈巧的翩翩起舞,那密密麻麻的柳條竟然無法傷到他。

很快兩人衝到禁制之前,暗影噴出一個腐蝕真氣,然後保持高速移動,不斷的躲避柳條的刺殺。

即便暗影躲閃的很快,但柳條的數量實在是太多,閃躲間兩人身上開始出現傷口。

就在此時,禁制被重新熔煉出一個洞口,生命之樹的根須轟然衝進來。那刺殺秦雪玲一人一虎的柳條驀然一震,彷彿看到了恐懼剋星,所有柳條根須瞬間全面縮了回去。

暗影衝上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洞口之中沖了出去。生命之樹的根須也隨之收了回去。等生命之樹的根須消失,那縮回去的柳條再次沖了過來,然後轟然撞擊在禁制之上,那被暗影腐蝕力量腐蝕出來洞口雖然已經融合,但卻沒有完全復原,因此柳條的這下轟擊竟然將這裡轟出一道淡淡的裂縫。如果是人在這裡恐怕難以發現,但是植物無言,卻可以敏銳的感知一切。柳條顯然感到了這道裂縫,無數柳枝轟然衝擊過來,轟隆聲不絕於耳。

與此同時,秦雪玲從生命之樹的根基之中沖入六芒星空間,然後李麟隱隱感覺到下方氣息變化。心中閃過一抹焦急之色。

不過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臉上已經換成了興奮之色。

「生命之道果然博大精深,這次小有所得,在下感激不及。在下還有重要的事情,就不再叨擾了。」李麟一抱拳,極為爽快的轉身離去。

白衣柳風張了張口,本想說什麼,看著李麟如此爽快的離開,反而讓他楞了一下。

「有古怪!」一個柳族神級強者開口說道。

「不錯,否則他不可能如此行色匆匆!」另外一人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