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說完,蕭輕塵站起身來,拉了拉身後的狐裘遮住兩頰,轉過頭來看了流觴墨舞一眼說道「既然我是男的,有些事你們女的就別插手,這天下是男人的天下,好好活著,我還等著你為我超度呢,」

鬼妻追夫:傲嬌總裁不要逃 ,「我只給活人超度,」

蕭輕塵卻是踏步走入了墨雨閣之中,

而流觴墨舞待得一會兒,將蕭輕塵放在前坪的魚竿給放回一旁,隨後也是走進屋內,

,,,,,,

寒風蕭瑟之中,頂峰之上,忽地驚起馬蹄聲,

只見的頂峰立著兩匹高頭大馬,兩馬之上人影披甲,鎧甲鏗鏘作響,


有風無光,兩人皆是看不清對方面貌,

忽地聽得一陣裂地聲,兩人中間燃起大火,藉助火光看去,世人只覺得震驚非常,兩人,一男一女,手持大戟,一人是大乾西北統帥蕭洛河,一人是千雪統帥舒天歌,

兩人相對,藉助火光,對視良久,

火光閃閃之中,蕭洛河真氣席捲之下,四周枯枝幹葉落入火光之中助長火勢,

半響之後,蕭洛河開口說道「那封信,」,舒天歌只覺得心中急跳,如小鹿奔撞一樣,聽得蕭洛河問道那份信,開口說道「我看過了,」

兩人只得這一句話,無言無語,又是對視數眼,蕭洛河跳下馬來,將大戟放在一邊,對著舒天歌說道「下來烤烤火吧,夜裡冷,「

舒天歌嗯了一聲,下的馬來,然後走了過來,與蕭洛河對坐,

蕭洛河說道「我們也有二十多年沒有這樣說話了,」,舒天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二十多年了,可是你卻沒有去過千雪,」

蕭洛河微微一笑道「你怎知我沒有去過千雪,只不過我看見你,你沒有看見我罷了,」

舒天歌一抿嘴然後說道「我們兩個這麼多年沒見了,今日相見,你想說何事,」,蕭洛河盯著舒天歌,半響之後才說道「我們已經錯過了二十多年,所以我們兩個私奔吧,」


舒天歌聽得蕭洛河如此一說,輕輕一笑,此刻兩人只像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對少年少女,現在他們不再是統帥數十萬大軍的大帥,也不是顯赫家族的掌門人,

蕭洛河繼續說道「如果不是墨舞給我帶信給你,我想我們兩個到如今見面依舊是生死相搏,」

舒天歌嗯了一聲,說道「當初,我接到你的信之後,才知道我其實忘不了你,既然忘不了,那我也不想忘了,當初我一向冷漠,最終還是騙不了我的心,」

蕭洛河也是輕笑一聲說道「我記得你曾和我說過,你只為我一人著綠,只為我一人抹紅,我也記得我曾經說過,我只為你一人梳頭,我只為你一人畫眉,二十多年了有些習慣是改不了的,也不想改,」

這是突然一陣疾風吹來,蕭洛河猛然拔出身旁大戟,刺向舒天歌,舒天歌頓時大驚失色,只聽的她喝聲道「洛河,」

可是蕭洛河並未停下手來,蕭洛河獰笑道「舒天歌,今日約你來,就是想要殺了你,殺了你,我蕭家便可解除一個心腹大患,」

蕭洛河離著舒天歌只不過半丈之距,這半丈蕭洛河手中大戟瞬即便到,只見的蕭洛河一戟將舒天歌刺穿,蕭洛河眼神冰冷,面色猙獰,大叫道「去死吧,」

而舒天歌這一刻卻是心灰意冷,凄慘笑道「洛河,」

「洛河,」,一聲驚呼,舒天歌猛然起身,睜開眼,只見的身旁留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舒天歌就這樣坐在床上,突然之間,凄凄哭泣,嘴裡輕聲呢喃,她現在只知道現在的夜好黑,她好冷,

相隔數百里之外山海關之內,蕭洛河猛然驚醒,他看著自己的雙手,滿眼通紅,狠狠的抽了自己兩巴掌,嘴裡大叫道「不可能,不可能,」

他急急跑出去,跑到城牆之上,放眼望去,遠處只剩下層層漆黑,他站在那裡,雙眼迷茫之中,猛然怒叫道「不可能,不可能,啊,」,他只覺得怒氣衝上天靈蓋,他只覺得眼前一黑,就昏過去了, 北涼之中,邊境之上,見得戈壁之上有一高台,高台四周見得是旌旗招展,一股殺氣在此凝聚,

寒風蕭蕭刀割面,四周數萬兵馬列陣在此,

高台兩側皆有一台,台上早有披甲將士在此,將士之中老少年幼,皆是北涼軍中中流砥柱,

此處乃是北涼的祭天台,每一人北涼王接手北涼軍政必須在此祭天,今日寒冬臘月,烽火連城,祭天之事並為停歇,可見的隨後趕來的還有步軍統帥張不封的大旗,騎軍統帥方狂刀大旗,涼州將軍巴奇大旗,岐州將軍筠軍君大旗,步軍副統帥凌子躍大旗,騎軍副統帥沈群隱大旗,北京軍中數名大將齊聚與此,

更在前些時分,西北軍騎軍統帥曲靖率領兩萬大軍趕到,這一刻祭天台足有六萬兵馬,

這些將領腰胯北涼刀,閉目養神,立於寒風之中,

正午一刻,只聽的遠處響起轟雷之聲,台上大將赫然睜開雙眼,看向前方,見得前方七萬兵馬疾馳而來,這七萬兵馬刀弩出鞘,殺氣秉然,人似龍,馬如虎,屹然不動如山,

地面微顫,震起砂礫,寒風捲起沙石而來,祭天台數萬兵馬,赫然之間,退開兩側,手中刀槍也是斜指前方,儼然一陣攻殺之勢,

數萬兵馬之中,有三桿大旗,一桿在中乃是勾陳大旗,北涼王親衛,左側血狼大旗,血狼軍,右側紫色麒麟旗,墨羽軍,

三桿大軍疾馳而來,如萬虎下山,

到了近前,勾陳大軍陡然減速,血狼騎一軍突出,沖向右側,血狼軍之後又是墨羽軍沖向左側,兩軍交錯而過,先行奔襲道祭天台處,兩軍將兩翼一包抄,兩翼頓時成了扇形陣,

而台上眾將士手中北涼刀嗆啷出鞘,刀尖指地,

等的片刻,勾陳大軍急急趕來,直衝中軍,

三萬勾陳鐵騎,赫然分開列,三列如三隻鐵箭沖向祭天台後方,而勾陳鐵騎前隊馬勢一轉,直對前方,三隻騎隊宛如神龍擺尾一般,不消片刻隊列對其前方,

剎那之間,天地一片寂靜,只剩的獵獵旌旗之聲,

「咚,咚,咚,」,剎那只有片刻之際,頓時響起鼓聲,祭天台四周十八面巨鼓敲響,聲音震耳欲聾,「咚咚,咚咚,」越來越急促的北涼戰鼓,戰鼓聲之中,沙場之氣蔓延,聲聲即是悲壯之聲,城牆之處,數萬北涼士卒,聽得戰鼓聲起,身體豎直,右拳握住,反手敲在自己心臟之處,雙目之間,殺氣衝天,

鼓聲之中,見得有一人腰胯北涼刀,手持天裂戟,緩步而上祭天台,每一步合著每一步戰鼓聲,身後四人,四人面色肅然,落後那人三步,

茫茫戈壁之中,這一刻,只聽的戰場廝殺,只聽的刀槍相接,只聽的戍邊將士怒吼,只見的血流成河,只見的破敗軍旗,只見的將士哭泣,

這一刻,豪情萬丈,

殘陽泣血的黃昏,誰牽馬走過的那座城,已破敗的城門,低訴著史書煙塵,曆數著不悔的誓盟,而如今只剩下傷痕,在歲月中留下銘文,槍骸上的血已冷,瀝干烽煙四起的年份,那記憶里的人,披上甲胄為國征,卻終究成一座荒墳,我用此生此世只為鑄傲然軍魂,誰言豈曰無衣,與子同袍我願誓殺敵,並肩不辱使命,患難之間不負兄弟情,誰言豈曰無衣,歲月逝去,將士血灑了江山半壁,也會添一筆,銘記,「

「腰間的空酒囊,盛滿肝膽忠骨的回憶,馬革裹屍的你,是否聽到號角起,是否還能看到旌旗,那是血染鐵衣換你未了的曾經,誰言豈曰無衣,與子同袍我願誓死殺敵,並肩不辱使命,患難之間不負兄弟情,誰言豈曰無衣,歲月逝去將士血灑了江山半壁,也會添一筆,銘記」

北涼軍歌再響,北涼軍魂未散,十餘萬北涼大軍高聲亢歌,熱血沸騰,讓的寒風熾烈;殺氣秉然,讓的敵軍喪魂,

君不見,多少北涼士卒埋骨在此,君不見,多少北涼士卒為國捐軀,君不見,多少北涼士卒寒風而立,君不見,這茫茫戈壁之上,被北涼士卒用鮮血灑了個遍,

隨著蕭輕塵一步一步踏祭天台而上,歌聲響起,戰鼓震耳,

最後一步,蕭輕塵已然踏在祭天台之上,

歌聲驟停,戰鼓驟停,

蕭輕塵踏步而上,站在中間,蕭博,流觴墨舞,聞人清淺,流觴墨舞分列兩旁,

眾人站定,蕭博向前一步,拔出北涼刀,沉聲喝道「指天,」,「殺,」,數萬寒寒北涼刀指向天際,怒吼喊殺,

蕭博手中北涼刀,又是一舉,沉聲喝道「指地,」,刀尖指地,

「指前,」,三指之後,蕭博沉聲喝道「指天,問心無愧,指地,行端走正,指前,勢如破竹,」

「我乃北涼王蕭博,今日祭天之時,詔我北涼浩浩軍魂,告我北涼熱血之地,北涼王自此由北涼蕭家子孫蕭輕塵接任,即日起,統領北涼鐵騎,所到之處所向披靡,「蕭博沉聲之中,手中北涼刀滑過之間,頓時鮮血流出,手一翻,鮮血滴地,

數萬兵馬也是如此,熱血入地,接連一起,

蕭博沉聲喝道「今日我已我之熱血,告誡北涼士卒,即日起同生共死,殺我北涼者,殺之,辱我北涼者,殺之,棄我北涼者,殺之,不尊北涼祭天之約者,殺之,」

蕭博說完,隨即一轉,蕭輕塵踏步向前,手中北涼刀滑過指尖,沉聲喝道「我蕭輕塵,以性命起誓,如判我北涼者,我比殺之,辱我北涼者,我比殺之,殺我北涼者,我比殺之,與北涼士卒同生共死,我以我血見軍魂,」

鮮血淋漓之中,這一片戈壁,頓時被鮮血染紅,以鮮血祭拜北涼軍魂,

誓一起,身後一人端起一碗烈酒而來,那人帶的惡鬼面具,不見其真貌,卻是北涼隱塵頭領乾達婆,

乾達婆將手中烈酒遞給蕭博,蕭博將手中鮮血滴入碗中,其餘十餘名將軍也是如此,頓時烈酒一片鮮紅,

等的乾達婆將將軍鮮血集齊,端給蕭輕塵,蕭輕塵雙手端碗,舉過頭頂,口中喝聲數道「今日之酒,祭,」

在此北涼士卒自然是人人有酒,人人端酒,碗口向天,

「魂歸來兮,與子同往,」蕭輕塵大喝,數萬披甲士也隨著大喝,

「魂歸來兮,同飲烈酒,」數萬人將壺中酒,傾倒而出,

「魂歸來兮,寧死勿忘,」蕭輕塵一口飲盡血酒,

眾將士轉身,面對祭天台的案桌,案桌之上只有一柄染血北涼刀,

「跪,」,蕭博沉喝一聲,眾人單膝而跪,

蕭博走到案桌之前,將案桌之上北涼刀舉起,走到蕭輕塵近前冷聲問道

「我問你,你敢在屍山血海之中帶著北涼衝殺出一條血路,」

「我敢,」

「你敢在萬戰之中身先士卒,」

「我敢,」

「你敢用你之身軀擋住千箭萬刀,」

「我敢,」

三聲冷問,三聲震天而喝,一聲問,一聲喝,只覺得熱血衝上天靈蓋,霸氣頓生,

蕭博身子一轉,轉向數萬大軍,他喝聲說道「今日起,蕭輕塵便是北涼王,他將身先士卒,他將擋住千箭萬刀,他將殺出血路,」

說完,蕭博喝聲說道「接刀,」

蕭輕塵雙手接刀,隨即站起身來,舉刀向天,

霎時間,數萬大軍齊聲大喝「北涼王,北涼王,北涼王,」

北涼王自當讓敵軍喪膽,北涼王自當以敵軍失魂,北涼王自當以敵軍血洗,

殘陽泣血的黃昏,誰牽馬走過的那座城,已破敗的城門,低訴著史書煙塵,曆數著不悔的誓盟,而如今只剩下傷痕,在歲月中留下銘文,槍骸上的血已冷,瀝干烽煙四起的年份,那記憶里的人,披上甲胄為國征,卻終究成一座荒墳,我用此生此世只為鑄傲然軍魂,誰言豈曰無衣,與子同袍我願誓殺敵,並肩不辱使命,患難之間不負兄弟情,誰言豈曰無衣,歲月逝去,將士血灑了江山半壁,也會添一筆,銘記,」

「腰間的空酒囊,盛滿肝膽忠骨的回憶,馬革裹屍的你,是否聽到號角起,是否還能看到旌旗,那是血染鐵衣換你未了的曾經,誰言豈曰無衣,與子同袍我願誓死殺敵,並肩不辱使命,患難之間不負兄弟情,誰言豈曰無衣,歲月逝去將士血灑了江山半壁,也會添一筆,銘記」

軍歌再起,

唱腔荒涼,心中自有一股悲嗆,萬籟俱寂,戈壁只有歌聲回蕩,寒風凌冽之中,蕭輕塵怒聲喝唱,眼角晶瑩點滴,他見得百萬軍魂站在自己面前,口中大喝北涼王,

他見得無數北涼軍魂廝殺搏命,他見得,無數北涼軍魂無怨無悔,他見得無數北涼軍魂埋骨此處,

蕭輕塵,手持北涼刀,躍下高台,走向台下一匹野馬王,一跨上馬,左手拉住韁繩,這一匹,最難馴服的戰馬,瞬間跳起,想要將輕塵摔下馬去,蕭輕塵雙腿一夾,千斤墜一展,戰馬立馬墜下,碗大的鐵蹄,落在地面咚咚作響,

蕭輕塵一騎衝出,手中舉著北涼刀,身後三萬勾陳大軍隨之奔騰而出,

這一刻北涼軍所向披靡, 蕭輕塵率領三萬勾陳大軍奔騰而出.只留下漫天塵埃.

祭天儀式已完.蕭博終於將北涼王這一重任交給了蕭輕塵.而高台之上.眾人.心思百態.


蕭博站在高台之上.朗笑一聲.手持圖天戟.踏步走下高台.隨後的便是流觴墨舞.聞人清淺.張不封.陌刀.曲靖等人.至於蕭易則是最後一人走下高台.

等的蕭博踏在戈壁之上.蕭博一揮手笑說道「現在我終於將北涼王這個重擔交給輕塵了.我也能清閑幾日.這個戰場最終還是需要他們年輕人的熱血.」

身後眾將士卻是赫然跪下.蕭博轉過身來.見得身後數萬兵馬.見得自己手下大將.朗笑一聲說道「你們這群小兔崽子.好好活著.別死在我前面.要不然在黃泉路上我遇見了.我一定把你們一個兩個給揍一頓.」

眾人未發一言.只是跪在戈壁之上.留的旌旗林立.留的旌旗作響.

蕭博長嘆一聲.見得茫茫戈壁.走到自己的坐騎之下.上馬跨刀.一拉馬.對著依舊跪拜的數萬兵馬笑說道「行了.戰事正酣.你們快去吧.記得別死了.」

說著.一撥馬.雙腿一夾馬肚.戰馬奔騰而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