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墨塵,這個院子確實是我前碼頭裡面的,只是我怎麼感覺,契上說明的就是我們家住的哪個小院呢」明眸抬起,洛桑滿是疑惑的看著墨塵,眨眨那可愛的大眼睛,伸過獸皮圖,好似想得墨塵的認可。

「不會吧?」墨塵額頭一挑,不敢相信的接過女孩手中的獸皮圖。這張圖可是大伯給他的,總不能是假的吧,要知道以墨家的財力,別說是一個小院,那就是整個帝都,說不定都能夠賣下。難道大伯還送給了別人,這可有點複雜了。

「你看,那個小院跟圖上的畫明的一模一樣,那裡就是我家,我可是最熟息的」怕墨塵不信,洛桑小手指著圖上一點,然後又指向那遠河對岸的一座獨院。

墨塵一看,眉頭也是直接一豎「還真是耶!」這是怎麼回事,這獸皮圖上畫的地方,不就是河對岸那座高牆獨院嗎?雖然現在四周都堆滿了貨物,可是墨塵經過洛桑的指明,也是一眼就看出來了。

他是真不明白了,要說大伯給他一個假院子,那是打死他都不會相信的,可現在這情況,真是讓他摸不著頭腦了。他可不相信,大伯的東西的,別人能夠佔去,除非……

「對了,我好像叫我爹說過,其實我家現在住的那小院,並不是我們家的財產。而是一個爹爹的老朋友,讓爹爹暫時先住那的。可是爹爹一住就是幾十年,那朋友也沒見他來收房回去,我也是從出生就住在那裡,所以就認為那房子是我家的了。」

「墨塵……要是你不來,我還真不會想起,那院子不是我們家的」洛桑恍然大悟,明眸中滿是閃閃的亂想。


墨法一聽這話就已確定,洛桑說的**不離十,只是沒有想到大伯年輕的時候,出手居然還如此大方,讓人一住就是幾十年啊。

只是現在已經有人住,自己再住,他們接受嗎?雖然這是大伯的產業,但墨塵也不想去打擾這已經住了幾十年的家庭,如果真因為自己的到來,而讓他們生活更艱難,那他寧願自己找一個地方住就可以了。

墨塵能想到,洛桑自然就是想得更快了。這位墨公子拿著一張房契找到這裡,是要收回房子嗎?他跟爹爹幾十年前的朋友是什麼關係呢?看他這麼溫文爾雅的樣子,應該不會趕我們走吧,如果我不走,他是不是要跟我和爹爹住一快呢?

現在洛桑的父親,包了南城碼頭的好幾個船位做生意,雖然平時爹爹這生意這事不怎麼管,但經過洛桑的維持,這碼頭的生意道也還做得不錯。而洛桑大姐大,在南城也是小有名氣,難敢有不眼的混混來尋麻煩。

如果她要買座小院來住,當然是沒有什麼問題。可是女孩想的卻是,墨塵如果不用她們走,那她就可以跟墨塵住同一個屋檐下了。

啟不是說,她會有更多有機會見以墨塵,一想這裡,女孩心裡就是有點小激動,忍不住的就是問道「墨塵你是要來這個小院住嗎,我現在就帶你去看吧,你不知道,我可是在院里種了很多花哦」

洛桑心裡已經決定,就算是墨塵需要她們離開,那她也會買一個離原來小院近的房子,就住在他的旁邊,這樣不管是什麼情況,她也都可以經常見到墨塵了。

「哦……」被女孩那柔軟的細手拉起,墨塵還沒來得及應上幾句,但是被拉跑起來,無奈,也只能跟著那女孩前進。

他原還想著跟這女孩說一下,自己不會讓她們走,以後該怎麼住還怎麼住的。

要讓他好意思說自己也擠進去住,那這話可真是無法出口,本已決定到外面住客棧了,但現在又被女孩直拉的往小院而去,如此盛情,他也不好直接回駁。

只是那把自己抓在手心的柔軟,卻讓他微有不安的為難,這女孩可別真是喜歡自己吧,希望是我想的太多。

「就是這個院子,墨塵你看這門牆做的不錯吧……嘻嘻」洛桑拉著墨塵過了石橋,停在了一個白壁雕花的門柱前,左右門柱在各雕著分別持刀劍的神衛,那厚重感極強的墨黑大門上,一雙魔獸大銅環沉重的弔掛著。

「確實不錯……如果不是親至,還真沒有想到這小院子修的居然如此考究」墨塵點頭也是讚賞,不輕易的看了看自己還被洛桑接下著的右手,雖然那細手的纖滑一點都不比柔兒的差,可是墨塵也不想多有雷步。

「哦……」小嘴嘟圓,洛桑輕應了一聲,微了頓怔的鬆開墨塵的手,欣笑了幾聲,便是輕躍幾步跑上前去推開門道「快點進來吧,現在我爹爹在家,可是沒有了往日的熱鬧了呢」


「嗯……便就多打憂洛桑姑娘了」墨邁步進入,隨著背後洛桑將厚門關上,門外那不時傳來的碼頭嘈雜聲音便是被融斷去,世界似乎完全安靜了下來。這怎麼回事?墨塵疑惑,抬眼看去。

庭院不大,青磚高牆包圍的很是靜恰,地上滿是青苔的石磚,兩邊的庭牆下用大缸種著兩排的各種植物,與外面那滿天的白雪積壓不同,在這裡,墨塵沒有看到一點雪落下。

「陣法!」心中微驚,墨塵是沒有想到,這隻一個城中住人的地方,居然還設了「四季春秋陣」此陣的作用就是讓陣法的範圍內,一年都只會出現春秋兩季。鍊氣大陸曾有人用「主牆堵得天退去,花滿庭園果腹盤」來形容這四季春秋陣的作用,可以說是一個非常適宜人居住的地方。

只是要維持這種陣法運行的代價不小,一般情況下,是沒有人會做這種只能用來保暖的陣法的。

見墨塵站著不動,洛桑也是靜立在他的身後,以為墨塵是在驚於自己家怎麼會沒有雪落下來,趕緊欣笑的解釋道「墨塵你可不要奇怪我們家為什麼會沒有雪落下來,那是因為我爹爹請人來為這院子設了陣法,讓我們家一年四季都是溫暖清涼。聽我爹爹說是因為我娘受不了冷和熱,所以爹爹才叫人修了這麼一個陣法,要不然我們家的圍牆也不用這麼高了。」

「哦……你爹道是誠心捨得下功夫」墨塵眉挑一動,隨口問道「你說怕冷又怕熱,是不是你娘睡的床,都是用桃樹的樹根做的?」

「啊……你怎麼知道!」驚叫一聲,洛桑明眸眨眨的看著墨塵,疑問道「墨塵你去過我娘的房間嗎?怎麼知道我娘睡的是桃木床,我可是從來沒有跟別人說過的?」

兄弟姐妹,求支持啊,接下來的章節更精彩。 衆人被這聲音吸引,不由自主的聆聽這天籟般的聲音,歌聲由遠及近,空靈而絕美,但似乎已經不是獨唱,此時已變成輕快地腳步聲。

終於唱歌的女子推門而入,呂正和劉勝一見,立即大喜過望,李玉也從椅子上踉蹌的下來,準備跪下。但是誰也沒看見李玉的眼裏那股憂鬱之色。

於是魔教中人齊呼:“參見聖姑,參見教主!”

只見那來的一行人,正是宇文獨步,李書藍以及魔教右路護使“於忠”左路護使“偉業容”

就在此時,剛剛打開房門的李書藍猛然間看見了躺在地上的的,秀鈺的屍體,秀鈺穿着一件素錦的青色綢衣

李書藍撲到秀鈺的身邊,撫摸着秀鈺的臉龐,秀鈺白皙的臉上自嘴邊溢出來許多鮮血,

李書藍一邊看,竟痛苦的弓起身,聲淚俱下。緊接着竟呼吸困難,猝然間,竟接不上一口氣,昏了過去。

衆人驚異,不明所以。李玉和呂正相互對視,他們更驚訝的,是教主的反應。

魔教之主,宇文獨步。這個在江湖另人聞風喪膽的人物,而且從來冷麪無情,但今天竟開始眼蓄淚水,並且十分的驚慌,自己跟隨教主這麼多年,從未見過教主如此驚慌。

而李書藍的反應,更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見此情景,還是右路護使偉業榮反應較快,看着怔立當地的宇文伯,他急忙去扶起李書藍,按住鼻息,掐住人中。

李書藍剛開始呼吸微弱,彷彿呼吸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之後緩了上來,偉業榮鬆了一口氣。

但李書藍剛一醒轉,便用力的掙脫偉業榮。之後不顧一切的再度撲到秀鈺的屍體旁,放聲縱哭。

“母親!我的母親,是誰把你害成這個樣子的?!”

正清聽得睜大了雙眼。

就連呂正和李玉也想不到李書藍會是華山派的人。

一時間,每個人的眼睛都閃爍着疑惑,幾乎每個人的思緒都是紊亂的。

淚水沾在李書藍的睫毛上,也沾在這個黑路魁首的睫毛上。

李書藍雙手揮舞着,悲傷地無以言狀。

那是一斷不願提起的往事。

想當年秀鈺在救下秦錚這個身世飄零的男嬰後,二人這一時的善念,差點斷送了自己的性命。

那日就在秀瑩生死一線的緊要關頭,那羣強盜拿着大刀獰笑着步步逼進。二名女子絕望了,不得不苦苦哀求。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緊要關頭,一襲黑影在強匪的後面竄出。緊接着刀光劍影,——雖是暗夜,但仍能看見銀色的長劍在空中舞出炫目的白光,和血飛濺在四周的血腥。

直見暗夜之中,一條修長挺拔的身軀卓然而立,凜凜殺氣令人不寒而慄。

秀鈺不禁嚇的退後了幾步,出於保護意識。秀鈺懷抱嬰兒,充滿恐懼的問道:“你是什麼人,是好人,還是壞人?”

秀鈺頓了頓,又輕聲的問道:“你………….是壞人?”秀鈺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爲她實在對眼前的這個人聯想不到好人,直覺讓她放鬆不下警惕。

秀鈺剛想發問,,暗夜裏那人身着黑袍,沒有說話,但卻點點頭。

秀鈺倏地住口。也許是攝於此人令人難以置信的武功,也許是攝於此人的威勢。

半響,秀鈺看了眼秀瑩,只見秀瑩眼蓄淚水,咽咽欲哭,秀鈺想許是嚇到了,但是傷口依舊冒着鮮血。秀鈺更急,但這大半夜,上那裏去找大夫啊!

但是這時充滿冷酷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拿着,這是止血的!”

那黑衣人說完,秀鈺驚異的看着,並不敢接。

秀瑩哭着道:“拿來吧!”

這時那黑衣人將藥罐扔到秀鈺的腳邊。之後急匆匆的走了。秀鈺看着躺在自己懷中的秀瑩,嘆口氣,從兇徒的手中掰開一把刀,踉蹌站起,然後竟擼起袖子,朝自己的手臂劃去。

鮮血直流,那血真鮮真豔,將白衣染紅,正像天邊的晚霞。“姐姐!”秀瑩驚叫一聲。雙眼再次蓄滿淚水。


秀鈺將藥罐撿起,將藥到在自己的傷口上,原來她在試藥,她在爲秀瑩試毒!

秀鈺笑着看着秀瑩師妹,二人同系一師,年齡,甚至是相貌幾乎一模一樣,秀瑩早就把眼前的人當作自己的親妹妹。

“沒事,我們是好姐妹呀!要死,你沒了,姐姐我多孤單啊!”

秀鈺說完,便將藥撒在了秀瑩的傷口。二人坐起,準備歇息一會。果然,藥見奇效,傷口先是止住了血,現在就已經開始結痂了。

二人不禁大喜過望,但就在這時,忽然聽見嘚嘚的馬蹄聲,聲音很急,二人一驚,感慨命運不濟,所以也不準備逃了。

馬車恍惚間已經近了,但近了一看,還是那個黑衣人,黑衣人的旁邊還坐着一個半大的孩子,秀鈺恍然大悟,原來他找馬車去了。

只聽那黑衣人聲音依舊冷酷,道:“你們快上車!”之後指着那孩子道:“你把這兩名女子送到華山!”

孩子應了一聲,把兩名女子扶上了車,秀鈺拉開車簾,問道:“你爲什麼要救我們,爲什麼要就我師妹?”

黑袍男子神情冷酷,漠然道:“因爲我欠你師妹一份情”

“什麼?”還未等一臉霧水的秀鈺問完,那黑衣人便揹負長劍,大笑三聲,囂張而去。

秀鈺滿臉疑惑的坐在車裏,馬聲嘶鳴,秀瑩微弱的聲音響了起來:“他就是魔教教主。”

未待秀鈺再問,秀瑩便說出了自己和宇文伯苟合的事,所以剛纔那黑袍男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魔教教主宇文獨步。

秀鈺一驚,扶住秀瑩的雙肩,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師妹,

秀瑩撫摸着肚子,低聲的說道:“我已懷上了他的孩子。”

“什………..什麼?秀鈺驚訝的望向秀瑩的肚子,轉而望着宇文伯早已遠去的背影,怒道:“你難道不知道這畜生****?!”

秀瑩依舊沒有說話,含着笑流下了辛酸的淚水。秀鈺無法,只好跳着腳罵宇文伯,一邊罵一邊堆秀瑩道:“傻妹妹,你可氣死我了。”

“我的師姐,你可要替我瞞着,一定瞞着……..”

秀鈺聽後更加生氣,氣苦道:“到了這個時候,你怎麼還替他說話?你可想過你以後……….”

這時李玉走到李書藍的近前,安慰李書藍說:“仇人已被我等誅滅,請聖姑節哀。

然而李書藍此時已被仇恨湮沒,憤恨的問道:“屍體在那?”

“幹什麼?”李玉不解道。

“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已經碎屍萬段,成了飛灰。”說者李玉指了指地上的一灘血污。

李書藍轉首望向自己的母親,悲怮之情,無以言狀。 女孩眼睛眨眨,滿是不理解的看著墨塵,他爹爹性子比較淡,除了做生意以外,基本上不跟任人接觸,自己娘的事情更是從來都沒有跟別人提起過,她也只是長大后聽爹爹說的,更沒有跟別人提過了。娘都已經過世十幾年了,這些墨塵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難道是他聽說過娘親的病?這就更不可能了,爹爹可是說過的,在這個出塵帝國之內是不會有人看得出娘親的病況的,可是這個墨公子如果不是事先就知道自己娘親的情況,那是不是說明他看出了娘親的病呢?

這怎麼可能!洛桑不理解,難道墨公子不是出塵帝國人的嗎?

「呃……其實我也只是聽說過這種病況,並不是見過你的娘親,洛桑姑娘,不知道你娘現在怎麼樣了」墨塵有些無奈的撓了撓頭,洛桑那眨也不眨的大眼睛看著,他也只能微底下頭避開,至於她娘親的這種情況,他自然是明白,要說也不是沒有機會,只是這人生地剛熟的,他也不好把話全都說滿了。

身體怕冷又怕熱,一般情況下是因為女子的體質屬於匯陰七絕之體,這種體制的女子在長大后,一般都只能在天地溫度長年不變的地方生活。如果周圍的氣溫變化比較大,那就很容易引發女子體內的一根匯陰七絕脈,而匯陰七絕脈一但引發,女子的身體就會如被兩團一冰一火的烈焰灼燒,一邊寒如玄冰一邊熱如火焰。

這種情況下,如果得不一有利的救治,那就只有等死而已,所以墨塵也是能夠明白,洛桑家裡為什麼會有一個四季春秋陣了。可以想得到洛桑的爹爹是有多愛她的娘親,要明白,要想讓這個四季春秋陣法正常運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各種投入都是非常的大,決不是一般感情的人能夠給於的。

「我娘……」神情一黯,洛桑剛才還是嘻嘻露笑的俏臉剎那間就是失落了下來。墨塵一看這情況,就知道自己問錯了,洛桑的娘親被如些陰毒的體質纏身,想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情況能好得到哪裡去,要知道,這種事情一不小心就是會送命的。

「我娘親在我出生后不久就過世了,娘親的這些事情,也都只是我爹爹跟我說的,只是他說過在這出塵帝國裡面,不會有人看得出娘親的病情,但剛才墨公子卻是說了出來,會還以為公子見過我娘親,不過現在看來,爹爹說的道也不是會都對了」


縷了縷額前的細絲,女孩眨了眨眼,將自己剛才有些被牽引起來的情緒給散去,畢竟墨塵那也是無意說過來的,並沒有什麼別的意思。

「言有失處,還請洛桑姑娘包涵了」心中暗道果然是自己犯錯,墨塵也只能趕緊點頭的歉意。同時心中也是對那匯陰七絕脈有了更深的認識,前世他在雨丹城,也不是沒有見過這種病人,只是那種情況下,都可以求到雨丹城的煉丹師幫忙煉製一枚丹藥,所以道也沒有什麼性命之憂。

但在出塵帝國這個地方,雨丹城的丹藥條件可是沒有的,面對這種絕脈,除了永遠的躲在這種溫室般的陣法里,那也別無它法了。須之離開這裡一步,都是有性命危險。

「沒事,墨塵你能夠看出我娘親的病,真的是不會治嗎?」女孩擺擺小手,可愛的臉蛋那大眼睛又是眨眨的看著墨塵,握在胸前的雙手表示了女孩內心是有些期持。

「這……」墨塵微有莞爾的拉長額頭,感覺有點為難。他剛才已經說了,這種情況他也只是聽說過,至於會不會治,他當然是會的,只是這種體脈之症及為難治,所以他也不好一來就誇下如此大口。

但現在經過跟女孩的幾句對話,墨塵感覺洛桑的姑娘確實是有些可忴,自己內心也就不想隱瞞女孩太多。可現在她的娘親都已經過世了十幾年,他再說會治,那有用嗎?除了徒增遺憾的傷痛,那還能做什麼。

會還是不會……糾結了會,墨塵還是張嘴道「洛桑姑娘,你娘親這個情況,我確實是會治,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