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得到對方肯定的回答,範雷鳴揮了揮手,示意對方可以退下了。

就在劉虎退出的同時,房間內一道暗門打開,出來一個身着黑色長衫的中年男子,古樸的氣息與整個現代裝潢的房間極爲不協調。但那雙隱藏精光的大眼睛,似乎一燈就能夠把人嚇得魂飛魄散,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中年人。

“這事,先生怎麼看?”範雷鳴對中年人很是尊敬。

“竟然那個殺手是從南邊之地逃出來的,那麼對方一定查得出某後黑手的你,能夠逃脫追捕,竟然還敢在江城行走,那麼對方在南邊之地,也是一個至強之人!”中年男子似乎對南邊之地,相當瞭解。

範雷鳴雖然知道南邊之地的人很厲害,但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他並沒有直觀的瞭解。只是中年人說對方一定能夠查出他,他雖然疑惑,但並不質疑。

“那依先生之見,此事應該怎麼辦纔好?”範雷鳴試探道。

“你不用處處防備我,我既然答應出山幫助你,便一定盡心盡力,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纔好。你的那個下屬,我幫你除掉便是,如果那個殺手還在江城市,那我一併滅殺掉好了!”

說完中年男子,便作勢要出去。似乎那邊南邊之地出來的逃犯,不堪一擊,看到出來中年人對自身的身手相當自信。

這一刻,那個叫做劉虎的親信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範雷鳴雖然覺得有些可惜,但並沒有阻攔,有了中年人的鋪作,他如魚得水,暢快淋漓。

臨出門時,轉身對範雷鳴說到,“一個學生能夠在南邊之地出來的逃犯手下生還,就說明對方不是一個普通人,你以後多注意點,知此知彼,才能夠百戰不殆!”

“晚輩謹記先生教誨,此事便煩勞先生了!”

莫名衝撞名人會所後,範雷鳴突然意識到,原來個人武力強大到一定的程度,同樣也可以改變整個場面。也因此對自己的下屬的無能,失望透頂。

打算對自己的安保人員大換血時,卻傳來範家的一家之主,範老爺子的召見,範雷鳴便意識到,自己在會所裏所發生的一切,都落入了爺爺的眼中。

本來做好接受爺爺責罵一通的範雷鳴,卻沒有想到,爺爺不僅不罵他,還讓他去武當山腳下拜見一個當年欠他恩情的中年男人。

當他到了中年男人的住處,看到對方雙手提兩個重約百斤的大石頭輕輕鬆鬆的從山腳下搬到山頂時,他並開始知道爺爺的用意了。

他對中年男人一無所知,只知道對方年輕的時候被他的爺爺救下,之所以當他的保鏢也只是爲報當年範家老爺子的恩情。但這一切並不妨礙範雷鳴對方的強大武力的震驚,範雷鳴才真正意識到這個世界原來還有內勁的存在。

昨天在江灘邊對莫名的那場刺殺,範雷鳴派人去的。在迅城貿易公司的地下停車場,見到莫名出範文君的公司出來的時候,範雷鳴就開始籌劃着這一切。

剛好在昨天有一個出南邊逃出來的逃犯,在別人的引薦下,想讓他利用範家在江城的勢力,幫助對方偷渡出國。他便開始着手準備着這一切。


範文君姓範,範雷鳴也姓範,別驚訝,這一點也不巧合,他們兩個本是堂兄妹, 70后的青蔥歲月 。所以暗地裏範雷鳴便把範文君當成自己最大的敵手,把範文君視爲眼中釘。迅城貿易公司之所以在交易平臺的項目上跟合作公司談判崩潰,就有範雷鳴從中作梗的原因在內。

當然範雷鳴雖然暗地裏恨不得範文君出意外身亡,香消玉殞。但表明上還是裝作一副道貌岸然,在範文君面前裝作兄妹情深的模樣。至少表明上不能夠決裂,這也是家裏的老爺子允許的範圍,可以讓第三代子弟,私下鬥爭,也不能夠擺上明面。

大家族的齷蹉事情,很多都無法用正常的思維去度量。古代的帝王之家,手足相殘比比皆是,範雷鳴覺得自己暗自破壞堂姐的公司發展,沒有什麼不對。

昨天他之所以去迅城公司,就因爲他在迅城的眼線,給他透露消息出範文君找來一個天才學生,解決迅城的困局,讓範雷鳴不得不親自出馬。沒想到所謂的天才學生,會是那天那個在會所裏讓他在江城上層圈子裏顏面丟盡的瘋魔小子。


這樣他對莫名恨之入骨的同時,也暗中警惕在心,再想到對方背後站着的程萬鵬,要是程萬鵬真的跟他堂姐合作了,那麼他範雷鳴在道上苦苦經營多年的優勢便不復存在了。這一切都不是範雷鳴所能夠容忍的。

對於一切可以威脅道他自身利益的萌芽,範雷鳴都選擇扼殺,沒想到出動了一個武力值變態到一出場就把自己兩個金牌打手的保鏢秒掉的殺手,竟然還不足以殺掉對方,讓範雷鳴,震驚的同時,對莫名的重視指數大大的提升。

如果莫名知道範雷鳴已經把他歸類爲危險程度僅此於****的人物,不知該笑還是該哭。

但他顯然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所以他現在除了要思考誰是幕後的黑手外,更是要應付來自於範文君的窮出不絕的提問。 “我派出了所有的下屬,連夜徹查,排查了近段時間總總可疑跡象的人,包括從外省過來在道上討生活的猛人。縮短了範圍之後,能夠熟練掌握部隊格殺之術的退伍老兵,符合這個情況一個有三人,不過顯然不是他們,因爲他們身體都沒受傷,我派人去試探的時候,對方身手都很敏捷!”

程萬鵬沉聲的對躺在病牀上的莫名,解釋道,但寒着連像冰窟裏的黑石。

昨天晚上他接到莫名的電話,對方說自己受傷的時候,他就馬不停蹄的往江灘上趕,當他看到意識模糊的莫名身子倚在一個柱子,嘴裏想噙着幸福微笑的神情,似乎在彌留之際,想到什麼美好的東西。

他的像是萬箭穿心般,撕裂,整個人昨天就是一隻失去理智的老虎。把莫名送去醫院向搶救之後,他就手下能夠調動起來的勢力,想都派出去。

昨夜整個江城是地下勢力風雲涌動,弄得差點要全城戒備。西城區公安分局的局長連夜給他電話,他也甩也不甩就掛了。

最後江城市的市局局長親自來電話,隱約知道程萬鵬是爲一個年輕,而鬧得雞飛狗跳。

不過這一切莫名似乎不知道,他也沒打算詢問。


“你不用查了,對方是有着周密計劃的羣體。要不是對方沒有掌握我還會幾分格鬥之術,那麼昨晚的刺殺,幾乎是完美。對方被我重傷之後,便跳江遠遁,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對方是老手。”

“也許在你趕來之前,對方就離開江城市了。還有對方使用的招數的術路,是南邊的特用殺敵數,那種深入骨髓的烙印,也只有南邊能夠培養出來的老兵。也不知道那地方的人,怎麼能夠跑過來江城,這點可能要問山羊!”

莫名所以指的南邊,便是隸屬羊城軍區管轄的祕密特種部隊的某基地。嘴裏的“山羊”也是他們大院裏一起長大的孩子,真名楊三,綽號山羊。

其實莫名還真不確定是什麼人派出來的殺手。畢竟這幾天的得罪的人確實有點多,都比過去兩年來的總和還要多。

範雷鳴,李一可,以及曾泉生,這些都用能力致他於死地,就連剛剛出盛豐網絡掌舵人王喜王長河兩父子都用可能。

唯一可以排除的就是張浩了,對方一個副院長的兒子,雖然具備點小城府,顯然不具備聘請職業殺手要他命的能力。

程萬鵬沒有呆在特護病房多長時間,也不知道莫名的交代,他有沒有執行。

一個不顯山不顯水的學生,就請動了一個如此難纏的殺手。

對方也真看得起他了。

他現在除了要思考誰是幕後的黑手外,更是要應付來自於範文君的窮出不絕的提問。

大牌女編劇:首席的十年專寵 ?”

“英雄救美,然後窩囊到你這樣的程度,也真是一朵奇葩了!”

“你要是落下一個半身不遂的話,我怎麼把小靜介紹給你呢!”

“你可知道你這一受傷就讓我的公司損失了好幾百萬的訂單?”

“……”

“老師,你殺了我吧!”

莫名怎麼也沒有想到平時嚴肅的一塌糊塗的輔導員範阿姨,私底下會是如此唐僧,如果讓專業的那幫牲口知道此時此刻,會不會跌破了眼球?

特別是範文君是在病牀上貼着莫名坐下的,身上特有的女人香氣瀰漫在這個房間,讓莫名狠狠的吸了幾口。

御姐凹凸畢現,曲線優美身軀,渾圓的臀部雖然隔着被子,左右搖擺,不斷撕摸着莫名的大腿根部,讓莫名暗呼要命。

她今天依舊穿着香奈兒的職業套裝,不加修飾的裝束,仍將她那豐滿的雙峯高聳前突,說話時飽滿豐腴雙峯微微晃動着,躺在病牀忍受着肉體精神雙重摺磨的莫名,終於知道爲什麼那麼多人喜歡御姐了。這樣的熟女簡直是廣大男同胞的福音。

莫名想到,要是莫哥兒我能夠擁有這樣的熟透的水蜜桃,那麼就算昨晚再被多捅一刀也樂意。

接着想到面前的人兒,可是自己的老師。像病毒廣告般,自動彈出三個字,

“師生戀!”

暗呼,邪惡啊邪惡!趕緊打消胡思亂想的念頭。

原來一整個中午接到莫名受傷住院的消息後,範文君立馬就帶着自己的小祕書唐小靜趕到醫院病房,然後就坐在莫名的身邊,一直如唐僧般唸叨不停。

面對被捅刀子的莫名,不但沒有絲毫安慰,還一直打擊不停,怎麼聽都有些幸災樂禍的瘋言亂語,讓莫名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說怎麼還有這樣爲人師表的?

半身不遂?

你瞧,這都說的是什麼話啊?

不過莫名也到肺腑她的定力了。

能夠在醫院嘮嘮叨叨一整個中午,讓他還不覺得絲毫煩悶,可見幼兒園阿姨般的輔導員語言天賦的魅力了。

倒是跟隨範文君一同而來的小祕書唐小靜,誤以爲莫名對她們董事長的有誤會,乾淨澄清道,“莫名你誤會了,在來的路上,範董可是很擔心你呢!”

惹來,範文君一陣調笑,“小靜,真擔心我得罪了他,然後他遷怒到你,不再理會你了啊?放下吧!這小子不敢!”

唐小靜,俏臉一陣羞紅,弱弱的反駁道,“哪有!”也不知道她想說,莫名不會遷怒範文君,還是不敢不理她。


讓莫名很邪惡的笑了!

莫名是個誠實守信的好工科生,因此對於自己受傷,不能夠迅速幫助範文君更換更爲安全的競拍環境的交易平臺,莫名很是愧疚,左思右想,最後還是決定打一個電話告訴對方,自己受傷了。

當然版本肯不能夠夠說,被人暗殺,只能夠美化自己英雄救美,然後光榮的被歹徒捅傷了。

歹徒呢?

美眉呢?

別想歪了,絕對不是大家腦海中的版本,英雄救美,然後美女以身相許的橋段,莫名不敢拿出來忽悠範文君。

廢話!當時的莫名還沒有開始救美就被捅傷了,歹徒害怕出人命,逃開了,美眉害怕扯不清,逃離了。

就是這樣一個倒黴男的救美版本,才符合現代人的價值觀嘛。


沒想到聽說莫名受傷,對方馬不停蹄地往醫院裏奔過來了。

在範文君離去的時候,還不忘的安危莫名說,“交易平臺的事情,不用急,學校教務處那邊,我也幫你請了兩個月的病假,所以你現在基本上可以視爲一個無業遊民了!”

說到這時,還無不羨慕的道,“被捅一刀就是好,連課都不用上了!”

讓莫名差點再度噴血

倒是小祕書唐小靜有些戀戀不捨,望向莫名的目光有些心痛?完了,那不成?這小妞真對自己一見鍾情了?

莫名嘴上雖然叫喊着“殺了我吧!”但內心實則感動不已,莫名知道範文君的公司因爲他沒法子趕快的拿出交易平臺的龐大數據的方案。

整個公司網絡辦公模式自動支付在線平臺就基本上處於癱瘓狀態,以前備用平臺的根本滿足不了迅城迅城增長的用戶需求。

範文君應該忙得一團糟纔對。

還有心情在這裏陪他一整個中午,讓受傷無法自由行動的他解悶,莫名在內心狠狠地感動了一把。

突然覺得範阿姨也是一個可愛的人。 範文君離開後,整個特護病房便安靜的消無聲息。

莫名透着窗外着醫院佈滿的爬藤,一簇一簇,相互交纏重疊,就像那些不可琢磨的命運。

好像那一次自己被偷襲掉進湖裏後,自己的三年的安定生活,在不覺不覺中,變相的宣告着結束。

長姐 ,便開始一陣溫暖,這個女孩就有一種讓人遠離塵世的特殊能力。

只是莫名不知道,那天晚上在萬人廣場的江灘公園中,那個簡木子的女孩,就在人羣中,莫名妙的爲他心痛着。

這就像命運爬藤的纏繞。

不過莫名顯然沒有太多的時間來思考。

病房的門,瞬間被推開。傳來一陣清脆悅耳的聲音,“先生,你改換藥了!”

莫名順聲擡起頭,然後他就愣住了!

一個俏生生在站在他病牀的年輕護士,正捧着醫用的托盤,裏面還裝着紗布,癒合藥物什麼。

高挑的身材,姣好的精緻面容,波波頭,剛及臉頰的頭髮長度完美的襯托着對方的鵝蛋臉,柔順的長髮,根本不需要過多造型就已經很有質感了。更重要的是護士的制服穿在她的身上,本身就讓她完美的身體曲線,加上了一個聖潔的光輝。

納尼?剛去了,範文君一個御姐,現在又來了一個護士?

頭戴着護士冒,穿着潔白的護士服?

這簡直是傳說中的制服誘惑啊!

小護士宋丹被莫名直勾勾赤果果的眼色被盯得渾身不自在,暗道,真是一個色胚,身體都受了那麼重的傷,還有滿腦子下流的東西,活該被刺傷。

如果讓莫名知道,小護士此時纔想法,他一定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

只是因爲剛剛離去的範文君御姐形象深入腦海,再來一個年輕小護士,這個巨大的反差,而且都是廣大男同胞的福音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