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得知這一情況的凱勝當即就決定前來寒冰大陸,他有一個瘋狂的想法,就是整合這邊的所有勢力,發展自己的勢力。

所謂亂世出英雄,水至清則無魚,凱勝在這個時候做出這一個決定其實也是不得已而爲之,天地大破滅即將到來,他必須用最短的時間集合五大陸所有人的力量,而這一切,最簡單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戰爭,雖他所願,但是爲了億萬生靈,爲了擁有和天地戰鬥的資格,他也不得不做那個壞人,辣手一次了。

還好亡靈統帥的記憶被他慢慢的吸收,甚至亡靈統帥那種風格也在無時無刻不在影響着他,殺伐果斷,功成骨朽,從來是千古不變的定律,凱勝沒有什麼雄心壯志,只是歷史的齒輪在一個不恰當的時刻把他這個小小的沙子卡了進去而已。

故而,不是他這粒小沙子被碾壓成末,就是命運齒輪停止……這絕非選擇題,而是鮮血淋漓的,殘酷爭鬥,代價就是億萬生靈。

凱勝問過碧水婉兒,無名卻是在後面小聲嘀咕道:“真是重色輕友啊,遇人不淑,交友不慎啊!”

他的聲音雖然小,但是這裏誰個不是功力超絕之輩,自然聽的字字清楚。

碧水婉兒捂嘴嬌笑道:“無名說你重色輕友呢!”

“一個骷髏還會累,當我是三歲小孩呢,別理他!”凱勝一語道破天機。

“啊!蒼天啊,大地啊,諸天神王神皇劈了我吧!”無名哀嚎。

戰天在旁邊咧大嘴嘿嘿直笑,他自然知道無名是找個藉口發發牢騷,說說話,畢竟按照他那三分鐘不說話就感覺世界毀滅的性子,死氣沉沉的趕路和要他命差不多。

“快要到山頂了,到那裏我們再休息吧!”碧水婉兒歪着脖子想了下。

“好!”

凱勝轉過頭來,嘿嘿一笑道:“那就比比我們誰先到山峯!”

說罷身後真龍虛影猛地浮現,一條真龍沖天而起,龍吟九天,在凱勝的身後猶如出現一個巨大的神龍,推動着他電射出去,瞬間就跑到了百丈之外。

“草!賴皮,不算不算!”無名跳腳大叫。

嗖,旁邊黑光一閃,戰天腳步在地上一跺,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十丈外,接着又是一跺腳,戰天如同一個出籠的太古兇獸,一步踏出地面崩塌,而身影也是出現在遠處,緊緊的跟着凱勝身後。

“死亡君主,老大賴皮,這個比試不算是吧!”無名轉頭對着守墓老人說道,“呃……人呢!”說完了,他才發現不知何時守墓老人早就不在身後了。

這才發現,守墓老人在戰天動後就緊跟着動了,現在緊隨着戰天的身後,不急不慢的跟着,他自然是沒有想和凱勝爭第一的想法。

“喂喂喂!真不厚道,等等我!”無名大叫着施展逆天九步,化爲金光如同流星般略着雪地往前衝去,所有他走過的道路,地面上無一例外都出現一個深達兩尺的坑,泥土紛飛。

等無名到達飄渺峯頂的時候,卻是發現凱勝和碧水婉兒依偎着站在山峯之巔,目光卻是看向遠處,戰天和守墓老人兩人隔着凱勝三步之遙目光也定格在同樣的地方。

這樣詭異的場景使得無名一路上醞釀的怨言全部都吞回了肚子裏面去,悄悄走到戰天的旁邊,順着他們的目光看去,不禁虎軀一震,也如同他們一般的呆住了。

只見入目所及無盡的無盡的血紅,正是傳說中的血色妖姬。

血色妖姬,傳言中生長在被鮮血染紅過的土地上,以白骨爲肥,鮮血爲料生長出來的嬌豔美麗的紅豔花朵。

平時見到一朵都是很難,沒想到在這雲霧繚繞,白雪皚皚的縹緲峯上,居然能看見成片的血色妖姬,這些妖姬在風中輕擺着腰肢,像是一個個絕美的少女,成片的大紅,乍一看來猶如鋪在地面的血色地毯。

但是一想到這些長得美麗動人的鮮花下面掩蓋的皚皚白骨,凱勝一行人就有種莫名的惆悵。

“這一次的力量集合,不知道會死多少人了!”凱勝看着那一望無際的血色妖姬,眼神中閃過一絲悲傷,沉痛的道。 這一次他北上,絕對不是慰問的,而是帶着他的亡靈大軍,揮舞着死神鐮刀,用血去踏平一切不服的人,去整合所有能整合的勢力。眼前的那一朵朵血色妖姬不正是預示着那血流成河的未來?

碧水婉兒轉過身來,面對着凱勝,難得的沒有嬌羞,只是眼睛平淡的靜靜看着他,這個本應該在這個年少輕狂的日子裏面多幹幾件蠢事的少年,卻是揹負着億萬生靈的未來,她的眼中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她的心中卻是不能平靜,那是心疼,真的心疼。

碧水婉兒伸手把凱勝額頭的頭髮順在一邊,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臉,輕輕道:“你沒有錯,現在的流血只是爲將來更少的流血,他們不會明白,但是我懂,我懂,還不夠嗎?”

凱勝齜牙一笑,點了點頭,連聲道夠了夠了。

這個時候,他不是那個身懷着亡靈統帥記憶的現任統帥,不是手拿死神鐮刀踏平所有不服的骨皇,不是不死聖眼中那個深不可測的高大人物,他只是一個有了好東西,想好和人一起分享的孩子。

碧水婉兒微笑,輕輕把頭依偎進凱勝的懷裏,第一次她主動。

凱勝順手摟過她的肩膀,俊男靚女,在縹緲峯之巔,看着那迎風招展的血色妖姬,好一片動人風景。

無名戰天和守墓老人對視一眼,默默離開,這裏暫時是屬於他們的,短暫的溫存,誰都明白,踏過這片山,即將進入寒冰大陸,而那裏則是戰火紛飛的時刻,血和戰鬥將是一切!

與此同時,寒冰大陸中,在一片被冰雪覆蓋的山路中,一輛華貴的雪橇,居然是馬車改裝而成,原本的兩個輪子變成了兩塊巨大的木板,雪橇車廂正在飛馳,拉馬的是寒冰大陸特有的魔獸獨角雪狼,這個雪橇居然是由三頭雪狼共同拉着的。

在雪橇的後面是一對大約百人的武士摸樣的人,他們全部都騎着雪馬,一種踏雪無痕的高級魔獸馴化而成的,一般人別說是騎,就是見過都很少,但是這裏不約而同的出現了百匹。

正在疾馳的雪橇車廂中旁邊的窗戶突然被打開,從裏面伸出一雙晶瑩的猶如白玉雕成的手掌。

做出一個停的手勢,三個獨角雪狼似乎通靈,在這雙手伸出後就立刻停下了,從急速奔馳到立刻停下只是花費了一秒鐘的時間,可見三個獨角雪狼優秀。

後面騎着雪馬的隊伍中立刻過來一個四方臉,長相正氣的男子,下馬躬身道:“族長有什麼吩咐!”

這行人正是斬聖家族中逃出的一批人,而這雪橇車廂中的女子則是家族中唯一存下的正宗血統,是族長的女兒,此刻斬聖家族中所有家族長老不是戰死的戰死,俘虜的俘虜,連族長也不知所蹤,所以他的女兒自動上升到族長了。

“我說了多少次,別喊我族長,我爹爹肯定沒事的,他纔是族長!”車廂中的聲音顯得很是着急,家族中只是剩下自己和後面的一羣家族死士,使得寒冰雪兒心中無比的忐忑。

“是!族長!呃……少族長”感覺自己說錯話的四方臉立刻糾正道。

接着車廂的門簾緩緩的揭開,出現了一個國色天香的臉龐,大大的眼睛,似乎因爲什麼事情而哭過,有些通紅,小巧的鼻子,紅豔的脣,全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呢絨大衣,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皮毛製成,經過高級裁縫的剪切,使得這個大衣做的各位的合體,襯托出她那清塵出俗的氣質,猶如開在冰山之巔的雪蓮花一般,不過她此刻的臉上卻是掛着焦慮不安,真的使得人忍不住就想把他保護在身後呵護。

“我們走了多久!”寒冰雪兒感覺着冷風吹過臉龐的冰冷感覺,逃亡後一直迷糊的腦袋終於有些清醒。

“三天四夜,現在是第四天!”四方臉乾脆的回答道。

“該是逃離他們的追捕範圍了吧,哎,我們能逃去哪裏啊,要是父親在就好了!”

說着說着,寒冰雪兒又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她一個女孩家哪裏遇到過這種事情,所有的親人在一夜間彷彿都揮發了一般,親眼見到許許多多的族人在自己面前死去,多虧着家族的數千死士拼命保護她突圍,纔有機會逃出來,而數千人在連番的戰鬥後,只是剩下後面的一百多人了!

想到這裏,寒冰雪兒的眼淚都快要下來了。

“我真沒用,真沒用!”寒冰雪兒喃喃唸叨着,想起過去父親讓自己多參加一些族內的事情,但是她總是嘻嘻哈哈的撒嬌拒絕,現在想來,巨大的悔意排山倒海般襲來,使得她不斷的自責。

“少族長,您放心,我們一定會保護你的,主要我們的刀還在,只要我們的人還剩下一個,定然會保護您的周全!”四方臉語氣誠懇,拜倒在地說道。

後面的百多個死士全部下馬,一起拜倒,齊聲道:“誓死保護少族長!”

寒冰婉兒被眼前的一幕給驚了下,暫時忘記自己的煩心事,一個勁的說道,起來起來,大家起來。

就在此刻,遠處突然傳來距離的地震,四方臉的臉色一變,伏地一聽,大聲對着一個身體瘦長的青年男子說道:“寒冰天,你負責帶少族長走,我帶着三十個兄弟在這裏殿後!”

“不,隊長,還是我帶兄弟在這裏殿後,你先走吧!”

身體瘦長的男子叫做寒冰天,是這隊死士的副隊長,以謀略著稱,只是現在短兵相接,卻是無他的英雄用武之地。聽到隊長的話後,立刻反駁道。

“混蛋,你是隊長還是我是隊長,我來殿後!”

四方臉的聲音中明顯有了怒氣,呵斥道。

“你是隊長,但是這次一定要聽我的,我來殿後,隊長,我知道你還有個妹妹一個老母親,我就是一個孤兒,我來殿後吧,他們在等着你呢!”名字叫做寒冰天的副隊長語氣中幾乎帶着哀求了,要知道他這個人哪怕是被人打斷了腿也沒說一個求字的人,雖然長得瘦弱,卻是響噹噹的硬漢。

四方臉還想說,這個時候天空上突然傳來巨大的呼嘯之聲,衆人擡頭看去,只見一個身材黃金盔甲,手持長槍的男子浮空而來,速度極快,猶如離弦之箭般,一把長槍直指前方,所過之處空氣被撕裂,那自然就是呼嘯之聲的原因。

人未到,聲音就傳來了,“啊哈哈,真是好感人的一幕,不過,你們不用爭了,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掉!”

起初聲音還在極遠,等到他說完“一個都走不掉”後已經立在衆人之前了。 這個時候纔有機會好好的打量着來人,只見來人全身覆蓋在黃金戰甲中嗎,金光燦燦的襯托的他猶如戰神一般,但是他的出現卻是使得一羣死士臉色齊變,他們怎麼會不知道,就是這個人一招,就把一個長老一槍洞穿,釘在斬聖家族的前廳中,特別在突圍的時候,死在他手上的死士超過了三位數,在暗地裏面大家都稱他爲單槍閻王。

單槍閻王臉上笑得無比燦爛,但是眼睛卻是透露出無線的殺機,他是天神家族中培養已久的劊子手,他們存在的意義只有一個,那就是殺戮,爲天神家族的壯大,掃清路上的一切障礙,而和他一同稱之爲地字級的劊子手還有九人,別的都去執行其他任務了。

天神家族潛伏千年,一出世,那註定是雷厲風行,所向無敵,震驚全世界!


一百多個死士在最初的驚駭後,立刻臉上都露出了決然的神色,所謂死士就是早把生死度之己外了,起初的驚駭也只是吃驚於單槍閻王的速度如此之快,他們馬不停蹄的趕了這麼久的路,居然都沒有擺脫他。

四方臉和那個瘦長的身影相視一笑,四方臉道:“這下你不用和我爭了吧!”

瘦長的身影苦笑了一下,道:“你也不用讓我先走了吧!”

說罷兩人相視一笑,對着後面的獨角雪狼猛地長嘯一聲。

早就躲在車廂中的寒冰雪兒就感覺雪橇車猛地一頓,隨後直接如同離弦之箭一般飛射出去,平時裏看出來無比平常的三匹獨角雪狼每一個腳上都長出了一個小小的翅膀,離地奔跑,速度如電,只是一陣風起,下一刻就只是留下一個小小的白點。

寒冰雪兒摸着自己的胸口,大叫着,就在此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是那個死士隊長的:“所有人都有,寒冰家族死士分隊第三小隊,集體出擊,任務,狙落單槍閻王!”

與此他的耳邊也響起了這個他平日看起來討厭的要死,總是喜歡打小報告的四方臉的聲音,“族長,你快跑,去找死亡家族,看在老族長的交情上會保護你的,記得,一路向南,快走!”

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兩個字快走,似乎放大了無數倍,在她的腦中震盪,此刻她的心猶如亂麻,在三匹超上等的足踏飛翼獨角血狼的拖拉下風馳電掣。

眼淚不知何時悄然流下,在她那雪白色的呢絨大衣上化爲一個個晶瑩的珍珠,照映出她那瞬間長大的臉龐。

正在她的心亂的無比雜亂的時候,遠處猛地傳出一聲熟悉的破空聲,噢噢一聲哀嚎,一個正在奔馳着的獨角雪狼猛地斃地,它的頭顱正中,一把全部被鮮血染紅的血色長槍釘在那裏。

受到這樣的變故,其餘的兩個雪狼步伐一亂,急速奔馳後的停頓,馬車雪橇居然側飛起來,跌落在一旁。

當寒冰雪兒從中慢慢的爬出來的時候,只是看見一個全身都被鮮血淋染的修羅一樣的人站在身前,啪嗒一聲,一個圓滾滾的東西滾了過來,寒冰雪兒立刻捂着嘴巴尖叫了聲,下意識的退後了兩步。

這圓滾滾的東西正是那個四方臉的頭顱,此刻他的頭髮凌亂,一雙眼睛睜的大大的,滿臉似乎寫着不甘和決斷,只是在這一刻已經定格住了。

“桀桀,小姑娘,頭說了,要抓活的,你還是跟我走吧!”單槍閻王獰笑着對着滿臉悽清的寒冰雪兒道。

щшш• ттkan• ¢ ○

“我不,我不!”寒冰雪兒大喊着,伸手一展,一把青紅色的長劍出現在手上,斬聖家族以用劍爲最,家族傳自遠古的斬聖訣寒冰雪兒自然會,無比悲傷恐懼之下,直接召喚出心神相交的本命劍向着單槍閻王辭去。

單槍閻王是什麼人,經歷過無數血戰,是天神家族爲了家族大計,用養蠱一樣的方法篩選出來的冷血殺手。

怎麼會怕了這麼點攻擊,身體都沒有動,只是簡單的伸出了雙手,準之又準的夾住了刺來的長劍。

輕輕一扭,咔嚓一聲,那長劍就從中斷成了兩截。

和寒冰雪兒心神相連的長劍被損害,她自己自然要遭受傷寒,臉色一白,吐出一口鮮血,把她原本潔白無比的呢絨大衣前面染成了一片血紅,猶如一朵被折斷的血色玫瑰。

“嘿嘿嘿!”單槍閻王獰笑着,撲向寒冰雪兒,只要抓了這最後一個人,斬聖家族的最後一絲火種也就滅了,而他的任務也算是圓滿的完成了,自己的未來豈不是一片光明,想到這裏,單槍閻王臉上浮現一絲得意。

可是他註定要失望了,就在此刻,一個金色的流星狠狠的砸過來,重重的落在他一步之前,掀起了漫天的塵土。

咳咳!怎麼每次受傷的總是我!一聲猥瑣略帶着無奈的**聲響起。

煙塵散去,在單槍閻王的眼前出現一個奇異的金色骷髏,只是此刻有些狼狽,原本拉風的披風和一堆破布一樣掛在身後,更要命的,臉上還掛着一臉的無辜樣子,對着天上的某處大罵着。


看着眼前突然出現的一幕,單槍閻王和寒冰雪兒都愣住了,看着這個奇異的骷髏。

“看什麼看啊,日那個神皇神王的仙人闆闆,沒見過我這麼帥氣的骷髏嗎?什麼,別向四周看了,說的就是你,那個穿着金色盔甲的傢伙!”

單槍閻王肺都要氣炸了,這個不知道從哪個死人堆裏面爬出來的可惡骷髏,我馬上把你打成骨頭!

這麼想着,他對着遠處一招,釘在雪狼頭上的血色長槍立刻倒飛過來,回到他的手上,身體借勢,一個狂龍出海,化一爲萬,刺出上百槍,籠罩了黃金骷髏的全身,他打算一擊斃命,馬上就要完成了任務了節骨眼上卻是出來一個唧唧歪歪的會說話的骷髏,使得他一出手就是全力而發。

“喂,有話好好說嘛,別動手動腳啊!”奇異的一幕出現了,若不是他親眼所見,單槍閻王肯定會以爲這是天方夜譚。只見眼前的骷髏突然化爲一團金光,以他的修爲自然可以看出,那哪裏是什麼金光,那是這個黃金骷髏用極快的身法躲避他的槍芒產生的幻影,他的槍有多快自己最是清楚,可是眼前的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小小骷髏居然連步伐都沒有移動,全部躲閃開來,這需要多麼快的身法啊!

一槍擊出後,倒是換做單槍閻王愣在原處了。

“哎,玩槍的,商量個事情好不,老大讓我把這個姑娘帶走,你說行不!” 來人正是黃金骷髏無名,凱勝和碧水婉兒一過縹緲峯就乘坐着骨龍趕到了寒冰大陸,也是湊齊,剛進入大陸不久,就發現了那追殺的一幕,等單槍閻王和切西瓜一樣殺光那百多個悍不畏死的小強一般的人後。


凱勝也就對他們保護的人產生了濃重的興趣,究竟是什麼勢力培養了這麼一羣如此拼命的死士,跟隨着單槍閻王才發現了寒冰雪兒的存在,當寒冰雪兒吐出一口鮮血的時候,旁邊的碧水婉兒就叫道了:“快去救救那個女孩!”

於是悲催的無名就被凱勝一腳踹下來完成這麼一個光榮的英雄救美的任務了。

凱勝本來想親自去的,但是當他看到遠處趕來的一大批人馬,就止住了這種想法,英雄救美他喜歡做,但是坐着看戲豈不是更有意思。

單槍閻王被這話一問立刻回過神來,心中開始責怪自己,戰鬥的時候居然出神,還好眼前那個可惡的骷髏沒有殺自己的意思,否則自己肯定都死上好幾次了。

惡狠狠的道:“你不可以帶她走,頭說必須要把她抓回去,絕不會答應你的!”

無名打了個哈欠,道:“哎,都打不過我,還說這麼硬氣的話,真不知道是你腦袋壞了還是我腦袋壞了……”

單槍閻王剛想爭辯,突然臉上露出狂喜之色,陡然說話聲音都變得大了起來,得意無比的笑着,:“剛纔你要是動手,我肯定不是你的對手,要帶走這個姑娘也不是不可能,現在就不可能了,因爲我的另外九個兄弟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