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在通道的另一邊,周峰感知到的情況也是一場混亂。本來卡色溫貴族家族少主帶著他的貴族護衛追殺之前綁架他的綁匪,然後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被瘋狂小丑追殺的兩個**上身的魁梧大漢和乾瘦老者從一旁逃了過來。

然後瘋狂小丑就轉而攻擊起卡色溫家族一夥,一直被追殺的綁匪獲得了喘息。而本來被追殺的兩個魁梧大漢反而回過身來夥同卡色溫家族一行和瘋狂小丑打了起來,而那個乾瘦老者一旁猶豫了一下后乘機悄然離去。喘息一會的綁匪一眾也加入戰圈,場面變得更加的混亂。

周峰還記得那些**上身的大漢,他們本來是三個人,現在卻只有兩人,看他們打鬥拚命的架勢,恐怕正是被瘋狂小丑所殺。

觀察了下,幾處戰鬥沒有一處像是很快能有結果的。而畢夫一眾和那二人組戰鬥的地方沒什麼掩護,想通過並不是什麼好的選擇。那就只能繞道,而相比之下,莫羅斯這邊咬的比較緊,戰鬥情況也比較簡單,另一邊就混亂難測了些,戰鬥波及的地方也更加的廣。

那麼繞道的最佳選擇就是莫羅斯他們戰鬥的這邊了,然後周峰依據感受的信息建立起的通道圖形,開始規劃繞行的路線。最後綜合安全距離等因素選定了一條莫羅斯一夥戰鬥場地和畢夫等人戰鬥場地中間的一條殘破通道。

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就可以通過,最後周峰向兩個小姑娘說明了下,徵求了一下意見,當然最只要的是想依靠小象牙趨利避害的強大感覺來判斷一下危險性。在小象牙無所謂的點了點頭之後,三人再次啟程,踏上了周峰規劃好的路線。

而他們啟程沒過多久,周峰就發現莫羅斯一邊的戰局發生了劇變。

雖然是對方發起突襲,但是一直以來都是莫羅斯一夥戰據上風,這並不能讓莫羅斯高興,因為他清楚的知道原因。 當另一面二人組和畢夫一行打起來的時候,莫羅斯就利用異能獲得反饋,知道了那兩個兄弟撞見畢夫打了起來,原計劃無法展開。著急攔住黑衣人的他命令全速前進,他更是全力突擊率先攔住了那名黑衣人。

但是卻沒有想到對方早有準備在這周圍布下了埋伏,瞬間衝出六個黑衣人衝散了他們本來就已經拉長有些走形的陣型。

突襲之下,對方其實完全可以擴大戰果,佔據上風也很容易。但之後表面上反而是他們佔據上風,這都是因為對方努力控制著局面不讓他們整合陣型才會出現的局面。

而且就連這表面的上風都是對方不想被發現真實身份而沒有展現全部實力,要是他們全力發動這表面的上風他們都沒有。莫羅斯一直努力嘗試重新整合陣型,哪怕付出一定的代價也好。但是對方對這些誘惑統統無視,甚至寧願處於下風承受壓力也不肯讓他們的陣型恢復。

而另一邊反饋的情況也非常不樂觀,想要依仗那兩兄弟的幫助也是不可能了。更讓莫羅斯感到壓力的是,從旅店那名廚師被滅口,再到那兩兄弟被畢夫等人撞到,再到這邊埋伏,這所有的連接都非常的緊密順滑,怎麼看都是對方精心設計的。那麼,他們會不會還有其他的手段?

雖然形勢非常不妙,但是莫羅斯並沒有絕望,因為他的異能非常適合指揮作戰。所以莫羅斯更加迫切的需要整合陣型,為此他願意承受更多的代價,更大的風險。而他的異能不會讓這一切努力和付出白費。

下定決心的莫羅斯,迅速歸納場上的形勢,一道道指令利用異能清楚的下達到每一個成員的心底,並根據場上反饋的情形不斷地坐著調整。從這一刻起,那些護衛就像是掛在他指尖富有靈性的人偶,準確的執行著命令。

行走于天地間 ,不斷地調整嘗試,壓迫,製造著機會。在這種清晰準確的指揮下,莫羅斯一行戰鬥了頓時放大,對方的壓力也隨之增加。

而此時莫羅斯一行和那些本來配合默契,經驗豐富的黑衣人相比,頓時就像是久經戰陣的老兵和初經戰場的新兵。此時雖然老兵的失去了陣型,但是只要一個機會出現,老兵們就會迅速的重整陣型。

而在莫羅斯指揮壓迫下,機會一點點被創造出來,對方的封鎖在追防莫羅斯他們迅速變幻的腳步中慢慢的出現了變形。然後在那麼一瞬間,莫羅斯好像是看到了一道陽光刺進黑暗,在這重重封鎖之下,他終於看到了重整陣型的機會。

一道道精準無誤的指令迅速發出,在瞬間衝擊在對方變形的節點上。最為關鍵的核心地方就是他手下那名中等身材的護衛身前,只要突破那裡,和他匯合,他們就能連成一線。之後就可以有更多變幻方式,迅速撕破對方的封鎖。

在莫羅斯的指揮下,力量轟然爆發,撕扯牽引著對方防線,而靠近的幾處力量則匯聚一點死死壓下。莫羅斯更是合身壓了上去,無視周圍遞過來的刀劍。身上掛著的神像被激發出來,乳白色的光暈像蓮花綻放,讓那刀劍如同陷入沼澤的小船艱難前行。

對方的首領也似乎意識到了危機,顧不得隱藏身份,大喝一聲全力出擊。

莫羅斯臉上眼中射出危險的寒光,狠狠和那人對了一招。

「原來是你!」對方一旦使出全力莫羅斯就認出了對方身份。是拉佐姆。

拉佐姆此時也不再隱藏,扯掉頭罩,扔掉手中的大刀,反手拿出一把細劍。這才是他稱手的武器,也是一把特殊的元素武器,可比剛才那把用來掩蓋身份的大刀強大太多。

莫羅斯這一瞬間心情複雜難平,哈利勒看來真的被自己冤殺了,而尋找許久的兇手終於露出了真正的面目。而更多的則是喜悅和輕鬆……

他找到了兇手,頂住他們的阻礙己方的陣型就會再次重整,而識別對方身份后,他的選擇就靈活的多了。可以選擇戰鬥,也可以選擇逃脫。而之前他如果選擇逃離,就意味著尋找多年的線索又要斷了。


形勢的天平開始向莫羅斯這一邊傾斜。

「拉佐姆!你今天死定了!」莫羅斯用眼神傳達著這具吶喊,然後和重新衝過來的拉佐姆再次交手。身後他手下那名中等身材的護衛已經快有匯合。

兩把長劍碰撞之後,身形分開,莫羅斯一行匯合重整已經不可阻擋。莫羅斯身形借著剛才一擊飄然而退,身周的乳白色光暈緩緩收斂,像是一朵快要燃盡,隨風飄搖的蠟燭。

莫羅斯只是阻擋了最具危險的拉佐姆一擊,沒有能力對付其他攻擊,只有完全憑藉神像的防護硬接。所以神像的能量幾乎耗盡,而且莫羅斯本身也受了不輕的傷、

但這些付出是值得的,僅僅是這麼點付出就可以重整陣型,這比他本來準備的輕的多。莫羅斯看著對面的拉佐姆,張嘴準備說些什麼,但是突然之間,拉佐姆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看著這笑容莫羅斯突然覺得很冷,真的很冷。

周圍突然傳出驚呼,莫羅斯身周那好似風中殘燭的乳白光暈徹底熄滅,一口鮮血吐出后,莫羅斯反手就是一劍。身後他手下那名中等身材的護衛抽出刺進莫羅斯身體中的劍,擋住這一劍后,大步前進,最後站到拉佐姆的身邊。

身周剩下的四名護衛圍了上來,他們終於有聚集起來,但是莫羅斯的心只能不斷的下沉。這背後一劍太深,太痛,他只能覺得身體越來越冷。

他看了一眼那名背叛的護衛,想要問什麼卻又沒有問。只是沉著心,向那兩個一直隱藏在他身後和他配合多年兩兄弟發去訊息,告知了所發生的一切。接下來怎麼做他已經做不出決定,也無暇去理會那邊,他的身體狀況,也已經無法允許他關注太多的事情。

可恨的網路,昨天晚上無法聯網,所以現在上傳。。。╮(╯﹏╰)╭ 第一百八十七章真相

那名中等身材的護衛站到拉佐姆身邊,對於那些各種眼神毫不在意反而看著圍在莫羅斯身邊的護衛道:「到了這種時候各位兄弟難道還想為他賣命?別說他已經身受重傷,就算是完好無損如今這形勢你們還看不透嗎?想想最近這些年我們做的事情吧!」

「他兒子死了就死了,關我們什麼事?他這些年一心報仇,我們跟著他又得到了什麼好處?他兒子的命是命,我們不是?為了給他兒子報仇,我們搭上了多少性命冒了多大的風險。這次也是,為了報仇,寶藏放在眼前也不要,又是查這個又是懷疑那個,和這個打和那個掙。報了仇又能怎麼樣?不過是那我們這些人的命換他一個順暢!跟著他混有什麼好處?各位可要想想清楚,看明白這事實。」

「這就是你背叛的理由?你要不願意你走就是,我們這麼多年一起風裡來雨里去,背後捅刀子的事你也做得出來?」其中一位年長的護衛瞪著那名護衛怒道。

「哈哈哈哈……走?我怎麼走?他會讓我走?」那名護衛卻不以為然得道。

「你……」那名年長的護衛還要說些什麼被莫羅斯拉了拉止住。

「咳咳……」莫羅斯咳了兩口血直起身子,「麥克,不要再說這些借口了!難道你是今天才背叛我的?哼!我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我明裡暗裡調查了這麼多年都沒有什麼頭緒,反而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我的孩子繼承了我的異能,雖然還不夠強大,但是直到身死也沒能傳出有用的信息。而前不久更是被誤導以為哈利勒時兇手,今天就要抓住那名知情的廚師,卻又被殺人滅口。種種樁樁,為什麼他們能做到如此程度,每次設計出手都恰到好處。 都市狂武神醫 ,原來是有你這個內奸!」

「所以他們知道我的異能,他們知道我們所有的行動,所以那些線索才總會在我們探查之前被隱藏銷毀。所以他們才能夠準確的把握我的想法,把我引入一個個誤區。所以他們才知道薩摩薩拉兩兄弟和我的特殊關係,然後讓畢夫纏住他們。哈……原來如此!」莫羅斯說道後來憤怒之意溢於言表。

「怎麼老傢伙傷心難耐,這次又開始懷疑猜測我來了?當初你懷疑哈利勒的時候也是這麼篤定呢?」那名叫麥克的護衛冷嘲熱諷的道。

再這說話間,莫羅斯傷口血已經被止住,但是臉上卻開始泛青,這是因為他中毒已深。這段時間雙方沒有離開開始交手,自然各自有各自的打算。拉佐姆一行是在等莫羅斯所中之毒加深。

而莫羅斯也進行著最後的掙扎,明知拖下去中毒會加深依舊冒險。暗中則是利用異能傳遞信息,同時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探測出周圍的壞境。

他的異能可以和事先種下標記的成員,在極遠的距離傳遞各種信息,並可以獲得一定的反饋。他和他的護衛還有薩摩薩拉兩兄弟就是利用這種方式聯繫的。

此時他用的是他為了對自己異能保密而幾乎沒有怎麼使用過的另一種方式,這種方式可以讓他給他和周圍一定範圍內的生物傳遞各種信息,並獲得一定的反饋。傳遞的信息是為了獲得幫助,而獲得的反饋可以讓他大體掌握周圍活動的人的位置,從而對形勢又一定的了解。

另一邊察覺形勢有變,加速前進的周峰三人自然收到了這些信息。最初嚇了一跳,但是反應過來后一心想要離開的周峰並沒有理會,小象牙對此也漠不關心,錢錢對於對方許諾的東西倒是感興趣,不過沒有空間物品,之前的收穫都已經那不了了全靠小象牙呢,所以也是遺憾的沒有理會。

看著莫羅斯泛青的臉,拉佐姆不準備在等下去了。插嘴打斷那名叫麥克的話道:「不過你這次猜的倒是差不太多,唯一有些區別的是,當年的事情其實是我們麥克先生策劃的。你那寶貝兒子收穫頗多,本來更隨他的麥克先生假裝受傷,然後找到了我。寶貝嘛!誰不想要,我當然答應嘍!」

「唔!其實這麼說起來,你要報仇的人是你忠心耿耿的護衛麥克先生呀!你找了這麼多年,可曾想過他就在你的身邊呢?」

拉佐姆說著一番話自然不是為了讓莫羅斯死個明明白白,而是希望可以速戰速決。畢竟他沒有莫羅斯的異能,麥克身份挑明后也無法獲得情報了,薩摩薩拉兩兄弟和畢夫那面究竟是個什麼情況他並不清楚。當初也只是利用他們之間的衝突,然後設計讓他們相遇而已。

如果莫羅斯失控這時候還不逃跑,一心想要殺了麥克,他們自然可以乘機滅了他們。至於麥克在夾擊下會怎麼樣他可不在乎。最不濟衝擊擾亂一下心神也好。當然要是在這虛弱之際被氣死,那就再好不過。

事實上這樣的真相對於莫羅斯確實是一個打擊,在他恍惚之際,拉佐姆一揮手已經帶頭沖了上來。不過他不知道的是莫羅斯之前已經做了安排,讓手下的護衛分頭逃離去找薩摩薩拉兩兄弟,只希望能為他和兒子報仇就好。

連番失利,多年仇恨煎熬,莫羅斯在這虛弱之際終於有了崩潰的跡象。他已經沒有信心戰鬥了,也沒有心力再去掙扎。最後做的只是把他最後向周圍傳遞信息,所獲得的反饋統統,映入手下護衛的心中。

不過當拉佐姆帶人衝上來時,他們並沒有按照莫羅斯的安排行事,年長的護衛拉起莫羅斯拋到其中一人背上,怒吼一聲:「走!」然後帶著剩下兩名護衛竭力抵擋,且戰且退。

另一邊的周峰對於自己感知到的情況非常的苦惱,莫羅斯的護衛帶著莫羅斯正是向這邊跑來,拉佐姆一行自然緊緊咬在後邊。也不知道莫羅斯的護衛們是不是帶著攪混水的目的想將他們也卷進去。

如果只是如此,他們加速離開就是。但是另外一邊薩摩薩拉兩兄弟也甩開畢夫沖了過來,身後畢夫一行也散開跟了過來。 周峰一邊和小象牙和錢錢轉向躲了起來,一邊哀嘆自己的運氣為什麼這麼背,自從到了異界總是不順。

三人躲開不久,莫羅斯就被他的護衛背著逃了過來。此時斷後的三名護衛已經只剩那名年長的護衛,就連這僅剩的年長護衛衣裳上也裂開一道道口子,鮮血不停的滲出。

跑到這裡一個踉蹌,環顧左右,慘然一笑。回頭反衝向緊跟而來的拉佐姆一行,如同一名慷慨赴死的老兵。將他們堵在並不寬敞的通道內不得寸進……

隨著朵朵血花綻放,年長的護衛頹然倒地,摔倒在他自己鮮血匯聚的血泊之中。背著莫羅斯的護衛俯身發下莫羅斯,然後向那名年長的護衛一樣沖了上去……

早已經頹然放棄的莫羅斯,看著眼前重複的這一幕,支起身子漲紅了眼睛。往事一幕幕的浮現,被逼無奈逃入黑森林,努力掙扎,聚起一幫兄弟,幾番起落,終有所成。

不斷地有人離去,又有人加入,不斷地有人死去,又有新人加入。終於也有一天在這黑暗的森林中找到自己的溫暖,獲有一子。短暫的溫暖后就是喪妻失子之痛,然後就是仇恨的折磨下,日復一日的尋找著線索。眼中只有仇恨,身邊的人事彷彿離自己越來越遠。

誤會殺死哈利勒,然後慘遭的背叛,身負重傷而揭開的是往年那讓人心寒的真相。體無力,心漸冷。在這頹然放棄的時候,剩下的曾經被自己遺忘忽略的這些護衛一個個的為了保護自己而慷慨赴死。

胸口滾燙,目疵欲裂,又能如何?


終於,最後一名護衛也倒了下去。這並不寬敞的通道前再也沒有了阻礙,拉佐姆毫不猶豫飛身一刺。然後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在最後的關頭,在那道寒光落下之際。一蓬篷鐵絲從走道的另一邊直刺過來,縫隙中一朵朵如同雪花的飛蟲飛舞前進。

劍光與鐵絲劃出一路火花,劍光在距莫羅斯咽喉一寸之際再也無法前進。而鐵絲中的蟲朵卻飛舞襲來。拉佐姆心中暗嘆,飄然後退,手中揮灑出一片劍光,打散那朵朵飛蟲。

薩摩薩拉兩兄弟在最後的時刻終於在莫羅斯的指引下來到,但是莫羅斯卻無法高興起來,雖然他們的來到救了他一命,但他依然覺得渾身發冷,好像被整個世界拋棄,悲涼的看著倒在血泊中的最後兩名護衛。

突然覺得早知道這樣就不應該指引二人前來,陷入這危險的境地,或許自己死了一了百了才是最好的結果。

「你們兩兄弟又何苦來呢?」拉佐姆吸了口氣道,「如今只剩他一人深受重傷,我們是不可能放過他的,你們難道真的要徒勞的試一試?何必冒著無用的風險還要多一個敵人呢?」

拉佐姆不知道薩摩薩拉兩兄弟和莫羅斯的關係究竟有多密切,不過總比不了一對父子吧!今日要是可以殺了莫羅斯,薩摩薩拉兩兄弟未必會復仇,畢竟人已經死了又收穫不了什麼好處,而一個復仇心切的父親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復仇,就像他曾經做過的那樣。所以無論如何拉佐姆也不能放過已經知道真相的莫羅斯。

「哼!你要是真有這麼大把握,又何必說這些話!一百隻羊也不是一頭狼的對手。」身上掛著一堆鐵環的黑人大漢冷笑道,然後轉頭看了看那名背叛的護衛接著道,「垃圾終究只是垃圾,再多又有什麼用!」

那名叫麥克的護衛毫不示弱的譏諷道:「垃圾?我這垃圾還好好的,這些不是垃圾的人,倒是都躺了下去。」一邊說一邊用腳踩了踩倒在血泊中的護衛屍體。

薩摩薩拉兩兄弟身後莫羅斯看著這一幕牙根緊咬,但卻只能看著,若非身體中的毒素已經深重,他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衝上去,但是他已經完全失去了行動的能力,不知道這是他的不幸還是幸運。

薩摩就是那高壯的黑人,眉頭一皺,一簇鐵絲像是毒蛇一樣悄無聲息的刺向那名護衛。而薩拉反而後退一步護在莫羅斯身前,同時一隻手搭在莫羅斯肩頭,一隻只雪白的蟲子,沿著他的手掌爬到莫羅斯身上,有的直接鑽入他的身體不知道有什麼作用,而另一些則是鑽入莫羅斯背後的傷口,然後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

薩摩發出的攻擊被早就戒備的麥克躲開,薩摩並沒有就此放棄,那一簇鐵絲分散開來,像是一蓬細雨籠罩向對方。同時心中暗自皺眉,這裡是在陵墓中,這些牆壁地面都異常的堅硬,他沒有鬼面巫師的實力難以破開。

所以那些鐵絲無法向外面一樣潛在地底,或者牆壁,所以隱蔽性太弱。若非如此,那麥克又那會這麼容易躲開他的攻擊。

面對薩摩的攻擊麥克臉色一變,緊張的舞動起手中的長劍。拉佐姆沒有理會顯得狼狽的麥克,很明顯的表現出對麥克的處境並不在意。

他們在拉佐姆的帶領下向著通道出口突破,但是通道本來不大,不可避免的擋住了薩摩的很多進攻角度。而且薩姆自然要分出更多的力氣封堵他們,要是讓他們從這條並不寬敞的通道中衝出來,他們人數上的優勢就可以完全發揮出來。

這時候不得不感謝一下之前被薩摩視為阻礙的堅硬牆壁,薩摩難以破開,拉佐姆一行自然也難以破開。若非如此,拉佐姆等人完全可以推到牆壁對他們形成圍攻。

他們兩兄弟雖然對自己有足夠的信心,但卻無法保證能夠照顧好虛弱的莫羅斯。分心之下倒是讓麥克壓力大大減輕。

然後上方陷入了膠著的拉鋸戰,拉佐姆一行艱難的向前壓進,給薩摩薩拉兩兄弟帶來極大的壓力。而同時,薩摩薩拉兩兄弟強大的攻擊下,拉佐姆一行中時不時的有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這些傷害有些來自哪些密密麻麻防不勝防的鐵絲,有些則是來自裡面隱藏著的蟲子。這讓拉佐姆一行前進的異常艱難。

又到了結婚的季節了嗎???

最近怎麼總有人結婚,作為一個單身的大叔表示非常的鬱悶。

傷心費錢還要花時間,完全是把你們的快樂建立在大叔的痛苦之上。

可是作為朋友我還要幫他們忙前忙后╮(╯﹏╰)╭


未來的幾天恐怕也沒什麼更新。。。

鞠躬~ 拉佐姆一行緩慢而又堅定地不斷前進,讓薩摩薩拉兩兄弟感受到壓力越來越大。在他們逼近到通道時,薩摩皺眉道:「拉佐姆,你可知道什麼叫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拉佐姆對於薩摩的話毫無反應只是不斷地努力前進,薩摩皺著眉頭繼續道:「畢夫想必是你們故意設計和我相遇的,那你認為我們兩兄弟這麼快就能夠解決掉他們嗎?他們一直跟在我們身後,現在又隱藏在我們身後不出現,你猜他打的又是什麼主意?」

拉佐姆眉頭微微一皺,卻沒有放鬆攻擊:「那又如何?我們是不會放過莫羅斯的,而且更應該擔心的是你們吧!」

「畢夫他們隱藏在一旁打的什麼主意你不會看不出來吧?要是你們一定要打下去,就算你們能在今天把我們打敗,受損的你們也不過是畢夫的囊中之物!」薩摩不放棄的說道。

「嘿!那你以為我會因為你一句話就放棄?且不說畢夫一行是不是真如你所說跟了過來,就算跟過來隱藏起來,或許也只是想乘機對付你們而已,畢竟我們可是無冤無仇。」拉佐姆冷哼道。


「無冤無仇?你們過意栽贓陷害也不算?」

「栽贓陷害?你說的是什麼話?我們可沒有做過這種事情。」

說話間,拉佐姆帶領著他的護衛終於衝出了狹窄的通道。頓時陣型散開從各個角度對三人發起攻擊,薩摩薩拉頓時左支右絀。

如此機會,拉佐姆豈能放過,薩拉薩摩兩兄弟防護方位增大,他受到的阻擊自然變小。一聲厲喝,拉佐姆手中劍光霍霍,合身沖向薩拉。

由於薩拉防護四周,竟然被拉佐姆衝到跟前。四周除了迎擊其他人的道道鐵絲,圍繞在身周的鐵絲道道縮緊,纏繞阻擊拉佐姆。

這一收縮,拉佐姆身旁鐵絲頓時一空。這時一直在拉佐姆身旁不遠處的一名看似普通的護衛,目光一凝,手中放出絢麗的彩色。本來握在手中的長劍,被這些絢麗彩色所組成的一隻虛幻手臂握著從一旁飛掠而來。

沖入由拉佐姆拉扯出的空擋,薩拉雙目一瞪,雙手前伸,手上滿滿當當的指環散開化為絲絲鐵絲,腕上的鐵環也是如此,彼此交織纏繞在薩拉雙手上,讓他的手掌變成一雙鐵手。直接握住拉佐姆被鐵絲挾制住的長劍,然後那些鐵絲散開,只留一部分的鐵絲順著長劍向上蔓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