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君謙點了點頭,說:「宗門大事面前,任何事情都要放下,大師兄,我這個師弟都懂的道理,你莫不是不明白吧。」

李風雲冷哼了一聲說:「如果你不來教訓我一下,我還真以為你給我的葯,是要我命的毒藥。」

若乾的臉色明顯很尷尬。

君謙則是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師兄,我爹給我看過歸元丹,宗門很少,可這個氣味絕對沒錯。「

若乾小聲的說道:「或許他真的放下一些事情了呢?破陣的事情,沒有你不行,即便是君莫師叔的造詣都不如你。可能不是君謙自己要給你葯,是君莫師叔呢?只是他責罵了你,又不好再給你葯,才……」

李風雲輕點了一下頭,若乾說的也沒錯,極有可能是這個原因。

在這些人之中,只有自己的陣法造詣最強。

也是通過自己引頭所布下的陣,他們才能夠有機會破開城主府的陣法。

想到這裡,李風雲接過了藥瓶,聲音壓低了說:「能不用,盡量不用,我會儘力調息的。」

若乾也點了點頭,認真的說:「師兄,我給你護法。」

李風雲點頭,正要開始調息。


忽然,他的目光中閃過一絲精光。

「沒死?」

若乾臉色變了變,說:「你說什麼?師兄?」

李風雲微眯著眼睛,說了句:「師妹,沒什麼,師兄有些內急,去旁邊一下,若是師叔問起,你如實告訴他。」

若乾的臉上,頓時有些緋紅了起來,輕聲說了句好。

李風雲站起身,將藥瓶貼身放到了胸前。

他微眯著眼睛,感受著劍氣所在的方向。

他本以為自己感應錯了,可的確沒有錯誤,劍氣很近,最多就在旁邊的街道。

「僥倖沒死,還跟來了么?」


李風雲身體消失在了原地。

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分叉街道上。

那一縷劍氣,漂浮在眼前。

還有一個半米左右的入口。

李風雲的嘴角勾起一絲冷笑:「請君入甕?我就不相信,在我的劍氣下,你毫髮無傷。」

李風雲毫無任何警惕,一步跨入了地獄空間之中。

他的身上,劍氣圍繞,三把飛劍來回快速穿行。


沒有警惕,卻有準備。

只不過讓李風雲意外的是,並沒有任何的突然攻擊。

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樣。

「你已經窮盡了手段么?就連一個埋伏都沒有,你就敢引我過來?還是說,你已經不想活了,讓我來殺你?」

李風雲諷刺的說道。

不過,讓他瞳孔緊縮了一下的是,明顯感覺到這裡有一種壓抑的氣息,就像是他身上的能力,都被壓下去了一小半。

他也看到了坐在一座墳頭旁邊的吳淵。

李風雲並沒有逃的意思,在他的人生之中,就沒有逃這個字眼,況且是在這麼一個普通人面前逃?

「這麼多墳,是我剛才的劍,殺了你這裡這麼多螻蟻?」

「看來你很憤怒,也很怨恨我吧?」

三把劍瞬間排列成了一排,李風雲的手中掐訣,冷聲說道:「這一次,我不會讓你逃了!」

……

吳淵站起來了身體,他也是同樣冷冰冰的看著李風雲,聲音沙啞的說:「你敢一個人來,也就不用想走了!」

自己賭對了!

李風雲,就是一個人來的!

吳淵的手微動了一下,人皮燈,堵在了出口的位置。

上一次人皮燈沒有起效,是因為距離太遠,直接就動了手,此刻人皮燈堵路,李風雲受傷的情況下,他想要走,就必須面對人皮燈。

雙手,掐出了滅魂天雷的法訣。

吳淵身上頓時電光閃爍了起來。

他的身體驟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李風雲的身前!他沒有被動等李風雲出手,而是選擇了雷霆一擊!

「滅魂雷!」

雙手驟然朝著李風雲頭頂拍去!

李風雲瞳孔緊縮了一下,明顯從吳淵身上的氣息,不一樣了。

「練氣期?這不可能!你竟然有練氣期的氣息!」

「練氣九層!」

李風雲的聲音,越發的驚怒了起來。

「我明白了!你已經死過一次了!不過死在我劍氣之下的,只是你的分身!」

「不過你即便是練氣有如何?我已經築基!就算是受傷,也不是你妄想可以打敗的存在!」

李風雲的話,更是讓吳淵驚愕不解,他來不及多想,雙手狠狠拍下!

李風雲的身體,頓時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墳堆的位置,並且他身邊那三把劍,已經合成了一把!

」破劍式!」

李風雲擺出一個雙手揮劍的姿勢,那一把劍,嗖的一聲射向吳淵的身體!

躲不開!

這是吳淵驟然升起的念頭,他瞳孔緊縮,身體稍微側了一下。

噗的一聲輕響,劍從他的大腿處穿過。

他的身體也消失在遠處,下一刻便來到了李風雲的身後,右手的滅魂雷,直接拍在了李風雲的肩膀上!

李風雲發出一聲慘叫,直接就被打飛了十幾米!

吳淵的右腿血流如注,幾乎難以站穩。

李風雲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他聲音沙啞的說:「法訣,還是雷屬性,你身上的修鍊功法,很特殊,小師妹,一定會喜歡。」

吳淵聲音冷冽至極:「今天,你必死無疑!」

在李風雲的身後,兩百多個墳頭,驟然鑽出來了數百隻手!

這些手猙獰無比,就像是要將生死仇敵,拽入墳墓之中!和他們一起永不安寧! 李風雲的身上,本來就有很重的傷勢。

剛才觸碰到他身體的時候,吳淵就清晰的感覺到,那傷勢比自己想象的要重!比自己看到的,也要重很多!

滅魂雷又給他加了一道魂魄上的隱傷,雖然不是很重,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更何況他本來就重傷在身。

一隻巨大的骨手在李風雲的身後凝聚成形,朝著李風雲的身體猛的抓了下去!

與此同時,吳淵忽然盤膝坐在原地,一道虛幻的身影從他的頭上鑽出。

雙手掐出了一道奇異的法訣,大量的陰陽之氣灌注到那虛幻的身影中。

那身影,分明就是吳淵的魂魄!

魂魄的雙手也掐出兩個法訣,暴虐的電光,驟然在魂魄上閃現。

「驚神雷!」

吳淵雙手併攏!

法訣沒有鬆開,拇指和食指對碰,一道泛著紫色的雷,從吳淵的身上噴涌而出。

這道雷和人的身體差不多大小,通過吳淵雙手間用法訣拼成的洞。

直接射向了李風雲!

轟然一聲巨響,李風雲發出一聲慘叫。

驚神雷的效果,出乎了吳淵的意料和想象。

李風雲的魂魄,竟然直接就被打出來了身體!

不過也只有一瞬間,他就驟然回到了體內。

李風雲身上的氣息,卻萎靡到了一個極低的程度。

驚神雷消耗一空,李風雲的口中鮮血狂噴。

吳淵聲音很沙啞的說道:「你不是覺得我是螻蟻么?這就是你眼中的螻蟻!今天,你要喪命在螻蟻的手中!」

「湮滅之手!」吳淵沙啞的喝道。

巨大的骨手帶著呼嘯的勁風,驟然一下捏緊!

吳淵的額頭上青筋鼓起,短短几個回合的交鋒,卻在生死之間來回了好幾個瞬間。

李風雲的身影消失不見了。

可吳淵的心頭警惕大生。

因為湮滅之手上,驟然爆發出來了足足上百道劍光!

下一刻,湮滅之手完全碎裂。

李風雲的身影,飄飛在半空中。


他的身體殘破不堪,驚雷訣的滅魂雷和驚神雷,傷的都是他的魂。

剛才的湮滅之手,卻是直接捏在了身體之上。

可李風雲的氣息,卻很強,強到一種讓人汗毛倒立的程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