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口中呢喃道“真的沒想到,還能與小傢伙一起戰鬥,使出終極幻術。但是,他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就連他都是捨不得奪舍呢?這回好了,沒有了他的靈魂意識,恐怕他再也不會像以前那麼依賴我了吧!”

“加貝,你想多了,雖然天緣不在是小主人轉世,可是你不覺得他本身就很依賴你麼?最爲奇怪的是,他的幻術天賦絲毫不比你差,在無人教導的情況下,竟然能使出幻術實體化,本身就能說明很多問題。

再者,器王那麼強大都是不願去奪舍,你難道不認爲這是天意麼?或許,在他醒來之後會更加依賴你也說不上?”葉嫺的聲音適時的響起,同時加貝的身體之中也是涌入了渾厚的元氣。

即便不看也是知道,此時的葉嫺必然是在爲自己輸入元氣。

“師姐,你知道麼?本來以爲當年的救命之恩,我可以在這一世償還,卻沒有想到,這一世竟然再也不能相見。但願如你所說,天緣會像小傢伙那麼依賴我,畢竟,我欠他的是一條命。

而天緣與他卻是太像了。罷了。多說無益。我們還是先回去吧,村莊之中的那兩位恐怕也是該醒來了吧。我們走。”

加貝說完,直接消失在這片空間,絲毫沒有去管葉嫺。

此時的葉嫺依舊保持着先前給加貝輸入元氣的動作。加貝的突然消失。卻是讓葉嫺無緣無故浪費了些許的元氣。

但是,葉嫺卻只是搖了搖頭,隨後也是消失在這片空間。

就在三人消失之後,在三人先前站立的地方,空間一陣詭動。不多時,就顯現出一個獨臂老者。

細看之下,竟是當初攔截八長老王絡與白鬍老兒一同出現的獨臂人。

此時的獨臂人眉頭緊皺。“華陽宗太上長老紫客,九陽宗掌門呂加貝,這是千代神將的氣息?真的沒想到,千代神將竟也達到了眉印師的級別。

那個更加強大的氣息是誰?不對!怎麼還有一個強者,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威壓,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不行,此事必須立即報告給掌門,讓掌門來定奪。

什麼人?”忽然獨臂老者心生警覺。身體輕轉,一拳毫無花哨的想自己的前方打去。五個手指指腹都是有着紅色的小點。但是奇怪的是,每個指腹不是一個紅色的小點,而是兩個。

看着獨臂老者空蕩蕩的左邊,很容易的就理解出,這個獨臂老兒竟然也是十指氣印師。

但是,獨臂老者的全力一擊卻是絲毫沒有效果,整片空間除了略微的扭曲一下,再無其他。獨臂老者藉着這一拳的反震之力,身體卻是急速的向後退去。

就在獨臂老者穩住身形的那一剎那,在獨臂老者先前轟擊的地方,卻是顯現出神陽宗九路的身形。

“真的沒想到,你竟然是十指氣印師,看來在外人面前,你都是裝的了。”九路的聲音之中帶着些許的詫異,先前自己本就是偷襲,但是卻沒想到,獨臂老兒竟然隱藏這麼深,以至於自己的偷襲不成。

此時的九路與第一次露面時,略有不同,因爲在九路的額頭之上,有着一個紅色的小點。真的沒想到,九路的修爲竟然要比華陽宗的太上長老還要高。一級眉印師。

“九路,我萬陽宗與你神陽宗遠日無怨,近日無仇,你這是爲何?”

“原因麼?很簡單,死人才不會泄漏祕密。受死吧。”九路絲毫沒有多說。這句話落下。直接釋放出當日在留夢客棧時的那九條古路。滄桑的感覺再一次的瀰漫整片森林。

但是,等級的差距終究擺在那裏。最後的結果更是顯而易見。收拾完獨臂老者,九路喃喃道“掌門果真是料事如神,我也該回去覆命了。”語落。直接消失在這片森林,只有林中有些紊亂的元氣波動,證明着先前發生的一切。

而九路的話無疑使得飛客的身份顯得更加的神祕。雖然飛客也曾出現在衆人的視野,可是,那終究只是驚鴻一瞥,卻是不能一概而論。作爲四大宗派之首的神陽宗掌門顯得愈加的撲朔迷離。 權且不說森林之中的事。

在加貝和葉嫺帶着天緣再一次的出現在老伯家中時。最先發現的不是身爲華陽宗首席大弟子的聶海奇也不是陳長老的得意弟子,而是老婦人。

就在加貝葉嫺帶着天緣剛剛進入屋中,就發現先前的老婦人一改剛纔的模樣,而是一身的夜行衣。雙眸之中泛着精、光。

直接跪在加貝的面前“魔姑,見過副盟主。葉大人。”

“魔姑無須多禮,此事不宜聲張,知道麼?”加貝將老婦扶起來,如是說道。說完,直接帶着天緣向裏屋走去,不再管葉嫺以及老婦。

“魔姑,器王的事情,你要節哀,萬事自由天定。你要節哀呀。但是,器王也說了,你既然追上了輪迴的力量,就權且留在這裏,享受與愛人在一起的快樂吧。

白面書生,魔夜錦囊蕭然想來不是你的孩子吧,爲了器王的事情,你費心了。”加貝不管,可是葉嫺不得不安慰一下老婦人,她可是加貝身邊的護衛,而且所之甚多。說起來, 王牌雇傭兵

“葉大人不必安慰我,當年器王盟主對我魔姑可謂是恩重如山,卻是沒想到比我還先行一步。葉大人請便,畢竟他是凡人,我還是要陪着他的。”說完老婦直接向着自己的房間走去。

葉嫺搖搖頭卻是什麼都沒說。也是向着天緣的屋子走去。

一夜無話。

清晨,莫養燕的尖叫聲直接將所有的人自美夢中拽了出來。

此時的莫養燕興奮的閉着眼睛尖叫着,原來經過聚氣珠的加速,再加上自身的積累。終於在一晚的時間突破了瓶頸,超越了融氣境,達到了嶄新的高度——御氣境。

相比而言作爲華陽宗的首席大弟子聶海奇就顯得鎮定了許多。雖然也突破了御氣境,達到了與宗門長老近乎相差不多的擬氣境,但是卻好似什麼都沒發生一般。而是很快察覺到了不對。緩緩地拉了拉莫養燕的衣袖,低聲道“燕兒,小心。”

不管怎麼說,莫養燕都是作爲華陽宗年輕一代的翹楚,聽見聶海奇的話,本能的鎮定下來,順着聶海奇的目光看去。

自是看到了此時正在打坐的加貝和葉嫺二人,以及靠在加貝身上熟睡的天緣,但是,以自己的修爲根本就察覺不出,二人的修爲到底有多高。而轉瞬間,莫養燕就是做出了判斷,與聶海奇直接到了地上,正對二人。

“你們是什麼人?放開天緣。”聶海奇斥道,與此同時,手中再一次的出現當初與氣妖一戰的長劍。直指加貝。

而與此同時莫養燕也是全身戒備,手中也是出現了那古琴。手指放在琴絃之上,時刻準備着發動攻擊。

“放肆。還不退下。”說話的不是加貝,也不是天緣,而是葉嫺。但是,也不見葉嫺有什麼動作,只是睜開雙眼,猛喝一聲,莫養燕和聶海奇就是接連後退,要不是身子抵到了房屋的牆上。恐怕還要後退。

但是,聶海奇與莫養燕終究也不算太弱,在自己的腳,觸及到房牆之時。二人近乎同時發力。整個人都是接力衝向加貝。

而聶海奇此時就已經顯現出身爲擬氣境強者的能力。高喝一聲,“劍氣隨形。萬氣化龍。”隨着這一聲高喝。聶海奇身體竟然在半空之中旋轉起來,與此同時,聶海奇整個人的氣勢瞬間達到頂峯。

與此同時,手中刺向加貝的長劍則是在聶海奇自身的旋轉之下,形成一個錐狀的氣旋,發出刺耳的聲音。

而空氣中的元氣好似有了生命一般,顯得極爲的興奮,好似跳躍的精靈一般,撲向聶海奇長劍所形成的的氣旋,使得聶海奇長劍所聚的氣旋越來越大,好似穿透空氣一般。而此時聶海奇所施展的正是擬氣境的專有天賦語化萬千。

而莫養燕則是身體在前衝的過程中,瞬間改變了方向,直接向着上方飛去,此時的莫養燕腳下有着一把氣狀的長劍,正是御氣境獨有天賦,御氣飛行。

莫養燕的手指在飛行的同時卻是沒有絲毫的停頓,悅耳的琴音在此時適時的響起。

莫養燕嬌喝一聲“音之魔力,聲波震盪。”隨着莫養燕聲音的落下,一道道音波恍若實質一般。速度幾乎與聶海奇前行的速度相差不了多少,一前一後,撲向加貝。

雖然這說起來很長,但是,一切只是眨眼之間。但是就是這,簡簡單單的應變能力,就足以看出,二人被譽爲年輕一代的佼佼者絕對不是吹的,暫且不說二人的實力如何,但是這反應速度就是了得。

可是不要忘記,二人僅僅只是剛剛晉升到一個自己並不熟悉的層面,但是,就是這麼簡短的時間之中,卻是能夠瞬間的做出反應,並且將這自己並不熟悉的技能應用到實踐之中。其自身的天賦可見一斑。

但是,二人的攻擊看似華麗,而且氣勢逼人,可是,不要忘了,眼前的人都是什麼層次,那都是隱藏的強者呀。即便是表面的能力也都是十指氣印師。

看着而二人的攻擊,葉嫺只是做了一個最簡單的動作,那就是揮袖。只見隨着葉嫺衣袖一揮。一陣氣流直接與二人的攻擊相對。


沒有驚天動地的聲響,但是,結果卻是出來了,無論是前衝的聶海奇,還是身處半空的莫養燕,都是毫無花哨的再一次的撞到了牆上。

“咳咳,好強的實力。”聶海奇此時雙眸泛着紅光,下意識的攥緊手中的長劍。看着靠在加貝身上熟睡的天緣,腦海中再一次的響起紫老的話“不惜一切的保護天緣。”想到這裏,聶海奇就要再一次的衝上去。

但是,卻被莫養燕拉住“師兄,明知不可敵,還做什麼無用功,再說明知不可爲而爲之,你傻麼?靜觀其變,或許事情並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糟,靜觀其變。”

身爲旁觀者的莫養燕很快就明白了,眼前的這人並不像自己所看到的那麼簡單,而且,兩次出手也並沒有傷害自己的一絲,在準確一點,二人並非要對天緣怎麼樣,所以,本就聰明的她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而就在莫養燕說完的剎那,天緣揉了揉雙眼,呢喃道“怎麼了?怎麼這麼吵?” 不管天緣天賦再怎麼好,實力在怎麼強,他終究僅僅只是十歲的孩子,雙手揉眼的動作,看起來極爲的可愛。

就是莫養燕都是看的有些呆了,而聶海奇雖然眼中的紅芒褪去,但是,依舊將自己的感知開到最大化。以防不測。而在看見天緣這可愛的動作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麼。卻是直接卸去了所有的防備。而且還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而處在加貝身後的葉嫺則是通過精神力看到了這一幕。也是搖了搖頭,無奈的笑了。

與此同時,隨着天緣的聲音,加貝也是睜開了雙眼,但是,就在此時,無論是聶海奇還是莫養燕都是看見了一生中難以忘記的畫面,因爲天緣揉眼的過程中,頭已經離開了加貝的肩頭。

所以聶海奇和莫養燕看見的就是,在加貝睜開眼睛的一剎那,整個人都是變高了許多,當然是坐着的,而且加貝的面龐也是變化起來,但是更奇怪的是加貝的衣服也是隨着變大了許多。

這是什麼?傳說之中的縮骨術?不會吧?從來沒聽說過縮骨術還能將衣服變大的呀。而此時加貝就是施展了這神乎其技的變化招數。

終於加貝終於恢復到那屬於他的十七歲的樣子。英俊的面龐盡顯無遺,而身上的白色的衣服卻是沒有絲毫的褶皺。

看見這一幕。聶海奇下意識的嚥了口吐沫,而莫養燕卻是沒有花癡,直接躲到了聶海奇的身後,低聲道“師兄,這個人比那個女的更可怕。沒有一絲可能。”

莫養燕可不是瞎說的,而是憑藉着自己手中的古琴,就在加貝變化完成的剎那,自己的古琴竟發出了顫抖,而能讓自己的古琴發生這種變化的,只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此人深不可測。

而莫養燕本身的感知能力也是極爲驚人的,在自己很小的時候,自己的師父就曾告訴過自己,自己的精神感知能力遠超別人,而且能夠清楚的額察覺到自己是否能夠與之抗衡,並予以提示。在面對葉嫺的時候。

腦海中明確的給出答覆“二人合力。勝負四六分!”所以,莫養燕才與聶海奇全力出手。但是面對加貝時,腦海之中響起的只有一個字“退!”而且還是毋庸置疑的口氣。


聽見莫養燕的話,聶海奇露出了一絲苦笑,對於自己心上人的能力,聶海奇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看着眼前這個與自己年紀差不多的青年,聶海奇怎麼也不相信實力竟達到了完全不可敵的地步。

自己這個進展。就已經是年輕一代的翹楚,那麼他呢?

這兩個人自己見過,因爲太過緊張, 守望者艦娘 。而直到此時,莫養燕依舊未曾記起。但是,直到此時,聶海奇才想起來,這不正是當日在太上長老石室之中的那位麼?他來做什麼?

還有,聶海奇可是清楚的記得,那個女子當時可是親口說出她乃是十指氣印師巔峯,並且擋下了太上長老的攻擊。想到這裏,聶海奇就是後怕,要是剛剛那個女子直接出手,那裏會有什麼勝負四六分,直接就是十比零麼!

與此同時,天緣終於睜開了眼睛,看着身邊的加貝,直接撲到了加貝的懷裏,“哥哥!哥哥”的叫着,好像極爲興奮一般。

此時的加貝卻是笑了,說道“小傢伙,想我沒有。”

“嗯嗯。哥哥,你還走麼?”此時的天緣卻是高興的不想說話,不知道爲什麼,看見加貝,自己的心裏總是有着一種極爲親近的感覺,那是真真正正的來自靈魂深處的記憶,而叫出哥哥的時候,卻是絲毫不覺得彆扭,好像本應如此一般。

而看見這一幕,葉嫺的眼睛裏卻是有了一絲晶瑩,直接選擇了隱身。

而加貝對面的聶海奇和莫養燕卻是呆住了,這都什麼和什麼呀?自己那麼擔心,原來只是一場虛驚,這二人是兄弟呀。

“好了,哥哥不會再走了,就陪着你好不好。但是,你先先來,我們先去吃飯,否則的話,你的小肚子就該咕咕叫了。”加貝嬉笑道。

“嘻嘻。好!”天緣應聲到,整個人都是向後一躍直接落在地上,轉身正好看見狼狽的聶海奇和莫養燕。

天緣撓了撓頭,隨後走上前去。將二人扶起問道“師兄,師姐你們這是怎麼了?”

“沒怎麼。只是……”聶海奇剛剛要解釋。

屋門的門簾被掀開,老婦走了進來,笑道“孩子們,這麼早救起了?來來。快來洗洗臉,吃飯了。”

“哦哦。吃飯了。”天緣鬆開拉住聶海奇和莫養燕的小手,歡呼道,直接跑到老婦的身邊,拉起老婦的手,稚嫩的聲音再一次的響起,問道“老奶奶,我們吃什麼呀,我都餓死了!”

“額?”看着此時的天緣,老婦着實有些無語,這還是昨日的那個孩子麼?怎麼相差這麼大呢?但是,老婦也不是表面那麼簡單,只是笑了笑“你猜?走,我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麼?”說着,拉着天緣走了出去。

只留下,暗自搖頭的加貝,和聶海奇,莫養燕三人。

“走吧,日後我會作爲與你們掌門一樣的存在,陪在天緣的身邊,幫他度過入世修行這一劫,你們放心好了。我對你們沒有惡意。我只是想保護小傢伙而已。走吧,既然入世修煉,人間的五穀雜糧還是要嘗一嘗的。”說道這裏,加貝的眼神明顯一暗,繼續說道“好久,好久沒看見小傢伙這麼開心了。”

說着。加貝徑直向外走去。

就在加貝即將走到門口的時候,聶海奇問道“能告訴我你今年多大嗎?你的修爲有多高。”

加貝回頭微微笑道“年紀麼?和你一樣大十七,至於修爲麼?目前算是十指氣印師吧。我先去吃飯了。不想餓肚子的話,要快的哦。”

“十指氣印師,十七歲。”聶海奇和莫養燕都是呆在原地,喃喃道。但是,很快,二人的口中都是吐出兩個字“變態!” 但是,聶海奇和莫養燕都是很快就恢復了鎮定,二人對視一眼,但是二人的眼中絲毫沒有被打敗的神情,反而都是充斥着興奮之色。聶海奇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拉起莫養燕的手。低聲道“燕兒,小師弟的修爲緊追我二人,而這個年輕的掌門修爲又是這麼的高,看來我們也要加快修行的速度了呢!

走,我們先去吃飯。歷練正式開始,而這一回,我們也不再是陪伴天緣的人了,我們自己也要與天緣一同歷練,實力永遠是最爲有有理的說話方式。”

聶海奇說着,直接拉起莫養燕的手,向着門口走起。而莫養燕則是羞紅了臉龐,低聲道“一切全憑大師兄做主。”

身爲華陽宗的首席大弟子,以及被譽爲華陽宗天才少女的莫養燕,在得知加貝的修爲之後並沒有氣餒,甚至沒有一絲挫敗感,反而被激發了骨子裏的傲意,單單是這份心志就足以讓很多人自愧不如。

他們並沒有辱沒自己的身份,在這一瞬間,給人的感覺卻是未來不可限量!僅僅如此,卻足以囊括所有的讚美之詞。

而隱身於周圍空氣中的魅影葉嫺卻是笑着點了點頭,顯然,聶海奇以及莫養燕的表現也讓這位隱士強者生出了讚許之意。

餐桌之上,是簡簡單單的飯菜,一屜饅頭,還有幾碟鹹菜。在桌子的正中央是一大碗雞肉,而天緣則是老老實實的坐在加貝的身邊,連筷子都是沒有拾起。

衆人則是都坐在桌子面前,但是卻是沒有一個人動筷子,好像在等待着什麼。終於,老婦人再一次的端出一大碗雞肉,放在了桌子上面,而後也是坐在了凳子上。而蕭然,蕭領二兄弟分坐在老婦人的左右。

這時身爲家主人的蕭老伯則是拿起了自己的筷子,招呼道“鄉野之人也沒有什麼好東西,就先委屈各位仙人了!來,動筷,吃吃!”

隨着老伯的話,聶海奇,莫養燕。老婦以及蕭氏兄弟都是動起了碗筷。唯獨加貝和天緣沒有動筷。


“蕭老伯嚴重了。我們既然是入世修行,又怎麼會在乎這些。倒是給老伯一家添麻煩了。這已經足夠豐盛了。”加貝笑道,但是卻絲毫沒有要吃飯的覺悟。

終於加貝也是發現了身邊的天緣沒有動筷,反而是低着頭撅起了小嘴,看起來甚是可愛。

加貝搖了搖頭,揉了揉天緣的頭,問道“小傢伙,你怎麼不吃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