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鳳血灌入雙眼,眼中閃過兩道血光,葯魂的雙瞳變得血紅如火。

唐絲絲轉頭,發現葯魂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之色。這一望讓她心中微微悸動,憑藉她對葯魂的了解,現在已經結束了試探的階段,葯魂想要擊殺這隻魂火麒麟了——即便它是一隻神獸。

這種眼神唐絲絲曾在血色峽谷他們被冰蓮教逼入絕境時見過,而當它出現沒過多久,冰蓮教數十人包括那已達淬體境五段的古羽都被葯魂引入壓力空間全部斬殺!

「但是這是一隻先天境的神獸啊……不是古羽那種泛泛之輩……」唐絲絲心中一痛,不知為何,她有點擔心有銅電晶體護身的葯魂。

剛才她是輕眼所見,那魂火麒麟的尾掃直接把葯魂胸口的銅電晶體打凹陷下去。

葯魂輕輕吐出一口氣,終於是發現那隻凶獸的藏身之所了。

「鳳血神光!」隨著葯魂的一聲輕喝,從他那紅如血的雙眼中暴射出兩道紅燦燦的光柱!

鳳血灌入雙目后已經把雙目從「鳳血雙瞳」升級為「鳳血紅瞳」,而鳳血紅瞳中射出來的光柱不再是「鳳血光」而變成了「鳳血神光」!

鳳血神光的威力至少比鳳血光強悍了十倍不止,而這種攻擊讓經歷過龍血鳳血和地火煅體的葯魂雙目都是隱隱作痛。而且這種攻擊以葯魂目前的元氣修為和身體強悍程度只使用一次至少要休息上一個月。

不過正因為如此,這種攻擊才顯得異常強悍。

那兩道紅芒從葯魂眼底暴射出來!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這——是什麼武技?!

紅芒穿過氣浪和地面盪起的灰尖直接射隱藏在暗處的魂火麒麟!

魂火麒麟只感覺周身空間內的氣溫陡然升了起來,剎那間,它只感覺眼前有兩道紅燦燦的光柱透過渾濁不堪的氣浪暴射進來。

直到那兩道光柱飛射到它眼前時它才聽到刺耳的音爆聲。

它想要射開,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兩道光芒怒射入它的雙瞳之處。

啪啪兩道所爆響起傳出。整個山頂再也聽不到一點聲響。

「吼!」

恐怖的嘶吼聲響徹開來,除了葯魂其他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長長吐出一口氣,心道:「好歹是射中了!」

一個火紅身影從塵煙中跳了出來,不是魂火麒麟還是誰?不過當眾人視線掃在魂火麒麟身上時,方才發現那魂火麒麟的雙眼爆出兩道血流,順著眼眶流了出來,而它的眼睛,早已看不到蹤影。

它的雙眼被葯魂雙瞳中射出來的紅色光柱射爆了!

「怎麼可能,即便魂火麒麟只是一隻先天境的細獸,但無論如何它都是神獸,葯魂的武技怎麼可能射瞎它的雙眼!」幾乎所有人心中都爆出這樣一個疑問。

難道說葯魂殺那先天境魔大隊長根本沒有盡全力?想到這裡不少人都是打了一個寒顫,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個和他們同齡的少年當真是太恐怖了。

葯魂吐出一口氣,心裡吊起來的那塊石頭吊了下去:鳳血神光藉助鳳血神血的威力自然強悍無匹,不過這一擊若是沒有射中,那麼他們這一行人還真未必是那魂火麒麟的對手。不過現在好了,那魂火麒麟雙眼被射下,這下至少可以保證所有人的安全了。

魂火麒麟用腳蹬踏地面,顧不得雙眼流出來的鮮血讓它很難受,只是不停的用鼻子嗅著,似乎想要找出葯魂的方位。

因為它早已知道這裡只有一個人能夠傷它,那個人手裡拿著一隻黑色的巨劍。

它似乎聞到了葯魂的所,頭緩緩抬向天空,咧著嘴,露出森白的獠牙,彷彿想要飛上高空撕碎葯魂。

「來吧!」葯魂怒喝一聲,從高空跳下。他高舉大劍,威力凜凜,「葯菲兒!」

聞言,葯菲兒知道葯魂想要她的地火相助,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她的魂力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現在已能輕鬆的使用地火。

唐絲絲也從高空落下,但依然騎在火翼龍身上,三人互成犄角,把那瞎了雙眼的魂火麒麟圍了起來。 吼!

一聲怒吼,罡風四起,那罡風凌厲如刀,颳得人皮膚生疼,葯魂三人不由得退開數丈躲過那罡風的穿射。

罡風肆虐,魂火麒麟周身的鬃毛豎了起來。

見狀,葯魂道:「小心的它的毛髮攻擊。」

經葯魂提醒,大家的警覺性立馬高了起來,離得最近的就是他和絲絲葯菲兒三人,三人都是拿出武器準確防禦,卻不料那凶獸竟未攻擊。

罡風狂過,葯魂望向那魂火麒麟所站之處,驀地發現那隻麒麟獸已經不在原來那個地方。這一望讓葯魂的心陡然吊了起來,消失了!

須臾間,葯魂只覺他身體左側有一股強烈的威壓壓得他的皮膚隱隱作痛,要知他現在處於接收銅電晶體的狀態,那種威壓還能給他的皮膚造成痛感,這簡直是件很恐怖的事。

唰!

一道火紅身影撕裂空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到他身上。

葯魂被那魂火麒麟壓到在地。

「它竟然懂得如何撕裂空間?」葯魂面色陡然變得驚怒,右手的重劍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拍在魂火麒麟頭上。

三千斤的重擊!

那魂火麒麟身上的鱗甲宛如金鋼所鑄,極重劍拍上發出震耳欲聾的金鐵交擊聲,離得最近的葯魂被那金屬巨響弄得雙耳嗡鳴不止。

令葯魂驚駭的是對方彷彿根本沒有感覺。葯魂望了望那汩汩流出鮮血的兩個偌大窟窿,從那兩個血窟窿里滴出來的麒麟落到銅晶上都讓他在那銅晶下保護的皮膚能感受到灼燙

高溫麒麟血濺到地上,地面多了許多大大小小觸目驚心的黑洞,從那些洞里升騰起裊裊白煙,那些洞竟是被麒麟血燒出來的。

葯魂這一望頓時讓他全身泛起雞皮疙瘩,全身止不住的升起一股陰寒,那陰寒從背脊攀爬而上,竟讓他的頭皮微微發麻。

葯魂所見到的血窟窿已經沒有眼球,但從那雙瞳下流出的血甚是恐怖,這一望讓他能感受出那魂火麒麟有和他同歸於盡的決心。

他雖然看不到它的眼睛,不過似乎能那從還在汩汩流出的鮮血中看到它那憤怒的內心和那熊熊燃燒的怒火。

葯魂不停掙扎,但自那魂火麒麟身上傳來的巨力越來越大,死死的壓住葯魂,讓他沒有多少空間可以擺脫那異常兇猛的怪獸的控制。

腥臭的涎液從那猛獸口中滴出,滴落在銅電晶體上,頓時能聽到讓人頭皮發麻的嗤嗤聲響,那魂火麒麟已是張開巨口,彷彿下一霎就能撕咬上藥魂的喉嚨,將他的喉嚨嘶得粉碎,從而結果葯魂的命。

在這種巨力的控制下,饒是有銅電晶體和火斑虎王武魂接收帶來的雙重力量加成效果的葯魂,也只能有左手顫巍巍的苦苦支撐著。

見葯魂陷入險境,唐絲絲和葯菲兒想要衝過來營救藥魂。

百忙之中,葯魂眼角餘光看到了唐絲絲和葯菲兒那不要命般的衝動,心裡頓時想要痛罵出聲。

這魂火麒麟到底是要立馬嘶碎他,還是想要利用那蠻橫巨大的控制把其他人吸引過來還是一個問題。

它是神獸,現在更是發了瘋的野獸,誰會知道它心中所想。它拼得瞎了眼也要一個一個撕碎歷練子弟也不是不可能。

爆擊!

電光四射,這一次葯魂用出了體內所有的閃電量。


轟的一聲炸響,魂火麒麟兩條後退向後退了一步,腦袋爆出一絲血花。

它見咬不到葯魂的喉嚨,轉而張開巨口咬上藥魂的左手。

「啊!」忽然感覺幾顆尖利無比的巨齒咬入手臂,那種撕裂般的巨痛讓葯魂差一點暈倒過去。

這隻凶獸輕而易舉的咬穿了一般刀劍怎麼砍都砍不爛的銅晶。

葯菲兒見狀,心中一急三角狂犀火順著她手指的方向射了出去,她知道葯魂有地火,她的三角狂犀傷不了葯魂。

她擔心再不出手救藥魂,那條受傷的神獸會把葯魂的手給咬掉。

吼!

狂犀的犀角抵在了魂火麒麟的背脊上,這一次猛烈的撞擊在魂火麒麟後背拉出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長流。

不過它似乎沒有打算放過葯魂的左臂,兩排森白的獠牙依舊死死咬在那已經流出不少鮮血的左臂。

唐絲絲急了,指揮火翼龍沖了上去,火翼龍那巨大的龍翼唰的一下斬在魂火麒麟的身上。

神獸的衝撞!

當的一聲,清越震耳的巨響就如那撞擊銅鐘一樣,這種巨力之下,魂火麒麟那牛犢一般的身子不由得飛向空中,因為承受巨力,它的身子在空中不停翻轉著。


而它的嘴裡,觸目驚心的叼著一隻手臂!

葯魂的手臂!

「呀!」一道極為高亢的尖叫聲陡然間響徹而起。肉眼可見的音波傳盪開來。所有人都用元氣堵住耳朵。

手被撕裂,葯魂痛得幾乎快要暈過去,嘴角肌肉止不住的劇烈抽搐。他穩住心神,知道斬殺魂火麒麟的機會終於來了。

體內元氣震蕩,他周身鋒銳如刀鋒的風罡四起。

血火在極重劍上燃了起來。

腳在地面輕輕一蹬,葯魂整個身子飛射向空中。

那隻麒麟獸懂得撕裂空間,雖然看不見不過周圍有風呼嘯之聲傳來,知道那瘋狂的少年要對付它,身子微微擺動,身子四周出現空間震蕩的漣漪,頃刻間就要撕裂空間逃遁。

就在這時,葯魂腦海中突然有一道金光閃現,內視想要掃看,但那金光太強,它實在看不清楚那金光是什麼。

「吼!」

恐怖的嘶吼聲從他識海中爆出,這一下嚎叫差點把他震暈過去,一股無形的震動從識海里涌動而出,從他身上傳了出去,向前方那準確撕裂空間暫時逃遁的魂火麒麟疾掃而去。

「這是……」葯魂驚愕的發現那隻魂火麒麟已經撕開空間的前肢突然停留在那黑色的縫隙處。「到底是怎麼回事?它怎麼會有一瞬間的停滯?」

「疾風踏前斬!」

覆蓋著熊熊烈焰的極重劍破空而去,噗的一聲扎入了魂火麒麟那皺巴巴的排泄口裡。巨大強烈的狂風也隨著那把闊劍掃進魂火麒麟的體腔。

血火還有隱藏在血火里的紅鸞精晶火被那狂風一併掃入魂火麒麟體內。

葯魂從高空落下,手捏成訣,隨著他心念那進入魂火麒麟體內的紅鸞精晶火變化成一朵紅燦燦通體鎏光熠熠的火蓮。

「爆!」輕輕張口吐出一個字。

隨著葯魂這一句話吐出,天空砰的一聲巨響,如水波般的火紅漣漪肆虐開來,波及上千丈,點燃了夜晚的高空。

引爆紅鸞精晶火的葯魂無力的從高空掉了下去,意識漸漸消失,他緩緩的閉上了雙眼。這一次爆擊幾乎耗光了他體內所有的元氣和魂力,加上他的一隻手被魂火麒麟扯掉,現在恐怕就是一個淬體境一重的武者都能隨間取走他的生命。

「葯魂!」唐絲絲驚聲尖叫,怒衝到葯魂身邊。

站在鳳翼之下的十六人面面相覷,他們望著天空那把夜晚的山峰照得宛如夕陽一般的紅色火焰漣漪。

「那隻魂火麒麟,那隻神獸到哪裡去了?」有人不敢相信的望著那如被火焰燒上天的天空,輕聲道。

「魂火麒麟被炸沒了……」


「真的炸沒有了……」

所有人舉目四望,想要發現魂火麒麟的蹤跡。

「那是什麼?爪子嗎?」

一個紅通通的仿若麒麟前肢從高空落下。

「其他東西都炸沒有了,怎麼還有一隻麒麟前肢落下來?」

「別管了,還結什麼狗屁陣法,我們還是趕緊過去看看葯魂吧!」

經人提醒,眾人釋然醒悟,魂火麒麟多半是死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葯魂沒有事。

唐絲絲嘴裡呼著葯魂的名字,葯菲兒取出大力金鐵鋼丸餵給葯魂,現在要先止住葯魂左臂處的鮮血!

葯奇偉走了過來,摸了摸葯魂的鼻息,一兩息后道:「沒事,葯魂還有氣,應該是體內魂力和元氣消耗太多,所以暈厥了,不過他的手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