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轟!轟!

元氣攪動,席捲當場互相衝擊,發出爆響聲。

江林單膝跪撐在地上,大口喘氣。

他不動,江哲負手於背後,一步步靠近,「我的好三弟,你這是怎麼了?你以前不是很厲害的嗎?怎麼現在一招就打的如此狼狽?」

江哲腳步輕緩,落地無聲。但聽在江林的耳中,卻不下於雷鳴轟炸。

剛剛抬頭,視野內一條腿無限放大。

嘭!

「哇!——」

胸口遭到重擊,江林再次噴出大口鮮血,雙腳跪地,膝蓋和地面摩擦,滑出去老遠。

大道上,兩條血痕,在陽光的照耀下,是如此的刺眼,觸目驚心。

「噗!」

江林吐出一口血,仰頭看向再次走過來的江哲,剛想開口,目光忽然一滯。落在右側面山林,一棵大樹頂端,凌空漂浮著的蕭易身上。

「五……五郎?」

江林張大嘴,傻傻的看著蕭易,大腦「嗡」的一聲,陷入空白。

「誰?」

江哲腳步一停,迅速的扭頭,看向蕭易,瞳孔先是一縮,繼而放大,最後轉為平常,沉聲道,「閣下是誰?」

話說出口,負於背後的雙手,緩緩放落而下。全身力量匯聚,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

「哦,我是路過打醬油的,你們繼續!」蕭易雙手抱於胸前,一臉微笑道。

打醬油?

江哲臉色黑了下來。

江林更是「噗嗤」一聲笑出來,回過神。緊跟著,掙扎著站起身,朝蕭易熱情喊道,「五郎,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得,這是準備開始拉家常嗎?

蕭易眼角抽了抽,心底瞬間明白,江林想借自己的勢。

借飛雲宗的勢!

果然。

江林這話一出口,江哲臉色大變,圍攻福伯的所有黑衣壯漢,也驟然停下攻擊。一個個迅速跑過來,圍在江哲四周。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盯在了蕭易身上。

飛雲宗的內門服飾,白衣銀領!

隨車人員,還活著的人,看見這一幕,頓時喜上眉梢。有幾個常駐金陽鎮,認識蕭易的夥計,更是激動的揮舞雙手,歡呼喊道。

「五郎!是五郎!」

「哈哈哈,忘了這裡已經是飛雲宗地界,想要鬧事殺人,得先問過飛雲宗的臉色!」

「五郎!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

大道上,氣氛立即轉變。

原本處於弱勢的江林等人,佔據上風,歡喜連連。

「少爺……」

一個黑衣壯漢低沉著嗓音,在江哲耳旁開口,想要說什麼。

唰!


江哲一個抬手,制止道,「我知道分寸。」

話落,滿是陰霾的臉龐上,擠出一絲勉強笑容,抱拳拱手道,「在下王都江家,江哲,見過朋友,不知朋友貴姓?」

「免貴姓蕭,人稱五郎。」蕭易撇了撇嘴,淡笑回答道。

「原來是蕭兄弟。」江哲壓抑殺氣,保持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溫和道,「打擾蕭兄弟雅興,實屬抱歉。我們這就走。」

說罷,一揮手。兩個黑衣壯漢得令,逼近江林,想要擒拿。

「等等。」

蕭易懶散開口,制止道,「你們走可以,但江哥他們得留下。」

一邊說著,還揮手表示煩躁。

畢竟相識一場,既然碰見了,蕭易不介意幫下忙。

更何況,當初如果不是江林,蕭易就不會有機會修鍊《破天拔劍術》。而不修鍊《破天拔劍術》,就不能得到劍痴的看中,成功進入飛雲宗。不能進入飛雲宗,也就沒了現在的蕭易。

這一切,說白了就是一個因果循環。

大半年前的因,今天讓蕭易到了還果的時候。

只是,蕭易這句話剛說出口,江哲猛地色變,眼中閃爍慍怒的火花。

「呼哧……呼哧……呼哧……」

用力深呼吸,好半響,江哲壓制噴發燃燒的怒火,瞪著充血的眼睛,看向蕭易,咬牙道,「在下王都江家,江哲。這個江林,是我江家叛徒。還望蕭……」

「我不管他是誰!」

不等江哲說完,蕭易驟然打斷,低喝道,「這裡是我飛雲宗的地盤,什麼江家不江家,我不認識!你少用它威脅我!識相的給我滾!」

「別給臉不要臉,看著噁心!」蕭易一臉不屑,眼中儘是蔑視。

敢用什麼王都江家,威脅自己,當自己是軟骨頭、孬種嗎?

蕭易冷笑,他最討厭威脅!

面對霸刀門閻戰,武皇境界的強者,沒辦法,才用神識掃描騙走。

可江哲算老幾?

加上所有黑衣壯漢,修為最強的也不過是武王境界。黑衣壯漢中,身高最矮的一個。

伴隨蕭易話音落下,這名矮個男子,一雙桀驁的眼神,猛地變冷,如鷹隼般,死死盯著蕭易。眸中寒光畢露,殺氣外泄。

「好!五郎威武!五郎太爺們了!」

「哈哈哈,大半年不見,五郎霸氣側漏,已經是我們仰望的存在了。」

「我當初就說了,五郎肯定能出頭。現在看見了吧,凌空而立,這至少是武靈境界!」

「白痴,依我看明明是武宗!」


「屁,明明是武王!沒看見五郎背後,有一對透明的元氣之翼啊?」

「哪?哪?卧槽,還真是啊!」


……

這邊,隨車人員大喊大叫,興奮不已。

江林繃緊的心,也跟著緩緩放下。臉上露出笑容,和福伯對視一眼,目光中充滿了欣喜。

江林沒想到,大半年沒見,蕭易居然成長到了這個地步。

凌空而立,是武靈?還是武宗?亦或是真的如車隊里的夥計所喊,是武王?!

江林心跳「砰砰」加速,心中感慨萬千。

相反。

江哲這邊,除了矮個男子外,其他所有黑衣壯漢,大氣也不敢出一個。

江哲臉龐黑的嚇人,雙拳緊拽,發出「嘎嘎」聲響。

「蕭兄真的不肯賣我江家一個面子?」江哲沙啞著嗓音,聲音從喉嚨口,牙齒縫裡蹦出。


「面子?我為什麼要給你面子?」蕭易冷笑,「就憑什麼王都江家?我很熟悉嗎?」

「你……」

「我怎麼了?我和你說那麼多話,已經夠給你面子了!」

蕭易低喝,不耐煩吼道,「廢話少說!你是自己走,還是讓我趕你們走!」

「噶擦——」

江哲雙拳緊握,骨節摩擦,發出悶響聲。

一旁早已忍耐許久的矮個男子,聽到這句話,再也忍不住,大聲吼道,「姓蕭的!休得猖狂!」

呼!

一股滂湃大勢,赫然以他身體為中心,直徑五米範圍內,突兀爆發,衝天而起。

突突突~!

勁氣四射,熱氣沸騰。

矮個男子周圍站著的黑衣壯漢,紛紛往兩邊後退。

咚!

大地搖晃。

矮個男子腳掌撐地,拔地而起,衝天直上,來到和蕭易平行的空中,大吼。

「烈火掌!給我去死吧!」

轟!——

空氣炸響。

近乎實質化的天地元氣,瘋狂涌動。

一輪水缸大小的元氣手掌印,憑空乍現,打爆空氣,攜帶滾滾熱浪,向蕭易瘋狂衝來。

「喀喀喀!」

「轟轟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