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文齊去電子城了他說那些壞了的電腦裡面肯定會有線索看看能不能修好。」月妖老實地說道。

「那好你拿著我的證件一定要把這個錄音送到他們科長的手裡就說我說的讓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給我結果。」李茜隨手把自己的證件丟給月妖。

「知道了放心吧一定完成任務!」月妖隨意地行了個禮轉身走了出去。

看著月妖的背影李茜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看過的一部日本片子片名就叫《鬼來電》這個站長不是看了這部片子吧? 只需多點擊一下無須再費力尋找小說網文學網為您提供方便計劃請點擊書頁收藏即可為方便您下次您還可選擇加入書籤功能下次時直接從上一次最末章節開始

《鬼來電》是日本很有名的一部片子東京大學女生由美驚聞好友慘死可怕的是她們都曾在死前3天接到猛鬼手機留言來電的人竟是死者自己!留言更透過來電記錄不斷傳開最後由美也不幸收到口訊聽到自己死前的說話及凄厲慘叫3天後必死無疑!神秘男子山下冒死助由美破解厄運原來山下的妹妹亦是受害者。期限將至種種線索將由美引領到一所棄置的舊醫院內里陰森可怖在破解手機留言謎底的關鍵時刻最恐怖的凶靈直撲眼前……

這部根據日本作家秋元康的恐怖驚悚小說改編的片子2oo4年1月17日於日本東寶系院線上映后即橫掃各大院線締造了15億的票房神話隨後又接連推出了第二部第三部其中第二部因為有香港演員何潤東的加入最受國內觀眾的歡迎。

《鬼來電》的第二部講述了鬼來電事件之後一年7月的東京陰雨連綿除了同樣令人沮喪的天氣一切似乎早已隨風逝去……

年輕的保育員杏子是個勤奮女孩她一邊不辭辛苦地工作一邊憧憬著未來。空閑的時候她總是不知疲倦地學習。為此她已經很久沒有同尚人小聚了。尚人是杏子的戀人他正在為成為一名優秀的攝影師而努力。不過二人平靜的生活很快被打破了。


一天杏子去探望久違謀面的尚人途中她聽到陰森恐怖的電話鈴聲由遠處傳來。而那聲音聽上去酷似一年前「死亡預告電話」的鈴聲。這不免讓人想起一年前令人們恐懼的一幕:收到「死亡預告電話」的人們能從電話錄音中聽到自己臨死前的慘叫繼而接連離奇的死去。而這次傳出預告鈴聲的地方恰好是尚人公寓邊上的中國料理店。

起初尚人以為這是杏子過於疲勞而產生的幻覺誰知不久以後一年前恐怖的詛咒再次降臨——料理店的廚師因收到「死亡預告電話」而慘死。更加可怕的是不久杏子的手機也傳來了死亡鈴聲。此前曾一直跟蹤調查此事的記者孝子也介入其中。杏子、尚人、孝子等人為了揭開魔咒的謎團開始聯手展開調查。


李茜之所以想起這部電影完全是因為那部電話那段錄音雖然是兩個人的但第一個人講話的時候刻意隱藏了聲線她總覺得有些熟悉她讓月妖去技術科也是要確定自己的一個猜測而已。

等待結果的這段時間裡她也沒閑著而是去進行另外兩個線索的追查。

站長在他的手機簡訊里最先提到的就是回收站跟這個詞有關係的就是電腦但宇塵這台電腦的回收站里顯然不可能有她想要的線索而站長自己的那台電腦已經壞了這差不多是每一個被害者的共同現象站長不可能不知道。

站長的意思很明顯就是網站的回收站論壇的刪帖採用了二級刪除版主只有權利將帖子移動到回收站而要徹底刪除則只有站長才有權利操作。用站長的賬號登錄論壇進入回收站意外的是回收站里空空如也這個情況反倒讓李茜有些不知所措了難道回收站的意思不是這個?

李茜不是個喜歡鑽牛角尖的人一條路走不通馬上將目光放到了第二條路上站長留下了他的QQ號和密碼絕不是無意義的但唯一能留下線索的也只有聊天記錄可聊天記錄是保存在自己的電腦里的一旦更換電腦聊天記錄也就不是原來的聊天記錄了這一點站長也不可能不知道但他為什麼還是要留下來呢?有了回收站的經驗李茜反倒不敢亂動了。

「QQ有沒有網路聊天記錄的保存功能?」宇塵顯然也在思考同一個問題但他根本不用QQ對於QQ的功能就沒有李茜那麼了解了。

「記錄只能保存在前一次登錄的電腦上!」李茜苦笑著搖頭。

恰在這個時候論壇上的一則新聞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一條關於手機取消漫遊費的消息漫遊兩個字被製作的很大不僅打在了李茜的眼裡更讓她的腦袋豁然開朗漫遊聊天記錄!QQ里有這樣一項功能雖然她從未用過也不知道怎麼用但她相信站長既然知道自己的電腦保不住那就只能是用了「漫遊聊天記錄」這個功能。

李茜為這個現興奮不已甚至敲擊鍵盤的手都有些不受控制然而打開QQ后她還是不由得苦笑這個站長的QQ是VIp會員號碼QQ好友有幾百人而要查那個漫遊記錄總不能一個一個看他到底跟誰聊的吧。

「去找小剛的。」宇塵看出了李茜的困擾忍不住開口說道道理很簡單所有的事情都是小剛失蹤之後生的而且又都生在他的版面上這件事情不可能跟小剛沒有任何關係。

李茜依言找到小剛的頭像雙擊打開直接點進了漫遊聊天記錄宇塵的推測沒有錯小剛居然在失蹤之後又聯繫上了站長但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卻很奇怪。

小剛:「你還好嗎?」

站長:「你是誰?」

小剛:「我是剛啊哥你怎麼了?」

站長:「不可能!剛已經不在了你到底是誰?」

小剛:「嘿嘿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原來你什麼都知道啊。」

站長:「你究竟是誰你想幹什麼?」

小剛:「我真的是剛啊我最近很忙你要不要去看看影音版?」

站長:「不要!」

小剛:「唉還是去看看吧那裡有很多好玩的呢。」

站長:「不要那鬼地方只有你才能去我可不想去!」

小剛:「哥啊你是站長啊不去怎麼行呢?」

站長:「好我去我就去你等等!」

聊天記錄到這裡就結束了雖然不太明白究竟生了什麼但李茜基本可以判斷站長在出事前與小剛取得了聯繫而這個平日里以兄弟相稱的兩個人在此時卻出現了分歧站長好像不認識小剛一樣甚至對他的出現抱著幾分忌憚。

第二小剛希望站長到影音版去看看而站長顯然並不願意去他知道那個板塊的秘密但卻不肯對任何人說而隨後他卻突然態度大變同意去看並讓小剛等等等什麼?等他去看?看沒看小剛又怎麼會知道?他並沒有在登6網站啊難道?想到這裡李茜竟不自主地哆嗦了一下難道說那個時候站長就已經知道了自己必死讓小剛等等不過是給自己留出時間來留下這些線索?如果是那樣的話這個站長去影音版的時候一定已經被人控制了他只是保留了自己最後的一絲理智又是什麼讓他殘留了一絲理智呢?

他之前能夠保留自己的魂魄跑到酒吧在死之前可以保留一絲理智不是不可能的。

可是謎題也越來越多了站長為什麼會遇害呢?

當李茜想的頭痛欲裂的時候技術科終於傳來了消息經過技術分析那段錄音里的兩個聲音確實是出自同一個人李茜的第一個假設成立站長也是影音頻道的受害者害死他的電影正是《鬼來電》但奇怪的是為什麼站長死之前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出死亡訃告呢?

同一時間文齊那邊也傳來了消息他找到了電子城裡的一些高手對損壞的電腦進行了最大限度的修復雖然沒有完全恢復但好在他成功破解了那些人的聊天記錄無一例外的這些人都是被小剛邀請去影音版的而且開始的時候無一例外地都表示拒絕隨後便態度大變被人操縱了一般成為了稀里糊塗的受害者這又是為什麼呢?

「站長沒有出訃告我懷疑跟他的能力有關他可以保持自己的一絲理智與之對抗自然也就可以不完全受控制地去什麼訃告至於那些人我懷疑他們在聊天的時候一定受到了某種暗示你想聊天記錄只能記錄他們的談話但你不要忘了一個被認定失蹤的人突然出現正常來說你會怎麼做?」聽完了李茜的分析與疑問宇塵靜默了一會說道。

「我會。」李茜一拍額頭「我知道了我一定會想辦法跟他見面他們當時肯定是在視頻聊天所以受到了某種暗示而站長一直在問你是誰說明他沒有看到那個人所以受到的影響就比其他人弱!」

「沒錯這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他的死沒有訃告因為那個人現自己不能完全控制站長不得不提前動手!」宇塵肯定地道。

「如果是這樣我想那個回收站也許另有所指!」李茜神秘地一笑。

「哦?說說看!」宇塵知道這丫頭在故意賣弄做了個順水人情。

「你想回收站里有兩項功能一個是清空另一個是什麼?」

「還原!他是在告訴我們還原?」宇塵愕然道「可是他讓我們還原什麼呢?」

「很簡單他知道我會參與其中從警察的角度去考慮有一種破案手段叫做還原現場他是在叫我們做還原現場!」

————————————————————————————————

我很sorry今天一直在開會還好總算趕出來了不過明天的更新可能還要稍晚一些希望大家見諒 只需多點擊一下無須再費力尋找小說網文學網為您提供方便計劃請點擊書頁收藏即可為方便您下次您還可選擇加入書籤功能下次時直接從上一次最末章節開始

還原現場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又談何容易呢?這需要注意到現場的每一個細節但實際上他們靈事警察只負責判定這起案子是否為靈異案件通過與死者的溝通取得線索可是現在這幾個死者魂魄全無只有站長在自己魂銷魄散前用自己最後的一點力量告訴他們一些支離破碎的信息。

小剛和蝶舞失蹤的那天先是蝶舞在獲悉自己成為影音版版主之後性情大變離開了年會現場一段時間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有了魂魄碎裂的痕迹隨後便是在大口喝下烈酒之後在小剛的攙扶下走進了側門那個時候沒有引起現場任何人的注意但偏偏在那種情況下他們失蹤了隨後便是那些被法醫認定為豬血的殘渣。

一切都順理成章但就是因為太過順理成章了李茜反而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頭先蝶舞出去之後究竟遇到了什麼或者做了什麼一直表現的很淑女的她怎麼會對宇塵有那麼大的怨恨?那些豬血法醫們認為已經存在那裡好幾天了可是之前那個酒店的經理卻說那條通道里的地毯是每天都要更換的。

李茜本來是不太相信法醫的判斷的有了靈異的經歷之後很多事情都是可能的但想到隨後那個酒店的經理就離奇地擺脫了月妖的跟蹤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大膽的結論:酒店的經理跟幕後的那個人是一夥的那條通道是一早就布置好了的甚至就連小剛也有可能不是什麼好人!

她真是笨先入為主地認為自己的朋友一定不會有什麼問題可是卻忽略了他才是影音版真正的老大是最有可能在版塊里動手腳的人可是之前他們從他的身上看到了死氣預示著他必定將不久於人世這又怎麼解釋呢?

「姐你別忘了那個站長既然被人暗算了都有能力跑到我們這裡來報信那個小剛的能力絕不比他低啊!」文齊思索了一下吐出了這麼一句話。

李茜沒有答話沒錯小剛既然能暗算站長那就必然有能力瞞天過海何況還是打了他們一個出其不意呢?

還有那個經理月妖跟丟了他之後就不斷生各種怪事集中了他們所有的精力反倒把這個關鍵人物給忘掉了現在來看他極有可能是唯一活著的線索了「妖子!」


「是cice1y姐!」月妖應了一聲挺直了身板!

這個月妖雖然不屬於正式的編製也沒有人認可他的身份但顯然已經把自己當成了一名警察李茜知道月妖雖然看起來開朗但他的身份始終是個謎內心裡還是渴求得到大家的認可的索性陪他演一場戲。

「我現在要你馬上再去調查那個酒店的經理無論死活我都要有他的消息!」李茜嚴肅地說道她突然有一種直覺那個酒店的經理恐怕已經不在人世了。

誰知月妖得到這個命令之後並沒有露出稍許的興奮而是面露怪異之色「這個消息我現在就可以給你!」

「什麼?」李茜愣了一下以為月妖這孩子是在耍自己玩「你說什麼?」

月妖卻以為李茜沒聽清楚加重語氣又說了一遍「我說這個消息我現在就可以給你是真的!」

「你?不是跟丟了嗎?」李茜驚訝地問道。

「沒錯當時我確實是跟丟了。」月妖凝眉回憶了一下「但是有一件事情因為不是什麼大事我也就沒說給你們直到前兩天那個寧采臣出事我才突然想到的。」

「哪來那麼多廢話趕緊說他的消息!」李茜一聲怒喝什麼時候月妖也這麼啰嗦了雖然男孩子在漂亮的女孩子面前都有炫耀的心理但也不能不分時候吧!

「cice1y姐我可不是在炫耀我是個很低調的人!」月妖瞄了一眼李茜一字一頓地說道特意加重了「低調」兩個字「我所說的每一個細節在當天我都認為沒有什麼用處但是現在我可不敢隨便疏忽了。」

「那你就從頭開始說!」被人識破的滋味很不好受尤其李茜是個很愛面子的女人而月妖在李茜面前顯然也是個不解風情的主畢竟還只是個小孩子啊!

「是madam那天老闆讓我跟蹤那個經理我就一直悄悄地跟在他身後出門之後因為有雨他沒打傘順手抹了一下臉我也沒太在意可是就是這一個小細節直接導致了後來的事情我不是說有一輛車擋住了我的視線等車過去之後就不見那個經理了嘛媽的我被騙了他用易容這種手段來忽悠我!」月妖恨恨地罵了一句。

「怎麼回事?易容?」李茜驚疑地問道。

「沒錯那車過去之後對面確實是一片廢墟也確實沒有那經理的影子但卻有一個穿著白T恤的人往我這個方向看了看因為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那個經理的身上所以並沒有太注意。」

「那個人有什麼問題?」李茜敏銳地問道。

「當時沒有問題但事後我仔細回憶了一下總覺得那個人的身材很眼熟後來那個寧采臣現場的照片送到局裡的時候文齊偷偷地弄出來一份我才知道那個人就是寧采臣但他的身份卻是那個酒店的經理我就說那傢伙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擺脫了我原來用了這一招!」月妖對自己被甩這件事始終耿耿於懷。


「後來我又看了那個什麼飄雲如海的照片。」月妖喝了一口水繼續道「嘿嘿你們知道嗎?這個女人雖然是風塵女子但她還有一個很顯赫的身份。」他停下來看著眾人的反應。

雖然都知道這個消息的重要性但李茜他們偏偏不想給月妖這樣一個表現的機會集體愣愣地看著月妖就是不問半晌之後月妖挫敗地嘆了一口氣。

「就這麼一點笑笑的表現欲你們也不滿足當我免費贈送了。」月妖自我安慰了一番「飄雲如海就是那個經理的秘書。」

「難怪!」李茜不痛不癢地說了一句「我說這兩個傢伙怎麼湊到一起了那時候飄雲如海應該已經有了身孕不太可能接客嘛!」

「什麼?你說誰有了身孕?」這一次輪到月妖奇怪了。

「飄雲如海啊!她不是把自己弄得小產而死的嗎?」李茜像見了怪物一樣看著月妖這麼重要的消息他怎麼會不知道呢?

「不可能!」月妖一下子從座位上蹦起來「絕對不可能!」

宇塵眉頭緊皺這小子跟著自己不是一天兩天了什麼時候這麼激動過?忍不住輕喝了一聲:「妖子坐下!」

這一聲吼可比任何命令都好使月妖身子震了一下慢慢地坐了下來只是嘴裡還在不停地呢喃著:「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到底怎麼回事?」李茜同樣也皺緊了眉頭。

「這麼說吧。」始終沒一言的文齊清了清喉嚨說道「回來的時候我抽空去找了一趟鑒證科的兄弟他們給了我一條消息那個胎盤經過dna檢測確實是飄雲如海的問題是他們並沒有現她有懷孕的跡象。」

「什麼?」李茜徹底愣了怎麼可能?胎盤是她的然後又沒有懷孕的證據這明顯是自相矛盾的結論啊。

「就因為自相矛盾他們都沒敢在報告里提要不是那小子欠我個人情還不肯告訴我呢!」文齊得意地說道。

「這回麻煩了!」宇塵冷不丁地扔出了一句「胎盤和她有關係但又沒懷孕就兩種可能第一她老娘生她的時候給她留下來的問題是那東西保留起來恐怕不那麼容易第二她懷的那個孩子恐怕是個怪胎要是讓他躲起來慢慢修鍊我們都會有麻煩!」

「恐怕我們已經有麻煩了那個東西確實無影無蹤人間蒸了!」月妖無奈地說道。

「也不一定!」文齊故意跟月妖唱反調「師兄你記不記得人如果懷孕不過一個月就小產的話會怎麼樣?」

「你是說?」宇塵的眼中閃過了一縷亮光。

「沒錯如果一個月之內就小產的話那個嬰兒是不可能有靈魂的也就是無意識的不足為患我特意讓他們分析了一下那東西成型確實不足一個月說是胎盤倒不如說是一層膜而已!」

「而且現場有會法力的人做些手腳不成問題。」宇塵也笑了自己太緊張了「cice1y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弄?」

李茜沉思了許久才緩緩開口道:「這麼多的怪事倒是讓人見怪不怪了你說要是我們不搭理他們了那個幕後的人會是怎樣的反應呢?」

「這還不簡單肯定會更加放開手腳了!」文齊大大咧咧地說道。

「沒錯但那也就意味著他會更加暴露!」

「可是那樣不是意味著要有更多的人死嗎?」月妖皺眉。

「所以我們還得查啊!」李茜嘆了一口氣「不過換個方向要讓那個幕後的人以為我們不知道他的存在可以安心布置自己的計劃你們也看到了他殺了那麼多人都是有計劃的不僅僅是要擾亂我們的視線分散我們的精力所以我們就讓他放手去做但又不能讓他繼續害人!」

「ok提議不錯具體的呢?」

「人肉搜索!」李茜吐出這幾個字閉目不語等著眾人的反應。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