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陸川十分無奈,爲什麼自甘下賤的這麼多?不就是個女人嘛?有必要這樣跪舔?

“嗯?他是誰?”

似乎是感受到了夏天的敵意,塗山月身邊的兩個男人立刻便發現了陸川和夏天 。

“一個手下敗將而已,不必在意。”

塗山月輕笑一聲,之後將目光放到了陸川身上。

一分好奇,一分打量,一分審視,剩下的九十七分全是惡意。

“切,一個煉氣期七層而已。”


兩個男人沒有在意,在他們眼中陸川就是個小蝦米,連成爲競爭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那兩個人……竟然是南州第一宗的火炎公子,他可是公認的南州小輩第一人,沒想到也被月女神折服了!”

“另外一個也不差,乃是北州的寒霜公子,一身冰系靈氣極爲強大。據說曾經單挑過五級靈獸,並且還能全身而退呢!”

……

塗山月引來了無數修士的議論,而身邊的兩個男人也是如此。

一個來自南州,一個來自北州,都是年輕一輩中的頂尖修士,甚至隱隱有第一人的跡象。

“南州、北州、中州,再加上我這個東州,還真是熱鬧。”

陸川嘀咕一聲,感覺有點狗血。

姑且將寒霜公子和火炎公子算是北州跟南州的第一人,而夏天當成中州小輩第一人,再加上自己這個東州小輩第一人,就差西州了。

不過陸川跟他們不同,陸川只有實力,沒有名聲。

他的身份還停留在東州第一人秦修遠女婿上面,知道他力量強的只有寥寥幾個。

而在這其中,就包括老丈人秦修遠、丈母孃秋水仙,以及春秋書院的幾個老師。

“南州第一和北州第一都在身邊跟着,並且貌似還跟西州第一的夏天有矛盾。不愧是月女神,就差東州第一便能夠一網打盡了!”

“話說月女神到底喜歡誰呢?是火炎公子還是寒霜公子?話說不會是夏天吧?”

“嗯,有這個可能!正所謂不打不相識,他們兩個矛盾重重,指不定就因恨生愛,搞到一起呢!”

周圍人議論紛紛,把夏天氣的肺都快炸了。 “你們找死!”

夏天.怒吼一身,恐怖的氣息向着四面八方擴散,更有無數靈氣所化的利刃向着周圍射去。

噗嗤!

噗嗤!

噗嗤!

夏天.怒急,絲毫沒有留手,幾個嘴賤的修士直接被射穿了腦袋,當場慘死。

“要是再敢廢話半句,誰也救不了你們!”

夏天冷哼一聲,看向塗山月的目光中殺機凜然。

這個女人太可恨,修爲本就不弱,挑撥是非的本事更是無敵。

當初他被幾十個人和靈獸追殺,結果越打越多,最終變成了被上千的人類和靈獸一起追殺。

這件事情不想還好,一想就憋屈的難受。

“呵呵,夏天,你跟一羣廢物逞什麼威風?”

不知道是看夏天不順眼,還是純粹的想在塗山月面前裝個逼。寒霜公子是十分不屑的冷哼一聲,毫不示弱的放出了自己的氣勢。

“你想打架?”

見寒霜公子開口,本就怒火沖天的夏天再也按捺不住,立刻就想出手。

“哎,不要中了敵人的陰謀詭計。我們現在要做的是闖天門,不是跟他們慪氣。”

陸川伸手按在夏天的肩膀上面,制止了他的行動。

“嗯,是我衝動了!”

感受到肩膀上面傳來的恐怖力道,夏天的瞳孔無法控制的收縮了一下。

陸川看上去一副瘦弱的模樣,可沒想到肉身竟然如此強大。

就算不如之前那個長得跟球一般形狀的壯漢,恐怕也差不了太多了吧。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夏天感嘆一聲,默默地壓下了心中的火氣。

“呵呵,就這?真是個廢物!”

見夏天不肯出手,寒霜公子很是不屑的冷哼一聲,就差把想法寫在臉上了。

“你這麼牛逼,有本事就去闖一下天門啊!連天門都不敢闖,裝你馬的比呢!”

夏天也不是好惹的,雖然不能動手,但卻絲毫不影響他罵街。

打是不能打,但氣人總沒問題吧。

果不其然,聽到夏天的話,寒霜公子當即就要往前走幾步。

然而就在此時,一直都沒說話的塗山月突然開口了。

“好了,你們都不要吵了!現在最重要的是進城,而不是吵架。”

塗山月嬌嗔一聲,那副千嬌百媚又如鄰家妹妹一般的嬌憨模樣,就算陸川都歎爲觀止。

“真是個妖精啊!不過話說回來,我爲什麼感覺她有點熟悉呢?並且心底隱隱還有種忌憚的感覺!”

陸川心裏面犯嘀咕,這個塗山月明明只是第一次見面,心裏那種奇怪的感覺到底怎麼來的?

“月兒,這麼長時間了,我的心意你也知道。不要再拖了,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挑明瞭吧,你到底喜歡誰?”

旁邊一直沉默的火炎公子突然口,並且一張嘴就是將軍。

“你們不要再爲了我爭鬥了好嘛?我只是一個弱女子,擔不起你們的擡愛。我只是把你們當朋友,一直維持現在的關係不好嘛?”

塗山月雙手按在胸前,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火炎公子和寒霜公子,滿臉都是祈求的神色。

只不過不知道是被拖得時間太長了,還是兩個人早就商量好了,火炎公子和寒霜公子竟然都沒有退讓,而是繼續逼問。

“月兒,說吧,我不想繼續浪費時間了。如果你喜歡他,我不會再繼續糾纏,如果你喜歡我,他也不會繼續糾纏。”

寒霜公子往前一步,雙眼死死地盯着塗山月。

“如果你們非要知道答案的話……”

塗山月緊咬下嘴脣,像是做出了某個決定一般。

“其實,我一直都只是把你們當成哥哥看待的……”

“不喜歡我們兩個?只是把我們當哥哥?”

聽到塗山月的話,寒霜公子忍不住愣了一下。

“月兒,你別開玩笑了,普天之下除了我們兩個之外還有誰能配得上你?難不成是他?”

火炎公子指着夏天,臉上浮現出一抹殺機。


塗山月跟夏天的矛盾大家都知道,要是塗山月看上了夏天,估計他們的牙都能笑掉。

“我不喜歡夏天,我很討厭他!”

塗山月搖搖頭,目光向着周圍掃去,等看到陸川的時候,臉上猛地綻放出了燦爛的笑容,就好像是見到了自己最心愛之物一般。

“我喜歡的是他!”

“他?”

“他是誰?”

“不知道!站在夏天邊上,應該不是一般人!”

一羣人人議論紛紛,而被指着的陸川則是一臉懵逼。

什麼情況?根本就不認識她好嘛?

一見鍾情?可去瘠薄蛋的吧!

陸川認爲這是一個陰謀,一個專門針對他的陰謀。

是與不是,問問就知道了。

“這位美麗的姑娘,雖然我對你很有好感,但今天卻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你要是想甩鍋或者想找個擋箭牌,我建議換個人。”

陸川推了夏天一把,“比如這個,又帥又有型,有身份有背景,修爲還不錯。你要是跟了他,以後絕對沒有人敢招惹你。”


“不!我就是喜歡你!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記住你了,哪怕是化成灰我都記住你!你無數次出現在我的心裏,我的夢裏,我的腦海裏。哪怕我死了,我都會記着你!”

塗山月看着陸川,表情含情脈脈,但說的話卻讓人感到恐懼。

“呃,姑娘你肯定是認錯人了。我們真的只是第一次見面,你應該連我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吧!”

陸川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要是連他名字都知道,那可真是見了鬼了。

“我喜歡你,怎麼可能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塗山月搖搖頭,繼續用那種含情脈脈的眼光看着他。

“你叫陸川,東州楚國人士。你是東州第一人秦修遠的女婿,是舊都毀滅的罪魁禍首。雖然你的心思一直放在乾坤劍宗大小姐身上,但我不會放棄,我會一直愛你。只要你願意接受我,哪怕讓我做小都可以。我肯定會好好侍奉姐姐,只求你給我一個機會。”

塗山月的話說的極其卑微,就跟舔狗差不多。

聽到塗山月的話,衆人都是驚駭的神色,而陸川卻是嘴角一抽。

直覺告訴他,麻煩來了。 果不其然,兩道極其恐怖的殺機出現,之後牢牢鎖定在了他的身上。

“呵,有意思!這麼明顯的禍水東引、栽贓嫁禍,你們都看不出來?拜託長點腦子行不行?我要是認識她的話,還會跟夏天在一起?並且我可是有未婚妻的,東州第一人秦修遠的獨女,怎麼會看上這麼個不知跟腳的貨色?秦修遠你們知道吧?當年把你們的長輩打的跪地求饒的那個!”

陸川實在是無奈,簡直飛來橫禍。

自己就是來闖個天門而已,哪來的這麼多屁事。

“好膽,竟然敢侮辱月兒,找死!”

聽到陸川的話,火炎公子頓時大怒。

也不管其他人的反應,竟然直接向陸川出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