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隨即,幾團火紅色之霧飛到白童子身旁,不斷雀躍蠕動,顯然是非常欣喜和滿意。

白童子面露詭異之色,手中法訣掐動,輕聲自語道:“小子,能死在血祭陣圖之下,也算是你的榮幸了。”

他說的是小子,指的是陳方。

他將所有的一切不順,都歸結到陳方的身上。

當仇恨值凝聚在一個點的時候,最容易達到極致,從而,爆發!

陳方聲音凝重,吞了一把丹藥,拍了拍錢正的肩膀,道:“只要你相信自己,相信我,那麼結果,便不會讓你失望。”

錢正頓時大怒,吼道:“你還有心情說這個,安慰我有個屁用!”

陳方臉色淡淡,長劍緩緩舉起,遙指天穹!

“這是,強者之心。”

閉上雙眼。

“呼——”

寒風驟起,呼呼而嘯!

“噼啪轟——”

雷鳴炸響,震顫蒼穹!

一股劍意,從他周身激盪而開,而後,匯入地魔皇劍之中。

那劍意,斬斷一切!

寒風、天雷,齊齊而現,匯聚交融在一起,猶如末日來臨。

忽的。

寒風捲,天雷動,齊齊涌向地魔皇劍周身,急速盤旋。


丹藥在體內化作的藥力,如江河滾滾,瘋狂地,順着手心,涌入長劍之內。

寒風天雷,猛地一頓,竟是化作一把,夾雜着兩種元素的劍體。

猶如劍鞘一般,將整個地魔皇劍覆蓋住,但其上傳出的氣息,卻跟劍鞘,是兩個極端。 “引動天地風象!”

看着天空之上,還殘留着的,翻滾涌動的風和雷,衆人都是目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大腦都是空白起來。

明明是晴朗一片,怎麼會有風雷呢?

衆人望向那柄風雷之劍,在其上,他們還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那氣息,他們不懂。

那是劍意!

錢正在陳方的身旁,第一個感受到那股力量散開的氣息,他同樣不懂,只是莫名的,讓他有些心悸。

一個天元境的少年,竟然能醞釀出這樣的劍招?

他心頭震撼萬分!

“斬!”

陳方臉色蒼白如紙,手持長劍,猛地斬下!

一柄由寒風、天雷凝聚交融而成的大劍,帶着寒風呼嘯、天雷炸響之音,帶着一股斬殺一切的劍意,照着白童子的腦袋,當頭斬下!

白童子掐訣之下,那幾團火紅色之霧纏繞交融起來,僅僅是瞬間,便是化作一團,但看起更加實質,幾乎脫離了霧狀,就如一團火紅色的濃稠漿液。


他打出一道法訣,那團火紅色的漿液蠕動間,化作一方火紅色的陣圖,上邊紋路交錯,透出一股詭異之氣。

陣圖剛一出現,周遭的空間,都是溫度急劇提升,一股極度狂暴的火的氣息,在其上不斷激盪開來。

“血祭陣圖,殺!”

白童子低吼一聲,劍指凌空虛畫,點向血祭陣圖,陣圖轟轟顫動數下,驟然,化作一道火紅之光,激射而出!

沒有想象中的巨響,沒有震天撼地,一切都安靜下來。

風雷長劍與血祭陣圖,在接觸的剎那,竟是沒有猛烈的撞擊轟殺,而是僵持起來。

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衆人的心跳,似乎都跟着停止下來。

整片空間,頓時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片刻之後。

那處空間,都有些扭曲變形。

風雷長劍與血祭陣圖,開始微微顫動起來。

白童子面色一變,狠狠一咬牙,再次掐出一道法訣,打入血祭陣圖之中。

“嗡嗡–”

血祭陣圖火紅之光一閃,轟轟推向前去,風雷之劍不斷後退,其風雷之身,開始散漫,似要被破開。

陳方面無表情,目中露出果斷之色,再次吞下一把丹藥,長劍再次高舉而起!

“乾坤劍訣——斬星辰!”

長劍狠狠揮下,一股由無數星辰凝聚而成的大劍,於空中陡然浮現,猛地斬向血祭陣圖!

“你瘋了!”錢正面色大變。

陳方的臉色更加蒼白,身體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被錢正扶住。

陳方的雙眸,直直盯着那三大殺招的交鋒之處,忽的目中露出狠色,再次服下丹藥,斬出一劍!

聲音都有些嘶啞,低喝道:“退!”

“瘋子!”

錢正怒吼一聲,拎起陳方就往後方疾馳而去。

他心頭已經無法用震撼來形容,這樣的劍訣,完全脫離了他的認知,不管今日是勝是敗,是生是死,陳方都應該自豪。

這樣的武技,不要說是天元境,即便是天方境,都無法施展出來!

“今日即便你死了,也都應該引以爲豪,以天元境的修爲,能力敵天方境,且還曾經是一名歸元境強者的天方境!”

陳方苦笑,他能說,他曾經還是一名大帝級強者麼?所謂的歸元境,道元三境,在他眼裏,不過都是幼兒園的小孩。

但,這些曾經自己眼中的小孩,今日,自己卻不得不正面,甚至不惜壓榨體內的潛力,施展出一式接一式的劍訣。

念頭轉動間,一股濃濃的不甘,在他的心頭不斷衝擊起來,一切都是實力!

就是實力!

劍斬星辰,以星辰破星辰。

星辰劍出現的瞬間,此地就猶如白天與黑夜的融匯,晴天朗朗,卻是星辰點點。

星辰劍斬落在血祭陣圖之上,血祭陣圖猛地一晃,竟是直接散開,化作一大團火紅之霧,欲裹向風雷之劍,和星辰之劍。

兩把長劍都是猛烈晃動起來,霎時間,都是跟着散開。

風雷之劍化作寒風和天雷。

星辰之劍化作點點繁星。

連着那火紅色粘稠之霧。

四者,不斷扭動纏繞交鋒!

隨着廝殺,四者幾乎成了一團大球,裏邊有寒風、天雷、星辰、血祭陣圖。

忽的,那大球,竟是收縮了一下,一動不動。

衆人雙目一凝。

卻見,那大球砰的一聲,跳了一下。

就如心臟一般。

衆人的心臟,也跟着顫了一下,都聽到了自己心臟的跳動之音。

遠處的蛇鬼和金蟬子兩人,早已分離開來,停止交手,凝目望着這邊。

“砰。”

所有人的心臟,連着那大球,再次一跳。

“砰。”

又是一跳。

“快退!”

蛇鬼大吼一聲,當即祭出巨蟒,裹着自己往遠處激射而去。

其他人紛紛反應過來,各自施展出自己最快的身法,離開此地。

就在他們剛剛動身的時候,大球再次跳動了一下。

而後,急速膨脹。

此時,陳方的最後一劍,來臨。

劍光落在大球之上。

爆開!

“砰!”

一聲震徹天地的滔天巨響,轟然炸開,令得此地空間所有人,都是耳膜嗡嗡炸響,瞬間失去了聽力。


極致的爆炸之力,使得那方空間,都是扭曲變形得厲害。

狂暴的力量,以霸道的破壞之力,不斷向四周掃開。

一朵巨大的蘑菇雲,在爆炸中心點上空浮現。

火麟殿距離爆炸中心不遠,在那毀滅之力下,封鳴大陣只是閃爍了數下,便是再堅持不住,徹底化作碎片。

沒有了封鳴大陣的防護,火麟殿**裸展示在外邊,爆炸的波浪淹沒了整座大殿。

“噗噗!”

所有人就如打出的噴嚏一般,砸落在數千米外,都是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蒼白萬分,猛地回頭一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