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還沒等他解釋完,又一重拳朝他下顎砸去,“有你這樣對待老婆的?”

沒有手下留情,掄起拳頭的葉飛揚,竟是朝秦建軍襠部砸去。

“啊——”

一拳過後,就聽到秦建軍比殺豬般難聽的哭號在房內響起,但幸運的是,這一拳還不足以要他的命! 不過,由於他身體太虛弱,這一拳過後,他也是昏迷了過去。

“跟我裝死?”他昏過去的剎那,葉飛揚也是跑進了廚房,之後提了一桶水,便衝了出來,再之後就倒在了秦建軍身上。

“好疼!”

被涼水衝醒的秦建軍,不由打了個寒戰,正要怒罵是誰幹的!轉而看向手拿水桶的葉飛揚,不由止住了憤怒,在那兒抽搐起來。

“你想幹嘛?”


“我想幹嘛?”葉飛揚詭異一笑,“想讓我放過你也行,小芹原來是何模樣,你要是能把把她變成原來模樣,我就放過你!”

“什麼?”秦建軍身體一顫,轉而又想了想小芹如今狀況,只能搖頭道:“我做不到!”

“做不到?”葉飛揚一臉壞笑,“做不到,那就只有死路一條!放心吧,我會讓你嚐盡人間折磨的!”說着,他竟是將桌上的水果刀拿了起來:“這把水果刀,應該很鋒利,我得試試!”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秦建軍不斷向後倒退着。

葉飛揚擦了擦水果刀,“我怎麼會殺你呢?我膽子很小的!”

可說這番話時,他手中的水果刀,卻是狠狠插進了秦建軍大腿。

瞬間,一股鮮血就冒了出來。

疼的秦建軍,連呼喊的力氣都沒有。

葉飛揚又把玩了下水果刀,才朝小芹母親命令道:“大媽,拿個塑料袋來!”

小芹媽媽已被這一幕驚呆,又怕葉飛揚做出出格的事,趕忙去找塑料袋,隨後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返還葉飛揚跟前,將塑料袋交給葉飛揚。

葉飛揚笑了一聲,將塑料袋在秦建軍跟前晃了晃,“古代有割肉喂母,現如今有割肉喂狗,老子倒想看看,狗在吃你肉時,會有何種表情!是蹦蹦跳跳呢?還是哭笑不得呢?”

“大爺,您放過我吧!”

被疼痛折磨的喘不過氣的秦建軍,幾乎是祈求的看着葉飛揚。

但……那有什麼辦法呢?

他把小芹折騰成那樣,就這樣輕易放過他?那豈不是便宜他了,更何況,他剛纔怎麼對待小芹母親的?竟是喊小芹母親老不死的!

要知道,小芹母親 ,也就四十多歲!

TMD,他一五十老禿頭,敢這樣罵小芹母親,葉飛揚不好好對待他,怎麼向未來的丈母孃,和媳婦交代?

不是吧,葉飛揚可沒承認要娶小芹,怎麼能亂認親人呢?但不要忘了,有一方認可就行了,管那麼多幹嘛。總不至於,人家一口一個喊葉飛揚老公,葉飛揚倒像傻大個似的,喊人家妹子妹子。

那樣顯然不合適,會被外人嘲笑的!

而在秦建軍祈求下,葉飛揚也是將水果刀,插進了他另一隻大腿中。

剎那間,如噴泉似的鮮血就噴涌了出來。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在鮮血噴出來的剎那,葉飛揚竟是將水果刀,插進了秦建軍膝蓋骨內。

“咔嚓!”

膝蓋骨,本就不是堅硬的東西,被水果刀插中,瞬間破裂開來。

下一刻,就看到秦建軍昏死了過去。

“又裝死?”葉飛揚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隨後又將涼水倒在秦建軍身上。

但與之前那一次不同,一桶涼水竟沒讓秦建軍甦醒過來,而當到第三桶涼水時,秦建軍才甦醒過來。

看着葉飛揚手中的水果刀,秦建軍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只能懺悔道:“我知道小芹的事,是我做的太過分了,但我確實喜歡她,纔出此下策!說真的,我非常愛她,不然,我身體這個狀況,我還回來看她!”

秦建軍一臉真摯,好似他講的是真的一般。


但這種話,葉飛揚聽多了,特別是,昨晚秦守就是這般跟葉飛揚說的,說他非常喜歡丁雨涵,才綁架丁雨涵。

但若是一個人,真的碰上喜歡的人,他會選擇這樣做?

秦建軍以這個狀態回來,八成是因爲沒有地方可以藏身,才跑回來。別人不知道,他葉飛揚能不知道?

葉飛揚殺死一百五十多人,這種事,絕對是大案件,但不幸的是,葉飛揚跑了,只留下秦建軍在那兒,所以,警方會放過他?

因此,秦建軍也被逮進了警局,經受了警察們的拳打腳踢。但好在他有錢找關係逃了出來。

但……如此大案件,警方會這樣放過他?

開玩笑,一百五十多人的命案,除了黑道上的人能幹出來,還有誰能幹出來?而勾結黑道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因此,逃出來的秦建軍,根本不敢回以前的住所,畢竟那些住所,都是以他名義買下的。可不像這一座,早就給了小芹。

實在沒有辦法,秦建軍才跑回這裏。

雖然秦建軍沒跟葉飛揚說明,但葉飛揚憑藉敏銳的嗅覺,卻洞察到了。

所以,葉飛揚也是朝秦建軍解釋道:“我可以放過你,不過,我要你做到一件事!”

“什麼事?”聽到有了轉機,秦建軍不由睜開了眼。

葉飛揚指了指小芹的房間:“你給小芹吃的藥,應該有解藥!只要,你把解藥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

“給小芹吃的藥?”三個月時間不長,但秦建軍似乎忘記,他做過什麼。

沉思半天才想到,最終開口道:“這種藥,是我從一個日本朋友那兒拿到的,他只給過我藥,並沒給我解藥!所以,要想拿到解藥,只能去找她!”

“去找她?”葉飛揚眉頭一皺,“讓我去日本找她?”

秦建軍搖搖頭,“她雖說在日本,但她卻喜歡到處遊走,特別是推銷她這種藥,因此,只要一個電話,她就會來華夏的!”

“好!”葉飛揚將手中水果刀放下,轉而將手機掏出,“現在給她打電話!”

“我……”秦建軍支支吾吾。

“怎麼?”葉飛揚瞪了他一眼。

秦建軍請求道:“過會兒能不能送我去醫院,因爲我還不想死!”

“沒打電話,就跟我講條件?”葉飛揚臉上頓生寒芒,嚇的秦建軍連連點頭,“我這就打電話,這就打電話!”

“那就快點!”葉飛揚催促道。

而在他催促聲下,秦建軍也是撥通了電話,“趙醫生,我想跟你談點生意,明天能不能過來?”

“可以!”秦建軍話音剛落,那邊就傳來了清脆的聲音,“還是那個價,二百萬一粒!請問你要幾粒?”

“一粒!解藥!” “解藥?”葉飛揚話音剛落,電話那頭的女人便皺起了眉頭,向來跟她交易的,都是買藥的,並沒跟她買解藥的,但保險起見,她手邊還是有解藥的。

猶豫了半天,電話那頭終於傳來了應答聲,“解藥,五百萬一粒!”

“五百萬?”葉飛揚恨不得掐死電話那頭的女人,“TMD,老子從你們那兒買藥,你們收二百萬,現在跟你們買解藥,你們卻收五百萬!是不是認爲我傻?”

按理說,聽到這樣的話,電話那頭的女人,應該掛掉電話,或是怒罵一聲的,畢竟,一樁買賣要想完成,必須兩人同意才行。

正所謂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TMD跟我做買賣,還這種態度?不願做拉倒!

但令葉飛揚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對方竟沒有暴動,而是平靜的說道:“不知是你傻,還是我傻,跟我買了藥,又買解藥?都說你們有錢人有錢沒處花,但也不至於這樣吧!買藥讓人家女人服服帖帖,現在又良心發現,要給人家買解藥?要是你良心發現的話,可以把錢無償捐給我啊,我窮啊!”

女人的話尖端刻薄,但不乏無道理。

你買藥就是爲了得到女人的心,又怎麼會給她們買解藥?畢竟,一粒藥也值二百萬!


但……令電話那頭女人沒想到的是,要給小芹買解藥的,並不是傷害過的男人,而是另一個認識她不超過二十四小時的男人,當然,並不是用他的錢。


但不論如何,他這種做法,絕對值得其他男人學習。

所以,女人抱怨聲剛落,葉飛揚便嚴肅問道:“你賣還是不賣?”

“有錢不賺是王八蛋,什麼地方見面?”電話中的女人很現實,一語中的。

葉飛揚想了想,“金鼎國際大廈三樓!”

“好!那我們明天見!”說完,女人便沒有留念的掛掉了電話。

待兩人通話完畢,秦建軍才一臉畏懼的看向葉飛揚,小聲詢問道:“現在能送我去醫院了嗎?”

葉飛揚點點頭,“去可以,但先把錢給我!”

“不是給過你一張卡了嗎?”秦建軍撇撇嘴。

葉飛揚點點頭,“知道你給我一張了,不過,那張卡被提款機吞了!”

“什麼?”秦建軍差點沒昏死過去,“裏面有三千萬呢!”

“三千萬?”葉飛揚同樣沒暈過去。

他顯然沒想到秦建軍給的那張卡內,會有那麼多錢,但現在又有什麼辦法呢?卡都被吞下去了,不至於現在再給管理員打電話,然後被送入警察局,被詢問吧。

“小子,這張銀行卡是你的嗎?”

實在沒有辦法,葉飛揚只能朝秦建軍問道:“難道你沒別的卡了?”


“沒有!”秦建軍搖搖頭。

葉飛揚也不逼他,只能嘆氣道:“你沒卡我沒錢,看來連你住院費都交不起了,算了,我還是把你扔到大街上吧!”

“不不不!”聽到要把他扔到大街上,秦建軍慌忙擺手,“我記得我還有一張!”說着,竟是從褲兜中摸了出來!

“裏面有多少錢?”有了之前經驗,葉飛揚可要問清楚裏面的金額,不然要是失去,就可惜了。

秦建軍支支吾吾,似是不想說實話,“不……不不知道!”

“不知道?”葉飛揚似是看出這張卡內,存的比之前那張卡還要多,並且還不是多一星半點的。

葉飛揚一把抓過銀行卡,“你要是不知道就算了,想必裏面也沒多少錢,怕是連住院費都交不起,我要送你去醫院,或許還要搭上住院費!算了,還是把你扔到大街上吧,或許,能碰到好心人……嘖嘖,秦建軍小朋友,其實我很善良的,只是我太窮了,支付不起你的住院費,好了,你該走了!”說着,葉飛揚還真的拖着秦建軍往外走。

嚇的秦建軍連連擺手,“不不不要!這裏面的錢,絕對夠交住院費的,並且也夠買解藥的!快送我去醫院!”

“你不是不知道麼?”葉飛揚一臉詭笑的看着秦建軍。

秦建軍臉色難看,但還是點了點頭:“剛纔太緊張了,忽然忘了!不過裏面到底有多少,我確實不知道!”

“懂了!”葉飛揚拍拍手,接着詢問道:“密碼?”

“我的生日!”秦建軍點頭道。

“TMD,你就是欠打!”秦建軍話音剛落,一隻結實的拳頭,就橫在了秦建軍臉上。瞬間,秦建軍就被打翻在了地上,蒼白無力的看向葉飛揚。

葉飛攥攥拳頭,“密碼?”

“121212!”秦建軍摸着被打腫的臉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