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虛空中沒有能量,穩固自不如以前,因此也被那股能量給擊散,好在是擊散,還沒有震開。現在的虛空,到處一片黑暗,沒有任何的氣息,若是能看見的話,便會發現虛空極不穩定,稍有輕微的震盪,都能讓虛空劇烈的晃動。

伊辰體內,涌進太多的毀滅之力,伊辰固然是不能完全地接納它們,同時也就無法去利用它們。那一劍的刺去,已經是超出了伊辰太多太多的實力。但即便是這樣抽走了很多的毀滅之力,留在體內的依然不在少數。

無法駕御,那麼就是禍害。就想伊辰現在一樣,毀滅之力,完全成了死亡的氣息,不但在消耗着伊辰體內殘餘的能量,也在蠶食着伊辰的生命元力。

若說它們存在在伊辰體內還有一點好處的話,也就是在刺中黑衣人的能量防護罩時,被黑衣人的能量再一次擊中,若非有着它們的存在,伊辰現在已經死了。古話道‘成也是它,敗也是它!’

伊辰丹田中的奧氣本就因爲大戰消耗,存餘已經不多,現在在死亡氣息的圍攻之下,正在急劇的減少,丹田內,已是沒有多少的數量。

在經脈中,現在運行的已經不是奧氣,而是那令人顫抖的死亡之息,每運轉一次,伊辰本身的氣息都要減弱一絲,若這樣下去,遲早也是會死。

但是伊辰靈魂之力過於強大,在感應到伊辰的生死情況之下,自動地涌出體外,使得伊辰腦中自然而然地泛起無名功法的修煉。如此一來,奧氣有了運行的軌跡,開始抵抗着死亡氣息。

就即使是這樣,伊辰的情況依舊不容樂觀。功法在運行,可是死亡氣息太強大,強大到伊辰的體內已經全部被它霸佔。

奧氣想要運行自如,必須經過經脈,但是此刻經脈中,佈滿了死亡的氣息,奧氣前進的速度如是蝸牛一樣,緩慢無比。好在,功法能運行,有了抵抗之力就行,好過無力的等死。

在不知不覺中,奧氣在無名功法的運行下,一步一步地前進着。雖然是緩慢,不過也因爲這樣,讓的死亡之息吞噬的速度大爲減慢,讓得伊辰有了一線的活命機會。

人影從修煉中清醒過來,略一感應,“過了三個月了。”看向伊辰時,發現伊辰仍是原來的模樣,隱約中,還有着惡化的趨勢,不由地心中更加焦慮。

他的修煉已經結束,但是洞穴中天地能量仍在聚集,使他驚喜異常,這等表現,說明着伊辰正在修煉,既然還可以修煉,情況必然會慢慢地好轉,那麼就不用過多的擔心。

可是伊辰的情況,並沒有人影想象的那樣輕鬆。修煉雖然是在繼續,可是修煉的太緩慢了,奧氣運行的速度慢,新的本身能量根本跟不上死亡氣息吞噬的速度,照這樣下去,伊辰很難撐過這一關。 經脈裏面,奧氣運行的速度已經是快了許多,起碼沒有蝸牛似的速度。不過比起死亡氣息的吞噬速度,還嫌慢的可以。此消彼長,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無論如何死亡氣息的吞噬,以它的強大與速度,應該早已將伊辰吞噬,可到現在還沒有呢?關鍵就在於,自伊辰運行無名功法之後,死亡氣息便是多了一些忌憚。

無名功法正向修煉,可以讓虛空中充滿生命之息,自然現在也可以。而死亡氣息忌憚的也正是生命之息,故而一直未能徹底地將伊辰的能量與生命元力吞噬掉。

如此一來,二者似乎保持了一個平衡,伊辰修煉的速度過於緩慢,不能將死亡氣息完全地排出體外。死亡氣息也因爲伊辰的修煉,無法將他吞噬,便是這樣地平衡了下來。

對於伊辰來說,雖然是保住了性命,可一直這樣下去,並不是一件好事。若是伊辰知道自己的狀況,相信,寧願自己死去,也不想這樣的一個話着的廢人吧。。。

平陽城內,凌家的大手筆震撼了所有的人。鳳闋樓的所有人現在都關在凌府中,誰也不知道凌雲志到底想要做什麼?

書房中,凌雲志夫婦站立窗前,視線投向遠方,也是一陣的無神。老夫人微微地嘆氣:“已經過去半年的時間了,爲什麼沒有半點的消息?周圍各大城市,山脈,我們都打探過了,可是誰也沒有關於伊辰大戰的事情,難道那一天,伊辰沒有讓他追上?”

凌雲志搖搖頭:“伊辰縱然是實力在強,可不到界皇實力,根本無法逃過聖殿的追捕。這等級別的戰鬥,沒有半點的聲響,怎麼可能?辰兒,你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他們那裏知道,那場大戰的消息,被救走伊辰的人給遮掩了下去,如此,又怎能查的到呢?

靜靜地躺在洞穴中,伊辰便是一個活死人。人影呆滯地看着伊辰,這段時間內,伊辰沒有任何的好轉,讓得人影不知所措,可又不敢將伊辰帶出去。那天的戰鬥,他業知道伊辰的對手是聖殿,如此,怎敢將伊辰帶到外面去救治?一個不好,伊辰沒命,他的命也會沒了。

伊辰在沒有知覺的修煉中,一點也不知道現在所處的處境?奧氣緩慢地在經脈中運行,雖然是有着死亡氣息的壓制,不過半年多的時間過去,倒是讓得伊辰的肉體傷勢全部地好了。

如此的過程中,伊辰身體內,一股微不可查的光芒出現,細小到連強大的死亡氣息都察覺不到。這時,伊辰的身軀輕輕地抖動了一下,臉上閃過一絲痛苦,似乎是因爲伊辰的傷全好了,肉體已經可以再次承受一些壓力,光芒纔會出現。這道光芒與先前靈魂散發出來的光芒竟然是一樣的!隨着它出現之後,便是順着奧氣的運行,一個大圓滿之後,而後快速地涌進了虛空之中。

如此的一點光芒涌進虛空,如同它自己一樣,起不了一丁點的波動。虛空無盡的黑暗直接地將它給淹沒。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光芒出現頻率逐漸增多,每一次都是很快地衝進了虛空之中。


涌進虛空的光芒數量愈來愈多,漸漸地,虛空中也就多了它們的存在。只不過,還不知道它們存在的用途罷了。

當光芒增多,體內新出來的光芒逐漸地變得大了一些,使的涌進虛空中的數量在不斷地增加,同時也它們會聚在一起的體積也是在變大。

終於是有一天,死亡氣息發現了光芒的出現,似乎是非常驚恐,瘋狂地衝向光芒,將其掩埋。從此以後,死亡氣息活動更加的頻繁。但是那奧氣運行的速度驟然加快了許多,雖然無法跟伊辰全盛時可以相比。不過,這種速度已經可以在抵抗死亡氣息吞噬的同時,還能有所餘。

這樣下去,伊辰復原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死亡氣息彷彿是也發現了這一點,防備着伊辰體內無形的生命之息的同時,加快了一絲吞噬奧氣的速度。

在虛空中,光芒的匯聚,現在已經是一個球體的存在。這個球體泛着溫和的氣息與亮光,照耀着黑暗的虛空。而且,涌出來的氣息也快速地蔓延到伊辰的體內,幫着他抵抗死亡氣息的吞噬。

有着這股氣息的涌進,伊辰的精神似乎也好上了一絲,也似乎是連鎖反應,功法運行的速度也快上了一些。修煉功法,需要手印的配合。不過伊辰修煉無名正反倆種功法,已是深入了靈魂,是以沒有手印也能勉強地運行,不過是速度非常的慢。

這樣一來,奧氣涌動的速度當然是又快上了一點。丹田內,奧氣的數量緩慢的增加。慢慢地,有了種以前澎湃地感覺,漸漸地,奧氣已經成了死亡氣息忌憚的存在。

某一刻,死亡氣息將分散在伊辰體內各處的它們聚集到一起,然後飄到丹田的上方,似乎要進行最後的一次決戰。。。

伊辰仍在昏迷當中,一切的發生都是無意識的。當奧氣數量再次明顯增加的時候,死亡氣息已經是忍不住了,與其到最後被消滅,不如現在大戰一場。

片刻之間,死亡氣息瘋狂地衝進丹田之內。倆股虛無的能量瞬間碰撞在一起,伊辰的身體突然的劇烈震動。人影急速閃到伊辰身邊:“大人,您怎麼樣了?”他的奧氣無法探到伊辰的體內,自然也不知道伊辰的一切狀況。

猛然間,伊辰噴出一口黑色的鮮血。但是人影卻發現,黑色鮮血噴出之後,伊辰的精神又是少了一些。

倆股能量在丹田中不斷地碰撞,如此繼續,不管是誰贏,最終輸的都是伊辰。而此時,伊辰的能量不知道去了那裏,這般大的事件也不出來管一下。

倆股能量戰鬥的正酣之時,一直流離在外的怪劍忽然地射進丹田之中,瘋狂地吸收着死亡氣息。這時的死亡氣息忙着應對與奧氣的衝擊,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精力去管怪劍。

若是死亡氣息會開口說話,它定會罵這怪劍無恥。同一時間,丹田裏,另一道能量突兀地涌現,這股能量比之死亡氣息,比之奧氣都要來的強大。片刻的時間,便是將死亡氣息趕出了丹田,轉而將丹田中無數的奧氣融爲自身的能量。

逐漸地,新出現的能量將奧氣融完之後,丹田中便恢復了平靜。繼而,這股能量開始在經脈中快速地涌動,做着奧氣之前做的事情。

而死亡氣息在經過奧氣的對抗,怪劍吸收,已經是變的非常軟弱。當丹田中那股能量涌出之時,它便是如喪家之犬,快速地躲進了虛空之中。至此,伊辰體內,在也沒有半點的死亡氣息存在。

人影在外面,漸漸地感覺到伊辰的好轉,不僅氣息平穩,而且身體上又開始散發着一股屬於強者的氣勢。

死亡氣息逃進虛空之後,便是發現了虛空中的那團光球的存在。不過二者現在都是虛弱,是以,彼此之間沒有發生戰鬥。死亡氣息識趣地,遁到了離光球非常遙遠的距離,而後蟄伏了下來,慢慢地恢復着自己的元氣。

沒有了死亡氣息在伊辰體內,新的能量運行的速度驟然加快,達到了伊辰全盛時的高度。受損的經脈在能量的涌動中,被修復完好。丹田之中,聚集的能量愈來愈多,若是伊辰瞧見,必然是非常的驚訝。奧氣被這股能量融合之後,似乎在伊辰體內,沒有了奧氣的存在。丹田中能量並不是如以前奧氣一樣,一個個的存在,而是整個一團,好象是伊辰當初剛剛修煉的時候一樣,這到底還是絕帝境界嗎?

但是現在伊辰依舊地沒有清醒,腦海中功法依舊在本能的修煉,經脈中能量也在自我沒有控制的運行,只不過在速度上比之以前要快上很多。而現在,唯一發生變化的便是虛空。

伊辰現在運行的是正向無名功法,於是在虛空中,大量的生命之息開始出現,片刻間,已經是一團極爲龐大的存在。那團光球見狀,非常迅速地射向虛空的某一處,然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生命之息愈來愈盛,快速蔓延在虛空中的每一個角落,也因此,虛空正在急劇的恢復中。肉眼可見,一處處裂縫慢慢地合攏,似乎在一剎那,虛空不在黑暗。祥和的氣息逐步地洋溢在虛空中。

轉眼間,又是過去了半年的時間。在強大的生命之息修補下,虛空完好如初。而且生命之息還悄然地融進伊辰的體內,與之相融合。這是伊辰以前十分想做,卻又做不到的。而現在卻無意識的做到了。

有着生命之息的涌入,伊辰的身體機能也在迅速地變強,新的能量運行的更加的歡暢,更在特定的時刻,一絲絲地能量涌進虛空之中,而後化成四道屬性能量,散於虛空之中。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時間流過,轉眼剎那,五年一晃而走。洞穴中,因爲有着人影在打裏,伊辰的身上沒有半點的灰塵。氣息在勻順的同時,強大的氣勢始終是包圍着他。即使是人影想要靠近伊辰,也得小心翼翼。

一幕幕的奇怪,讓得人影疑惑之餘,對伊辰更多了幾分的崇拜。他還記得當時伊辰的傷勢是有多重,體內如此多的狂野死亡氣息居然是沒有讓伊辰死亡,反而到現在,伊辰變的更加的強大。

當人影恭敬地看着伊辰的時候,忽然之間,天空上方響起一聲驚雷,聲音在這個山脈中經久不息。人影大驚,以爲又是有什麼強者在戰鬥,或是二人的蹤跡被人發現。

強忍住心中的恐懼,人影悄悄地溜出洞穴,赫然發現,無盡的上空中,出現了一朵巨大的五色雲彩。龐大令人心悸的能量緊緊地環繞在雲彩身邊,半點也沒有溢散出去。

人影死死地盯着五色雲彩,他心中明白,若是這朵五色雲彩攻擊的對象是他的話,那麼他將必死無疑。片刻,五色雲彩飄到洞穴的上空。

“難道真的是對準我們而來?”人影不由發出一聲恐懼的呼聲。

五色雲彩在洞穴上空不停地旋轉,周圍的能量開始了蔓延,一道一道地快速地滲進洞穴中。看到這一情景,人影猛然地想起了什麼,轉而不可思議地看向洞穴。此時,恐怖龐大的能量不斷地涌進洞穴,人影已經無法穿過能量進到洞穴中查看伊辰的情況。

伊辰在無意識的狀態下,體內能量高速涌動間,頓時感覺到了外來的那股強大的能量。不僅沒有懼怕,反而是十分的開心一樣,涌動的速度憑空又快上了一分。

與此同時,伊辰的身軀動了,整個人翻身凌空而坐,雙手快速地結着法印。這法印赫然是無名功法的法印,難道伊辰醒過來了?

隨着手勢法印的形成,體內的能量與外界的能量開始了接觸,彼此開始了互相交融。洞穴裏,也因此發出了輕微的震動聲響。

聲響自然是無法瞞過外面的人影,雖然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心中仍是在擔憂,畢竟伊辰是在昏迷的狀態中,這一切能成功嗎?

天空上的異動,引起了山脈中,及附近多數強者的注意。很快地,人影便是感覺到了周圍不斷地有強者聚集過來。凝視了洞穴一眼,人影大聲喝道:“我家大人在此衝擊界皇境界,你們看着就好,如果誰想搗亂的話,不要怪我不客氣。”旋即,自身強大的氣勢頓時沖天而起,讓聚集周圍的強者們都感應到了。

人影自身實力不凡,衆多強者感受到這股氣息,紛紛地收斂了自身的氣息,靜看着天空中的動向。畢竟,能親眼看一個強者晉身界皇境界,對自身的修煉大有幫助。

五色雲彩周圍強悍的能量愈來愈少,標誌着伊辰的進展十分的順利,人影心中的擔憂也隨之少了幾分。但忽然時,倆股強大的氣勢快速地逼向人影。


人影冷冷一哼,自身氣勢狂涌而去,瞬間撞上了那倆股氣勢。人影悶哼一聲,向後面退了幾步,厲聲喝道:“不管你們是誰,如就此罷手,就當我沒發現。否則,等大人成功之後,小心你們的性命?”

“哈哈哈。”天空中響起一聲狂笑:“大言不慚,你大人現在緊要關頭,只要我們現在衝進洞穴,不讓他成功,你說會有什麼下場呢?”

能夠有機會晉身界皇強者,自然是非常難得。不過也是十分危險,一旦有人來搗亂,而使晉身失敗的話,不僅修爲會倒退的厲害,而且,以後再想晉身界皇就非常的困難。

所以有人在衝擊界皇境界的時候,大多有着好幾個實力強悍的好友親人伴隨,躲到一個無人的地方進行。還有,在世界上,專門有一些人找這些機會。因爲,若能成功衝到伊辰身邊,強行吸取本該是屬於伊辰的能量,修爲也會因此大進。

當然一般很少會有人成功,每一個衝擊界皇境界的人,無不是一方豪傑,多少會有幾個好友的護持,不像伊辰今天,就一個人影在此。先前那些強者因爲實力不夠,所以安分下來。而現在的二人明顯是自認爲修爲不弱,況且對人影的一番試探,也知道了人影的具體實力,這樣還敢口放豪言,自然是不懼人影了。

人影臉色頓時大變,閃身來到洞穴邊,冷聲道:“既然你們不怕死,可以上來試一試?”

話音剛落,二道人影自天空中急射而下,衝向了人影。

洞穴中的伊辰依然穩如泰山,手勢法印的速度已經到了一個不敢想象的高度,外界涌進來的能量已經被他吸取一空。這時,天空上的五色雲彩開始快速地旋轉,由於周圍能量的消失,它的恐怖氣息也隨之減弱。

在不久之後,五色雲彩轟然爆炸,化爲一縷能量。交戰中的三人二驚一喜,頓時間,二人咬咬牙關,把一肚子的怨氣都灑在人影上,彼此攻擊更加的犀利。

洞穴中,倆股能量快速地涌出,一股能量衝上高空,迎上由五色雲彩化成的一縷能量,讓它順着這股能量快速地涌回洞穴中,進入到伊辰的體內。

而另一股能量則是衝向了交戰中的三人,來勢洶洶的能量讓得那二人驚恐非常,退儀意還在腦中盤旋,能量已是衝到了他二人身前,將二人牢牢地困在原地,動彈不得。

人影既驚且喜!在能量涌出之時,三人都已感受到。那時伊辰應該還沒有完全的成功,但是卻有着這樣的神通,讓所有在一旁觀看的人都沒有想到。衝擊界皇境界的過程中,不能與任何人交手,而伊辰方纔明顯是做到了,人都還被他困在原地?所有的人眼神都投向洞穴中,他們都想看看這位神奇的強者到底是誰?

五色雲彩化爲的能量在進入到伊辰身體後,一切彷彿是那麼自然,界皇境界!如伊辰這樣,在昏迷中晉身的人,怕是以前,之後,都會只有伊辰一人吧?

一入界皇,伊辰霍然睜開眼睛,靈魂迅速與他交融,瞬間便是知道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當然也知道了剛剛外面發生的一切。

正想出去修理那二人的時候,在身體中,靈魂中,突然地涌進一股奇怪的能量。這股能量,在伊辰的身體中,便是虛無飄渺的存在,感應的到,卻無法將它控制。身體各處,都有着它的存在,非常的溫和,沒有帶給伊辰一丁點的不適。

“沒有問題,就先去修理下那倆個趁火打劫的人吧。”伊辰淡淡地說了一句,人影便是憑空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到了洞穴外。

“烏達,這段時間辛苦你了,謝謝。”救下伊辰,照顧了伊辰這麼多年的人正是烏達。那天,伊辰調解他與凌巨之間的糾紛,使得烏達對伊辰非常的佩服。

魔獸世界,人類世界,本就是倆個不相融的世界。一旦遇上,小打小鬧是正常的,多數都是生死相向。那天伊辰的出現,烏達已經是以爲沒有希望取回靈藥,能保住性命就很不錯了。那裏想到,不僅是取回了靈藥,而且還多得了一些。這樣的舉動,不僅是烏達,相信在魔獸中根本就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情吧?

所以那天伊辰有難,烏達也是略思片刻,就毫不猶豫地冒着強大的危險救了伊辰。。。。


“大人不要客氣,這是。。。。”

伊辰擺手制止了烏達下面的話:“記住,我不是你的什麼大人,我們是兄弟!”伊辰的朋友不多,但每一個都夠的上情義二字,烏達自然也夠的上。

烏達心中一暖:“多謝大。。。。”

“我們是兄弟!”不僅是烏達心中暖意頓生,伊辰又何嘗不是。當初化解烏達與凌巨之間的矛盾,一個是因爲烏達是魔獸,伊辰有着對巴頓的承諾,救特切西也是如此。另一方面是因爲凌巨當時給伊辰熟悉的感覺。不然,伊辰不大可能會管一些小小的閒事。說起來,沾光的應該是伊辰,一番有目的的做法,卻是救了自己一命。

伊辰雙手一揮,那股困住二人的能量頓時回到伊辰的體內。二人連忙跪下,誠惶誠恐地道:“參見大人,大人饒命,我二人也是鬼迷心竅。”

那股能量困着二人良久,伊辰從這股能量已經感受到二人不屬於魔獸,那麼也沒有必要留手:“你二人這番做爲,是原界中最卑鄙的手段。放了你二人,好讓你們去禍害別人?”

凜冽的殺意頓時裹住二人,一股能量開始在伊辰身體外盤旋。

“大人饒命,我二人願意終生效忠於大人。”

伊辰冷哼道:“收你們在身邊,我不放心。”

“大人饒命,您可以對我們下靈魂鎖定,日後我們自然是不敢違揹你,否則只要您一個念頭,不用動手,我們就會煙消湮滅。”

“靈魂鎖定?”伊辰疑惑地看着二人,轉向烏達,後者同樣一陣迷糊。。 “靈魂鎖定?”伊辰不知道很正常,來到原界的時間不長,況且大部分的時間在修煉與撕殺中度過。可是烏達地道的原界中人,居然是會不知道,這就很是奇怪了?

左邊一人連忙道:“對,大人可以對我們施下靈魂鎖定,這樣我們就不敢對您起二心,即使讓我們去送死,我們也心甘情願地去。”

伊辰的眉頭皺的愈來愈緊。。。右邊這人急忙道:“大人,靈魂鎖定就是用您的靈魂控制住我們的靈魂,這樣我們對您就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了。”

“居然有這種手段?”伊辰冷冷一喝:“諸位,可以散了嗎?”

附近山脈中,高空中,隱匿着的強者全都急忙離去,半點猶豫都沒有。

“到底什麼是靈魂鎖定,如何施法,有沒有解救之法?”伊辰淡淡地道。心中對這種手段有了幾分的好奇,而且眼前二人實力還是不錯。與黑衣人一戰,多少會給凌家帶去一些麻煩,如果真的有一種穩妥的手段,他倒不介意收下二人,讓他們爲凌家效力。

“大人,我叫布莫爾,他是我弟弟布須爾,我們這一族人員極爲的稀少,整個原界算起來,不過十數人而已。可是我們自出生之後,便有一種特殊的能力,那就是靈魂鎖定。既可以施法給別人,也可以讓別人對我們施法。”左邊一人解釋道。

伊辰臉色頓時一沉:“可以給別人施法,若是我收了你們,你們趁機將此法施在我的親朋好友身上,以此來要挾,我豈不是得不償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