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既然那傢伙也是獲得了一逆天級功法,想必五百年時間突破到仙尊,那是足夠了,而到現在都沒有出現,那說明要麼是在仙界的時候死了,也可能是在仙界美女如雲,早就把這個下界的情人給忘記了。

這是一個悲劇,想必也正是這種漫長的等待,令這個深情的女子一點點的失望了起來,而導致她現在已經神經錯亂的稱呼自己為仙女,這說明她嚮往著仙界,她雖然失望,知道自己的他不會回來了,但是卻依舊沒有絕望,給自己的精神世界找了個寄託,把這裡當成了仙界。

當然,從權月月的話中,張楠也是明白了,原來靈皇境並非最強,而上面還有這靈聖境和靈帝境界,而靈帝境界便是等待飛升的境界。

張楠從開啟通天塔第一層需要丹靈境,便是已經猜測出了,靈皇境不是最強,只是他一直不清楚後面的境界,顯然算是瞭然了,當然也知道了還有強大的存在,那便是聖域。

明月宗雖然是萬殤王朝的三大宗門之一,在萬殤王朝乃是龐然大物,但是在那聖域面前,似乎太渺小了。

同時,張楠也不得不感嘆修練之路的漫長,自己現在控靈境,那就是一個渣啊,不過他堅信,有著逆天級功法和通天塔的他,定然能夠成為另一個傳奇人物。

「所以。。。你能答應我嗎?我希望你能勸說我姐姐,讓她死心,讓她放下,要知道我姐姐以前的天賦也是不錯的,在他飛升的時候,已經是丹靈境後期修為了,若是她好好修鍊的話,顯然至少也是靈皇境中期或者更高,而她卻因為心裡放不下,耽誤了修鍊,以至於修鍊速度很慢,到了現在才得靈尊境後期的修為,若是再過三百年她都不能突破到靈皇境的話。。。」

說道這裡,權月月停了下來,竟是有著淚花閃動。


「不能突破會怎樣?」

張楠皺眉問道,權穎草的種種令他從心底想要疼惜,想要去呵護她,她對愛情的那種執著也是令他心裡顫動,只是他知道現在的自己還是太弱了,什麼都不算,而且,也沒有任何的理由去照顧她,因為她的心裡或許還忘不了那個他。

「不能突破到新的境界增加壽元,那到的壽元就會很快到了,到時候她就會逐漸衰老,壽元用盡而慢慢死去,所以。。你一定要勸阻她,我相信你可以利用你跟當年的他長得很像,名字也一樣這一點來作為突破口,或許能夠讓她放下。」

最後,權月月說著,眼裡竟是泛著一絲哀求之意。

「突破到靈皇境,她能夠增加多少年的壽元?」

張楠想了想問道。

「靈皇境和靈尊境乃是一個極大的坎,若是突破到靈皇境,便是能夠獲得近萬年的壽元,也就是會為她增加八千年左右的壽元。」

權月月說道,的確,靈皇境和靈尊境之間的差距太大了,不然這萬殤王朝也不會到現在整個王朝也只有區區數人。

張楠點了點頭,抬頭,眼裡露出堅定之色:「我會想辦法讓她努力修鍊的,不過,我不會勸住她放下,我還會陪她一起瘋狂。從今天起,我將自稱她的仙童,也會好好守護她,而且我還要以最快的速度突破,去仙界找那個傢伙,若是他沒死,而是因為貪戀仙界的誘惑,忘記了你姐姐這份情誼的話,我會親手宰了那個忘恩負義的傢伙。」 權月月一臉的驚訝,自己是來勸說張楠,把這些明月宗很多人都不知道的秘事告訴他,只是希望她能勸說自己的姐姐,不要在沉溺於那個虛幻的世界中,這裡並不是仙界,這裡只是個下等位面。

位面分為三等,下等位面則是有著很多,這些位面裡面有的修鍊靈氣,有的修鍊魂幽氣,有的修鍊鬥氣,還有的修鍊元力,但是無論怎樣,都是希望成為位面至強,飛升到中等位面,俗稱仙界!

在仙界,所有人都修鍊的是仙元力,而還有一個位面,更是高級很多,便是上等位面,俗稱神界,修鍊的是神力,不過,這些顯然都是后話了。

現在令權月月鬱悶不已的事情卻是,這個該死的小子,竟是說要陪著自己的姐姐瘋狂,而且還說要自稱仙童,這不是讓自己的姐姐越加陷入那樣的幻想中,無法自拔嗎?

明月宗早就下令,不得任何人在稱呼權穎草為仙女,然而,這個小子似乎還很膽大,特別是那天,竟是說要讓姐姐的擁抱當獎勵,這小子還真是膽子大到沒邊了。

權月月雖然心裡惱怒不已,但卻沒有立即發火,畢竟張楠後面的那句話令她感到很滿意,雖然她認為張楠不過在那裡吹牛皮,但是這的確吹到她的心窩裡面去了。

若是那混蛋真的死在了仙界,那也就罷了,但若是那混蛋真是在仙界享樂,而把自己姐姐的情誼忘在了九霄雲外的話,她自己都恨不得動手活活的撕了他。

「你說的話,我只喜歡後半部分!」

權月月表態,表情複雜。

「呵呵,你們這麼做,其實也希望她努力修鍊,早點突破罷了,那為何不開開心心的修鍊?心裡懷著無邊的苦楚,卻是要專心去修鍊,這痛苦,或許你們很難理解吧?那樣增加了壽元又如何?只是為了獲得更多的壽元來享受痛苦嗎?那樣的突破,換做是我,寧可不要!」

張楠直直盯著權月月,一連串的問題,令權月月陷入了沉思,每一個問題,猶如千斤般的重鎚轟擊著她的心靈。

「或許我們真的一直都錯了吧!!但是她在那個虛幻的世界裡面,真的能夠找到快樂嗎?」

權月月有些不確定的道,眼裡有些迷茫,張楠的話,細細思考之下,的確很有道理,獲得更多的壽元,只是為了增加無邊的痛苦,這樣活著,真的很累,或許自己的姐姐心裡也清楚,也沒有突破到靈皇境的打算了吧,只是迫於父親的壓力之下,才慢吞吞的修鍊著。

想著自己姐姐承受的痛苦,權月月眼裡終於落下了眼淚。

「你放心吧。。。以前或許不會,但是現在會的,作為仙童的我,怎麼能讓她孤獨的活在那樣的世界裡面呢?而且我已經有了辦法,到時候讓她高高興興的努力修鍊。」

張楠對著權月月微微一笑,安慰著道,他最怕就是女人落淚了,而且還是這種本就楚楚動人的女子。

「嗯。。。希望你能做到。對了。。。你還能堅持多少天?」

權月月笑了笑,抹掉眼淚,站了起來,顯然準備離開了。

「咳咳。。。達不到擁抱仙女的天數,那本仙童的罪,豈不白受了嗎?」

張楠見權月月心情好了,也開始玩笑起來了。

「你。。。你還真的打算堅持那麼久啊!你忍得住嗎?」

「放心吧。。。本仙童一直都很堅挺的,這點時間還是忍得住的!」

「堅挺?」

權月月皺眉,有些雲里霧裡,突然想到了什麼,俏臉一紅:「無恥!不跟你們仙界的多說了,你最好死在這裡面,到時候我姐姐說不定能夠在你墳前給你一個擁抱」

權月月蹬了蹬腳,轉身氣呼呼的準備離開,而張楠則是在分焰池中哈哈直笑,不過,當權月月走到門口的時候,卻是停了下來:「忍不住了就別逞能,你說的那些話,等我父親出關后,我會轉告他,希望你不要令我們失望。」

說完,權月月便是走了出去,待她出了山洞之後,卻是自語道:「這傢伙,雖然跟當年那傢伙長得很像,但是性格卻是完全不同,不像當年那個傢伙,只知道修鍊像個木頭一般,這個傢伙時而正經,時而風趣。希望他真的能夠做到吧!」

轉眼之間,已經又是過了五天時間,這已經是第十天了,進入焰洞的十一個人,在昨天已經盡數出來了,唯有一人還在裡面,而他正是張楠。

此時,焰洞門口已經站了好幾人,皆是有些驚訝。


「那小子。。。也太邪乎了吧。聚靈境的天才弟子們都受不了出來了,這小子毅力也太強了吧!」

「是啊。。。不會真的超越當年的那個傢伙吧?」

「還早,還有五天呢,那裡面的能量是一天比一天強,忍受的痛苦,也是一天超過一天。。。不急!」

兩位護法小聲嘀咕起來,張楠每多呆一天,他們心裡就越是驚訝一天,而從今天早上開始,這裡面就只剩下其一人了。

「姐姐。。。看來這小子有希望啊!十五天牽一下手,二十天一個擁抱哦。。。」

權月月臉上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盯著權穎草看,想象著若真是那般,自己這個姐姐到時候會怎麼辦,這麼多年了,不論誰不小心碰了她的手一下,那可都是找死的份兒,而現在。。。。

「哼!就憑他?我看說不定明天就出來了。」

權穎草嘴上冷哼,表情冷漠,但心裡卻是隱隱有著期待,若是真能有人超越『他』,她心裡會有一絲痛快。

「咳咳。。。看來老夫的徒兒的確不錯,哈哈。。。你有個好奴隸,老夫則有個好徒兒啊!」

斷劍老頭躺在一根較大的樹枝上面,手裡拿著一葫蘆酒,滿臉的笑意,好說歹說之下,偷偷叫了權穎草一聲仙女之後,總算是讓權穎草答應了下來。

而他現在也暗自慶幸,當初雖然沒有搶到雪兒那個極品小丫頭,但是沒想到她哥哥在毅力方面,還是令人敬畏的,即便張楠現在就從裡面出來了,他也值得驕傲了,至少自己這個徒弟,比很多弟子都優秀了。

當然,在斷劍尊者的心裡,還是覺得張楠沒有雪兒有天賦,因為張楠沒有覺醒靈魄,更別說天生靈魄了。不過,他若是知道張楠功法之後,定然就不會這麼想了,肯定會驚呼自己撿到個寶了,而且張楠還有一個經常睡覺卻牛叉得緊的通天塔。

分焰池內。。。張楠牙齒咬得咯咯直響,身體如同刀絞一般疼痛。

「通天塔,本帥快堅持不住了,你是不是該出手一下了?」

張楠忍不住提出了要求,這個該死的通天塔,說這不僅可以淬鍊體魄,更是磨礪心志的好機會,叫他要先儘力堅持,等到堅持不住的時候,它才會出手。

「呃。。。你可以先試試唱歌。。。。這樣或許你會覺得沒有那麼痛苦。」

通天塔的話,令張楠想要撞牆,這個時候,這個該死的金戒指,竟然。。。。又被坑了!

「你。。。我草,你坑我!?我的擁抱都沒有了!」

張楠忍不住大叫。

「呵呵。。。你放心,擁抱會有的,只是你還沒有到達你的極限罷了。呃,我先睡個兩天,這兩天,你就唱歌吧。」

然而,通天塔卻是極其平淡的說道,似乎根本不把自己這個主人的痛苦當成一回事兒。

張楠徹底崩潰了,卻是只能大唱起來:「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

剛走到分焰池門口的權穎草和斷劍尊者以及權月月三人,一聽見歌聲,都不由滿臉黑線,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傢伙居然還有心情唱歌!

ps:前幾天好像欠大家一章,這章不算是加更,是補前面的。。。 本來想要進去看看的三人,聽見歌聲之後,皆是滿臉黑線,這小子的神經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大,這個時候居然還能唱歌。

不過,當聽了幾句之後,皆是被裡面的節奏給嘆服了,他們可從來沒有聽過這等音樂,直覺得張楠是個奇葩。

「看來是痛的受不了了,才這麼鬼叫,咱們還是到外面去等吧。。」

最後,權穎草又帶著二人去山洞門口等去了。

誰也未曾想到,這日升日落,居然又是過去了五天的時間。

「那小子。。。天啊。到了明天,這記錄可就真的破了。。。」


那護法已經忍不住叫了出來,不顧不上什麼仙風道骨的形象了。

「不愧為老夫的徒兒哈哈!」

斷劍尊者更是怪叫連連,這句話這幾天已經說了幾十遍,越說越帶勁,根本停不下來。

權穎草和權月月則是心裡不停的鄙夷這個老傢伙,別人張楠現在連是你的徒兒這件事都還不知道,跟別說傳授什麼東西,獲得什麼好處了,這老傢伙居然就開始驕傲了,開始居功了,好像這都是他調教的好一般。

當然,權月月鄙視斷劍這個老頑童的時候,心裡也是暗暗激動不已,這麼多年了,這個記錄難道真的要被打破嗎?這消息傳出去,那整個宗門不轟動嗎?而且這傢伙還是剛進入宗派啊,一進來便是打破了一千多年前的記錄,這。。。太不可思議!

權穎草表情平淡,心裡也是充滿了期待,她心裡只是想要證明一件事情,證明張楠毅力潛力各方面都不輸於那個人,她要讓他以前留下來的光環,被全部的清除掉,她現在也分不清這是愛還是恨,但是她覺得這般,她會感到痛快。

然而,現在的張楠,也是痛得不行了,幾次想要捏碎手裡的玉簡,但都忍了下來,此時的他,直感覺五臟六腑都被攪碎了一般,額頭處的斗大汗珠滾滾落下,青筋暴起很是駭人,眼裡布滿血絲,頭腦也是一陣仿若裂開般的疼痛,骨頭仿若被啃食。

這般疼痛,他竟是熬到了現在,那什麼唱歌的確管用,不過,唱了兩天之後,他便是都唱不出來了,喉嚨實在受不了。

「通天塔,我。。真的不行了!啊!」

張楠大叫起來,再次準備握碎手中的玉簡,但一想到那個為愛痛苦千年的女子,他又是忍了下來。

「你妹啊,老子拼了!」

這個時候,拼得全是內心的毅力,張楠把心一橫,竟是把那玉簡直接扔進了池子之中,再也沒有任何的退路了,當然,他也相信通天塔不會見死不救的。

「好樣的。。。你堅持到明天,我就可以幫助你緩解痛苦了。」

終於,通天塔的話讓張楠有了一絲盼頭,但是這一個夜晚,卻是令他無比的難熬,幾次都痛得他快要暈了過去。

第二天,終於到來,而這已經是第十六天了,新的記錄誕生了。。。

「嗡!」

分焰池內,也是微微閃起一道綠色光芒。

隨著這道光芒在池子內盪開,張楠立即感到身體內傳來一絲絲的冰冷,那種無邊的痛苦,終於緩解了幾分,令它鬆了一口氣。

山洞外,早就沸騰了,一名護法已經去稟報天狼尊者,連雲尊者等幾位尊者去了。

斷劍尊者則是樂得臉上如同一朵菊花般燦爛,破了,自己的徒兒居然把記錄破了,不管無恥不無恥,反正已經是自己徒兒了,這次誰都搶不走了,這是自己唯一的徒弟,也是他的驕傲。

很快,明月宗除了還在閉關的權笑天之外,七峰之主,以及其他的長老也都來了,皆是過來看看奇迹的誕生,也想看看那小子到底是什麼時候出來。

卻不知,現在的張楠在那分焰池內,神情氣爽,身體被改造的比以前強了好幾倍,而有著通天塔的幫忙,已經不怎麼痛了,所以,他決定下來,在這裡面呆個三十天,震懾所有人,而到時候他的身體比現在還要強悍很多。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池內的張楠很是愜意的接受著體魄的淬鍊,而外面的人也一天比一天驚訝。。。。以至於後面都感覺快要麻木了,直呼張楠是個怪胎。

時間早就過了二十天,權穎草也無語了,這哪裡是破紀錄,這完全就是對以前紀錄者的踐踏好鞣鞠。

她從沒有想過,張楠能夠做到,而他真的做到了。

天狼尊者也難以置信了,他不敢相信這是那個被b得直接撞暈自己的傢伙,他一想到這個,心裡不由一愣,他該不會為了不痛,把自己撞暈吧?要知道那分焰池內,昏迷沒有主動意識的人,會被分焰池排斥,直接令那人爆體而亡的。

不過,很快他便知道自己多慮了,因為張楠在那護法手中玉盤上的那個光點還亮著,這說明他在裡面,而且還活得好好的,而且那個光點還不是一般的亮,這說明那小子的狀態還不是一般的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