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恩!”秦嵐不能再同意地點了點頭,“完全搞不清楚他在想什麼。”

組織返校的學生回到教室,登記回到教室的學生名字,謄寫演講稿,檢查每一個學生的身體健康狀況……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秦嵐、智紅和冷峻開始忙碌起來,沒有休息的時間,而姜雲譜則一個人無事可做地坐在教室的角落裏發呆。返回學校的學生越來越多了,教室裏面的學生也越來越多了,打鬧玩耍的學生也越來越多了。三個人管理整個班級顯然很吃力,沒有辦法,秦嵐只好給一些學生分配任務,讓他們參與管理。

中午到了,學生們又一窩蜂地涌向位於宿舍區的第一學生食堂,迅速把整個食堂佔領了,秦嵐等人又必須去組織一下秩序。飯後,學生們又各奔東西,有的留在食堂玩耍,有的則去了宿舍,有的去了教學樓,還有的則去了學校的其他地方……下午兩點,在秦嵐等人的努力下,一年級四班的所有學生都及時進入了大禮堂,參加野外生存訓練總結表彰大會。

大會還沒有正式開始,學生們在各自的座位上聊天,談天說地,聊得非常開心。

“終於可以休息了嗎!”忙碌了好久,智紅已經很累了,她靠在座位上,閉上眼睛休息,“從上午一直忙到現在,累死我了,班幹部真不好當。”

“確實很累!”冷峻看着所有人,“不過,也正是因爲我們,所有人都坐在了這裏。”

秦嵐點了一下學院手錶,一個激光屏幕出現在她的面前,上面正顯示着她的演講稿。

“已經寫完了嗎?讓我看一看!”智紅把臉湊過來,她還沒有看內容,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對了,姜雲譜該怎麼辦?一會我們上臺……”

“他要是低着頭的話……”冷峻也擔心起來,“那樣肯定不行!”

“姜雲譜!”秦嵐扭頭去看身旁的姜雲譜,對他說道,“一會我們上臺領獎,到時候要把頭擡起來,不要低着,明白嗎?”

姜雲譜又點了點頭,當然,他的頭一直低着。

智紅現在特別擔心,她不相信姜雲譜能夠擡起頭,“一點可能的跡象都沒有啊!”

“你現在可以把頭擡起來嗎?”秦嵐有些急躁,“我們可是第一名,你這樣子……”

姜雲譜沒有說話,他的頭始終低着,給人一種很消極的感覺。

“沒有別的辦法了!”智紅站起來,走到了姜雲譜的旁邊,又把臉湊近他的臉,“你現在肚子很疼吧!”

沒等姜雲譜反應過來,他的肚子又疼起來了,劇烈的疼痛強烈地刺激着他的大腦。

秦嵐奇怪地看着智紅,她忽然想到了一個月前的一幕,頓時明白了。

“很好!”智紅站起來,朝平靜招手,“老師,姜雲譜身體有些不舒服,我帶他去保健室吧!”

“啊?”平靜馬上趕過來,看着被疼痛困擾的姜雲譜,馬上陷入了煩惱中,“怎麼又是這個時候啊!姜雲譜,你怎麼回事,又肚子疼嗎?偏偏這個時候?”

姜雲譜什麼也沒有說,他的肚子太疼了,疼得他無法思考。

“這樣吧!”平靜對秦嵐說道,“秦嵐,這裏就交給你了,我現在送姜雲譜去保健室。智紅,你們已經夠辛苦了,現在好好休息一下,準備參加頒獎典禮吧。”

“謝謝老師!”智紅高興地說道。

平靜嘆了一口氣,抓起姜雲譜,攙扶着他朝出口走過去。

十分鐘之後,姜雲譜躺在了保健室的牀上,這是他第二次來到這個安靜的地方了。

“看來,你和這裏真的很有緣呢!”汪玲站在牀邊,她看着姜雲譜,開玩笑地說道,“一個月前,你來到了這裏;一個月之後,你又來到了這裏。”

姜雲譜什麼也沒有說,他閉上了眼睛,打算好好睡一覺。

“好好休息!”汪玲微笑着說道,又離開了保健室,關上了門。

保健室一下子變得特別安靜,就好像有人施展了一個特別的法術,消滅了所有的聲音。

姜雲譜躺在牀上,把身體塞進舒服的被窩裏,臉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眼睛逐漸閉上了。不過,當他閉上眼睛沒過多久,一股幽香飄進了保健室。彷彿甘甜的泉水,這股幽香迅速包圍了姜雲譜,流進了他的身體中,滋潤着他體內的每一個細胞。一開始,姜雲譜以爲這股幽香完全是自己的錯覺,於是他繼續安心地休息。然而,沒過多久,這股香氣一下子消失了。

姜雲譜察覺到香氣消失了,一下子睜開了眼睛,看了看四周,發現保健室內根本沒有其他人,“怎麼回事?剛剛的香氣難道純粹是我的錯覺嗎?”

什麼也沒有發現,姜雲譜只能把剛剛的感覺歸結爲自己的錯覺,於是躺下來繼續休息。可是,這一次他難以安心休息了,腦子裏不斷地回想着剛剛的感覺,渴望再一次聞到芳香。

“爲什麼沒有了呢?難道一切都是我的錯覺嗎?不!絕不會是錯覺,那種氣味從來沒有聞到過,一定不是錯覺!那麼,那股氣味是從哪裏傳來的呢?這個房間根本……”姜雲譜忽然想到了什麼,他馬上從牀上跳起來,首先去看窗戶,發現保健室的一扇窗戶完全打開了,透過窗戶可以看到外面的路燈。

姜雲譜恍然大悟,他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如此,我怎麼這麼笨啊,現在才反應過來。那股香氣肯定是從外面飄進來的啊!”

一股強烈的渴望在姜雲譜的心中產生了,他對剛剛的香氣充滿了期待,他想知道那些香氣是如何產生的,想知道那些香氣爲什麼會有那樣的效果,想更多的呼吸那樣的香氣……

“反正我已經沒事了,這裏也沒有老師,不管那麼多了!”姜雲譜點了一下學院手錶,一個激光屏幕出現在他的面前,然後他點擊服飾,把自己身上的服裝更換爲藍雪學院校服。

藍雪學院社團區位於藍雪學院的北部,南接藍雪北路,西靠社會區,面積1.45平方公里。社團區,顧名思義就是聚集了大量學校社團的地區,這裏是整個藍雪學院最具活力的地方。在這裏矗立着許多高樓大廈,除了航天類社團和運動類社團外,其他所有社團都在這片地區進行社團活動。醫學樓便是醫學類社團主要活動的地點,醫學類的社團教室都在這裏,這裏也是整個學校進行醫學教育和科研的核心,所有從事醫學的學生都在這裏學習深造。另外,在這片高樓林立的地區,有一片特別奇妙的綠色風景,那就是位於社團區西部的城山。城山是一座海拔五百米的高山,上面種滿了各種樹木花卉,而且特別修建了觀光旅遊的道路以及相關設施。作爲社團區唯一的綠色風景區,這裏非常受歡迎,很多人喜歡在休息時間上山遊玩。 第九十三章:林中仙子

走出醫學樓,姜雲譜開始尋找那股令人安心的香氣來源,可惜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尋找的是什麼,只能到處走到處聞。幸運的是,這個時間段樓宇之間的道路上面幾乎沒有人,這對姜雲譜而言真是太好了,他可以自由自在走動。而且,整個社團區的樓宇建築都是嚴格按照東南西北的方向展開,一條條垂直交錯的馬路將整個地區非常整齊的分開。沿着任意一條路一直往前看,無論站在哪裏,都可以看到盡頭,沒有絲毫阻礙。每一棟樓的形狀和顏色都是獨一無二的,每一個樓上面都有編號和名稱,每一個十字路口都有地圖和路標,在這樣一個地方想迷路都有些難。

姜雲譜按照地圖展開尋找,他以醫學樓爲圓心開始,先選擇一個方向,然後一直往前走,邊走邊聞氣味,走到盡頭之後又利用神靈之力快速回到醫學樓,如此往復。

花去了不知多少時間,除了城山之外,姜雲譜幾乎把整個社團區都逛了一遍,仍然沒有找到那股令人難忘的香氣。

“只剩最後一個地方了嗎?!”姜雲譜站在一個十字路口的中心,朝西望過去,只看到了城山的一小部分,“能在山上找到……吧……如果在那裏都找不到的話……”

姜雲譜又使用神靈之力,沒有消耗一毫秒的時間就移動到了城山的山門下面,進山的城山門樓擺在他的前方,門樓的上面寫着城山兩個大字。

抱着最後一試的心理,姜雲譜穿過了城山門樓,沿着山路朝山的裏面走。由於尋找太久沒有結果的緣故,姜雲譜已經沒有多少熱情了,他感覺自己已經忘記了那股香氣,而那股香味也已經離他而去,想要找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也許一切都是我的夢也說不定。”姜雲譜有些失落地在山路上慢慢行走,他發現城山的山路非常繞,沒有直接通向山頂,而是圍繞着山蜿蜒曲折。另外,路邊有許多休息娛樂設施,比如座椅、亭臺以及一些鍛鍊身體的健身器材等。

姜雲譜對路邊的風景毫無興趣,而且,這裏的風景也無法吸引他。雖然這些樹木大部分都不是人爲栽種的,但是一條人爲修建的山路、一個標準的椅子就可以奪去附近自然的野性,讓原本自然生長的樹木一下子變得很不自然。因爲人類的舉動,大自然與生俱來的自然美隨之蕩然無存,只剩下人類眼中驕傲的文明而已。

“無聊!”走了大約一分鐘的路,姜雲譜停下了腳步,他忽然想起了前不久的經歷。當時,他和千月一起在野外玩耍,白天翻山越嶺,晚上野外共眠,餓了抓野味,渴了喝山泉……那是一段無比自由的快樂時光,每天都過得十分開心。

“月月,你過得還好嗎?我們……以後……不會有以後了吧……我這種人……到底是我已經失去了她……還是……我本來就沒有……得到過她……或者……我……”姜雲譜看着前方彎曲的道路,心裏產生了一股無法釋懷的厭煩感,他真想一隻手毀掉眼前的道路。

“還是直接去山頂吧!如果在山頂上面找不到的話,其他的……話說,我究竟在幹什麼啊我……爲了什麼纔來到這裏來的呢?感覺自己好蠢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真是……最差勁了……”姜雲譜閉上眼睛,不經意間他使用了神力,瞬間移動到了城山的山頂。

清風在耳邊吹過,一股撲鼻的香氣迎面而來。

“就是這股香氣!”姜雲譜連忙睜開眼睛,看見了令他意想不到的一幕。

這是一幅奇妙而可愛的畫面!

翠綠的樹林中間,一位身穿綠色長裙的美麗少女坐在草地中央,數不清的蝴蝶圍繞着她在空中飛舞,野兔、松鼠、小鹿安靜地趴在周圍,一齊看着少女。少女如同林中仙子,優美地坐在地上,卻好像飄在半空中。她的全身散發着一股超脫世俗的靈氣,在陽光的照射下更加神奇。不光如此,她的綠色長髮一直從頭上流到地面,似乎沒有結束;柔美的十指自然張開,上面分別載着一隻小巧的蝴蝶;驚豔的側顏,微閉的眼睛,半開的嘴脣……

姜雲譜被眼前這位林中仙子完美迷上了,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遇到一位如此超凡脫俗的女生。忽然,姜雲譜想到了真正的女神,想到了那位拿着神戟的藍色女神。雖然眼前的這位女生不能和那位女神相比,但作爲一個人而言實在是太特別了,簡直就是神下凡爲人的姿態。

“好……漂亮!”姜雲譜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他想更加近距離地觀察這位林中仙子。可是,不幸很快降臨在他的身上,而他根本來不及反應。

忽然,姜雲譜感受到一股飄飄欲仙的感覺,眼前的一切迅速變得模糊。彷彿靈魂脫離了肉體一樣,全身的觸感瞬間消失了,視覺已經完全不存在,剩下的只有一個似有似無的“自我”而已。

“姜雲譜!”一個若有若無的少女聲音出現在黑暗中。

姜雲譜感覺自己墮入了一個黑暗的世界,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甚至連自我的認識都開始模糊了。

“我這是在在哪裏啊?”姜雲譜只能“看”到一片黑暗,他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個非人類的更接近於靈魂的存在,這是一種特別奇妙而熟悉的感覺,讓他想起了自己陷入黑暗深淵的經歷。

“姜雲譜!”少女的聲音在黑暗的世界中傳播。

“什麼東西?”姜雲譜朝四處張望,他感覺有東西在漆黑的世界中跑動,而且那個東西有些嚇人。

果然,當少女的聲音碰到姜雲譜的時候,一股無法想象的劇烈痛感強烈刺激着他。不過,這個痛感只有純粹的痛感,和黑暗神的攻擊相比不算什麼,根本沒有對他的精神產生傷害。

“究竟是怎麼回事?我……是誰?”姜雲譜忽然開始思考自己是誰的問題,而就在這個時候,無數痛感產生了。

彷彿無數條看不見的蛇咬住了自己,姜雲譜的自我意識越強烈,他被“蛇”咬的越疼。不過,不知爲何,姜雲譜沒有停止思考,他的自我意識引來了更多的“蛇”,而那種疼痛感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強烈。每一條“蛇”咬住自己後,更加用力地咬自己的身體,姜雲譜感受到的疼痛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強烈。

不過,儘管如此,姜雲譜依然努力回想自己就是誰,他感覺自己必須要戰勝那些咬自己的“蛇”,而且感覺只要自己忍耐過去了就可以獲得一個不錯的結果。

“嘿!姜雲譜!快醒來啊!”少女的聲音再次出現在黑暗中,不,準確來講,那個聲音就是蛇,而且這個蛇更加殘忍。這隻蛇是所有蛇中最爲巨大的,一口咬住了姜雲譜,兩顆毒牙深深地陷入了姜雲譜的身體中。

姜雲譜非常難受,他真想把痛苦喊出來,可惜他已經沒有了發出聲音的媒介了。這個時候,他對自我的思考也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這樣的思考行爲引來了更多的蛇。

“姜雲譜!快醒來!快點醒來!”少女的聲音變得急促起來,而那隻最大的蛇也變得更加巨大,幾乎把姜雲譜咬得粉碎。

“我要死了嗎?”姜雲譜感覺自己已經無法忍受那種痛苦了,他真想馬上脫離現在的這種狀態,而就在這個時候,他想起了自己是誰,不想這個時候被“蛇”咬得更加兇猛了,他感覺自己已經變成了無數個碎末,而且每一條蛇還在繼續咬。

“不要死!千萬不要死!姜雲譜!快醒來啊!”少女的吶喊聲在黑暗中想起,這隻蛇也一下子變得巨大無比。更可怕的是,這隻蛇一下子把所有小蛇全部吞了,當所有小蛇消失之後,姜雲譜成了最後的食物。

眼看最大的蛇朝自己撲過來,而自己根本沒有逃跑的辦法,內心的恐懼不斷擴大,幾乎到達了極限。

姜雲譜睜開了眼睛,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睜開了眼睛,只知道自己把眼睛睜開了。然後,他看到了一張少女的臉,然後是少女後面被一片樹枝分開的天空,他的頭正枕在少女的大腿上。

一切彷彿一場噩夢,眼看自己被那隻“大蛇”吞掉的時候,自己一下子醒來了。夢中的那隻大蛇還存在於自己的記憶中,然而卻看不清摸樣,就好像自己就是那條蛇。事實上,那個東西的樣子真的是蛇嗎,姜雲譜對此也充滿了懷疑。

“太好了!終於醒來了!現在不要動!”少女低頭注視着姜雲譜的臉,眼睛裏噙着淚水,柔軟的雙手緊緊抓着他的頭。

姜雲譜對現狀充滿了疑問,同時,他也喜歡此時的遭遇。頭枕在一個美麗少女的柔軟大腿上,這種事情光想想就覺得很幸福,何況自己正在經歷着。如果因爲自己的一個提問,導致幸福白白流失,那樣就太吃虧了。

“什麼都不要想,什麼也不要做,就這樣!”少女輕聲地說道,由於距離太近,她說話的氣息都進入了姜雲譜的口中。

姜雲譜忽然有種無比幸福的感覺,他仔細觀察着少女的每一部分,水嫩的肌膚、柔軟的嘴脣、清秀的臉蛋、靈性的眼睛、飄逸的長髮、清甜的香味……

忽然,姜雲譜的內心涌出一股無比強烈的慾望,一隻怪獸在他的心中產生了,在他的身體裏瘋狂地亂跳。姜雲譜知道,自己已經無可救藥地喜歡上了眼前的這位少女,他想要馬上佔有她,而且越快越好。 第九十四章:危險的實驗

刺眼的陽光、安靜的樹林、清幽的香氣、弱小的微風……這是一個無法用一個詞語來形容的氛圍,也是當前姜雲譜正在面對的環境,而他的內心,也和周圍的這片環境一樣,難以用一個準確的詞語描述。

兩分鐘之前,他的頭還枕在一個美麗女生的腿上。不想,一個意想不到的男生突然出現了,結束了他的幸福時刻,也讓他陷入了極度尷尬的境地。

“芳華!”女生擡頭看着出現在他前方的男生,“太好了!他已經沒事了!”

“不!芳香!”芳華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他俯視姜雲譜,眼神裏充滿了敵意,“他有事了!”

姜雲譜這才注意到,眼前的這個女生和突然出現的男生的外貌非常相似,他們很有可能是同族。想到這,姜雲譜意識到自己的立場很不妙,已經成爲了一個第三者。

“有事?”芳香又去看姜雲譜,關心地問道,“你哪裏不舒服嗎?”

姜雲譜趕緊從女生的腿上離開,又退到一邊,他擔心自己就要被眼前這個男生揍一頓了,因爲他看上去真的很生氣。

芳香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她站在姜雲譜的面前,又關心地問道:“怎麼樣?身體還有哪裏不舒服嗎?如果有的話,就馬上告訴我。”

“這個女生是怎麼回事啊?她難道比我還遲鈍嗎?明顯那個男生都想殺我了啊!”姜雲譜心想着,他低着頭,連忙搖頭,小聲地說道:“我已經完全沒事了!”

“真的嗎?”芳香露出了高興的笑容,“那真是太好了!”

“我以爲我夠遲鈍了,沒想到這個女生比我還遲鈍啊!”姜雲譜心想着,他低着頭,心裏已經做好了被打的準備。

芳華走到芳香的旁邊,狠狠地瞪了姜雲譜一眼,“芳香,他既然已經沒事了,那我們就走吧!”

“好的!”芳香又走到姜雲譜的面前,伸出雙手抓住他的雙手。

姜雲譜特別吃驚,他忍不住擡起頭,看到那個女生的臉,只見這個女生的正注視着自己,眼睛很漂亮。


“姜雲譜,我們先走了,下次再見!”芳香鬆口雙手,迅速轉身離開,留下一縷芳香。

姜雲譜呆呆地站在那裏,看着女生跟着那個男生走了,心裏忽然有種特別糾結的感覺。

芳香和芳華離開了城山的山頂,沿着山路下山,速度不慢。兩人一前一後,保持着一段既不算近也不算遠的距離,芳華在前面,芳香則在後面。


“芳香!”芳華突然停下腳步,他看着正朝自己走過來的芳香,表情有些嚴肅。

芳香一邊走一邊看兩邊的風景,聽到芳華喊她,便把目光轉向了他,“什麼事?”

“剛剛……”芳華欲言又止,“你……”

“有什麼話就說吧!”芳香鼓勵地說道,“我們不是青梅竹馬嗎?”

“你是怎麼看姜雲譜的呢?”芳華想要問芳香的心意,可又有些害怕,害怕惹對方生氣。

芳香的神情十分自然,一點也不拘束,“怎麼看?只是普通的同學啊!”

“哦!”芳華鬆了口氣,“對了,實驗怎麼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