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過,一回味來,他差點癱倒在地上,急切的問道:“你說什麼?他叫什麼?”

……

拍賣會如期舉行,前邊的拍賣的都是古董一類的東西,李晨還拍賣下一個對他有用的古董。

而隨着拍賣會有條不紊的進行着,終於到了壓軸的部分。


中央拍賣臺上,站着一個拍賣師,他先是講了講這神奇石頭的功效後,然後就進入了拍賣階段。

“底價一千萬美元,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萬美元。”

底下坐着的人卻是沒有動靜,這讓李晨皺了皺眉頭,雖然這石頭的價格有點偏高,卻沒有高到讓人出不起價的程度啊,況且這裏坐着的人,每一個都身價不菲。

拍賣會組織者,也是皺起了眉頭,原先一出現這種神奇的石頭,大家都會競相出價,現在怎麼有了流拍的趨勢了。

這時,一個一臉桀驁的人站了起來,鷹一般銳利的眼神掃視全場之後,朝着拍賣會組織者的方向望了一眼,嘴角揚起了一個弧度,心中冷笑一聲:“敬酒不吃吃罰酒,我讓你們王家將這種石頭獨家供應給我,你們還不肯,現在我倒要看看,你們王家還能不能拍賣出一塊石頭。”

他喊道:“一千萬,我要了,把石頭給我拿過來吧。”

卻在這時,一個聲音響起:“一千五百萬。”

吳茂材皺了皺眉頭,朝着聲源看去,只見一個英俊的青年也朝他看了過來,他一臉陰霾的坐下,衝身旁的人說了一聲後,後者離開,不一會兒那個離開的人回來了,在他耳邊耳語一番後,他皺起了眉頭:“查不出來。”

期間兩人一路競價,一直將這石頭推到了一億美元的高價。

來到李晨身邊,吳茂材低聲對李晨說道:“朋友,這石頭我看中了,能不能讓給我?”

他直視着李晨的眼睛,右眼瞳孔化爲了一道漩渦,使得與他目光對視的人心神不禁陷進去,迷失在他的眼神中。

李晨感到了一陣靈魂的波動,就看到曾茂才來到他身邊,雙眼直視着他,眼中散發出一種魅惑的光芒。

吳茂才陰霾的笑了笑,“敢跟我作對!”

卻在這時,他痛苦的大叫一聲,他那產生漩渦的右眼爆出了一陣血霧,就在剛纔一道比他右眼中靈魂漩渦,還要強大的靈魂之力,從他打算下手的青年的眼中激射出來。

衆人被突然的變故一驚,就看到吳茂材捂着眼睛跑了出去,李晨給茅鴻博說了一聲後,緊隨而出,他從對方眼中漩渦中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是六道輪迴的氣息。

吳茂材一路逃到大本營,也是緬甸權勢最大的一處軍閥勢力,此時,在一棟別墅中,一羣身穿軍裝的人,正圍在一起討論着什麼,看到吳茂材進來,還捂着自己的眼睛,都是一驚。

“茂才,怎麼回事?你怎麼受傷了?”吳茂材的父親,也是吳家軍閥勢力的領頭人,“是誰,告訴我,我要滅了他?”

“不用麻煩了,我這不是來了嗎!”

誰也沒有看到李晨是怎麼進來的,當聽到李晨的聲音的時候,李晨就在他們面前了。

噠噠噠!

一連串的機關槍的聲音響起,可是,那金屬彈頭卻在碰到李晨身體的時候,就被反彈出去。

“告訴我,他身上的那種能力從哪裏來的,我就饒你們不死?”

李晨緩緩而道,衆人沒有看到如何動作,就出現在一個人身後,手掌捏在對方的脖子上,稍微一用力,對方的脖子就咔嚓一聲斷裂開來。

“何方賊子!”

隨着這一聲暴喝,李晨也是向旁邊移動了一分,一道劍光撒下,李晨先前所站的地方,就橫插下一柄古樸的長劍。

“御劍?”

李晨皺起了眉頭,這怎麼可能,天道碎裂後,怎麼還可能御劍,他稍微感受了一下,便發現那飛劍中充滿了靈魂氣息。

刷的一聲,劍長劍離地而起,被一個人踩在腳下,這人腳下一震,那劍朝着他衝了過來。不過這時候,李晨並沒有躲,這劍就直直的朝他衝了過來。

吳天岩心中一喜,可是下一刻,就見到那劍在李晨身前半寸的時候,突然消失不見。


這劍自然是被李晨收入了身體中,而在天界的中,這劍也快速的分解開來,他的能力也解禁了幾分,而記憶碎片也在這一刻瘋狂的組合起來,形成一個個畫面。

李晨這時候也從其中知道了,那個創造這個世界的天道到底是誰,那人居然是從另外一個世界而來,從記憶中,李晨瞭解到,他們的這個世界,只是最低等的黃級世界,那人是在偶然間遇到一個空間風暴後,纔來到的這個世界。

而在記憶中,鴻鈞推算出,再過十年,就可能再有那個世界的人出現在這裏,這也是,當時,他如此迫切的出現,要與李晨合二爲一的原因。

在記憶中,鴻鈞還指出,唯有將他們黃級世界的天道跟六道輪迴全部融合之後,才能抵抗住那些在十年後出現的強者。

李晨霍然睜開眼,感受到自己這段整理記憶的時間裏,身上中了無數個對方的劍斬。

吳天巖鬱悶無比,怎麼自己無往不利的飛劍根本奈何不了對方,而且還莫名其妙的丟失了一把飛劍。

刷!

他看到了什麼?

他控制的那把劍又消失了。

他心中安慰自己,肯定是這個人故弄玄虛,就又取出一把飛劍,重重的朝李晨刺了過去。

刷,又消失了!

再取!

刷!又消失了

這時,他徹底的驚恐了,這樣怎麼打啊!

“你下來!否則,我就殺了他們。”

對方驚恐,而李晨卻是鬱悶,那人在天上,自己的攻擊根本攻擊不着對方。

李晨身體一動,就出現在吳茂才的身邊,掐着對方的脖子道:“我數到十!”

李晨的威脅,根本就沒有用,當他殺到最後一個人的時候,對方也只是仇恨的看着李晨,似乎想將李晨的摸樣跟完全記住。

刷的一聲,這次是曾天巖離去的聲音。 太平洋的一座小島上,吳天巖盤坐在其上,一把古樸的長劍擺放在他的身邊,手心中還有一塊青灰色的石頭,此時這石頭中正散發出濃濃的靈魂氣息。

這石頭就是王家拍賣會拍賣的石頭,這石頭之所以能夠讓人身體有好處,就是因爲裏面蘊藏着濃濃的靈魂氣息,而這石頭也是他剩下的最後一塊。

吸收完石頭中的靈魂氣息後,他暗罵了一聲:“我真是個傻逼!”

自從,前不久他得到得到一種類似磨盤的東西,並且與之融合後,他就擁有了強大的能力,而且他還發現王家拍賣場中,拍賣的那石頭中蘊含着強大的能力,可以讓融合了磨盤的自己更加強大。

可是,那時候,他還沒有一顆強者之心,妄圖通過常人的勢力,來壓迫王家,以此來得到那種神祕的石頭。

現在,他明白了,爲什麼自己擁有強大的能力,卻放着這些能力不用呢,只要自己動用一丁點能力,王家的一切,還不都是自己的,現在自己也不會就剩下了這最後一塊石頭了。

突然,他心有所感的朝遠方看去,只見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上,一條白線正直直的朝他追來。

暗罵了一聲‘陰魂不散’,架起飛劍,他就沖天而去。

那天,見李晨將他吳家的人全部殺害後,他心中還想着總有一天,要血債血,而現在他只希望李晨放過他。

一條大浪從大海中席捲而起,李晨翻了個跟頭,落在吳天巖剛剛所在的小島上,感受了六道輪迴的氣息。李晨朝着氣息遠去的方向追去。

……

兩日後,又在一個小島上,由於已經沒有了蘊含靈魂的石頭,不得已,他按照磨盤中自帶的一種功法,吸收空氣中的靈氣。

這時,一道激浪聲傳來,他架飛劍沖天而去。

……

三日後。

“你放過我好嗎?”

“你若是放過我?我發誓我永遠不會去向你報仇,真的。”

刷一道身影出現在吳天巖剛纔站的地方,吳天巖腳踩飛劍沖天而起。

李晨鬆開手,一條布條,從他手心滑落,下一刻,他又化爲一條影子,朝着吳天巖而去。

沒有飛行能力的他,只能靠着強大的肉身追蹤。

……

又過了五天。

在一片原始森林中,吳天巖握着斷臂,依靠在一棵大樹上,爭分奪秒的吸收空氣中的靈氣。突然,,草從動了動,他怒罵一聲,慌忙沖天而起。

一隻小蛇從草叢中跑了出來,鬼頭鬼腦的看了看四周,蛇眼一亮,一隻叢林挖出現在它的視線裏。

現在的吳天巖已經成了驚弓之鳥,而在他離開後,過了一會兒,李晨纔出現,捻起地下的一丁點血跡,在鼻尖聞了聞。

“這次,那傢伙怎麼這麼激靈了,在我沒出現之前,就跑了。”李晨有些納悶朝着氣息感應的方向追去,更加不知道吳天巖已經被他折磨的如同一隻驚弓之鳥

……

美國洛杉磯,在一個裝飾豪華的房間裏,一個三十多歲像一個書生一般男人,大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其他的位置坐着五個男人,房間中充滿了低氣壓。

似乎是一個商業談判,陷入了僵局,可是凡是不能看表面,在做的諸位,都是在地下世界中,赫赫有名的存在,而那三十多歲的帶着書生氣息的的男人,則是道上有名的狠角色,青龍會的老大杜青衫。

“杜青衫,你什麼意思,你真想聯合我們對付魔契,對付那羣號稱契約者的傢伙?你不想活,我還想活呢?”


一個四十歲左右,眼角一條蜈蚣疤痕的男人,站了起來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書生氣男人杜青衫沉默了一會兒,擡頭睜眼朝他看去,只是一眼,這人就如同一隻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


杜青衫緩緩的站起來手掌在桌子上一壓,忽然一陣風吹過,整張大理石桌子就化爲了一個灰飛。

“我想現在大家都沒有異議了。”說着,他銳利的眼神在房間裏掃視一圈,衆人應是,在衆人紛紛告退後,他眼中的漩渦才消失。

獨自一人坐在會議室中,杜青山才皺起了眉頭,對付魔晨社的契約者們,就算聯合這些勢力,他也沒太有把握,這羣勢力,在他眼中都是土雞瓦狗,更何況是那強大的契約者了。

他拿起了電話,正播着號碼,就在這時,他停了下來,心中大喜,身影消失,下一刻已經來到了別墅頂部,就在這時,一個黑點朝着他疾馳而來。

“哈哈,吳兄,我剛剛還唸叨你呢?印度一別,別來無恙否?”

不過,當這人出現時,他的笑聲卻戛然而止,只見一個渾身髒兮,披頭散髮右臂還斷了的人拿着一把長劍拄在地上,對他慘兮兮的道:“青衫救我!”

“不對,青衫快帶我離開這。”

“天巖兄,你怎麼了?”

突然,他不說話,只是用眼看着一個方向,這時,原本沒人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道幻影。

李晨站在別墅的頂部,驚喜的看着杜青山與吳天巖,他沒想到自己追殺吳天巖居然能遇到另一個身體中有六道輪迴氣息的人,簡直是買一送一啊。

“契約者?你是契約者?”杜青衫朝李晨身後看去,然後陰沉的說道:“就你一個契約者就敢闖入這裏,看來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契約者?李晨眉頭皺了皺,對方怎麼會這麼認爲呢?

吳天巖一看杜青衫這種狀態,就知道他要跟李晨硬拼,而杜青衫也就是跟他一個級別的人,這段時間裏,他是確切的知道了自己跟李晨之間的差別,以己度人,他自然知道杜青山與李晨之間的差別。

“青衫,快帶我走啊,你可不是他的對手?他不會飛行,現在走,咱們還有一線生機。”

杜青衫揚了揚手,制止了吳天巖的話語:“天巖兄,放心一個小小的契約者我還不放在心上,我與他們打交道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呵呵,等收拾了這人後,我再給你接風。”

“額……天巖兄,你這是什麼表情,難道你不相信我的實力,我不知道你遭受了什麼變故,居然如此的膽小……”

只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自己的脖子中傳出一聲咔嚓聲,緊接着就感覺自己的眼皮好累,彷彿灌了水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