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完全地解決了這裏所有的黑衣蒙面人後輕立在這裏的空門,看着這一個殘肢碎肉橫飛,鮮血漫天漫地的整個空間,在這會的卻是帶上了一絲難以言喻的孤寂……

手輕輕地擺了幾下,早便是飢渴異常的魔獸們剎時地便向着那些殘屍撲了上去,很快的,這裏便再看不到哪怕是任何一根細細的白骨。

不過在這一天裏,魔獸森林註定不會只是這麼一場血戮,充滿殺性的“SKY”牲口也絕不會只是空門這麼一個,他們的老大聖魂•路西法說白了更是一個正宗的殺神中的殺神,死神的直屬BOSS!

據後世不完全地統計,在這接下來短短不到6天的時間裏,魔獸森林裏面一共消失了達674人之多,重傷至暈至殘者不計其數,若再加上一些不可考察人數,估計消失人數是在800甚至以上,種種傷亡事件多爲彼此不小心激起魔獸暴動所致,至於事實究竟如何,正史無從記載,野史無從考究……


“嘎!”

領頭的鳳凰神獸再一次地清吟了一聲,在經過好長的一段時間的飛行之後,聖魂•路西法終是遠遠地看到了帶着凱莉亞前行着的神聖教廷中的那一行人。

“臭小子!你行啊!鳳凰都給你拐來了!”並不難自鳳凰神獸之王上看到某個敗類的凱莉亞興奮地叫了一聲,至於鳳凰是如何給他拐來的,她倒不怎麼在意。

“我要帶凱莉亞走!”聖魂•路西法駕着鳳凰神獸直直地在凱莉亞前面停了下來,直直地道。

“聖魂團長可真是完全視我們神聖教廷無物了?!”伊普拉看了那一行七隻的鳳凰一眼,走到聖魂•路西法的前面似皮笑肉不笑地道。

“媽的,我說我要帶凱莉亞離開,不要嘰嘰歪歪的,放不放!”聖魂•路西法腦海之間劃過蒼婕那變得是那麼蒼白憔悴的紅潤臉蛋,紅影的死不知爲何地亦是剎然升起,有若是**桶一般,剎然地爆了一句。

剎時的七八個高級“制裁者”閃現了出來,將聖魂•路西法圍在了一起,對着像伊普拉這樣一個紅衣大主教爆粗,那已是對神聖教廷極爲嚴重的一個挑釁。

“要打是不是,媽的,我把你們打趴了再說!”很少爆粗的聖魂•路西法居然接連地爆了兩句出來,手下一展,威霸無比的焰斧剎時地出現在了他的手裏,七隻鳳凰同時怒焰爆漲,夾着鳳凰神獸的威勢,這時的聖魂•路西法看着更是威猛的讓人不敢逼視!

“聖魂!”凱莉亞一駭之下急急地叫了一句,她雖然不知爲什麼這時聖魂•路西法的情緒像是有些的異樣,但就這樣和神聖教廷鬧翻,再怎麼都是不智的事情。

凱莉亞及時的一句顯然是將聖魂•路西法心頭的那一點怒火暫時地壓了下去,頭微微地晃了一晃,手中焰斧稍稍收了一絲,聖魂•路西法其實也不是不懂和神聖教廷就這樣鬧翻的話是何等的不智的事情,畢竟再怎麼地講這個人世間算起來還是神聖教廷的天下,而且,那對幽蝶的意義也是別樣不同的。

“我要帶凱莉亞去救人,請大主教你放行一下!”聖魂•路西法語氣上雖是客氣了一點,但顯然誠意上還是不夠的。

伊普拉麪容之上常掛着的笑容這時也完全看不到,不過看着怒焰高漲的七隻鳳凰神獸,就算是他這樣一個紅衣大主教,身後也還有着一羣神聖教廷的精英高手也要考慮再三再再三!

“放心,到時我會親自送着凱莉亞去神聖總教廷拜會拜會的。”聖魂•路西法心境這時倒是漸漸地平復了下來,看伊普拉猶豫着的樣子,加上了一句。

“救死扶傷本是我神聖教徒的天職,聖魂團長仁心仁德我豈能阻攔,只是不知是否需要我們幫助一下?”伊普拉從聖魂•路西法這裏得到個臺階,面容間也不由地露出了絲習慣的笑容。

“有大主教你的幫助,那就是再好不過了。”聖魂•路西法想着那些魔獸小小弟們源源不斷地送過來的“小白鼠”們,心裏狠狠地腹誹了幾句那些“SKY”牲口,倒是同意伊普拉的話。

“我會留下一隻鳳凰爲大主教你們帶路,希望你們可以迅速地趕過來。”聖魂•路西法拉着凱莉亞跳上鳳凰神獸之王上面,回首向着伊普拉道,言必迅速地便向着原路折回,以蒼婕那樣高密度的施展高級神聖治療術,當她的魔力完全耗盡的時候,再施展下去消耗的便將是她的生命力了……

“怎麼回事啊,臭小子!?”坐在鳳凰神獸之王的背上,那炙人的熱度讓她不由地緊靠在聖魂•路西法的身旁,沒有“異水空間”護體,就算是她也很頂受得住鳳凰神獸的焰翅之威。

“我叫那些‘SKY’的臭小子去將進入魔獸森林的人都給我帶過來,他們倒是好,人是帶過來了,但爲着MM,卻是將他們一個個地都打得重傷垂死了!”聖魂•路西法說着恨恨地咬了咬牙。

“蒼婕那小妮子又耍死性子了?!”凱莉亞苦笑了一下,聖魂•路西法雖還沒說下去,她卻大概已是猜到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從形勢上判斷,她肯定是聖魂•路西法最後營救的一個,現在既然已是來找她了,那麼蒼婕她們肯定便已經是重新會合,以蒼婕的性子,看着那遍地的傷員,她不全力地去救就是怪了。

“是啊!”聖魂•路西法亦是有些苦笑了下,之前在接觸到那些被“暗”的殺手殘忍虐殺的屍體的時候,她每一次強忍着驚懼爲他們掩埋,爲他們祈禱的時候,已是讓他們多少的瞭解了這一個可愛小妮子。

“有多久了?”凱莉亞語氣裏亦是焦慮了起來,對蒼婕這個善良可愛的小妮子,她亦是極爲的疼愛的。

“一天多了。”聖魂•路西法“噠噠”地揉了揉手指,。

“一天多……”凱莉亞倒吸了口冷氣,不由地是默然了。

“我用‘水精靈的生命之玉’爲她護體,再有幽蝶看護着,暫時很大問題還不會的,但再拖上段時間就很難說了。”聖魂•路西法嘆着氣,相比之下,幽蝶這個正牌的聖女可真的是失職了。

“‘水精靈的生命之玉’?”凱莉亞聽着愣了下。

“回去再說吧。”聖魂•路西法搖了搖頭, 血色人間 ,而在這會的,他也才注意到凱莉亞儘量靠過來的身形,有些歉意朝着她笑了一下,“異水空間”最大限地擴張了下,但卻也只是二三十釐米的擴展而已,無奈之下卻只能是伸出一手,將凱莉亞緊緊地擁在了懷裏,彼此之間隱隱地聽到對方的心跳聲,一時的竟是無言。

…… “嘎……”

又是一聲悅耳的清吟自着遠方遠遠地傳了過來。

“臭小子!”幽蝶驚喜地擡起頭來,鳳凰清吟,在這時這個魔獸森林裏,更多的預示着聖魂•路西法的歸來。

已經黯淡了很多的神聖光芒依然不斷地自着蒼婕身上漫起,只是任誰都可以看出,這時的蒼婕已是處在了一個半昏迷的狀態,一排一排的人輕輕地低跪在了她的前面,縱是再鐵血的漢子,在這時更多的也是微含着眼淚,默默地爲她祈禱,爲她祝福——不是沒有人想制止她這不要命的舉動,只是這一個倔強死性子的小妮子卻是蹣跚着步子,度到了那些傷號的面前,繼續她認爲她沒有完成的義務……


“蒼婕!”凱莉亞飛也似的自着鳳凰神獸上跳了下來,遠遠的一道神聖光芒已是自她手上升起,籠罩在了蒼婕的身上。

“凱莉亞姐姐!”蒼婕張開無神的雙眼看了凱莉亞一下,驚喜地叫了一聲,虛弱的身體一軟,卻已是昏迷了過去!

“聖女,先看護一下蒼婕小姐吧!”肖恩用騎士最高的禮節緊緊地護在了蒼婕的身前,將另一隻“小白鼠”暫時地扣了下來,凝重地向着凱莉亞道。這一天多來,也多虧了是有他和他那些艾比頓的士兵維護這裏,不然蒼婕恐怕支撐不到凱莉亞回來便倒下了。

“拿着這個吧。”聖魂•路西法將“水精靈的生命之玉”自蒼婕的袋子裏拿出來,輕輕地放在凱莉亞的手上,這時單純論魔法力上,只能施展五階神聖魔法的凱莉亞或許連蒼婕亦還有些不如,只不過那一個技巧上的優勢,卻絕不是蒼婕可以比擬的就是了。

凱莉亞也沒客氣,將“水精靈的生命之玉”緊緊地握在手裏,這個水屬性的祕寶對神聖魔法同樣具備着不小的增幅作用,足以讓她暫時的越階施展更高級一些的神聖魔法。

“生命的禮讚”,暫時凱莉亞能施展出來的最高階神聖魔法在她輕輕吟唱了幾下後,迅速地作用到了蒼婕的身上,蒼婕是魔力、精神力消耗過度而導致昏迷,“生命的禮讚”對她而言是最正確不過的一個魔法。

當“生命的禮讚”的光芒一止,凱莉亞立時轉過身來接過了蒼婕的位子,她不能讓蒼婕醒來後看到在她的面前是遍地的死屍,再度高展的神聖光芒再次地洗滌着這四下裏的一切,在這一時這一刻,這裏,是生命的聖地……

看着局面終是平緩過來的聖魂•路西法終是長長地吁了口氣,嘴角之間陰陰的微笑輕輕掠起,“SKY”的那些小崽子們,我讓你們爽啊,爽啊!

身形一展,聖魂•路西法駕着鳳凰神獸剎時離去,一起爲“SKY”的牲口們默哀吧,阿門……

鳳凰怒焰橫空,載着聖魂•路西法瀟灑飄逸地在魔獸森林上空飛過,其實這時只要高飛在天上,每經過一片地方不難便可以看到隊隊“暴動”的魔獸們,只是之前他急着將凱莉亞迎回過來,還沒那個心情去****那些“SKY”的牲口們而已。

“呵呵,不要鬧不要鬧,癢死我了!”德拉芙嬌俏的笑聲傳了出來,走近的話,不難看到這一個清純可愛的小美女正輕輕地環着一隻冰風魔狼的脖子,和它不斷地笑鬧着,而在她一旁,“夠毒”那鳥人含笑而立,一臉的陶醉樣。

“好你個臭小子!得瑟啊!”聖魂•路西法駕着鳳凰飛臨在半空,有小吡咕在他頭上,“夠毒”所有預警的魔獸又豈會有什麼響動。

哼哼,泡MM是吧!某個敗類狠狠地笑了一下,很是忘記了這些“SKY”的小弟們都是給哪個敗類教壞的。

“鳳凰!”比某個死盯着MM看的鳥人好,德拉芙先一步地看到了半空之上載乘着聖魂•路西法的鳳凰神獸之王,驚喜異常地叫了一聲!

聖魂•路西法也沒再在天際之上停留,駕着鳳凰自那半空中飛旋了下來,聖天之甲自然變幻,迎着鳳凰怒焰,幻成了一件黑色的半身甲,流線的造型與怒焰飛舞隱然吻合,火紅與暗黑搭配的天衣無縫,盡顯其一代型男風采。

“老……老大!”“夠毒”看着聖魂•路西法輕瞟過來的一個眼神心底已是不斷地打着哆嗦了。

“老大?”德拉芙有些奇怪地分別看了“夠毒”和聖魂•路西法一眼,在她看來像“夠毒”這樣一個騎聖光雄獅,舉手投足間馴服兇猛魔獸的男子都已是人間奇人,不世英雄,卻是沒想到這時還飛來一個騎乘着鳳凰神獸,更是威猛無比的“老大”!

“乾的不錯啊,很有進步嘛。”聖魂•路西法溫和地笑着,雖然年紀上是比“夠毒”小上一段,但看着倒還是有“老大”的丰姿的。

“都是老大教導有方……教導有方……!”“夠毒”強自鎮定着擦了擦額角冒起的絲絲冷汗,根據向來習慣所得,聖魂•路西法笑的越是溫和的時候,那是越“沒有人性”的時候。

“不要那麼謙虛,值得表揚的還是要表揚的。”聖魂•路西法笑的那個是越發的動人了,彷彿的讓人有一些的錯覺,彷彿站在前面的是一位叱吒風雲的英雄前輩,溫和地指導着自己的後輩,特別是那眼神,那裏面有着一種成熟的睿智,帶着一點寬厚的威嚴,卻又還有曾經叱吒風雲的雄風……

德拉芙眼神之間飄過一絲亮彩,心底深處另外一個高大的形象剎一時的浮了上來,再與面前的聖魂•路西法微微地重合在了一起。

“老大……”“夠毒”哭喪着臉哀號了一聲,德拉芙眼神之間的那一點變化怎麼能瞞得過他的眼睛。

哼哼,小樣的!看你泡MM啊,泡啊!

某個敗類心裏忒無恥地笑了下,揹着德拉芙右手食指向着“夠毒”同學勾了勾,示意着他跟着出去走走。

“德芙,我先和老大出去一下,很快回來。”“夠毒”強打着微笑,親切地叫着德拉芙的暱稱,心裏在這會的當然已是做好了最壞最壞的打算,落在某個敗類的手裏,能活着回來那便是邀天之幸了。

至於被某個敗類拉着出去的那一會半會的時間裏,“夠毒”同學究竟是慘受到了何等樣滅絕人性、慘無人道的對待我們就暫時是不知了,唯一可以看到的是當着兩者重新回來之後,“夠毒”同學一臉比灰還要再白,一身比掉進水裏還要再溼的形態……

“毒哥哥……?!”本就極爲好奇出了什麼事的德拉芙看着這會的“夠毒”同學忍不住地便是冒出一句。


“沒事,沒事,我沒事……”“夠毒”強打着比哭還再苦幾分的笑容,估莫着在這會的連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自個兒說的是些啥啥的了。

慘死的“SKY”牲口們當然也不會只是“夠毒”這麼一個鳥人,當着某個敗類駕着鳳凰神獸之王在魔獸森林上空四下亂竄的時候,一打又是一打的“SKY”牲口就是那麼的慘死在了他滅絕人性的各種手段之下,雖然此後沒有一人有嘰歪過任何的一句,但縱觀這之後幾十年裏這些“SKY”牲口們對其言聽計從的態度,大概地可以推測那一個手段的無人道程度是去可以去到哪裏……

不過話還是要說回來,“SKY”的牲口裏面些許的幾個好人似乎還是存在着di,就像我們威震青龍大陸的“殺手中的殺手”空門同志來講,他就沒有光顧着泡MM嘛,一場血戰下來,好歹地還是清除了像暗三率領的那一羣“暗”的殺手,所做的貢獻還是非常的不小的,值得我們表揚表揚,你看,這會的他還不是依然盡心盡力的完成着任務嘛,這樣的同志,應該要當成一個典範、一個榜樣,讓那些腐敗墮落的傢伙們好好地學習學習!

聖魂•路西法同志駕馭着鳳凰神獸之王還算是滿意地看着在正下方努力“工作”着的空門同志,“大次元門”、“小次元門”光芒不斷輝閃,充分地展示着他辛勤勞作的努力程度,看看,敵人一個接着又是一個地倒了下去,這可是何等高效率的殺敵啊!

等等?殺敵?!

我真的不是原創 ,靠,這鳥人是在殺敵!

鳳凰神獸剎然下降,但就是以着鳳凰神獸的速度,當着降臨到空門的上空的時候,這鳥人已是將着在場所有的人清掃一空,看着似是吃着很上癮了的魔獸們正“喀嚓喀嚓”地嚼的不亦樂乎。

“老大?!”空門很有些意外地看着聖魂•路西法駕着鳳凰神獸之王降了下來,吃驚地叫了一句。

“你還真的是一個不剩啊!”聖魂•路西法暫時地按耐住海扁面前這鳥人的衝動,咬着牙齒迸了句出來,目光卻是停留在那些被空門殺倒在地上的屍體上。

亞帝斯的軍人?

“充分響應老大您的號召,以老大的話爲中心……工作……嘛”看着這麼個表情的聖魂•路西法,就算是“殺手中的殺手”,空門還是惴惴不安起來,趕不忙地先拍個馬屁先。

“這些是亞帝斯的軍人?”聖魂•路西法懶得理這鳥人的馬屁,眉心皺了下,向着他問道。

“是的。如果沒錯的話,他們應該是二皇子龍威的直屬親信。”空門聽着聖魂•路西法的問話,好歹地將心暫時地放了下來,急急地答道。

“龍威的直屬親信?你肯定?”聖魂•路西法一手輕輕地按了一下自己的太陽穴,道。

“肯定,我親耳聽着他們的部分對話。”空門將經過簡單地描述了一下,當時他橫屠了“暗”的那些殺手,習慣地施展着“空間”傳送術來緩解那種因着殺戮而帶來的種種負面情緒,結果意外地碰到了面前這些人,也聽到了他們部分的聽話。

“他們進魔獸森林裏是幹什麼的?也是爲着我來的?”聖魂•路西法看了看差不多已是被那些魔獸完全地啃光的屍體,問道。

“不是,他們是爲‘德曼的實驗室’來的,似乎是爲那裏面一種高精密的傀儡鍛鍊術,不過他們很快地發現了我,死命攻擊之下我就是想收手也不行了。”空門回想了下他們的對話,部分爲自己開脫地道。

“暗夜修羅傀儡!”聖魂•路西法脫口地吐出了一句。

“暗夜修羅傀儡?!”空門愣了一下:“那不是修研製出來的嗎?怎麼會跟德曼扯上關係了?”


“德曼和修本就是一個人。”想到德曼這個BT,聖魂•路西法不由有些苦笑了下。

“不是吧……”空門嘴咧的死開死開的。

“他們還有說些什麼沒有?”聖魂•路西法暫時地放開對德曼這個BT佬的感慨,繼續地問了一句。

“似乎是說……三皇子昊威的人也有些進入魔獸森林了。”空門語氣並不是很肯定:“我當時聽得也不是非常的清楚。”


“昊威?”聖魂•路西法剎一時地憶起當時在銀葉城上空初會這個次頂階的吟遊詩人的場景,若然論起泡MM的話,這個次頂階的吟遊詩人將會是他今生最大的敵人,不過在這時他卻是想不清楚這個看着似乎與世無爭一般的皇子在這個時間段裏派人進入魔獸森林所爲的是些什麼?

“吼”

九頭霸王龍一聲低低地咆哮打斷了聖魂•路西法兩人的交談。

“又發現有人了?”空門回頭看了聖魂•路西法一眼。

“一起過去看看吧。”聖魂•路西法也暫時地放開對昊威的一些猜想。

聽着是有龍威和昊威的人都進入魔獸森林裏面,聖魂•路西法這會也不是很放心讓魔獸們在前面開路,自己駕着鳳凰神獸之王盤旋於高空之上,按着小吡咕詢問後所得的方向電馳而去,空門駕馭着九頭霸王龍竟然也沒有落下,有“空間”屬性的九頭霸王龍隨空門“大次元門”的不斷輝閃,躥行的似也比聖魂•路西法還要瀟灑迅捷幾分。

緋炎?!

當聖魂•路西法在鳳凰神獸之上看清下面那一行人是誰的時候,剎然的一句不禁地迸了出來,剛剛說起暗夜修羅傀儡,看看這下面一行不過區區二十左右的人,領頭的那位不是緋炎是誰?但她那些暗夜修羅姐妹呢? 怎麼只有她們這幾個?

鳳凰神獸剎一時地急掠而下,聖魂•路西法的身形急急地自着鳳凰神獸上躍了下來,對於緋炎,他的印象還是非常的好的。

“緋炎姐,你們怎麼會在這裏?”聖魂•路西法落在緋炎的面前問了一句。

本有些被突然落下來的聖魂•路西法嚇了一跳的緋炎一行人在看清是聖魂•路西法後,本是高舉而起的進攻武器又放了下來。

“聖魂先生!”緋炎驚喜地叫了一聲。

“你們怎麼會在這裏?其她姐妹們呢?”聖魂•路西法再追問了一句。

“‘實驗室’給攻陷了,姐妹們死的死、被抓的抓,我只是帶着她們逃了出來而已。”緋炎面容慘淡的道。

“‘實驗室’給攻陷了?!”聖魂•路西法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冷氣,緋炎她們是有多少個暗夜修羅姐妹在那裏啊!有那麼一個強橫力量也進入到魔獸森林裏面了?

“什麼時候的事了?有多少人?”聖魂•路西法好歹地回覆了冷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