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嘭……”的一聲,拳對拳。

陸晉鵬的手臂瞬間被廢,整個人倒飛出去,掉在窗外。

只聽“噗通”一聲,似乎落入了水中。

龍小虎順着那窗口的破洞看去,只見那陸晉鵬竟然掉入了茅坑之中,此刻正在裏頭掙扎,想必已經“飽餐”了許多。

秦蒼南戲謔說道,“小虎,你打碎了我的窗戶,這幾日我可有的薰了。”

正說着,忽然秦蒼南臉色一變,說道,“不好,小虎快走。”

聽了這話,龍小虎也是心裏一驚,便聽到窗外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那裏喊叫,“何處好漢,敢在合歡派的地盤劫人,嚐嚐我白髮老鬼的厲害。” 一聽是白髮老鬼,龍小虎心中叫苦不迭。剛纔看到那陸晉鵬過分的動作自己忍不住衝了出來,此刻龍青白還沒有完全恢復,自己不能附體,對上那後天頂峯的白髮老鬼,必定凶多吉少。

“小虎,你快跑,他們暫且不敢拿我們怎樣,不用管我們。”秦蒼南見狀急忙說道。

龍小虎點了點頭,便順着那被陸晉鵬撞破的窗格躥了出去。

白髮老鬼見有人躥出便追了上來,只是一看是龍小虎便愣了一下。

那日龍小虎拿着蒼雲劍變身的樣子他到如今也是心有餘悸,只是此刻感知到對面少年的實力也不過先天中期,便大了膽子,罵道,“小賊,膽子不小,你白髮爺爺的地盤也敢上來。”

龍小虎纔不和他廢話,轉身便跑。

那白髮老鬼也如同家犬一般,人家站着不動,他便掂量,對方一跑他就來了膽量,此刻撒開雙腿,快速追了上去。

畢竟實力上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沒一會,龍小虎便被那白髮老鬼追上。

這地方本就是後山幽靜之處,往前跑去只有一處懸崖峭壁,龍小虎此刻被堵在那裏,進退兩難。

白髮老鬼嘿嘿一笑便飛身上來擒他,畢竟多抓住一個活的就多一分本錢讓那秦蒼南乖乖就範。

誰知這龍小虎卻不識時務,眼看那白髮老鬼竟然在手中凝聚了一團金黃火焰,抹了上來。好在白髮老鬼心思縝密,身形一閃多過這威力巨大的一下,反手就是一掌。

這一掌正好印在龍小虎胸口,雖說白髮老鬼不想下殺手,打得頗輕,只是龍小虎身後是萬丈懸崖,此刻被拍了一下,身形不穩,頓時猛的掉下懸崖。

蒼雲山高聳,此刻懸崖邊上,地下便是萬丈深淵。

先天期之人不會御物飛行,從如此高度掉下,就算神仙,也粉身碎骨。

白髮老鬼從上望去,早已看不見那龍小虎掉落何處,只是白茫茫的一片。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喃喃說道,“本想抓個活的,竟然死了,也該他倒黴。”

說完也不在意,轉身朝着秦蒼南的住處走去。

看到進來之人是白髮老鬼,秦蒼南的臉上也露出一絲複雜神色。

“嘿嘿,不用等了,那龍小虎已經被我殺了?”白髮老鬼森然走進屋子,望着那一臉愕然的秦蒼南得意說道。

秦蒼南也不說話,眼神中滿是惋惜之色。


“若是不想你徒弟一個個死去,你就乖乖說出來那蒼雲劍的祕密,還有那個人如今在什麼地方?”白髮老鬼說道。

秦蒼南閉着眼睛撇開頭,似乎是對於龍小虎的死去頗爲痛心,他只是抿着嘴也不說話。

等了半晌,似乎是得不到迴應,白髮老鬼有些氣急敗壞,大聲說道,“你若不識時務,便自己看着辦吧。”說完狠狠甩了一下手,大步走出屋子。

“廢物,還站着做什麼,快回去洗洗,臭死了。”白髮老鬼的聲音在屋子外頭大聲的說道。

屋子裏,白巧巧輕輕的拍了拍秦蒼南的手背,寬慰道,“當家的,別擔心了,小虎什麼手段我們也見過,那坍塌幻境都困不住他,我就不信一個白髮老鬼能殺了他。”

聽了這話,秦蒼南似乎也覺得有些道理,眼中恢復了一些神采。

“若是小虎活着,那蒼雲山,不……整個東洲,都有救了。只是那日他明明已經參詳出蒼雲劍的祕密,又爲何不繼續使用,而將他還給了我們。”秦蒼南說道。

白巧巧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我也不知,若是那日他肯一直用那蒼雲劍的力量,門派也不至於落日今日的地步,只是他如此做事,定有自己的道理,我們就不要在這裏亂猜了。”

秦蒼南點了點頭,說道,“希望他能趕上擎蒼他們,以免他們無謂犧牲。”

白巧巧嘆了口氣,說道,“是啊,但願。”她將頭轉出窗外,看着天上那一輪新月,此刻也是滿臉惆悵。

……

夜晚林子, 龍小虎找了個地方生火度夜。

適才掉落懸崖,若不是龍小虎有騰龍訣飛行,此刻怕已經是粉身碎骨。

“大師兄他們朝着合歡派的老巢而去,只是那老巢究竟在何處,我要如何去尋找。”龍小虎一邊在那裏烤着食物,一邊想着。

那擎蒼平日裏看到也是忠厚耿直,可是面對如今這形勢卻能毅然做出犧牲,去換取東洲安定,龍小虎心中對這大師兄不由更加佩服了幾分。

“不管大師兄他們如今在何處,我定要尋到他們,如今我附體之後能有通天六層頂峯,甚至是通天七層的實力,基本上也能夠和那龍青藍一較高下,沒必要再讓大師兄他們白白犧牲。”龍小虎心想。

吃的飽飽,龍小虎隨手拿出一顆銅仙丹吞噬,精純的真氣瞬間朝着他的穴道經絡灌入,一股暖洋洋的感覺瀰漫了全身。

“那歸藏殘卷上的真氣當真不錯,只吞噬了一顆由它煉製的銅仙丹便增加了如此多的真氣,看來要突破到也是不遠了。”龍小虎心想。

玉佩正在慢慢的流轉着淡淡的光華,想必那龍青白也差不多要恢復了,只要能夠使用附體,龍小虎救出擎蒼等人的機會就會大增。

正在想着,龍小虎忽然覺得有高手靠近,他正想隱匿,一個嬌小身影已經閃至身邊。

“羅剎?”龍小虎心裏一驚,想起那羅剎離別之時曾說過再見面便要取自己性命,他急忙想防備。

只是那尋龍槍還沒捏在手上,羅剎卻忽然探身一拽,將龍小虎的胳膊拉在手中。

“走”,短促的一聲,非常清晰,龍小虎只覺得手臂一股力量一拉,自己身不由己的跟着羅剎朝一顆大樹底下匿去。

二人並肩站立樹下,羅剎拿出一張透明的薄膜,朝着二人身上一罩。龍小虎頓時覺得有一股力量將自己罩住,只是他又說不上來什麼力量。

正想詢問,卻聽羅剎說道:“要活命就不要出聲。”說着那捏住龍小虎手臂的力道更加用力了幾分。

龍小虎知道她不似開玩笑,急忙噤聲。

那林子裏忽然一閃,一個黑影閃到了龍小虎身前的不遠處。

黑影動作極快,龍小虎如今修爲也不算低,卻無論如何也看不清他是如何來到這個地方的。

黑影看到龍小虎適才生着的火堆,便走到了旁邊。透過火光,龍小虎只看到一個削瘦的男子,長髮遮住了臉的上半部分,只是透過那髮絲,卻又能隱約看到那凌厲的眼神。

他手中提着一把短刃,雕工精美,只是用布條纏住了手柄的位置,看不清全部的面貌。

那黑影轉了兩圈找不到龍小虎便在那裏喃喃說道,“奇怪,剛纔還能感知到位置,爲何此刻人不見了。”

那聲音說的雖輕,龍小虎卻是聽的真切,只是他覺得這聲音尖尖細細,倒是有幾分女子感覺。

邊說這黑影邊四處轉着尋找起來。

龍小虎覺得奇怪,自己明明就在他的對面,對方卻發現不了自己,想必是羅剎那一片透明的薄膜產生的作用。

黑影找了半天沒有找到目標,最後狠狠看了幾眼四周,便展開身形,瞬間消失在黑暗中。

龍小虎依舊沒有看清他是如何離去的,只知道一股強大的氣息忽然猛的消失。

他想說話,只是剛一動,手臂上抓着的力道又傳來,龍小虎知道此刻還不是說話的時候,便只好繼續等待。

又等了半晌,那羅剎似乎覺得危險已過,才收起了那透明薄膜,說道,“好了,龍小虎,你可以講話了。”說着那抓着他胳膊的手也鬆了開來。

龍小虎似乎有些不理解適才發生的這一切,便問道,“那人究竟是什麼人?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羅剎環顧了一下四周,說道,“先離開這裏,邊走邊說。”說着便朝着那林子的深處行去。

龍小虎看她走了,急忙跟上,邊走邊問道,“這人的實力很強,只是不知是不是衝着我來的,可是我又不認識他?”

走了一會,羅剎見這裏相對陰暗些,樹木也多一些,便找個塊乾淨的地方坐了下來,說道,“這人是組織專門從北洲調來的殺手,這次的目標就是你,已經找了你大半個月了。”

“什麼?”龍小虎問道,“是不是上次你殺不死我,這次找了個更猛的?”

羅剎呵呵一笑,說道,“我只是不想殺你,你真的以爲我殺不死你嗎?”說着拿出了她那陰森的短棍,在龍小虎眼前晃了一晃。

這東西龍小虎見識過,光是前頭那個透明骷髏就看起來非常恐怖,而且當羅剎功力催動之時,上頭濃濃的黑氣氾濫,好似威力巨大。

只是龍小虎倒是沒有半分害怕,不知是不是因爲她和小云長的相似,這羅剎給龍小虎的感覺除了親切沒有其他。

就算上一次她動手想殺自己,龍小虎心中也沒有半分害怕。

“既然你們是同一個組織的,爲何你還要救我,讓我被他殺死不是更好?”龍小虎微微一笑,湊過去說道。

羅剎收起了短棍,說道,“你真的不知道你爲何要被殺?”

龍小虎擡起頭作思索狀,過了一會,便神祕的說道,“難道是太英俊了,你們組織的老大嫉妒我?”

羅剎一聽,愣了一下,隨即大笑起來。


似乎是覺得自己有些失態,她急忙降低了笑聲,說道,“你這人也真是好笑,這些日子我到處殺人,人們看到我就如同看到惡鬼一般,也只有你,對着我居然能說出笑話來。”

龍小虎呵呵一笑,轉頭看了看身旁少女,輕聲說道,“也許是因爲你像一個人吧。”

羅剎一聽便微微一笑,隨後問道,“是小云嗎?”想起那日在幽冥澗,身旁這少年癡癡將她抱在懷中,卻喊着小云的名字,她不由有些臉紅。

龍小虎點了點頭,說道,“如果一切順利,此刻她已經在蓬萊島學藝了,只是如今我修爲不夠,無法去外四周闖蕩,更加無法去蓬萊島找她。”

說起小云,龍小虎一臉的溫柔,說話也輕聲細語了很多。

羅剎“嗤”了一聲,似乎對龍小虎那話有些不以爲然,“蓬萊島有什麼了不起的。”話雖如此,但是那臉上卻有些羨慕之色。不知是羨慕那小云能加入蓬萊,還是她有這樣一個關心她的哥哥。

龍小虎見羅剎這情緒變化的好快,適才還高興大笑,忽然變得冰冷起來,他只好苦笑了一下,問道,“那請問你們組織爲何一定要殺我?” 羅剎道,“上一次我來殺你,是受了暗黑聯盟所託,暗黑聯盟是我們組織下面的一個支線,幫助我們在東洲辦事,而我們組織則幫他們掃清障礙。”

龍小虎事先也猜出這事肯定是跟龍青藍有一定的關係,那龍青藍也算本事不僅做着合歡派的掌門,而且還暗地裏將暗黑聯盟發展起來,並且背後的組織似乎十分強大。

想到自己即將和他作對,龍小虎心中不由有些發虛。

“那這一次呢?”龍小虎問道。

“你上一次在蒼雲山露了一手,你是龍族的身份已經曝光,組織正在追查擁有九轉靈龍心之人,這東西可只有主龍擁有。雖然他們不知道你便是那人,只是大海撈針,逮一個殺一個,總有一天能找到。”羅剎說道。

“九轉靈龍心?我?這不太可能吧。”龍小虎點了點自己,便對着那羅剎投去了詢問的眼神。

羅剎點了點頭說道,“你只要變身,釋放龍氣,我的鬼蓮就會猛烈顫抖,它被注入了一種能力,只要出現九轉靈龍心,便會作出感應,絕對沒錯。”

龍小虎回想起那日在山上,自己忽然變身,羅剎卻是錯愕的說起過這九轉靈龍心,只是他當時也沒在意,此刻再次說起,龍小虎心裏疑惑便問道,“到底這九轉靈龍心是什麼寶貝,能作何用?”

羅剎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龍族之人,具體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隱約聽主公和他上級談話的片段,似乎這東西是要救一個地位很高的人,只是是誰,我也不知。”

龍小虎一聽便覺得有些噁心,爲了救一個人便要殺那麼多無辜的人,這必定不會是什麼名門正派。

“你們到底是什麼組織,爲何殺人就如同撿一片樹葉一樣的簡單?”龍小虎問道。

羅剎嘆了口氣,眼神中露出一絲絕望,“我只是一個殺手,哪裏知道那麼多,這些時日也是因爲主公不在,我才能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等他回來,我接到了任務,便又要走老路了。”


龍小虎一聽那羅剎還要繼續殺人,便有些惱火,衝動問道,“你明知道這事不對,爲何還要繼續待在組織?難道你沒有一絲良知嗎?”

羅剎一聽這話,頓時也來了火氣,忽然猛的站起,眼神中殺氣瀰漫,“別以爲我救了你,便不敢殺你。我本就是一個殺手,他日若是接到命令還是殺你,我照應不會留情,你別太得意。”

眼見這少女幾次比翻書還快的翻臉,龍小虎有些愕然,想想自己與她也不過幾面之緣,如今人家又救了自己,實在不好意思這樣對人指手畫腳。

“那你今日又爲何救我呢?”龍小虎軟下了口氣,輕聲問道。

“救你?”羅剎哼了一聲,說道,“我只是在調查一些事情,沒調查清楚之前,我不想讓組織那麼快就得逞。據說他們爲了尋找你那九轉靈龍心,已經花了幾十年時間。”

“幾十年?當時我還沒生呢?”龍小虎脫口而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