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主人說了,你們肯定有自己的辦法。”傻白開沒心沒肺的笑着:“要沒事我就先走了。”

小白開不屑的說:“走?你要去哪?”

傻白開看了他一眼,隨即身子變得慢慢模糊了起來,最後消失在我們目光中… 「那豈不是跟空間戒指差不多?」花護法驚訝的說道。

「差不多的意思!」墨九狸點頭道,擁有了凌雲陣的傳承,墨九狸對於空間的感知特別敏銳,輕易就能分辨出來周圍的空間情況!

「走吧,進去看看!」風護法說道。

幾人看了看,順著唯一的一條甬道向前走去,走了一會兒的時間,就發現前面有一處廣場,大概有足球場地那麼大……

同時,另一邊走過來八個黑衣男子,其中一人墨九狸和花護法還是認識的,正是之前被墨九狸救起的月飛。

月飛看到墨九狸后眼睛一亮,帶著身邊的幾個夥伴一起走了過來道:「見過墨小姐!」

「見過墨小姐!」身後七人也跟著月飛行禮道。

墨九狸微微挑眉,看了眼幾人道:「不用客氣,你們什麼時候進來的?」

「我們進來有幾天了,只是之前好像進入了迷陣,好不容易從裡面出來,沒有想到又走到這裡了!」月飛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他們幾個前幾天就進來了,剛進來就是從這個廣場選了一個方向而去的,只是沒有想到被困在迷陣中,幾個人也跟著走散了,結果轉了好幾天終於出來了,等到幾人都出來后,又選擇了一個方向,誰知又走到了這裡……

「你們之前也是從這裡出發的?」花護法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錯,我們進來后也來到這裡,誰知道又轉回來了!」幾人點點頭,有些鬱悶的說道。

「墨小姐你們呢?」月飛問道。

「我們剛進來!」墨九狸說道。

「看來要再選擇一個方向走了,之前我們走的是那邊!」月飛指著身後的左邊說道。

「歡迎各位來到黑閣!接下來你們將接受黑閣的考驗,成功通過考驗的人,將得到黑閣的獎勵,而沒有通過的考驗的人,將直接滾出黑閣!現在,考驗開始……」就在墨九狸等人猶豫往那裡走的時候,忽然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響起。

隨著聲音的落下,墨九狸等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再次睜眼的時候,他們面前的環境全部變了樣子……

無論是之前進來的,還是最後進來的墨九狸等人,所以人全部被關在了一個密室中……

每一個密室中只有一個人,眾人紛紛一愣……

「第一個考驗,二十四個時辰之內,率先從密室中出來的前500人,將得到獎勵!其餘人將被淘汰……」那飄渺的聲音說完后,便沉寂了下去。

墨九狸四處一看,發現自己所在的密室是一間封閉型的密室,幾乎連空氣都不流通,如果一直待在這裡的話,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憋死了……

整個密室就如同一個正方形的盒子一般,連個縫隙都沒有,墨九狸眼神微微一眯,開始打量起這密室,尋找出去的辦法……

而花護法,風護法,暗護法,冷殘淚,雪封,月飛八個人,雪顏,心沭,墨九琪等人,面臨的情況都跟墨九狸一樣…… 郭勇佳摸了摸傻白開剛纔坐的位置,有些驚訝道:“這小子不得了,這是被傳送走了?”

小白開拍了一下桌子,嘴裏罵道:“臥槽,我早就知道谷醫林那傢伙沒安好心,居然還留着一手!”

我偷偷看了他一眼,覺得好笑,沒安好心的,好笑是我們吧?

“他是妖,也有可能是隱身了。”楊塵嘆了一口氣。

“隱身個屁!我捉妖大師在這,他還敢在我面前玩隱身?”小白開跳下椅子在房間裏來回走了幾下,臉色十分難看的搖了搖頭:“是真沒了,媽的,上次追他也是這麼消失的,這技能我怎麼不會?”

“你長得太醜了。”我下意識嘲諷了他一句,小白開瞪了我一眼沒說話。

楊塵擺了擺手,神色憂慮的看着誘惑珠說:“我們還是把注意力放在這上面吧,關於對付他的武將,我們要選擇誰?”

“我!”徐鳳年意氣風發的喊了一聲,又笑着看了看他們:“我就不必吃什麼誘惑珠了吧?你們直接把它給我,我替你們出戰。”

郭勇佳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咳嗽了兩聲:“徐鳳年,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你說。”徐鳳年毫不在意的接道。

“這珠子咱們暫且不管吃了以後會不會恢復上輩子的記憶,可白素歸根結底都已經是你的人了,再讓她吃下去,就算變成你以前的老婆,好像也沒大意義,我不明白你是不是在心裏還忘不掉之前的那位?”郭勇佳皺着眉頭,說完以後不等徐鳳年開口,連忙擺手又道:“可能我的話有些衝,但你不要介意,我是怕…白素心裏會有委屈。”

我有些尷尬的看着郭勇佳,說實話,之前我都沒真正想過這個事,現在聽他這麼一說,好像確實很奇怪。

徐鳳年低着頭想了會:“我只是想弄清楚這個事,以免白素和惜玉分割不清…”說着看向我,解釋道:“我沒有在意她的什麼意思,只是想你能安好。”

我心裏有點暖意,不管是徐鳳年的疑慮,還是郭勇佳的顧慮,都是爲了我好。

“惜玉就是我,我就是她,你爲了她,也就是爲了我,我們兩是同一個人,所以不管你爲了誰我都不會怪你。”我笑了下,隨即對郭勇佳又道:“放心吧,我心裏不會有委屈,那是小姑娘不懂事纔會有了。”

“那你是老姑娘咯?”小白開似笑非笑的拋出一句搞笑的話,打破我們幾個之間的尷尬。

“你再說我發你裸照到朋友圈!”我豎起一根中指對着白開比了下。

小白開面色一變,苦笑說:“發飆女人不能惹。”搖頭連連嘆息。

徐鳳年對我無聲的笑了下,隨即又看向楊塵。

“這個事說不準,郭勇佳剛纔也說了,這東西有沒有效果我們還不知道呢,況且要是吃了以後出現什麼副作用,我們也控制不好…”楊塵委婉的拒絕徐鳳年。

徐鳳年有些失落,關乎我安全的事,他不會輕易胡來。

“沒事,我願意試一試。”我主動替他說道,這是他的心願,能摸清我和惜玉的關係,也算去了我心裏的心病。

小白開抽着煙說:“白素,這不是你願不願意的事,這是我們要留着找人吃了幫我們出戰用的,我的身體重要,懂不?你們的愛情啊恩怨啊,就不要瞎摻合了。”

“我替你們上去。”徐鳳年信誓坦坦的拍了拍胸:“不管出於什麼目的,我都很樂意幫你們,有沒有這顆藥都無所謂。”

楊塵搖了一下頭,有些鬱悶的說:“不對,要是找活人吃下這玩意,就算恢復了記憶,也肯幫我們出戰,那就變成了人與人之間的決鬥,而不是鬼的,這可跟我們答應他的不對。”

“這麼一說好像確實。”郭勇佳摸了摸下巴。

小白開一怔:“谷醫林那傢伙在騙我們吃下這藥?”說着看向了我:“他估計知道你們兩有這一方面的心病,特地弄了個噱頭,以幫我們找人的名義送藥,其實是要白素吃下去…”

“臥槽,這谷醫林倒是歹毒啊!”

我心裏一動,不得不佩服他們的想象力,這兩件事根本牛頭不對馬嘴,居然被他們說的頭頭是道?

徐鳳年和我對視了一眼,就聽楊塵苦笑說:“不可能,人家沒吃飽撐着借你的身體來搞這麼莫須有的事。想必他是到時候抽出人的魂魄,進行對決吧。”

這下幾個人都默不出聲了,谷醫林準確的說和我是頭一回見面,八竿子打不着的關係,完全沒動機陷害我,不過這倒是把徐鳳年嚇得不輕,他捂着我的手都在發抖…

我讓他們先想好派誰上場,自己趁機溜了出去,給他們打包吃的,順便透一口氣。

回來的時候,一進屋子就聽見徐鳳年說:“也不知道呂布那傢伙投胎去哪了,要是你們能找到那傢伙,鐵定能贏!”

我有些好笑,看來他還是忘不了當初偷襲呂布失敗的事。

“三國第一猛將,這個可以有。”楊塵讚許道,“可以試試找出呂布的下落。”

小白眉頭一挑,問:“怎麼找?”

“人的前世和今世一般都有些類似的地方,比如說身高,或者相貌。徐鳳年見過那傢伙,只要形容下具體特徵,我們再找找,指不定就是當代名人。”楊塵皺眉說道。

“就長得和姚明一樣高,長得窮兇極惡,虎背熊腰,身子黝黑,力拔千斤。”徐鳳年回憶了下。

“呵呵,這隻能去看體育頻道了,看看那些打籃球的非洲黑人,指不定就是呂布投胎的。”郭勇佳順手打開了電視,弄到體育頻道,正好是打籃球的,徐鳳年只掃了一眼就說不是。

“呂布那傢伙長相特徵很明顯,因爲我經歷過上千年,從來沒有見過類似他這樣的…”說到這,徐鳳年明顯楞住了下。

“也不是沒有,我只是聽說過,沒見過,好像是叫…項羽?因爲我是在他之後,所以沒見識過究竟有多厲害。”

“楚霸王項羽?”郭勇佳眼睛一亮:“這人在歷史上可牛逼的很啊,不弱於呂布!”

楊塵苦笑了下:“項羽在歷史裏也是虎背熊腰,人高馬大,這兩個傢伙都是差不多類型的,反而有點不好找啊…”

我此時弱弱的說了句:“可能谷醫林就是找呂布,沒看他之前挑釁徐鳳年的眼神?說不定算準了你會出場,纔會叫呂布來對付你。”

徐鳳年眨了幾下眼睛,說確實那眼神不對勁,可能他已經在暗中選好了人,三國第一猛將呂布,要不也不會這麼大口氣跟我們玩這個,而且還逼我。

“那我們沒得選擇了唄,只能找那個跟呂布齊名的傢伙,項羽?呵呵…”小白開躺在牀上自嘲道:“不如我們直接全部穿越到古代,請項羽過來得了。”

“穿越到古代肯定是不行的…”楊塵琢磨了下:“我看過一個報道,有人說自己是項羽的後代,因爲他們家祖傳了一個項羽曾經戴過的戒指,那地方我還記得,我現在連夜趕過去,只要找到戒指,再通過法事,找到項羽也不是不可能了!”

大家沒人有異議,楊塵告誡我們先別輕舉妄動,然後立即出發。

我們全部懷着期待的心裏等到了晚上,楊塵給郭勇佳打了電話,說那家人已經把戒指送給國家了,這條線行不通,斷了。

全部的人都無比失落,可誰想楊塵又說:“以前老烏龜手裏的八卦圖在我們這,我回去一趟,把它帶過去,看看能不能勾魂,把項羽或者呂布的魂給勾過來!” 最倒霉的就是墨九琪了,她和血落進來之後,選擇的方向是一個密林,墨九琪剛發現一株萬年雪靈芝,就在她剛伸手想要摘取的時候,忽然被傳送到了這密室中,讓她鬱悶無比……

墨九狸看著無處可破的密室,並沒有馬上出手攻擊!反正還有二十四個時辰,她相信別人也沒那麼快出去……

正如墨九狸想的一般,所有進入密室的人,有的已經開始猛力的發起攻擊了,結果卻是毫無用處……

不少人都瞪著密室,暗暗咒罵這變態的考驗……

時間在眾人的鬱悶和咒罵中,慢慢劃過了五個時辰,目前為止並沒有一個人,走出密室的……

墨九狸試著用玄氣攻擊了幾次,沒有用處之後,便徹底放棄了!她開始圍著仔細觀察密室的每一個角落……

終於發現,這密室的頂部有一處顏色,跟其餘的地方不同,確切的說是頂部有一個地方的顏色,微微要深一些,卻相差的不多,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

墨九狸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心念一動一簇火焰向著那顏色深沉的地方一丟。

「嘭……」的一聲,面前的一面牆壁,露出一扇門,墨九狸直接走了出去。

「恭喜第一個通過考驗的人,你可以在所有獎勵中,任選一個!其餘499人的獎勵,隨機分配!」隨著墨九狸走出密室,那道飄渺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也讓所有被困在密室中的人,紛紛一愣!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有人出去了……

墨九琪,雪顏,和心沭三人的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她們沒有想到,有人竟然比她們先出去……

而此時墨九狸的面前,出現的同樣是一個密室,不過這裡面放著不少的寶物!其中有丹藥,武器,藥材,煉器材料等……

而在一堆的寶貝的上面,放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只有第一個人,才有權利可以隨意選擇一個寶貝……

墨九狸看了看之後,選擇了一株罕見藥材雪凌花!她剛拿起來,眼前一花,面前出現一個山洞……

墨九狸看著手中的雪凌花,直接收了起來,打量起面前的山洞,在山洞的左側洞壁上面,刻著幾行字……

墨九狸走過去,看完之後嘴角狠狠的一抽,這考驗還能再變態一點么?隨著她的想法剛落下,面前出現一排的金色沙粒,堆積出一條長長的金色道路……

而這第二關的考驗,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數金沙!必須將面前的金莎數量,正確的數出來才算完成考驗,離開這山洞!當然了,那牆壁的說明上還有一種辦法,不想數的人也可以猜,但是只有三次的機會,三次之內猜對了,也可以離開山洞,猜錯了被淘汰!而選擇用猜的人,哪怕只猜了一次,猜錯了,也不能繼續數了,只能再猜兩次,對的離開,錯的淘汰……

墨九狸有些無語的看著面前堆積的金莎路,她都不記得自己第一次數數是什麼時候了…… 靜靜的等了兩天之後,楊塵帶着八卦圖回來了,不過這玩意以前勾過人魂可以,勾鬼魂的話,大家心裏都沒底。

“沒問題,我找人問過了,確實能在地獄裏勾魂,不過施法者也要靈魂出竅去一趟地獄才行。”楊塵笑着跟我們擔保,隨即躺在牀上,雙手捧着八卦圖,讓我們都在這幫他守住肉身,最後閉上了雙眼。

等了半響沒動靜,我有些擔心的問郭勇佳說會不會去了地府就把他當成鬼抓了?因爲之前我和他去不是靈魂,而是實體。

郭勇佳想了下說應該不會吧,因爲只有死人下了地獄才能投胎,活人就算誤入了地獄也會被放出來。

“相比這個,我更覺得他這次去肯定撈不到人,項羽死的比我還早,下了地獄都一千多年了,哪裏有還沒投胎的道理。”徐鳳年嘆氣,又道:“我們還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小白開立即反駁道:“這不一定,項羽殺人如麻,指不定還在地獄裏受苦呢,他這樣的傢伙想投胎變成人也是很難的。”

幾個人你來我往的開始說了起來,我沒興趣討論,看着昏迷的楊塵,希望他能把人帶回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顯靈了,我這念頭剛毛出來,楊塵就突然睜開了雙眼,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身邊還有一個穿着破爛盔甲的大漢!

這一瞬間,房間裏的氣氛瞬間凝固住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大漢,他頭髮很長,跟我的差不多,全部都紮在腦後,臉上有些髒,額頭前還有幾根凌亂的碎髮垂在面前,楊塵躺在他身邊就跟小屁孩似得,特別威武高大。此時正雙目空洞的看着地板,不知道在想什麼。

楊塵率先下了牀,小白開這纔出聲:“臥槽,這就是項羽?你還真把他給帶回來了。”

大漢可能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猛地擡頭盯向我們,他本身人就大,這眼睛一瞪跟一個小銅鈴似得,把我們嚇得齊齊後退。

楊塵擋在我們身前,如臨大敵,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帶項羽過來的,但是看他那緊張的樣子,我就知道他肯定沒在地府裏頭跟項羽商量好來幫我們比賽。

突然,項羽動了,他本來就半坐在牀上,大腿耷拉在地上,站起來後腳跟着地,像一堵牆似得當在我們身前,緊接着我就聽到咕嚕咕嚕的聲音,除了我意外,每個人都在害怕,估計是沒見識過這麼威武雄壯的男人。

“項羽,你好,我是….”小白開上前走了兩步,個子不高的他就到項羽膝蓋位置,話還沒說完呢,就被項羽踢了一腳撞在了牆上。

郭勇佳急了,見項羽動手,罵了一句草就衝了上去,只可惜他更倒黴,項羽擡手,身上的盔甲咔咔咔的聲響,隨手一扇就把他拍飛了出去,撞在門上。項羽沒有去看一眼,只是盯着我們三個人,尤其是我,他眯起眼睛多看了幾眼,我心說不好,這傢伙人高馬大的,不會還是一色狼吧?

想跑的我雙腿打架子,動都不敢動,好在他很快就收回了目光,沒有再看我一眼。

徐鳳年此時忍不住輕聲問了句:“這傢伙怎麼看起來比呂布還兇猛啊?”

我和楊塵都沒說話,這都時候時候了,我們自身難保了還有心思問這個?

項羽居高臨下的對着我們,深呼一起口氣開口道:“這是哪?”

“這是人間,是我把你帶過來的。”楊塵立馬回道。

“人間?”項羽自言自語嘀咕了一句,扭頭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間勃然大怒,大手一抓,拽住楊塵的脖子擡了起來大吼:“誰讓你把我從地府裏帶出來的?!”

項羽的怒吼刺得我耳膜生疼,更多的是心裏的害怕,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這傢伙怎麼看也不像是個人,倒像是個怪物?

徐鳳年也嚇了一跳,但他沒慌,連忙喊道:“項羽將軍,有話好說,先把人放下。”

我瞧他沒衝動,估計也知道自己上了下場也會和白開和郭勇佳一樣。

“將軍?”項羽憤怒的神情一愣,低頭眯着眼睛打量着徐鳳年:“你又是誰?”

“我是你手下的兵將,將軍你可能不認識我。”徐鳳年表情一肅,還真別說,我都差點被他忽悠了。

“哦?”項羽人雖然高大,但也不傻,手裏抓着楊塵始終沒放手,而楊塵也沒掙扎,任由他抓着。

“是你讓他把我帶到人間的?”

徐鳳年立即迴應:“沒錯,有事想麻煩將軍。”

“什麼事?”項羽眉頭一挑。

“先把人放下…”

“大膽,你個小小將士居然敢威脅我?!”項羽生性爆烈,一言不合就會發怒,弄的徐鳳年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不能跪下說求將軍饒命吧?

此時小白開和郭勇佳也緩緩走了過來,兩個人臉色都很難看,沒有向剛纔那樣衝上去拼死拼活。

項羽看着我們:“說,你們幾個到底是誰,爲什麼要把我帶到人間?”

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還是被項羽掐住脖子的楊塵開口:“我們,有事,求你。”

項羽看了他一眼,哼了一聲,隨手一丟把他扔在了地上,郭勇佳和徐鳳年連忙扶他起身,同時項羽開口:“給我一個不殺你們的理由,爲什麼要把我從地府裏帶出來。”

我見過蠻橫的,沒見過這麼蠻橫的,雖然心裏害怕他,但此時也顧不上別的,張嘴就問:“你這人怎麼那麼霸道啊,帶你出地府你還不樂意了?”

項羽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哼了一聲:“你是女人,我不和女人計較。”

我心裏那叫一個火,正想罵他兩句的時候楊塵擡手擋住了我,咳嗽了兩聲說:“我貿然把將軍從地府裏帶出來是我不對,因爲情況緊急,沒來得及跟將軍解釋,還望贖罪。”說着彎腰擺了一個道歉的架勢。

“哼,本將軍大人不記小人過,行了起來吧。”項羽很不屑的說。

楊塵直起腰板,抿了抿嘴,又道:“我這次去地府裏把將軍帶出來,是因爲有個事想請將軍高擡貴手幫幫忙…”

“不幫。”項羽當即拒絕道,“念你們是無心之失,還是把本將軍帶回地府吧,沒心思和你們留在這。”

楊塵臉色有些不好看,郭勇佳小聲嘀咕道:“送他走吧,這傢伙跟煞星似得,還沒把我們忙呢就先把我們殺了。”

小白開揉了揉胸口,心有餘悸佩服道:“西楚霸王項羽,果然名不虛傳。”

“別拍馬屁,送我回地府。”項羽面無表情,一個勁的要回去。

徐鳳年猶豫了下,輕聲的問:“將軍爲何執着於地府?既然出來了,怎麼說也要見識一下這大好世界吧?”

項羽這回沒生氣,而是很憂傷的嘆了一口氣:“大好世界?沒有自己心愛的人在,何來大好世界之說?”

我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呢,楊塵突然道:“將軍莫非是在地府裏等虞姬?”

聽到虞姬二字,項羽渾身一顫,眼眸裏閃過一絲柔情似水。

他雖然沒有說話,但我們都知道,他就是在地府裏等虞姬。看來他和徐鳳年差不多,都是死後要見心愛的女人?

“既然你們知道,那就送我回去吧,大好人間沒有虞姬陪伴也是枉然。”項羽垂着頭,神情落寞。

小白開此時很不知死活的來了句:“你等了一千多年沒碰到虞姬,她可能早就投胎去了…” 一個個的數?墨九狸絕對是不會的,用玄氣自然是不行了!這金沙太過細小,估計玄氣一吹都不知道丟到那裡去了……

墨九狸低頭想了想,忽然唇邊溢出一抹笑意,利用自己的靈魂力覆蓋在面前的金沙路上,很快一層透明的金色沙粒懸浮在半空中,一顆挨著一顆,整齊的排列成一個長方型,從頭到尾……

墨九狸在靈魂力的感知下,知道這一層的金沙數量是五萬顆之後,直接控制將其放在一邊慢慢落地,隱約可見地上一層透明的金莎點點如星……

接著墨九狸開始以著同樣的辦法,一層層的金沙,被她利用靈魂力控制著拿起放到另一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