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齊道友可識得洪剛?”一直沒有插嘴的沈雲轉身詢問道。

一聽洪剛兩個字,齊曉敏大眼睛中閃過一絲驚色,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道:“曉敏識得洪剛道友,不知道師兄要找洪剛道友何事?”

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沈雲不禁心中一喜:“齊道友與洪剛熟識?那可就好,我與洪剛相約最近去他那裏拜訪,正發愁沒人領路,齊師妹既然識得洪剛,可否爲師兄帶路呢?”

一邊的藍心見沈雲將“道友”變成了“師妹”,嗔怒地偷偷向沈雲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鄙夷的表情。

“幾年前?難道,你就是洪剛道友所說的靈秀山前輩?!”

“應該是我吧。”沈雲將刻着自己名字的靈秀山木牌遞給齊曉敏看了一下。

齊曉敏疑惑地接過來仔細一看,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興奮:“走!沈師兄,我帶你去!”

藍心與沈雲面面相覷,不知道齊曉敏想起了什麼,但見她已經向城外走去,也急忙跟了上去。 雲霄山,屬於北山的餘脈,不過與北山王家堡,沒有任何的關係。雲霄山上的雲霄門,以步法奇特聞名,不過只能算是一支小門派,在元國的正道門派中沒有什麼話語權。所以對於這樣的門派,王家堡也沒有興趣去吸收。

而云霄山本身山如其名,因爲特殊的氣候原因,這裏常年被雲霧所籠罩,若是不熟悉的人猛地闖進去,十有八九會迷路。而這也是一層天然的護山法陣,再加上一套比較初級的迷幻法陣,便可以讓一般的通靈境修士都難以逾越這座天塹了。

齊曉敏與沈雲、藍心三人一出城,便飛遁而行,在路上,齊曉敏完全沒有了防備,將自己的事情與沈雲二人說了。

原來沈雲所要找的那位陣法師,便是齊曉敏的姐姐齊曉靈,而洪剛,則是在一直追求着齊曉靈。齊氏姐妹,是雲霄門多年前一位長老的嫡親,不過傳到她們這代,已經只能算是外門弟子,要進入內門,就要參加新人比試會。這纔有了齊曉敏當年通過比試會進入到了雲霄門內門。

姐姐齊曉靈,則因爲天生身體虛弱,修練到脈通境八層修爲之後便就寸步難進,無奈之下只能刻苦鑽研陣法,卻沒成想她對陣法研究天賦奇高,現在的水平放在全大陸上,也絕對可以數得上一流。

而齊曉敏一直爲了姐姐的病情東奔西跑,就是爲了可以找些靈草,爲她續命。

沈雲知道了這一切,才把這些事情相互竄了起來,不禁感慨齊曉敏對於姐姐的愛,若是一般人的話,可能早就不管不顧了,況且,齊曉靈身邊還有一個癡情漢洪剛。

一天之後,三人來到了一片濃郁的雲霧之前,沈雲放出神識,能看到數十里外那座直插雲霄的山峯,想必便是雲霄山的主峯了。

“姐姐住在雲霄山的一側,兩位可以跟我來。”齊曉敏說着手掌一翻,一隻很小的白色陣法旗出現在手中,她伸出手指輕輕一點,陣法旗發出了一陣白光,順着面前的雲霧劃開了一道入口。

沈雲倒是沒有見過這樣的法陣,不禁看得津津有味,只是一邊的藍心一直嘟着嘴巴,似是覺得這裏沒有什麼好玩的。

“隨我進來吧。”齊曉敏莞爾一笑:“兩位師兄師姐千萬不要亂跑,這裏面很容易迷路的。”

見沈雲點頭,齊曉敏才帶着兩人向裏面飛去,不過速度卻是慢了許多,沒走一會兒便要拿出陣法旗研究一下,足足一個時辰之後,三人才繞過了幾座矮小山峯,來到了一座小山谷前。

“兩位稍等。”齊曉敏笑了笑,伸手掏出了另一隻紅色的陣法旗:“這裏面便是姐姐的住處了,不過姐姐自己弄了一套陣法在這裏。”

說着,齊曉敏揮動了手中的紅色小旗,沈雲只見那紅色小旗在空中像是一把扇子般將雲霧分開,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不再是那座山谷,而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鳥語花香,一條小溪從中穿過,青綠色的草坪看上去甚是舒服,讓人心曠神怡。

“二位隨我來吧!”齊曉敏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便帶着二人向樹林中飛去。

不多時,三人便站在了一棟木樓前。樓內傳出了陣陣笛聲,悠揚動聽,聽得藍心小丫頭如癡如醉,那副可愛的樣子讓沈雲看了不禁微笑了下。

“曉敏?你回來了?”

笛聲結束,樓上傳來了一個美妙的女聲,與那笛聲一般清亮悅耳。

“嗯,姐姐,我還帶來了兩位貴客,洪剛道友在嗎?”齊曉敏興奮地問道。

沈雲一邊跟着齊曉敏進了屋子,一邊疑惑這位齊曉敏爲何將洪剛叫得如此嚴肅,按理說,不應該叫“姐夫”纔對嗎?

“咦?你是?沈前輩?!”

洪剛聽到有人來,便從屋後的花園中走進屋內,一進門,便見到了沈雲,頓時一怔,接着就大喜道:“前輩真的按時前來了,快請坐!”

沈雲笑着點點頭,發現此人修爲未進,長相卻是又老了數歲,讓本來就其貌不揚的他顯得有些過於普通了,怪不得齊曉敏看不上他。

“是那位沈前輩來了?”

樓上的樓梯傳來輕輕的腳步聲,沈雲聞聲望去,見一名身材玲瓏、身穿淡粉色長裙的妙齡女子扶着護欄慢慢走下來,肌如白雪,齒若玉藕,無暇的臉蛋上像是鑲嵌着完美的寶石,讓人實在找不出哪怕一絲的缺陷……

“小女齊曉靈,拜見沈前輩。”齊曉靈見沈雲一直看着自己,不過雙眼中卻只有欣賞而沒有那種輕浮之色,便不禁對他多了幾分好感,微笑着欠身施禮。

“嗯,齊道友就不要客氣了,來者是客,你這樣客氣,倒顯得有些主客顛倒了。”

衆人都笑了起來,坐在一起談了些事情,喝着齊曉敏泡的茶水,不知不覺就到了天黑。

“小女去下廚,爲沈前輩與藍前輩做點飯菜食用,雖然二位已經可以辟穀,但想必小女的手藝不會讓二位失望。”

見齊曉靈是要留自己過夜,沈雲也不回絕,畢竟聊了這麼久,依舊沒有聊到正題,這姐妹花估計對自己有所求。

“有好吃的呀!那就先謝謝曉靈姐姐啦!”


沈雲還未說話,一邊的藍心聽到有好吃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張嘴便應承了下來。

“那二位請稍後。”齊氏姐妹會心一笑,便起身去廚房忙碌了。

“你怎麼就知道吃?都是通靈境修士了,凡心已泯,怎麼對凡界之食還這麼難以忘懷!”沈雲對藍心笑着說道。

“哼!”藍心俏皮地拍着自己平滑的小腹:“本姑娘不能委屈了肚子呀,要是它發脾氣了,本姑娘也不好受!再說了,你既然戒了凡食,怎麼不戒了凡界的美女呢?!”

這話把沈雲噎得啞口無言,只得訕訕一笑,不再理會這個小魔頭,轉身與洪剛交流起煉器之術來。

不多時,齊氏姐妹便來叫三人入座,沈雲隨着洪剛進入餐廳,便見到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許久未進油米的肚子倒也開始動心起來:“呵呵,齊道友這手藝,單是看一眼,就讓我的肚子投降了!”

衆人又是一陣鬨笑,而那藍心已經早就按捺不住,伸手隔空抓起一條小魚,塞進了自己嘴巴中,一邊嚼着一邊眨巴着寶石般的大眼睛讚不絕口:“嗯!嗯!曉靈姐姐,曉敏姐姐,你們做的實在是太好吃了!我要是天天能吃到這樣的美味,鬼才回靈秀山呢!”

“哈哈……”

在衆人的笑聲中,一桌子的美味被消滅的一乾二淨。結束了晚宴,藍心玩心未滅,拉着齊曉敏去屋外玩耍了,而齊曉靈與洪剛則陪着沈雲聊着。


“不知道沈某所要的小彌勒五行陣,現在可完工了?”沈雲笑着將自己此行的目的說了出來。

“小彌勒五行陣已經完工,小女這就交予前輩。”齊曉靈莞爾一笑,轉身上了樓,不一會兒便捧着一隻紅色木匣走了下來,放在了沈雲面前。

沈雲輕輕打開,見裏面是十四面陣法旗,加上之前自己得到的十面,剛好是二十面成套的小彌勒五行陣的陣法旗。

單單看陣法旗上面的陣法排列,沈雲就知道要做出此陣法要耗費多大的精力,若不是齊曉靈天賦奇高,估計再給她二十年也未必會完工。

“道友陣法之術實在高超,沈某佩服。”

“前輩見笑了,小女因爲身體羸弱,無法進行別的修練,剛纔自小對陣法有所興趣,這纔將精力放在鑽研陣法之術上。一是爲了消耗時間,二則,是爲了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不再忍受那絞心般的病痛。”

沈雲知道這纔是正題,也不客氣,將木匣關好收入乾坤戒中,問道:“不知道齊道友所得是何病,爲何如此積惡難醫?”

“曉靈她是天生的……”洪剛接過話茬,卻好似有些爲難,囁嚅了幾句才輕聲說道:“是天生的龍陰之體……”

“龍陰之體?!”沈雲一聽到這四個字,驚得下巴差點脫落下來!

世界上有至陰至陽之體,所謂至陰之體,便是體內沒有一絲陽氣的女子;所謂至陽之體,便是體內沒有一絲陰氣的男子。而其中又細分爲許多種體質,其中最爲稀有的,便是龍陰鳳陽之軀。

所謂龍陰之軀,便是從生理學的角度看,此人應該是名女子,但是從元氣來看,卻又毫無陰氣,而是充滿了至陽之氣,這便是龍陰之軀;所謂鳳陽之軀,便是從生理學角度上看,此人應該是名男子,但是卻毫無至陽之氣,而是充滿了至陰之氣,便是鳳陽之軀。

這兩種軀體都有一個特點,就是根本不適合修練,因爲他們本身就陰陽元氣錯亂,體質虛弱,只要修練之後便會加快身體的消耗,反而會加速死亡的過程。這樣看來,已經三十餘歲的齊曉靈,留在世上的時日真的不多了…… 不過沈雲的腦海中忽然竄過一個念頭:自己身上的紫雲劍訣,就偏偏需要與一名至陰之女行雙修之事,才能修練那個必備的小法訣……

這念頭也是一閃而過,沈雲自然不會對齊曉靈有什麼想法。

“洪剛與曉敏一直在爲你尋找百年靈草,便是爲了爲你續命吧?”沈雲輕聲問道。

齊曉靈聽到這話,微微扭頭看了一眼洪剛,臉上竟然飛出兩片紅暈:“嗯,是這樣的。可就算是如此,小女也已經時日無多了。只是與洪剛兩情相悅,卻只有夫妻之名,讓小女覺得身有歉意……”

原來如此。齊曉靈很可能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了修練,但是之後卻發現因爲自己的修練,身體狀況大爲下降,此時別說與他人比試爭鬥,就連行雙修之事,都要冒着很大的風險。

沈雲一邊想,一邊看着面前坐着的齊曉靈與洪剛二人,見他們兩人的臉上都有些泛紅,卻沒有一絲的失望與無奈,心中不禁感慨這真是一對苦命卻又令人豔羨的鴛鴦。若是自己與白瀟瀟能夠如此天仙一般的生活在一起,會是多麼讓自己滿足與快樂的事情!

齊曉靈與洪剛見沈雲也不言語,不敢打擾,只能在一邊默默陪着。

沈雲心中在考慮自己要如何幫助這對苦命鴛鴦,憑藉自己現在的實力,想要治好齊曉靈的身子無非是白日做夢,因爲要治療齊曉靈,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讓一個修爲特別高的人爲其散功,重鑄體內經脈。雖然這樣也不能改變她的龍陰之軀,但是能讓她變回到修練之前的模樣,再活三四十年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這兩點,沈雲一點都做不到。單說爲其散功,就要依靠着強大無比的靈氣控制她體內的真氣不破壞經脈與元氣,這一點,沈雲估計只有清心境的修士可以一試,還不一定能夠成功。

他一個區區通靈境修士,當然不會自大到嘗試這種辦法。想來想去,自己能夠做的,也只有拿一些百年靈草,讓其煉製丹藥而續命了。



沈雲想罷,便輕點自己的乾坤戒,四隻木匣出現在了桌上:“這是兩株百年的冰山仙參,一株百年的冰心草,還有一株百年黃靈草,都是醫療內傷及修復元氣的靈草,你們可以將其煉製爲丹藥服用,沈某,也就只能幫助這些了。若是之後哪天事出緊急,洪剛或者曉敏都可以去靈秀山飛來峯找我,若是那時還有百年靈草,便是天意,若是沒有,也便是天意吧……”

齊曉靈與洪剛確實是想跟沈雲求一株百年靈草的,雖然他們心中也沒底,畢竟一株百年靈草對於沈雲這樣的通靈境修士來說,還是相當珍惜的。可是他們絕對想不到沈雲會一下子拿出了四株百年靈草送予自己,而且每一株都是珍稀靈草,藥用極高!

“小女不知如何感謝前輩……”齊曉靈最先反應過來,直接跪倒在了沈雲面前。而洪剛也回過神兒來,急忙跟着跪在了地上。

“兩位道友這是何必!”沈雲急忙一擺手,一陣靈氣便吹了過去,將兩人直接扶起:“你們都是沈某的朋友,沈某纔會相助,況且就算不是朋友,看你們如此恩愛,沈某也定會相助的。”

齊曉靈與洪剛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用無比感激的目光看着沈雲……

當晚,沈雲便與藍心住在了木樓中,直到第二天才離開了雲霄山。與自己出來的齊曉敏告別,沈雲便問向藍心:“師妹,沈某還有些事情要做,不知道你還要不要跟着我?”

藍心剛要說話,沈雲急忙補充道:“唉,可憐齊曉靈與洪剛一對恩愛情侶,沈某倒是獨自去找自己所愛的人了……”

沈雲說這話是想讓藍心知趣的離開,卻沒成想這丫頭一聽這話頓時嬉笑起來:“哼,大猩猩,你是要去找瀟姐姐嗎?我告訴你,瀟姐姐現在不會見你的!”

“嗯?!瀟姐姐?”沈雲滿臉的驚訝:“師妹,你怎麼會認識瀟瀟的?!你們最近見過面?!”

“青風堡的大小姐,與我藍家可是至交,我當然認識瀟姐姐了!”藍心仰着下巴、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比自己高出一頭的沈雲,滿臉的神氣!

這丫頭瞞了自己這麼久!而且當年在冰山之行中,這兩人還假裝爲不認識爲自己吃醋,原來一直是自己被這兩個丫頭耍的團團轉!

沈雲越想越是氣惱:“你!你可真是……”

“我怎麼了?! 絕色狂妃:冷王的天才寵妃 ,心有靈犀得很!你在冰山禁制中做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哼!不過我不像瀟姐姐,我氣量大,不怪你!我……”

說到這裏藍心才意識到自己說得有點過火了,急忙伸出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翻了翻白眼:“誰啊?!剛纔是誰附我的身了?!剛纔的話不是我說的,不是我說的……”

沈雲是徹底服氣了這個小丫頭,不過他可沒想到白瀟瀟也會一起瞞着自己,要是他知道當時白瀟瀟只是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起了玩心,會不會更加的懊惱與後悔……若是時間能夠倒流,沈雲如何也不會再讓那件事情發生了!還有那個慕容燕,現在怎麼看,都覺得是自己吃了虧!

藍心見沈雲根本也不理會自己,只是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是痛苦,便怕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便急忙上前攬住了沈雲的胳膊:“大猩猩,你沒事吧?!我瞭解瀟姐姐,前些天我下山,也去找過瀟姐姐了,她就是太愛你,覺得你們之間一切都是完美的。可是出了那件事情之後,她便總覺得心中像是被打了結,所以才……”

“罷了,我也不是要去找她的……”沈雲面無表情地輕聲說道:“你還是先回去吧,我要去趟天雲山,找一位老友。”

“天雲山?老友?”藍心翹了下俏皮的鼻頭:“沒有聽說你在天雲山還有老友呀!那個小門派,喂!別走啊!長毛大猩猩你……”

藍心還沒說完,就見沈雲一言不發化爲一道赤芒飛遁而去,她皺着柳眉輕跺香蓮,不假思索地跟了上去。

天雲山是元國西部的一個小門派,與南燕谷一樣,這天雲山多是女弟子,是一個比較小的門派,不過歷史悠久,據說在千餘年前,天雲山便是從南燕谷分離出來的。要說到天雲山沈雲的老友,其實就只有慕霜一人了。

十多年前,慕霜與沈雲一起參加了元國的新人比試會,便被天雲山選走。當時慕霜可是以羅漢門三大長老之一參加比試會的,再加上修爲與天賦都不錯,一進入天雲山中便以核心弟子來培養。

多年前的冰山之行,沈雲與白瀟瀟曾經見過慕霜一面,雖然沒有相見,但是沈雲與慕霜之間,總是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默契感。

沈雲可不知道,就在數天前,他還曾與慕霜在王家堡中的女客棧中擦肩而過,他因爲心緒不寧而沒有認出慕霜,可是慕霜卻是真真切切將沈雲看在了眼裏,回到房間後還獨自惆悵了很久……

若是沈雲知道當時慕霜也在王家堡的話,估計會將她救出的……

不過慕霜此刻,確實還活着,而且已經成功逃離了王家堡,回到了天雲山中。她現在是天雲山的長老,回到山中之後便獨自養傷,誰也未見。

獨自在自己府邸的慕霜此刻回想起那天的事情,還是有些後怕。當時她正在排着隊等着抽籤,卻忽然發現從高臺地下飛出了數道火球,並且空間中散發出了強大的靈壓,讓很多修士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被直接殺死。慕霜因爲位置還算比較好,迅速向外圍逃離,而且剛好與幾個相識不錯的道友聚在了一起,這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逃了出來。

不過等到她將追來的人擺脫掉,也幾乎剩下半條命了……

回到府邸中閉關調息了十天,才慢慢恢復了過來。這天她從調息中醒來,總覺得心中有些忐忑,像是有事情要發生一樣。

這讓她心緒大亂,根本無法安心修練,起身走到門口,透過府邸的迷幻陣法看着外面。

果然,不多時,一道赤芒從遠處飛馳而過,迅速被幾名天雲山的護山弟子攔了下來。慕霜遲疑了下,還是站在原地沒有動。

“請問這位前輩來我天雲山何事?”一名護山弟子躬身問道。

“在下沈雲,是靈秀山東方元門下弟子,特來尋一位老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