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章長老成名的兵器,則是爲一名弟子煉製的嗜血刀,據說此刀可以吸收鮮血,吸的越多,刀越強大。”

“嘶!”秦陽吸了一口熱氣,確實有些強悍啊。

這嗜血刀,聽起來就很強大啊!


“章長老和師傅關係很好,咱們這次,就是來找章長老的。”緣雲韶開口。

秦陽點頭,心中隱約有些興奮。

“你們不能進去,我需要先通報師傅。”

在那座法寶屋子前,有弟子攔下了二人,對方是一名內門弟子,穿着紫袍,雖然身份比緣雲韶低,但並無畏懼之色。


只因爲裏面的章長老,是他剛拜的師傅。

這時候,從房子內,傳來一道聲音:

“小鐵,這是你緣師姐,還不快問好。”

接着,從後方的屋子內,便是走出一人,他穿着背心,頭髮從側方往上撩,漏出來的胳膊,是孔武無比,肌肉滿布。

“師傅!”

“章師叔。”

接着,被稱呼爲小鐵的內門弟子,便是轉身,向着緣雲韶拜道:“緣師姐!”

秦陽腦子轉的很快,面前這位小鐵,實力不弱,起碼他看不透,也是道:“鐵師兄。”

“快進來吧。”章城開着門,將緣雲韶和秦陽帶進來。

順便後方的小鐵,也是跟着進來,他準備去端茶倒水了。

入內,坐定。

章城先開口了:“雲韶,你身邊這弟子,是?”

“章師叔,這是師傅新收的弟子,我師弟。”緣雲韶介紹道。

“見過章師叔。”秦陽立刻站起來拜禮。

“好好好,師兄終於又收了弟子,這說明,當年的事,師兄有走出來!”章城連說三個好,大笑着開口。

他和緣義的關係非同一般,只不過讓秦陽不理解的是,緣義當年的事?是什麼事?

當然,他也不會問,該知道的時候,自然便會知道。

“既然是師兄的弟子,那自然是宛如我的弟子般,師侄可有趁手的兵器,師叔送你一件,當做見面禮。”章城開口。

秦陽一愣,看樣子,章城和緣義的關係,很不一般,光是自己身位緣義弟子的身份,就值得他送出兵器當見面禮。

“這應該是師傅年輕時候的鐵哥們了。”秦陽閃過這麼一個想法。

“章師叔,這次來,就是想要爲師弟,打造一件趁手的兵器。”緣雲韶道。

“嗯,那正好,師侄有合適的材料嗎?我這裏有些上好的雲金和破妄石,適合給你打造兵器。”章城道。

而在這個時候,小鐵端着茶過來了,當即手下一抖,險些將茶水扣掉。

這是什麼情況,他師傅居然會這麼輕易幫助別人煉器?

而且雲金和破妄石?哪一種不是難得一見的材料,聽師傅的語氣,是要白送啊!

這兩位弟子是何妨來人,居然有這麼大的牌面?

小鐵決定回去打聽一下,畢竟他拜入章城門下,還是不怎麼了解他師傅的喜好的。

“回師叔,師侄在很早以前,得到過些許材料,很是不凡,不過憑師侄的眼力,看不出等級,請師叔掌眼。”秦陽開口。

他指的,是從礦石祕境內得來的,那塊礦石生命本體。 內門弟子小鐵,將茶水擺在桌子上,向着衆人微微示好,立在一旁,仔細的聽着秦陽等人的談話。

章城有些好奇,無論是雲金還是破妄石,都是極好的材料,只不過他這個師侄,明顯有自己的想法。

“師侄有什麼材料看不明白,倒是可以給我看看,讓我來辨識一番。”章城開口。

他蠻好奇,秦陽能夠拿出什麼不凡的材料。

“師叔請看,便是這種材料了。”秦陽開口。

揮手間,從戒指內,取出來一塊腦袋大小的礦石,正是那礦石生命的本體。

這礦石不凡,當時被秦陽和大黑鹿爆錘許久,卻依舊沒有絲毫損傷,雖然內部的生命已經被斬殺,但礦石依舊堅硬無比,無法摧毀。

礦石是赤紅色,一出來,就順勢落在桌前,沒有絲毫氣勢波動,顯得十分樸素和不起眼。

只不過,當礦石一落地,章城眼神立刻一變,一股精光從他眼中閃過,緊接着臉上露出動容之色。

“這是……生機母礦?”章城滿是驚訝的開口。

章城將那礦石從地上撿起,宛如寶貝般,抱在懷中細細觀賞,細緻的瞅着每一寸。

“這一定是生機母礦了,錯不了的,居然會有這麼大的一塊!”章城有些激動了,這種極品中的極品礦石,千年難得一見,而且出現都是很小。

可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有這麼大,這要是用來打造兵器,到底能煉製出多麼恐怖的東西?

“師叔,生機母礦是什麼?”秦陽在一邊好奇的問。

緣雲韶和小鐵,也是極爲好奇的看過來,這種東西,沒聽說過啊。

“這東西太過於稀少,就連書上都不會記載,生機母礦,就是一種帶有生機的奇異礦石之母體,是一種極爲珍惜的材料。”

看到秦陽等人還是不理解的樣子,章城繼續介紹。

“有種異常珍惜的礦石,只有在天地大勢匯聚之地纔會誕生,而這種礦石中,有極其微笑的機率,纔會誕生生機母礦。”

“但凡生機母礦,顧名思義,是有一定生機的,是極其容易誕生出器靈的東西。”


章城解釋,器靈只有異常珍貴的法寶和兵器纔會誕生,和主人心意相通,有了器靈的兵器,才最有靈性。

一旦有了器靈,兵器威力翻好幾倍,也不成問題。

“但是器靈這種東西,何其稀少,就算是天下名器,也不一定能夠誕生出器靈,而融合生機母礦的兵器,幾乎是百分百誕生!”

“這麼說,生機母礦的作用,都懂了吧!”

最後,章城又補充了一點,拋開生機母礦可以誕生器靈這一點,它本身也是一種異常珍貴的材料,妙用無窮。

就像現在這塊赤紅色的礦石,太過於堅硬了,比雲金都要堅硬許多,煉製的兵器,絕對無法被摧毀。

“那師叔,這塊生機母礦,可以煉製成兵器嗎?”秦陽在一邊有些擔心。


通過章城的話,現在這塊礦石的價值已經體現,就怕章城也會動心。

畢竟,光是這麼一聽,就能感受到太珍貴了。

“師侄放心,能夠煉製如此珍貴的礦石,對任何煉器師,都是一種難得的體會,我會盡全力來煉製。”章城大笑着開口。

“師侄等會就來我煉器室內觀看,一旦兵器現行,立刻滴血認主。”他再開口。

他的一番話,已經表明了他並無動心之意。

“小鐵,你去門外守着,煉製兵器的時間內,不要讓人來打擾我,還有,關於生機母礦的事情,切莫透露。”

最後,章城對着身後的小鐵叮囑道。

小鐵立刻精神一震,點頭表示明白。他心中極爲震撼,好奇與二人的身份以及底蘊,不但能拿出生機母礦這種珍貴異常的材料,還能輕易請動師傅動手。

之後,小鐵退出去,章城抱着母礦,帶着秦陽和緣雲韶,往屋內後室走去。

這座法寶屋子,極爲礦闊,佔地十分巨大,在接待客人的大廳後面,還有一個極爲礦闊的煉器室。

“師侄,我剛纔說的,要送你的雲金和破妄石,依舊有效,我會將二者融入生機母礦,打造成一杆,絕世的兵器。”

章城進入了煉器室後,開口道,接着他面色一嚴肅,道:

“不過,這種珍貴異常的材料,我也是第一次打造,保險起見,我只會進行最爲粗淺的煉製,事後還可以進行多次精煉,這樣有個副作用,我難以穩定兵器的形態。”

“兵器形態?”秦陽疑惑。

“對,最後可能會是刀,或者劍,也可能會是錘,師侄最趁手的兵器是什麼,先說出來,我會盡力穩定在那個形態。”章城道。

秦陽微微思考,答道:“師叔放心大膽的煉,我只要夠堅硬,打人夠狠的兵器,就足夠了。”

“堅硬的,打人狠,這樣的兵器,倒是有多種,這種形態,不是很難。”章城思索着,喃喃自語。

言罷,章城眼中精光一閃,渾身精氣神一陣,揮手間取出兩種材料,正是雲金和破妄石,和母礦一起擺在身前。

“兩位師侄,我且開始煉器,你們在一邊靜看即可。”章城道,說完,便是坐下開始調整狀態。

秦陽和緣雲韶自然不會多打擾,他們立在一邊,靜靜觀看。

大概半個時辰,一股氣勢從章城身上爆發,他整個人都充滿了狂暴,剛硬之感。

之後,那碩大的煉器臺之中,便是燃起恐怖的熱焰,哪怕離着很遠,秦陽依舊能感受到,火焰之上傳來的灼燒之感。

章城將三種礦石全部放入,便是立在一邊,全力操縱着火焰,煉器師最大的本事,控火就算一種。

控火越強,則煉器師的水準越高。

當然,章城身爲煉器大師,控火的本事一流,那火焰很快化作三個火團,所有的熱量,全部只傳輸在內部的礦石之上。

秦陽看得清楚,三個火團中,最大的一個內部,正是經受着火焰灼燒的生機母礦。

秦陽微微有些好奇,如此堅硬的礦石,靠火焰,能夠灼燒至可以打造的程度嗎? 只不過這個想法,下一刻就得到了證實。

章城肌肉鼓動,身後的靈氣從體內涌出,進入最大的火團內,頓時間,那火團的眼色更加明亮,都快要化作一個太陽般。

這般高溫的灼燒之下,秦陽明顯的看到,火團內部,那塊堅硬無比的生機母礦,開始發生了扭曲,有了變化。

緊接着,章城揮手,猛然間向着火焰砸去,隨着他行動,手中瞬間出現一杆大錘,純黑色,剛硬無比。

這大錘之上,散發的氣勢和章城一模一樣,這一刻,秦陽感覺,這錘子成了章城手臂的一部分。

“這就是本命武器,和主人心意相通,氣勢相一。”緣雲韶給秦陽傳音,只在他一人耳中響起。

秦陽煥然,對本命武器,心中也是開始有了一定的期待。

叮!

錘子敲打在生命母礦上,發出清脆的響聲,秦陽看到,在那火焰之中的母礦,在這般重擊之下,也僅僅是稍微有些變形。

但章程毫無問題,將一手錘子揮舞的不見漫天殘影。

刷刷刷!

這一刻,三個火焰團前,章城的錘影密佈,從各方錘擊,打出叮叮的響聲。

猛然間,三個火團裂開,化作火焰,將章城也籠罩在內,只不過,另外兩個火團內的雲金和破妄石,此刻化爲金屬形態的液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