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由分說,便立刻點頭道:“對對的,是要買,是要買。”

花錢雖然肉痛。

但是購買房產,也是穩固增值,又能和葉先生搭上關係,一舉兩得。

“那明天,就是海龍灣開盤儀式,我希望,你能買點房產,不多,多退少補。”

“嗯?”

萬子銘有些懵逼,狐疑道:“購買房產,沒問題。但是,葉先生,您這多退少補,是什麼意思?”

“我只需要營業額的百分之六十,按照換算,是至少三個億。所以,你不用着急出手,在看到所有的房產總額的基礎上,差多少,你就買多少。而且,不能太假,至於採取何種方式,你自己看着辦。”

“明白。”

這是討老婆歡心。

臨城之花,雖然已經成爲夫妻,但是要保持長久新鮮,這種驚喜,還是很有必要的。

萬子銘心領神會,點頭道:“明天,我會去看着營業額,多退少補。而且,爲了不引起懷疑,四六區分吧。我們建築協會佔比四成,其他六成,我會聯繫其他房產樓盤的銷售人員,帶着客人過來購買哈。”

“那是你的事情,我不需要知道。”

“這事情,做漂亮點,回頭,我給你介紹點新業務,就當是這次你幫我的一種補償吧。”

“葉先生客氣了,客氣了。”

…… 掛斷電話。

葉天縱心中安定。

有萬子銘幫忙補漏,銷售營業額肯定沒問題。

不過,以任家人的行事風格,口說無憑,必須得簽訂協議。

而且,還得當着衆多新聞媒體宣佈,以防她們翻臉不認人。

而明天一結束,擁有自己的公司,找到大別墅,搬離任家,一家四口,就可以其樂融融的過自己的生活,想起來就美滋滋。

回到地板睡覺。

牀上的任雨柔,依舊輾轉反側,很顯然還在爲明天的事情而苦惱。

但是她卻不知,這一切,都已被葉天縱悄悄搞定了。

只是,令葉天縱有些煩惱的是,不知道要猴年馬月,自己才能從這地板睡到牀上。

一夜無眠。

第二天,早早醒來。

才六點,按常理,是葉天縱下樓去準備早飯的。

結果,發現老丈人正在忙乎,帶着圍裙,滿面春風,一臉得意的神色。

就連張春琴都很早起,夫妻倆跟見到了寶貝疙瘩似的,嘴都合不攏。

“爸,媽。”

“什麼事情這麼高興?”

打着哈欠下樓的任雨柔,揉着惺忪的睡眼,還穿着寬鬆的睡衣,看起來就像是畫中走出的仙女。

“嘿嘿。”

任東國端着剛剛盛好的稀飯,放在桌上,笑道:“剛剛顧女士打來電話,已經確定了,她同意給你密媽投資一個億的資金,稍後,她會來到店內,商量具體的投資計劃,吃過早飯後,我送你媽去。”

“雨柔啊……”

“以後你媽我也是大集團的總裁了,而且,只要我經營得好,超過任氏集團不是夢。”張春琴春風滿面,還特地到任東國臉頰親吻了一口,親暱的說道:“謝謝老公。”

“媽,恭喜您。”


雖然自己有很多煩惱。

但是看到媽媽開心,也算是給任雨柔帶來安慰。

其實,她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整天心事重重,目的,不就是希望一家能開心嗎?


坐下來吃飯。

張春琴還在不斷強調着以後公司的發展方向,而任東國自然是婦唱夫隨。

葉天縱則是接連給任雨柔夾菜,正好這時候,老丈人播開電視,正在放早間新聞。

“本臺最新消息,之前一段時間,一度引發民衆熱議的神祕公司,縱橫集團,今天凌晨宣佈,繼臨城市五大財閥之一的王家被收購之後,再添一員,從事傳媒行業的孫氏集團,也一併被縱橫集團收購,稍後本臺爲大家帶來更多最新消息……”

聽到這裏。

正埋頭喝稀飯的葉天縱,頗爲滿意的點點頭。

昨晚纔跟林長輝說完,結果,他連夜便去找了孫氏兄弟商討併購事宜,並且在今早就直接宣佈!

辦事效率之高!

而且,一直以來,他都秉持着一種兵貴神速,以免夜長夢多的想法。

縱橫集團有他幫忙把關,葉天縱很放心。

“不是吧?”

聽到新聞裏的介紹,張春琴驚呆了下巴,滿臉匪夷所思:“這縱橫集團,到底是什麼背景,橫空出世之後,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接連收購的公司,都是大手筆,先王家,再孫家,難不成,這是打算逐個擊破,要把物大才發都給收拾了啊?”

“這縱橫集團有點傳奇色彩。”

就連任雨柔都饒有興趣,說道:“據說,是突然之間冒出來的。現任總經理,叫林長輝,我之前去買衣服的時候,他還是那裏的店長,現在卻突然成爲了總經理,我當時還感覺挺奇怪的。而且,聽說他們集團的總裁,是個青年才俊,年紀輕輕,卻是能力了得,不過,對方到底是誰,姓甚名誰,沒有誰知道,就跟他們公司一樣,很神祕,沒有誰知道。”

“看起來是來者不善啊。”

任東國雖然不過問公司經營,但是也有一定的看法,若有所思的說道:“以後要是有機會,結交到他們的話,肯定對咱們有很大的幫助。雨柔,你說那總經理,你曾經跟他買過衣服,說不定,能攀上一定的關係呢……”

“有可能的。”

葉天縱笑着說道:“當時我也在場,那店長看樣子就很隨和,集團多神祕我不知道,反正,接連收購兩個財閥,肯定是有一定實力的,能和他們這種公司合作,對媽的美容院,包括雨柔的未來發展,都能夠起到一定的作用……”

“你懂個屁!”

葉天縱尚未說完,張春琴便出聲打斷,瞪着他,說道:“你以爲人縱橫集團是街上的大白菜,想買就能買的?還你在場,你在場又能怎麼的?他是你小弟還是你親戚啊?什麼都不知道,一無是處的傢伙,有讓你說話嗎?輪得着你發言嗎?”

“你沒聽見剛你爸說,人縱橫集團的總裁,那可是青年才俊,是年少多金,而且,辦事能力這麼強,就這樣的人,如果能夠成爲我的女婿該多好,誰知道找了你這麼個窩囊廢,每次想到這裏,老孃就如鯁在喉!”

“不吃了!好好的胃口,全被這傻子給攪和了!”

說完之後,張春琴一把扔掉了筷子,起身站起來,大手一揮,喝道:“東國,咱們去,去美容院,和顧女士談融資的事情。”

“這……”


“這什麼這,難道面對這個傻子,你胃口很好是不是?”

強勢的張春琴瞪了任東國一眼,隨後看向任雨柔,說道:“雨柔,我還是那句話,別有任何的心理包袱哈,今天的開盤儀式,能行就行,不能行就拉倒。反正咱們家不靠他們任家,走就走,沒什麼了不起的,以後老孃我養你!”

Www .ttκa n .¢ ○

“媽……”

張春琴沒有再廢話,拽着任東國上樓,梳洗一番之後,便是揚長而去。

而見到一臉尷尬的葉天縱,任雨柔很抱歉的說道:“對不起天縱,我媽太過分了,傷害到你了吧?你放心,回頭我會跟我媽好好談談,你現在就是我老公,她這麼說你,我……”

“沒事。”

“我都已經習慣了,而且,我相信,媽會改變對我的看法的。”

葉天縱擺手一笑,他越是這麼不在乎的態度,就越是讓任雨柔感到慚愧。

不管事業做多大,日子有多好,任雨柔覺得,很多本性的東西,不能丟。

現在看到媽媽事業順風順水,她當然爲此而感到高興,可似乎有些飄飄然,她心中篤定,等到回頭一定要和媽媽好好談談,如果她真的容不下葉天縱的話,那她寧願搬家,搬出去,和葉天縱在外面住,他現在還是病人,經不起這樣的刺激!

“天縱,你脾氣好,這我知道。”

“可是,現在我作爲你的妻子,有誰欺負你,我絕對不答應,哪怕是我媽。”

“你放心,這事情我肯定給你個交代,沒事就罵你,而且還那麼難聽,我實在是忍無可忍!”

……

隨後。

任雨柔上樓。


特地更換上上次在天南國際購買的奢侈衣物,人靠衣裝馬靠岸。

平時的任雨柔,就已經是國色天香,現在再穿搭這樣的服飾,的確又爲她的出衆氣質,平添了一分。

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下樓,那聲音,聽着便攝人心魄,葉天縱站在原地,看着她,呆呆的,把任雨柔都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嬌羞的緋紅着臉,說道:“天縱,走吧,跟我去海龍灣項目,今天,不管成績如何,我是否會被開除,我都希望,有事情,我們一起面對。”

“畢竟,昨天在吳醫生那裏,我說的是認真的。我會試着把你當成我老公來看待,我希望,你能夠病情好轉。至於我倆以後能走到什麼程度,隨緣吧,很多事情,強求不得。”

“嗯。”

葉天縱微微點頭。

沒有多說。

而是簡單的將碗筷收拾回廚房之後,便出門,坐在副駕駛位置,驅車前往海龍灣。

按照既定計劃,開盤儀式,將在上午十點開始,現在才早上八點,任雨柔得提前趕去佈置會場,招呼前來的名流,努力做好自己,至於最後結果如何,聽天由命。

一路上。

相視無言。

任雨柔很緊張,葉天縱也沒敢打擾她,直到二十多分鐘過去,在即將到達海龍灣的時候,葉天從看向項目對面的樓盤。之前還是用膠布遮住,而現在,早就被人揭開。是個巨大的樓盤,主要迎來對外出售寫字樓和辦公地點。

看起來,修建得也是滂沱大氣,非常上檔次。和海龍灣項目比起來,有過之而不及,這從硬件設施上就勝了海龍灣一籌。而這樓盤的名字,名叫‘黃家林園’,諧音代表着該棟樓層的尊貴,而且,幾乎和海龍灣同時啓動,也在積極的籌措人員,安排一會兒到場之後的工作開展。

“這,便是黃家的樓盤麼?”


葉天縱若有所思。

他很難不聯想起來,這是目前的三大財閥開始着手的手段。

只是,當時自己帶着面具,沒有透露身份,他們何至於拿自己老婆開刀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背後,究竟有怎樣的考量?

“天縱,你一個人在那裏嘀咕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