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牌依然能殺人。能殺人的槍就是違禁!到時要是一個處理不好,就是國安局在,也得嗝屁。

只是現在被逼得緊了,要是不拔那就是死。現在死還是以後有可能死。陳天生還是容易選擇的。

自己武力打不贏你們,現在老子有槍了,那就看看誰殺誰吧。陳天生的眼中佈滿了殺意。

轉身就是一槍,沒有瞄準,沒有停留,射了繼續跑。

一張紙牌嗖的一聲飛出,然後準確無誤的擊中了其中一名開車的男子。紙牌直接插入其腦袋,只留一隻細角在外面。

十輛少了一輛,後面拿水管的因爲反應不及,摔到了地上雖然沒死,但也沒有了戰鬥之力。

看着同伴那死像,其餘的人都有些心驚。他們不是沒有見過槍,只是現在這樣的一把槍,還有那年輕人的槍速。衆人不免生出了退意。

只是想到了自家老大的兇狠,臉色只是變了變,繼續追了上去。

哦?竟然還敢來。

此時的陳天生已經跑進了小區附近的森林,現在是晚上,樹木雖然不多,但隱藏一個人還是可以的。

九輛摩托車明顯也發現這個情況。停下了車子,有水管的全部下車進去搜找陳天生。而司機則在外面留着,防止陳天生逃跑。

看着九名漢子的進入,陳天生陰陰的笑了笑。他們畢竟只是打手,對於陳天生這經歷過死亡的殺手,誰強誰弱,一目瞭然。

陳天生緊緊握着魅影,慢慢的靠近其中一個小隊。

九人都不是有頭無腦之主,他們分成了三組,一組三人。這樣無論效率還是安全方面都提升了不少。只是他們遇到了陳天生。

要是被陳天生躲在了暗處,就是九個人一起行動一樣是死的下場。因爲他們面對的是槍王。

打冷槍的槍王是很恐怖的。


瞄準一人,陳天生直接按下,紙牌再次擊殺一人,其餘兩人一驚,可下一張牌已經飛出,三人只剩一個人。

“你,你給我滾,滾出來。躲在暗處算什麼英雄。”

男子拿着水管的手已經明顯有些顛倒,他是真的害怕了。剛剛還一起的兩人一分鐘沒到就成了兩具屍體。這對一個人的心靈打擊是很大的。

現在的他只想快點離開這裏,哪怕被老大殺了,他也認了。本來是想轉身就跑的。卻怕突然迎來第三張紙牌。

“如你所願!”

一道冷漠的聲音突然從後面響起,男子還沒來得及轉頭,脖子就被兩隻手扭了過來。臨死前看到了殺自己的那個人,正是今晚的目標,陳天生。

對於那些想殺自己的人,陳天生從來不會手軟。既然你都來殺我了,那就要做好被我反殺的覺悟。

看着這男子明顯沒有了戰鬥力,陳天生直接出來動手解決。

雲歡 又省了一張牌。”

笑着說了一句,轉頭看了看一個方向,然後幾個轉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六名男子跑了出來,看着地上的三具屍體,臉色慢慢露出了恐懼。

“他怎麼那麼厲害!”

其中一個男子臉色蒼白的問道。

“他只是有槍而已。”

一個男子企圖安撫下衆人,只是這話說出來卻是那麼的無力。

“不,我不管了,他是個惡魔!”

之前那男子直接把水管扔掉,然後朝着林外走去。

“別走。”

其中一男子連忙大喊。

嗖的一聲,很輕微,但在這安靜的森林中卻顯得格外的刺耳。

衆男子就是一驚,腦海中的第一想法便是陳天生又出手了。想法一閃而過,剛剛逃跑那男子已經倒地不起,腦子後面正插着一張紙牌。

亂了,都亂了起來。

每一個人都不再管什麼任務,只顧着逃跑。

外面的九人微微皺起了眉頭,裏面有些不對勁啊。

不一會兒,樹林再才安靜下來,司機們感覺更加的強烈。其中一人拿出手機卻聯繫不上裏面的人。

“叫老闆。”

其中一人說道。然後拿手機的那人再次打出了一個電話。交談許久,然後把手機放好。

“可以使用。”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九個男子卻從摩托車箱裏拿出了54手槍。看樣子準備動槍了。

“進去!”

其中一人說了一句,然後率先朝裏面奔去,其餘八人都跟在這人後面。

這一切陳天生都看着了眼裏。沒有想到剛剛瞭解完九人,外面這些竟然直接動槍了。這對自己的處境有些不妙啊。

陳天生打算退了。自己再怎麼厲害對上九把槍一樣得死,他不是神。

只是這身子剛剛一動,便聽到了一聲大喊。

“在那邊!”

九人迅速對準陳天生的方向射擊。

靠!

來不及思考,陳天生直接甩了幾槍過去,只是因爲樹林密集,對方的火力也比自己厲害,所以這攻擊沒幾人受傷。

連爬帶滾的逃出了樹林,朝着一個方向就撒開腿子跑。

游戲帶我去萬界 ,二話不說,直接騎上了摩托車就追。

樹林安靜下來,一個穿着黑斗篷的男子走到了樹林邊,那裏正插有一張紙牌。

彎腰把紙牌撿起,放到眼前看了看,嘴角微微的翹起。

“槍王麼?沒想到你竟然來了Z國。”

男子陰深深的笑着,然後朝着陳天生逃跑的那個方向走去。路燈的照耀下,隱隱看到了男子臉上有一條細長的疤痕。

(雲氏大陸,你值得收藏!玄幻大作,大神不敢亂說,中神是妥妥的,可以養肥。幽語的筆力還是不錯的。) 陳天生不停的跑着,聽着越來越近的轟隆聲,他知道那些傢伙準備追上來了。

法克!

陳天生何時如此逼曲過。自從成了黑狼的殺手後,一直到槍王,從來沒有被這些普通人逼得那麼緊,要是被道上的人知道槍王被幾輛摩托車追得要命,不知道會不會笑掉大牙。

一輛的士緩緩開過,陳天生眼前一亮,連忙招手。

的士停了下來,司機伸出了個頭,看着陳天生。

“小哥,搭車嗎?”

陳天生哪裏管那麼多,直接不和其墨跡,一把拉開了車門。看着眼前這小夥子硬生生把車門給拉開,的士司機有些害怕了。這傢伙不會是搶劫吧。

正準備求饒什麼的,司機直接被陳天生拉了出來,然後扔到了一邊,自己開着的士駛開了。

“喂!”

望着已經不見蹤影的車子,司機異常的生氣。這傢伙搶車的啊。只是想到陳天生那恐怖的力氣,心裏也有些怕怕的。

突然轟隆聲響起,然後司機便看到了幾輛摩托車駛來看着那些黑社會打扮的傢伙,司機明顯嚇得坐在了地上。

九輛摩托車其中一輛停了下來,舉槍對準了司機。

“剛纔有沒有看到一個年輕人走過?”

司機見到槍是直接小便失禁了,這些傢伙是什麼人啊。


摩托車車主明顯有些不耐煩。

“不說死!”

他們都是王哥手底下的亡命之徒。對於殺幾個人那是簡單不過的事。所以要是這司機惹得自己生氣,也不介意殺了此人。

“在前面,前面去了,他還搶了我的車。”

司機連忙說了出來。這些都是匪徒般的存在,要是一個不高興……

司機不敢想下去了。

“可以了。”

碰!

直接一槍了結了這個司機,摩托車主眉頭也不皺一下,繼續追了上去。

今晚註定是杭州市流血的一晚。

陳天生駕駛着車子,把手機放在了擋風玻璃上,撥出了一個號碼。

“喂?”


手機裏傳來了有些生氣的語態。畢竟現在大晚上的,誰不睡覺來着。睡覺被手機吵醒,換誰的語態也不會好。

“周大海,你要是再不救我,就給我收屍吧。”

陳天生來不及多想,直接掛了電話。


在杭州,認識的人之中,陳天生也就覺得周大海的本領算最大的。現在自己被伏擊,找他就最後的了。而且這也算是國安局的失職,竟然讓人在市區動槍子,這事可大可小。陳天生覺得可以利用這事讓國安局對王哥下手。

此時的周大海什麼睡意也沒有了。想到陳天生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周大海直接拔了一個電話給局裏的監督人員,讓其分析陳天生的地點,然後自己開車尋了過去。

碰,碰,碰。

子彈不斷的打在了陳天生的的士上,幸好島國的本田還過得去,後面的玻璃明顯還挺得住幾波子彈的攻擊。

周大海很快找了過來,看着幾個開摩托車的竟然拿着槍,那是個大怒啊。竟然有人敢在自己管理的地區上做不河蟹的事,這不是打臉麼。

陳天生也發現了周大海,連忙停車拉其進車,然後開動。

“什麼情況?”

周大海努力平復了下心情,現在這事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主要的就是把事情的前前後後搞清楚。

“王哥招我不入,現在滅口了唄。”

陳天生說得輕描淡寫,只是任誰都聽得出這是生氣的語氣。

“王地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