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將天權星合理殖民。

——也就是讓他們自己臣服,甘願依附塞爾倫,並將星球控制權轉移。 合理殖民——

多誘人啊!

只要他們不向飛曼聯邦申訴,他們塞爾倫就會很快富起來啦!

基於這種想法,塞爾倫人大費周章的提前佔據輔星,並將天權星雲用力場籠罩,以防他們研製出什麼新科技,向宇宙外發射信號。

——要知道,明耀帝國的宗旨,可是有罪必查。

不管過去多少年,也不管當事人或者星球還在不在。

如果真的被他們得知了消息,哪怕天權星已經被他們啃得連渣都不剩,哪怕所有天權人都已經完全從身到心都被殖民成功,他們該打還是會打……

………………………………

這些信息,也是之後天權人與賽爾倫人來回溝通,所得知的一些零星的消息拼湊而成。

他們的武力值對比天權星來說,確實強橫。可若真是說腦子的話,並沒有太多。

畢竟宇宙崇尚實力,大部分時候,只要實力足夠,直接碾壓就行了。

需要用到腦子的時候,着實不多。

所以,天權星得到的這些消息,對他們而言,一是沒察覺,二……就是他們覺得知道了也不重要。

難不成,他們重重圍困,不停的吃吃吃之下,對方孤立無援,苦求無門……還能不接受殖民?

………………………………

說到這裏,趙明英和王磊皆是哀愁重重。

——塞爾倫的驕傲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他們就算再窮,可論科技實力,還是甩天權星一大截。

再加上肉體比他們強悍,在苦求無門的情況下,被殖民,或者整個星球都隕落……

他們的未來,只有這兩種可能。

但是,大好家園被踐踏,無數同胞的性命被吞食,他們付出這麼多努力,卻仍是半點都沒有改變……這一切,叫這鐵骨錚錚的兩名軍人,又怎麼能接受呢?

……………………………

“那你們呢?你們又是怎麼被俘虜的?”

陳伯倫在此刻問道。

“我們?”

趙明英苦笑道:“我們這根本不叫被俘虜,二是被他們打掃走的屍體。”

“能活下來,實屬僥倖。”

“每次他們打掃完戰場後,能有兩三個活下來,就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

“但是,回不了家,在輔星上,就算活下來,也只是暫時而已。”

“所以我們都知道,如果能夠存活,就儘自己最後的力量,將通道做得更好些吧。”

“這樣,因爲將來的背水一戰,做出一點努力。”

…………………………………

天權星雲裏的獨特力場,主要就是爲了封鎖消息。

妖孽師徒:撿個萌寵腹黑貨(作者:季緋陌) 因此,它不僅排斥從躍遷通道里出來的事物,同時,也牢牢封鎖着整個天權星,任何飛船都難以跨越。

一旦進入,飛船將立刻被擠壓,裏頭的人無一倖免。

他們便趁這個時候,合理的將飛船上那些瀕死、或已經死亡的軍人帶走,按照鮮嫩以及品相完好程度,分成三六九等。

一等品送上餮食塔,供他們進行晚宴。

……………………………

周霜霜皺緊眉頭:“明知道沒有希望,還要派你們這些精銳兵力上太空,這不是自我消耗嗎?”

趙明英苦笑:“我們哪是什麼精銳兵力?”

“我們是民間自願組織的衛隊,絕大多數都曾經服過役,然後從中選擇身體素質優良的人授予軍銜,送上太空……”

“求的,不過就是那渺茫的一絲可能。”

因爲他們,真的不想被困着,成爲別人的囊中物。

………………………………

周霜霜和陳伯倫對視一眼,相對苦笑。

他們已經察覺了,目前面臨的問題,豈止是棘手?而是相當棘手啊!

簡直看不到一點出路。

第一個困難,就是如何衝破賽爾倫人佈下的立場,回到天權星。

而回到天權星後,最大的問題又是怎麼帶着人衝出力場,拿回星雲控制權。

最後,纔是要怎麼解決塞爾倫人。

——不幸的是,這三樣,他們此刻一點頭緒都沒有。

……………………………

倒是周霜霜聽到些熟悉的詞,此刻模模糊糊的在腦中抓出一條線索來。

可惜,還未能深究,就見陳伯倫突然眉頭一蹙,手指又按上了太陽穴。

她眉心一跳,下意識看向趙明英和王磊。

……………

兩人此刻比他們還要愁容更甚,想起渺茫的前路,當真是一點都沒有死裏逃生的喜悅之情。

此刻,自然也無暇關注陳伯倫那根本不算異常的異常。

周霜霜於是當機立斷:“你們剛從醫療艙出來,身體一定還很虛弱吧?不如再進休眠艙睡一覺,也好養足精力,明天咱們再想辦法!”

她態度誠懇又堅決,趙明英和王磊對視一眼,下意識拒絕道:“不用了,我們纔剛從昏睡中出來,精神飽——”

話音未落,便覺一陣睡意襲來。

腦中的念頭甚至都沒有轉完,兩人便身子一歪,直直栽倒下去——

然後,就被周霜霜一手一個揪住了衣領,重新安置在一旁的休眠艙中。

………………………………

直到休眠艙的艙門合攏,她纔看向一旁的陳伯倫。

“沒事吧?”

陳伯倫臉色又一次變得蒼白了。

他搖了搖頭——對比之前,這點疼痛不算什麼。

更何況,他還有辦法對付——

只見他伸出手指,對着面前的虛空輕輕一劃。

短暫的靜默後,眼前什麼也沒有發生。

………………

但陳伯倫分明已經明顯感覺到,腦中那種抽搐的痛意,已經全部消失不見。

他納悶的看向對面,卻見周霜霜的眼神直直盯着他的眼睛——

那裏頭,開元通寶的影子又一次浮現。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

就在他張口想要說什麼時,只見眼前巨大的艙室裏,竟赫然裂出一條長約五米,寬度只有兩米的巨大通道!

再差一點,就要穿破飛船的頂部了!

在躍遷通道里劃破空間……這麼六的操作會帶來什麼後果,兩人連想都不敢想!

…………………

而這巨大通道那頭的世界,也是第一次清晰的呈現在他們面前。

——那是一個平和又平凡的世界,繁華街道上,行人摩肩接踵,衣服上的花紋都清晰可見。

可卻沒有一人察覺出異常。 “你……”

“我……”

周霜霜和陳伯倫同時開口,此刻眼神看着對方,俱都帶出了一抹不可置信。

“不是……”

周霜霜有點弄不明白,就在之前,陳伯倫弄出來的,還是普普通通的、那條什麼也看不清的小空間裂縫。

怎麼這纔沒過多久,能力就突然暴漲那麼多?

陳伯倫在遲疑片刻後,也緩緩摸了摸自己的眼睛:“你說,是不是因爲開元通寶在我身上?”

重回八五之團寵是個技術活 “它有加持能力的作用?”

周霜霜搖了搖頭,心裏頭酸水汩汩的冒——

“反正在我身上,我是沒見過它有放大能力這個效果……”

兩人面面相覷。

…………………………

下一刻,飛船內的警報瘋狂的響起——

“檢測到躍遷通道,穩定性:良好。直徑:小於平均值,不建議通過,直徑太小,不建議通——”

同時,另一個警報也重疊着響起——

“躍遷通道不穩,通道不穩——”

兩個空間通道重疊着,能穩纔怪呢?

眼看舷窗外的星河景象都開始扭曲了,周霜霜趕緊看向陳伯倫——再不把眼前的通道處理掉,搞不好他們今天就要直接交代在這裏,或者分散在茫茫星河了!

………………………………

陳伯倫下意識的將手一攥,收了回去。

——他以前從沒試過這動作,此刻順手做出,卻覺得萬分流暢又自然。

再看面前的通道,此刻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舷窗外的景象,又一次變得跟之前一樣平穩了。

警報聲也戛然而止。

………

周霜霜目瞪口呆,此刻喃喃道:

“虧我還覺得自己的能力相當出衆,原來,最大的boss是你……冷不丁的,上來就是這樣的大招——”

陳伯倫卻越發糾結了。

在他的身上,這種情緒是相當少見的。

但最近發生的種種異象,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多到以他的處理能力,仍然覺得有些目不暇接。

所以,現在有些時候,他是可以理解周霜霜的犯蠢的……畢竟,正常人突然碰到這麼多事情,不崩潰,已算是心理素質出衆了。

………………………

“之前的我還沒摸索清楚呢,這會兒突然出現這麼大的通道,以後想隱藏都難……”

話音未落,他突然又想到了什麼——

“剛纔提示說,我打開的躍遷通道十分穩定。”

“假如我在飛船跳出這個躍遷通道的同時,將那個通道打開——”

周霜霜翻了個白眼,毫不留情的嘲諷道:“首先,你得確保對面的位置還在這個星空當中,還在我們的目的地範圍,而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地方。”

“其次,你得把通道開闢的那麼大,最起碼得比飛船大吧!”

霍霍而婚 “不然,我們靠肉體,能撐過這通道嗎?”

…………………………………

陳伯倫看她一眼,面色重新恢復淡定,不悲不喜。

“萬事總有嘗試,之前通道那麼小,如今暴增那麼大,只要我找到了合適的契機,讓通道比飛船更大,也是情理之中。”

“再說了,定位準不準確,不嘗試,怎麼能清楚?”

言下之意,周霜霜格局太小,嘗試都沒嘗試就先縮回去了。

億萬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她無言以對。

…………………………

半響,周霜霜扭頭看了看屏幕上的星圖嘆氣道:“你那麼厲害,不如咱們先研究研究,怎麼撐過塞爾倫的力場?”

在飛船上,同處於躍遷通道當中,他的這項本事可沒法練呢。

“對了。”

說起這個,陳伯倫扭頭看着她:“之前那兩個人,你是怎麼叫他們睡着的?”

周霜霜擡起手來,指間蘊出一點螢火蟲大小的,十分不明顯的熒光。

“之前修習了許多種靈法,安眠只是其中的一種。”

…………………………

陳伯倫盯着那團熒光看了一會兒,突然問道:“那麼,在這宇宙中……不,在這躍遷通道中,你也能從周圍汲取靈力嗎?”

周霜霜一愣。

她……沒考慮過這種問題啊……

“還有,靈法的存在,應該是有悖於這個宇宙空間的理論吧。你在躍遷通道中施出來,周圍居然沒有半點反應嗎?”

周霜霜:……

她猶豫着比劃道:“我只動用了一點點……”

“物質對於空間的影響,可不僅僅在乎多少,更在於有無。”

周霜霜:o(╯□╰)o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