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大食騎兵反應過來,發驚吼聲時。

“砰!”

火球已經砸落在地,瞬間炸裂。 辰凡如約來到之前夏荷所說的‘香梨水吧’,這水吧其實距離江大不遠,主要經營的對象自然還是江大的學生,是個談情說愛,找情調的好地方,辰凡來到五樓,找到了夏荷之前說得包間,推開了包間的門,這是一個臨窗的包間,可以透過窗看到外面的好幾條街,甚至還可以看見江大的一角。

包間中,夏荷與蕭吟月見辰凡來了,同時站起身向辰凡看了過來,辰凡自然也第一時間看着蕭吟月,有一段時間不見,蕭吟月看樣子消瘦了不少,面色也不是很好,辰凡心頭微微一怔,莫非蕭吟月還沒有放下那段感情?

辰凡關上房門,對二女一點頭,微笑道:“好久不見,吟月,夏荷,你們好。”

蕭吟月眼神中帶着欣喜的看着辰凡,微笑着對辰凡點頭,她不能說話,這算是她的招呼了,而夏荷卻是冷聲道:“萬一,你可真是大忙人啊,學院找不到你,電話也聯繫不到你。”

辰凡也沒有去給夏荷說自己現在已經不叫‘萬一’了,也沒有去理會夏荷的冷言冷語,畢竟,一直以來,這夏荷就對辰凡很不待見,上次蕭吟月心臟病發住院,夏荷心頭更是耿耿於懷,辰凡這次來,也就是單純的想看看蕭吟月這個不能說話的可憐女子過得怎麼樣,僅此而已。

辰凡坐了下來,看着蕭吟月問道:“吟月,這段時間,你的病沒有再發了吧?”

蕭吟月這個內向的女子也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而後低着頭,沒看辰凡,不知道在想什麼。

夏荷又冷聲說道:“萬一,你倒是好,月月住院那麼久,你看都不去看一次,有你這樣的嗎?虧月月還對你朝思暮想,你對得起月月嗎?”

辰凡又哪裏想不到,今天來,一定會找到夏荷的興師問罪,一聽夏荷的話,辰凡看了看將蕭吟月,後者將頭埋得更低了,但辰凡還是能看見蕭吟月的一張俏臉已經有些微暈了,辰凡心頭一嘆,看來這小妮子還是沒走出來啊。

辰凡也沒去理會冷言冷語的夏荷,而是對蕭吟月說道:“吟月,你還記得萬爺爺嗎?”

蕭吟月一聽,立刻擡起頭來,一雙大眼詫異的看着辰凡,顯然很是驚詫辰凡是如何知道的。

夏荷也同樣是一臉詫異的看着辰凡,作爲蕭吟月的閨蜜,夏荷如何能不知道,蕭吟月幾乎是從初中起,上學就一直有一位叫‘萬爺爺’的好心人資助她,辰凡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辰凡見成功吸引了蕭吟月與夏荷,這才道:“其實,一直以來資助你的那位‘萬爺爺’也就是我的爺爺。”

“啊?”

夏荷頓時一聲驚呼,而蕭吟月因爲發不出聲音,雙眼是瞪得圓溜溜的看着辰凡,眼中盡是驚詫。

辰凡微微一笑,說道:“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小。”

蕭吟月纖纖玉手急忙比劃着,辰凡看得一頭霧水,但當辰凡看到蕭吟月急切的眼神時,既然又讀懂了蕭吟月此刻的思想,辰凡還記得,這樣看着蕭吟月的眼神,讀懂她的思想已經有好幾次了,那是一種很神奇的感覺。

不過此刻,當辰凡讀懂蕭吟月的思想時,辰凡眼神豁然黯淡下來,聲音低沉的說着:“我爺爺他已經去世了。”

“赫!”

蕭吟月一聽,喉嚨中發出一聲極爲沙啞低微的聲音,她雙手緊緊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一臉的悲慼,任由眼淚不斷的滑落,幾個月前,蕭吟月與那位一直資助她的萬爺爺失聯了,蕭吟月曾經寫了好幾封信過去,也沒有得到迴應。

對於那個好心的萬爺爺,蕭吟月心頭感激敬重,想着畢業後,找到工作,一定要好好去報答萬爺爺的資助之恩,如今卻想不到,好心的萬爺爺竟然已經去世了,蕭吟月這個善良柔弱的小姑娘如何能不悲慼。

看着蕭吟月那悲慼而楚楚可憐的樣子,夏荷極爲的不忍,上前輕輕的拍着蕭吟月的背以示安慰,辰凡也是一陣黯然,好一會兒,蕭吟月方纔平復了情緒,而後雙手又比劃着什麼,辰凡再一次讀懂了,回道:“爺爺就葬在筆架山公墓。”

蕭吟月點了點頭,不用說也知道,此刻她的心裏一定是想着回頭就得去祭奠萬爺爺了。

辰凡看着蕭吟月說道:“所以,吟月,我對你只是哥哥對妹妹的照顧而已,希望你……”

不等辰凡說完,夏荷已經吼道:“萬一,你以爲你是誰啊,我們月月這麼優秀,還真以爲沒了你就不能生存了,實話告訴你,今天叫你來就是要給你說清楚,以後,我們月月不需要你的照顧,不需要你的施捨!”

辰凡心頭有些不爽,這夏荷每次都他孃的偏激極端的看問題,她所要表達的意思也根本代表不了蕭吟月,辰凡正要說話,突然,龍戒中傳來了震動,辰凡還沒來得及將龍戒交給韓雲武,因爲辰凡覺得應該去給韓雲武等人當面道個別,特別是藍若冰。

辰凡想來,凌魚歌或許已經將自己要辭退天組組長的意思告訴了韓雲武,有可能是韓雲武聯繫來的,因此,辰凡立刻起身道:“抱歉,我先出去接個電話。”

辰凡說完,還看了看蕭吟月,見後者雖然面色有些差,但好歹也沒像上次那樣,直接給暈了,辰凡這才轉身出了包間,辰凡哪裏知道,他剛一離開,蕭吟月的淚水便再也止不住了,這些年,因爲蕭吟月不能說話,造成了她性格極爲的內向,但內向歸內向,她始終還是個少女。


哪個少女沒有懷春的時候,哪個少女沒有幻想過有一天有一段浪漫的橋段,一個白馬王子來個英雄救美的,雖然辰凡不算是白馬王子,但當初在學院中,當蕭吟月幾次遇到麻煩,辰凡挺身而出。

在蕭吟月的心中,辰凡就是她的白馬王子了,她鼓起勇氣,小心翼翼的敞開心扉,但猜着了開頭,卻沒有猜到這個結局,落花有意而流水無情。

蕭吟月趴在桌子上,無聲無息的哭了起來,夏荷輕輕拍着蕭吟月的背,輕聲道:“月月,你就真的這麼喜歡他嗎?”

蕭吟月沒有回答夏荷,只是因爲哭泣,抖動的肩膀更加劇烈了。

夏荷眼中莫名的閃過一絲悲慼,甚至還有晶瑩的淚光,她似乎在思忖着什麼,幾秒鐘後,她的淚還是滑落而下,但她並沒有去擦拭自己的淚水,而是將茶几上,蒸煮的‘冰糖雪梨’茶壺蓋揭開了,夏荷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小瓶子,小瓶子裝着呈現着藍綠色的兩種顏色的不明液體,兩道截然不同顏色的液體交纏在一起,晶瑩剔透,看上去美輪美奐,夏荷將小瓶子揭開,將瓶子中的液體一股腦的倒進了茶壺之中。

“月月,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夏荷輕輕拍着蕭吟月的背,用極爲輕柔的語氣說着,她的眼神柔情似水,就好像是情侶對視的眼神一般。

“辰凡。”走廊上,辰凡佯裝着接電話,實際上已經接通了龍戒,那頭傳來的卻是青龍的聲音。

辰凡微微一皺眉,之前他的態度已經很明確,想來這次青龍打來電,又是相勸的,因此,辰凡沉聲問道:“你還有什麼事?”

那頭,青龍說道:“辰凡,我能理解這些年你過着沒有父愛母愛那是什麼樣的生活與感受,但如今魔門魔主狼子野心,我希望你能暫時放下私人恩怨,來上京相助軒轅家守住軒轅劍。”

“呵呵。”

這頭,辰凡笑了,隨即冷聲問道:“讓我去相助軒轅家,抱歉,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大度的人,我很記仇的,如果你是要說這事,那我們沒什麼可談的了。”

“等等,辰凡。”

一聽辰凡的口氣似乎要掛斷通話了,那頭,青龍急忙喊着,微微一沉吟,青龍方纔說道:“辰凡,你知不知道你接的是誰的班?”

“西南天一,怎麼?有問題嗎?”辰凡眉頭一挑反問道。

“是沒問題,但你又知不知道,西南天一的原名叫軒轅天,他是你媽媽軒轅雨喬的親弟弟,你應該叫他一聲‘舅舅’纔是。”

“什麼?”辰凡一聽,哪裏還能淡定了,幾乎是吼出來了。

一直探尋身世,但辰凡哪裏會知道,當初遇上的那位被苗黎族大族蠱毒折磨得像是一個糟老頭的天一,竟然會是她母親軒轅雨喬的親弟弟,是他的舅舅。

而辰凡,在軒轅天生命最後一刻與之相遇,更是接了軒轅天的班,外侄兒接舅舅的班,這也算合情,一切,似乎在辰凡遇上軒轅天的那個清晨就開始了,這一切,冥冥之中好似有一直無形的大手操縱着,而辰凡,始終也沒有跳脫出軒轅家這個圈子。

“就算是你放不下私人恩怨,但當初你對軒轅天的承諾呢?你對你舅舅的承諾呢?那可是他的遺願,難道你連你舅舅的遺願也不願意完成?”青龍趁辰凡還在震驚之中,趕忙連續語言轟炸刺激。

辰凡沉默了,只覺得這是上天開的玩笑,舅舅,他竟然會是自己的舅舅!

辰凡還記得當初軒轅天在死之前,仍然語氣堅定,慷慨激揚的對他喊着:揚我國粹,護我龍魂!

揚我國粹,護我龍魂!

當時的一切,如今似還歷歷在目,軒轅天對國盡忠的大義再次激活了辰凡的熱情,但如果對抗魔門魔主,生死難料,到時候父母的仇有該如何?

一面的華夏安危,一面是父母大仇,最重要的還是要去相助軒轅家,辰凡拿不定,放不下。 飛出去的火油連帶燃燒的乾草,紛紛四散而落。

不僅瞬間點燃了營地帳篷,更是落在了大食騎兵身上,猛的燃燒了起來。

不管大食騎兵怎麼拍打,這些火焰,就如同附骨之炎,怎麼也熄滅不了。

一時間。

大食騎兵營地內,悽慘的叫聲,此起彼伏。

燃燒的營帳,更是連綿不斷。

等其中熟睡的大食騎兵,反應過來時,已經是火焰纏身,嘶吼的在地下打滾。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快告訴我,那來的敵人,那來的敵人!”

“來人,來人,該死!”

大食騎兵將領,從營帳中跑出,看着被火焰吞噬的營地,眼眶都要瞪裂了。


他怒吼連連,卻沒有一人迴應他的話。

所有人都在躲避,熾熱的火焰。

大食將領氣急。

連忙奔跑到了大食騎兵身前,將一命正要逃跑的大食騎兵一把拉下馬,翻身而上。

再次大聲怒喝道,“都給我冷靜下來滅火!”

“逃者,殺無赦!”

說完。

大食將領,抽出了腰間戰刀,一刀斬殺了,想要從他面前逃跑的大食騎兵。

“姆斯將軍,火勢太大了,根本滅不掉啊!”

“在不逃跑,我們都會被烈火吞噬啊!”

大食騎兵副將,來到了姆斯面前,面容悽苦。

他何嘗不知道用水滅火。

他的麾下勇士們,剛把一桶水潑到了火焰中,不但火沒有消滅一點,反而讓火勢燃燒的更旺盛了。

這讓大食副將,當場放棄了救火。

“該死!”

姆斯怒吼,反問自己的副將道,“米察爾,難道你想放棄火中的將士們嗎?!”

“你身爲將領,不思救援大食勇士,反而鼓動本將撤離,你是何居心?!”

米察而爾被反問的氣急,當場暴怒的,吼道,“姆斯將軍,你可別誣陷我!”

“你以爲我不想救我大食勇士們嗎?!”

“營地的情況你又不是看不到,被烈火包圍的勇士們,你認爲他們能存活下來嗎?!”

“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找出敵人在哪裏!”

“不然,你我也別想活!”

“你。。哼!”

姆斯冷哼。

他知道米察爾所言非虛。


但是他心裏不甘啊!!

他放眼過去,起碼有一萬多將士,在烈火中嘶吼的掙扎。

而他作爲主將,未見敵蹤,卻被敵襲,損傷了一大半大食勇士。

這要是傳回斯珀爾城,他姆斯說不定會被威廉斬了!

越想,心中越煩躁暴虐的姆斯,又怒吼道,“那現在誰人可知曉敵人在哪裏?!”

吼聲剛出。

一名大食騎兵,便策馬奔馳而來,大聲呼道,“姆斯將軍,我知道,我知道。”

“這些火球是從峽谷兩側飛來的,敵人肯定在峽谷兩側。”

“峽谷兩側?”

聞言,姆斯與米察爾皆是一愣。

只見米察爾快速反應過來,看向峽谷兩側,不可置信的喝道,“這怎麼可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