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並且,由於距離的越來越遠,在對方退到五十米開外的時候,白鬍子已經放棄了繼續使用地刺術消耗魂力的行爲。

魂力在地下傳導也是需要時間的,並且還會受到一定的消耗,同樣的一個地刺術,距離越遠的話,威力也就越小,速度也會越慢。

因此,那個遺民可以放心地處理腳踝上的堅冰,而不用擔心白鬍子的突然襲擊,更何況此時的堅冰也因爲遠離白鬍子,而變得不如先前那麼冰冷,也許就還會變得沒那麼堅硬。

五十米對於八六來說,或許已經超出了攻擊極限,可白鬍子不是八六,他是一個精英,一個比之八六厲害至少十幾倍的頂級精英,那麼是否意味着,他的攻擊距離也相應地比八六遠上十幾倍呢?

沒有十幾倍那麼誇張,也就幾倍而已,也就幾百米而已。

在停止了使用地刺術乘勝追擊的那段時間,白鬍子可也沒有閒着,那麼長一段時間,足夠他積聚相當濃厚的魂力了,並且釋放出去,吸引着空氣中的稀薄元素。

那些越來越多的稀薄元素,就在遺民的身體周圍凝聚着,從稀薄到濃厚,再從濃厚到稠密,可是對方竟然一點都沒有發覺,因爲感覺不到魂力的波動,因爲感應不到元素的聚集,因爲對方是一個可憐兮兮的戰士。

稠密的元素早就凝聚到了足以一擊致命的程度,但是八六卻並沒有急着攻擊,他在等待一個機會,等待對方放鬆了警惕並且想要弄掉堅冰的分心時機。

對於遺民的恐怖速度,他也有所顧慮。

“啊——”因此,在遺民彎下腰的一瞬間,火焰燃燒了起來,正是陸地上攻擊力僅次於地震術的烈焰震擊。

不同於八六那柴火般的火紅火光,而是深深的幽藍,那低調並且夢幻的幽藍,優雅地在巨魔的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上漫步着,沒有熊熊的滔天氣勢,也沒有華麗的舞蹈波動,而只是如同一曲慢舞,慵懶、安逸、而有些昏昏欲熄。

但也正是這毫不起眼的幽藍,卻發揮出遠勝於普通火焰的破壞力,幾乎就在遺民慘叫的一瞬間,就已經失卻了聲音,而只是沉悶地燃燒着。

那是聲帶受到了徹底的破壞,不過也沒有多少區別,因爲在一秒鐘以後,遺民就緊接着失去了生命;兩秒後,只剩下了一堆白骨;三秒後,就連白骨都被高溫化成了飛灰,連根骨頭都沒能留下。

經過長時間蓄積的烈焰震擊,竟然強悍如斯。

但是緊接着,八六那剛剛有所舒緩的情緒,又被高高地懸吊在了雲層之上。

遠處忽高忽低的若干個身影,分明每一個都有着等不下於先前遺民的實力,應該是被同伴的慘叫聲吸引了過來。


魂力耗費了很多的白鬍子精英,能夠抵擋住這麼多的敵人嗎?希望能夠吧,八六無比虔誠地祈禱着,至於祈禱的對象,恩,隨便編排個名號,就叫她幸運神靈吧……

PS:昨天工作非常繁忙,所以沒時間碼字,也就沒有更新 書荒者請注意,無私的我,極力推薦一本不看就會後悔一輩子的老書推薦大全《小說推薦》,作者yangchen314,17K可能沒有,自己搜去

—————————————————————————————————————

一場惡戰呀,每一個遺民都有着不下於六十級戰士的實力,幸虧他們的裝備都過於原始,否則白鬍子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就是逃跑。


“你快……”轉過頭的白鬍子,剛剛想提醒八六趕緊躲遠一點以免被殃及池魚來着,誰知道那小子卻是無須提醒,早就已經溜得遠遠的了。

七個遺民,換了任何一個精英來面對這種局勢,恐怕都得是凶多吉少吧!雖然精英比之六十級的所謂頂級角色厲害了不止一倍,可是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現在多達十四隻手……

但是,對於白鬍子這種已經走到壽命盡頭的終極精英,鍛鍊的靈魂強度可以說是已經達到了薩滿的極限,並且由於職業上的優勢,完全可以毫不謙虛地自稱爲除了神靈之外的第一高手。

先前的一戰不過是牛刀小試,海量的魂力貯存,再加上祖爾格拉布所特有的魂力回覆環境,就在七個遺民跑近之前,白鬍子已經回覆到了全盛狀態。

敵人顯得相當地謹慎,應該是先前掛掉那個同伴的一聲慘叫,讓對方瞭解到白鬍子的強大了吧!七個遺民在二十多米的距離處一字排開,分明是打算一齊出手了,沒有絲毫的紳士風度。

恐怕這些個傢伙,壓根就不知道紳士爲何物吧!白鬍子的心裏“咯噔”一下,原以爲奔跑速度不一的遺民們會先後蜂擁而上呢,那樣雖然看起來是以一對七,實際上同時也就最多對付兩三個敵人,如果能夠迅速解決掉的話。

可現在倒好,以一對七,不拼命恐怕是不成了。

唯一讓他感到幸運的是,對方並沒有急於出手,讓白鬍子擁有了充分的準備時間。倉促使出的震擊術,和緩慢調集魂力蓄積大量元素的效果,可是有着天壤之別的。

進攻的剎那,正是防禦力最爲薄弱的時刻,這是白鬍子無數次戰鬥經驗所歸納出來的精華。

因此,就在七個遺民擡腿發力的一剎那,白鬍子出招了。

七塊巴掌大小的石頭從地上冒了出來,分別飛向距離最近的那個遺民,早就埋伏好的地刺,即便是其中最遠的距離,也不過是一步之遙。

遺民們紛紛中招,魂力充沛到幾乎快要被擠爆的地刺,發揮出前所未有的破壞力,更何況攻擊的目標還統統是最爲脆弱的踝關節!

“咔”“咔”“咔”“咔”“咔”雖然有三個反應力尤其迅速的遺民躲過了關節部位,也還是被力大無比的地刺給**了小腿,穿破那結實的肉體組織,硬生生地鑽進了腿骨之中。

破解掉遺民尤其讓人難以壓制的恐怖速度之後,白鬍子纔算是徹底地放下了心來,這下可以慢慢玩了,相信現在統統瘸了腿的遺民們,沒有一個能夠跑得過自己了吧!

躲在遠處的八六,第一次體會到了白鬍子的真正實力,那七塊爆發的地刺,任何一塊都附加着遠遠高於自身容納極限的魂力,要是全部加在一起的話……

形勢的發展出乎了白鬍子的預料,卻是那三個小腿遭到重創的遺民,竟然不顧一切地朝着他衝了過來,速度比起先前的健康狀態並沒有減低多少。

非但如此,還有兩個踝關節被粉碎掉的遺民竟然各自從背上抽出一根簡陋到極點的飛矛,用力地朝着白鬍子身上投擲而來。攻擊方面的遠近搭配,向來是以少對多的大忌。

另外剩下的兩個,明顯屬於戰士一流,踝關節卻被粉碎掉的遺民,顯然也沒能擁有喪失了戰鬥力就可以回家休息的覺悟,而是互相把着對方的肩膀,各自貢獻出一條正常的大腿,兩位一體地朝着白鬍子蹦了過去……

這些個野獸般的遺民,還真不是普通的難纏啊!

失去了充沛時間的元素聚集,震擊術的威力最多也只能夠發揮出一半,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原本這技能就是那麼用的,原本一個精英薩滿遇到多個六十級戰士圍攻就只能提早發現而及早跑路的……

地盾術,說是盾倒也算不上多麼形象,分明是一層拔地而起的土牆啊!只是從作用上來說,卻是以牆爲盾了。

被土牆攔住去路的三個遺民戰士,正想憑藉過人的腳力一躍而過的時候,卻猛然想起腳下剛剛纔受過不輕的傷害,勉力疾奔已經是傷上加傷了,卻又如何能夠保證躍過土牆後的戰鬥力?

Www •тTk ān •c o

僅僅是這片刻的遲疑,變故又生。

“噗!”兩把原本計算得相當精確的飛矛,爲了掩護三個戰士進攻的飛矛,竟然在空中稍微地改變了那麼一點點方向,生生地插穿了兩個遺民戰士的身軀,瞬間就失去了性命。


木質矛身,石質矛頭,這樣粗陋不堪的原始裝備本來是沒有什麼威力的,不過握在力量不俗的遺民手中,倒是能夠增加不少破壞力的。

奈何薩滿的元素釋放偏偏最具破壞力的正是大地元素,而大地元素就包括了鬆軟的泥土和堅硬的石頭兩大類,石質的武器,在靠近生命體的時候,或許會因爲靈魂波動的干擾而無法控制,但是在投擲出以後嘛,稍微地加以牽引還是沒有問題的。

當然,能夠完全刺穿兩個身體結實的遺民身體,主要力量卻是來自於那三個投手的臂力,以及他們對於同伴攻擊的“不設防”。

雖然不知道白鬍子是用什麼邪術幹掉了兩個族類,不過也沒能把對方嚇跑,只見最後一個腳踝沒有碎掉的遺民戰士高高地跳了起來,不顧一切地全力躍過了那道厚實的土牆。

現實是殘酷的,土牆後面的情景卻讓他無比地沮喪:一道又一道的土牆拔地而起,就連白鬍子的身影都看不見了……

“轟!”稍加思考的遺民戰士並沒有直接落地,而是在空中伸出另一隻腳,狠狠地踹在了第二道土牆上面,按照他的想法,一腳破壞掉一堵牆指不定還能比對方的邪術更加快捷呢!

可惜,這一腳力量大則大矣,卻也只不過將土牆踹出個窟窿,要想過去,除了繞道就是瞎跳……

“嘶——”一隻腿還陷在牆裏,只能傷腳着地的遺民戰士,哪怕具備着鋼鐵般的意志,也還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先前一鼓作氣地只想着進攻殺敵倒是忽略了疼痛,可現在痛上加痛連帶看不見敵人的鬱悶,遺民戰士沒有就此痛暈已經算得上是天大的忍耐力了。

但是他馬上就不痛了,因爲麻,所以不痛;因爲裹得很緊,所以很麻,麻得膝蓋以下的部位統統都失去了知覺。

地縛術,對於能夠通過魂力準確掌握到敵人方位的白鬍子來說,即便中間有着好幾道土牆擋住了視線,也還是能夠攻擊到的。

半分不差的一個地縛術裹上了遺民戰士的傷腿,對方那原本就受傷頗重的的小腿根本就使不出太大的力氣,反應不及的遺民纔剛剛由大腦下達了繞道而行的指令,不由得被這忽如其來的阻礙拖住後退,一個跟頭摔倒在地。

迎接他那脆弱眼球的,只是高高**的兩根尖銳地刺。

解決掉三個,還剩下五個,並且,移動能力極差,白鬍子幾乎看到了勝利的曙光,但是他卻沒有產生絲毫的喜悅。

一個龐大的靈魂出現在了感應當中,那是一個絲毫不弱於自己的強大敵人,頂級精英!

“請你,不要再傷害我的子民!”不同於這些遺民亂七八糟的語言,也不是大陸上最爲常用的聯盟和部落通用語,而是來自於精神層面的對話,靈魂對靈魂。

剛纔還瘋狂到不顧一切想要靠近白鬍子取他性命的遺民們都靜了下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向了那個急速奔來的身影,卻是比之遺民還要快上幾分的速度。

唯一不同的是,遺民們的態度是無比恭敬,白鬍子是無比嚴肅,而八六,則是無比地期待了,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反正有那麼大一把雨傘在前邊擋着……

出人意料地,這個身影並沒有一上來就展開攻擊,而是遠遠地停了下來,在外人眼中兩個王者在發着呆,其實他們卻是在直接用靈魂波動進行對話。

“好久沒見到你這麼強大的祭品了,竟然能夠把我給逼出來,你也是死得其所了,請記得我的名字,殺掉你的強者姓名,我叫做維諾西斯。”

維諾西斯?感覺有點耳熟的樣子,可記憶裏的人名實在是太多太多,也許是個巧合也說不一定,白鬍子索性直接問道:“似乎挺耳熟的,難道你也是以前來到這裏的成名精英人物?”

“精英是什麼,不,我們是神使!”彷彿是一種侮辱似的,維諾西斯不能容忍精英的稱呼,似乎也有着一段什麼故事。

神使!那得是幾千年以前的稱呼吧,那時候還沒有凡人能夠成長到精英的程度,充其量達到六十級也就頂天了。

可神使不一樣,受到神靈祝福的他們,無論之前是多麼地弱小,也可以瞬間成長爲超越六十級高手的所謂神使,相當於現今的精英實力。當然這種祝福也是不能隨便賜予的,對於神靈來說,多少也得付出那麼一點點代價,否則製造出海量的精英來也就足以橫掃世界了。

甚至還有一部分史學家進行過猜測,凡人之所以能夠突破到精英的極限,或許正是因爲那些神使的後代,因爲血緣關係而將神靈的一部分能力繼承了下來。

維諾西斯,神使?白鬍子終於想起來了,他有一個巨魔族的精英朋友,曾經跟他講過許多遠古的神話故事,他也只是當作故事聽了,沒想到竟然是真有其事,而且還會讓自己碰到了數千年前的英雄人物,如此長壽的對方,難道已經成爲神靈了嗎?

“難道你就是曾經巨魔帝國沙怒族的那個神使嗎?”穩重得頭髮已經全白的白鬍子忍不住叫了出來,當然是在靈魂方面的,激動的情緒無可掩飾,說不定對方可能會知曉一些有關德拉諾大陸的信息呢!

“沒想到還能有人記得我這個敗類!”對方明顯已經默認了。

“看你活得好好的,應該已經把血神給幹掉了吧,可爲什麼會被封印起來呢,難道是那個血神哈卡臨死前的反噬?”對於畢生尋找着德拉諾的薩滿來說,歷史知識的豐富也是必修課,因此他們通常都對歷史比較感興趣。

“恰恰相反,封印是我們當初搞出來的,但是卻反而被哈卡大人給制住了,現在我們已經成爲了大人的忠誠屬下,可惜這封印實在是太強悍了,以至於很少能夠有着新鮮血液來到這個地方,所以解除封印的過程纔會那麼漫長,哎,好想去外面的花花世界逛一逛!”

白鬍子聽得心裏一抽,要是給一個神靈帶着幾個神使,再加上那麼多先天六十級的戰士,恐怕能把外面的世界攪個天翻地覆吧!

“看你的樣子也不像受制於人,爲什麼還要忠誠於血神那個惡人呢?”白鬍子索性勸起了對方。

“其實剛開始,我們也並不樂意,不過哈卡大人卻爲了保留我們緩慢提升實力的潛力,並沒有做出太多關於人格的限制,可以說,就連生死都是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的,但是我們卻心甘情願地爲大人效忠。”維諾西斯異常堅定地回答說,似乎斷無“改邪歸正”的可能。

“爲什麼?”萬萬想不到巨魔族歷史上五勇士之一的英雄人物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白鬍子那個鬱悶喲!

“只因爲無盡的壽命。”維諾西斯低沉地回答說,但是任誰也能聽出其中無比的激動語氣,儘管已經活了幾千年,但他卻遠遠沒有覺得自己就到了應該死去的時候。相反,每每想到已經擁有了無盡生命的事實,他就感到幸運不已,如果可以解開封印出去的話,那就更完美了……

白鬍子心神一震,長壽這種事誰不樂意,就看得爲此付出多少的代價了,更何況還是他這種壽命即將耗盡的老人?

“怎麼樣,如果你肯奉獻出部分新鮮血液給哈卡大人破解封印,並且以他爲尊的話,那麼,你將獲得無窮盡的壽命!”

早就奇怪來勢洶洶的維諾西斯爲什麼會突然變得好言好語了,原來是打着這個如意算盤,看來傳說中活得越久就越糊塗的謠言純屬虛構嘛,這些個嫉妒心超重的人哪!

到底是從,還是不從呢?白鬍子就這樣在所有人的注視當中,顯得那麼地猶豫不決。 靈魂波動形成的語言,除了兩個頂級精英之外,八六也聽明白了,長壽的誘惑實在是太過瘋狂,瘋狂到幾乎沒有辦法輕易相信的地步。

不過,白鬍子的回答卻不過是一個冰霜震擊,故作思考的同時,其實卻在蓄積着水元素的狂猛一擊。

“咻”的一聲,卻是維諾西斯提早發動,躲掉了那塊在身邊瞬間凝固成形的冰塊攻擊,讓其破空而過。既然能夠用靈魂進行對話,卻怎麼可能發覺不了白鬍子的魂力攻擊呢,身爲頂級精英,可不是那麼容易被幹掉的呀!


作爲曾經沙怒巨魔首領的維諾西斯,其身形比起那些遺民戰士還要快上兩分,儘管他只是一個主要依靠法術攻擊的祭司,先天具有的優勢並沒有因此而減弱分毫。

這種速度已經嚴重威脅到了白鬍子的生命安全,單靠緩慢的土牆實在是沒有把握能夠擋住對方。

還好,白鬍子與八六最大的區別,並不是他的魂力有多高,而在於他並不是一個偏科偏得特別厲害的單系薩滿,武器增強系,雖然被作爲一種輔助性的法術體系,可也是有着不少神奇技能的。

其中最讓八六羨慕不已,同時也是白鬍子這時候施展開來的,正是武器增強中最爲高深的一項法術——變身幽靈狼。

雖然牛頭人的祖先必定有着牛類的血緣關係,但是他們卻惟獨不會崇拜牛類那種溫順的動物,否則早就湮滅在大自然殘酷的優勝劣汰之下了,殘暴兇狠的狼神,卻是遠古薩滿最爲崇拜的強大神靈之一。


以莫大的魂力將自身變化爲狼神的忠實僕人,幽靈狼,那麼,也就相應地享受了神靈的一部分能力。不過這種法術只存在於傳說之中,薩滿數千年來的歷史中也只有那麼幾個人領悟過,並且還無法傳授給後人,沒想到白鬍子竟然會是其中之一。

神使對神使,狼神的僕人對決血神的僕人,雖然沒能獲得狼神關於長壽的庇護,但是那來自神靈的力量卻是無法否認的。薩滿的虔誠信仰,以及高傲的性格,又怎麼可能臣服在血神哈卡那種低等的神靈之下?

至此,白鬍子終於展現出最爲強盛的戰鬥姿態:比之普通野狼更爲雄壯的身形,其高度幾乎達到了八六的腰間,對於這種四肢着地的生物,從體積上算起來已經大大地超過了八六。

墨綠色的皮毛閃現出異樣的光彩,腦袋上那一小撮白毛卻是白鬍子的本體特徵,以及狼頭上兩根略短的牛角,看起來也頗具威力。但是最爲讓人恐懼的,卻是幽靈狼那半透明的軀體,甚至隨着注視時間的延長,八六還會生出一種越來越透明的感覺,似乎就連形體都快要消失在了視野當中。

但是,八六和維諾西斯卻可以無比清晰地感受到幽靈狼的存在,那比之白鬍子本體更爲龐大的魂力波動,還有那想要吞噬一切的恐怖威勢,以及那雙足以看穿一切的碧綠眼球,卻是神靈親至也無法忽視的!

怪不得一直沒看見白鬍子使用任何裝備,原來竟是有着這麼一招威力無窮的殺手鐗啊!

“滋,滋滋滋……”電響聲此起彼伏,卻是幽靈狼的身邊憑空冒出幾十個拳頭大小的閃電球來——閃電盾,這是評定元素釋放技巧的最佳標準。

但是以八六在雷霆崖學習的那段時間而言,似乎還沒聽說過哪個薩滿可以同時控制五個以上的閃電球,一個不小心失控,本來作爲傷害型盾牌使用的閃電球很可能還沒來得及碰到敵人,就已經把自己給電暈了……

竟然在一瞬間就釋放出三十多個閃電球圍繞身邊,看來變身爲幽靈狼的白鬍子,不但其靈魂強度又上臺階,甚至連帶操控能力都跟着水漲船高,達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境界。

維諾西斯也不是吃素的,只見他舉起權杖,隨手一揮,幾道綠芒各自投入那四個腳踝受到重創的遺民體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