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隻衣衫盡碎的右手,在一陣咔咔炸響聲中,變成了一隻形如虎爪的獸臂!

而另一隻同樣鱗片密佈的左手,卻變成了如鳥抓般的模樣!

快看天空…

就在衆人還沉浸在眼前少年驚人變化之中時,不知是誰猛地一聲大叫。

呼聲過後,衆人的目光不禁齊齊看向了天空!

天象,已不知是何時,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極度震撼的一幕,此時正於天際上演!

整個天幕,此時已經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烏雲。

而且,所有的雲層,似乎受到了巨力的催動,於天際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整個天幕,猛然暗了下來!

那濃黑如墨的雲層,變幻着各種形象,循着一個玄奧的軌跡,如千軍萬馬縱橫馳騁,翻翻滾滾,匯成了一個遮天大漩渦!

一個同樣巨大、法天象地的身影,自那漩渦的中心處顯現…

看不清樣貌,只是那撐天立地的壯碩身形,給人極爲震撼的感覺!上身**。


肌肉噴張的右手中,握着一把斧頭!

一把簡易至極的斧頭!

一把石斧!

那是一塊只是形狀初具斧型的巨石,用藤條將一根木頭和其綁縛在一起組成的簡易工具!

然而。

就這一把簡陋的石斧虛影,卻透着一陣陣古樸蒼涼的氣勢。

一股驚人的力量,自石斧內散發出來!

彷彿只在一揮間,便可以劃破蒼穹,斬裂大地!

就在那虛影自漩渦中走出的瞬間,年辰靈魂深處,猛地出現了一絲震盪!

在彷如天地大劫將至的這個時候,年辰心底,竟然升起了一絲濡沫之情!

無比的怪異!

就好像…

那自虛空出現的…

不是別人,而是自己魂牽夢繞的至親老父一般!

如此令人難以相信!

卻又如此真實!

這猛然自心底升起的情緒,久久流淌在年辰心間!

石斧,就牢牢握在虛影手中,偉岸身軀一步步自漩渦中心走出,凌亂的長髮隨風舞動。

每踏出一步,無盡的雷電、颶風,便在其周圍轟鳴閃耀、四下狂飆!

而虛影的腳下,時而是無盡的汪洋,時而又是無盡的火焰、崇山峻嶺…

彷彿是過了千百衍紀,無量輪迴…

擡頭望天的衆人,只覺得自己彷彿歷經了萬千重生死輪轉,歲月如梭般穿梭流逝!





終於,在那虛影手中石斧猛然一揮,天際大放光芒時,那籠罩整個天幕的所有幻象隨之消退…

而就在那幻想消退的瞬間,地上的年辰,彷彿失去了最爲摯愛的親人一樣,心底竟然有着濃濃的悲慼,遲遲難以釋懷!

就好像當初在獵戶莊,年辰將要踏上修仙路,獨自一人悄悄和二丫,還有父親道別時的感覺,如出一轍!

噗通一聲悶響。

將衆人自那無比震撼的場面中驚醒過來!

那引發如此驚天之象的罪魁禍首——雲曇,此時已經恢復了原樣,卻好似耗盡了最後一絲精力也似,直直往地上便倒!

衆人這才反應過來!

雲娜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過後,便發瘋似地向雲曇方向奔去…

在她的身後,是一羣尚自暈暈乎乎的靖人族人… 「沒想到你身上居然還有尊級中品法寶!現在你也試試我這件法寶的威力!」龍武陵一聲冷笑,手裡也出現半貫五彩長虹。

尊級中品法寶!

楊恆看到那半貫五彩長虹立即就反應過來。對方的修為比他高了快三個境界,在使用同級別法寶的情況下,他能發揮出來的威力肯定是遠遠不如對方。


五彩長虹突然綻放著耀眼的五彩光芒,與天邊突然乍現出來的一道百餘丈長的彩虹遙相呼應。

天邊的彩虹像是一朵弧形的雲彩,從天空中急速落下,像是整個天穹都落了下來,要將人全部碾碎。

五色彩虹看起來煞是好看,威勢也甚是驚人。

楊恆立即運轉「陰陽兩極」,用神元形成一個幾十丈大小的旋窩,吸收周圍的陰陽之氣。

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他就將手裡的兩團陰陽之氣合二為一,朝著上面推了出去。

一個俯衝而下,一個激飛而升,兩者很快就在空中撞擊在了一起。

「轟…」

陰陽之氣形成的氣團隨即炸裂開來,整個擂台頓時被一團灰暗的氣流所籠罩,光線也變得昏暗。

看到慢慢消散的五色彩虹,楊恆心裡也慢慢鬆了口氣。

不過他知道這才剛剛開始,接下來的戰鬥只會越來越慘烈。

「不能再拖了,不然遲早會被他耗死在這裡!」楊恆小聲嘀咕了一句。

儘管他修鍊的是先天之氣,神元在「質」上佔了很大的優勢。但是他和龍武陵在神元的「量」上相差太多,不是單純靠「質」就能彌補的。

所以他現在只能藉助外力來消耗掉龍武陵的實力,那樣的話,他取勝的機會就會更大。

轉念之間,他手裡已經凝集好了三千多枚五行符印,立即啟動了魔音罡氣陣,將龍武陵給困住。

「七級陣法!沒想到他不僅實力厲害,而且還是個陣法宗師啊,真看不出來!」

「七級陣法的威力相當於一個尊者,龍族的修士這次怕是凶多極少了!」

……

楊恆聽到周圍的議論聲也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在陣法上的造詣還遠遠比不上煉丹,能布置出來的陣法也只能勉勉強強到七級,可以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比神人境巔峰的修士強不了多少。

要是他的神識沒有消耗的話,倒是有可能用陣法把龍武陵而耗死。

但是現在他的神識已經所剩無幾,能夠操控陣法的時間也不長,最多也只能消耗對方的一部分實力。

陣法之內,各種不同顏色的詭異光芒不停閃爍,再加上各種古怪、繁雜的梵文之音,不僅使得人的視線變得有些飄忽,意識也跟著飄忽起來。

楊恆不停的操控著陣法里的罡氣箭羽朝著龍武陵激射而去。


龍武陵雙目緊閉,讓自己盡量不受到彩色光芒的影響。但是他那些古怪的音節不斷的鑽入他的耳朵里,不僅讓他有些心煩意亂,腦海中也有一種輕微的被撕裂的感覺。

「這個陣法居然同時有好幾重攻擊,這下麻煩大了!」龍武陵心中暗自驚駭,臉色也變得無比凝重,不停地將那些從四面八方飛來的罡氣箭羽給擊碎。

他知道就算楊恆什麼都不做,只要操控這個陣法的時間夠長,一定能把他給耗到死為止。

至於楊恆的神識能不能堅持這麼久,他也不知道,也不敢去賭,立即就變回本體,成了一條發出熠熠金光的五爪金龍。

金龍的身體長過百丈,在陣法內不停的扭動著,將罡氣箭羽全部擊碎。同時發出一陣陣的龍吟,將周圍的梵文之音給淹沒掉。

楊恆看著那條不停地在陣法里翻騰的金龍,心裡也微微嘆了口氣。對方變回本體之後,他怕是更難佔到什麼便宜了。

擂台上的戰鬥已經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卻有一個身穿白色衣裳的女修從來沒有動過手。

不僅沒有其他的修士來找她的麻煩,她也沒有主動起找其他修士的麻煩。彷彿不是一個參賽的選手,她就是雪狸族的狸沛柔。

此時的狸沛柔正饒有興緻的看著正在操控著陣法的楊恆,雖然看不到她輕紗下面的表情,但也能看到她眼裡偶爾閃過的亮光。

她雖然是第一次參加萬獸大會,但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哪個蘊養境的修士來參賽的。

現在的楊恆顛覆了所有人的觀念,也讓狸沛柔平靜的心裡泛起了一絲絲漣漪。

她一直對自己在修鍊上的天賦引以為傲,根本沒想到一個敢一直盯著她看的蘊養境小子居然能這麼強,就連她也感覺到了一絲威脅。

還沒到一盞茶的時間,楊恆最終堅持不住,將魔音罡氣陣收了起來。

「吼…」

五爪金龍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吼,之後五爪齊張,五道金色的爪印如浮光掠影般,朝著楊恆飛射而去。

在五道爪印所蘊含的空間力量的擠壓下,整片空間彷彿就要坍塌,立即就變得有些模糊。

楊恆直接被爪印鎖定,整個身體就像是陷入了萬丈沼澤,想要動彈一下就萬分艱難。

「他的空間大道力量最少應該大道第二重了,不然不會這麼強!」

楊恆暗自心驚,立即施展「猿神變」,身上的氣勢立即不斷上攀升,周圍的束縛里也隨之減小。

變身完成之後,他十幾丈高的身體在五爪金龍前面依舊顯得相當的渺小。

「通天猿一族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號人物?」狸沛柔心中暗自想道,兩道柳眉也微微蹙了一下。

擂台周圍的修士看到楊恆的變身,也都把他當成了通天猿一族的,頓時議論紛紛。

「難道他真的是通天猿一族的?」光明尊者對其他兩個尊者問道。

「應該不是,我以前也見過他使用這個秘法。」漓凕尊者搖了搖頭。

五道金色的爪印像是一個無形的囚牢,朝著楊恆強勢壓來。

楊恆手中由靈氣凝成的擎天棍直接朝著上空劈了過去,留下一陣虛幻的殘影。

「轟…」

連續五聲巨響之後,五道金色的爪印立即變得粉碎,消散得無影無蹤。

擎天棍勢不可擋,一路暢通無阻砸到了五爪金龍身上。

龍武陵的身體化作一道流光,飛出了數百丈之遠。 待嚴律離開,白毅便把屋舍打掃了一番,整個院子也除盡了雜草,這院子極大,足足有千米之距,每個弟子都有自己獨處的一塊院子,更顯這丹宗的底蘊與實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