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馨寧看著這件衣裙,有種強烈的成就感,整合了自然和現代元素,肯定會使主子加分不少呀。

「主子,馨寧的補救得好不好呀?」

廖羽薰看著這套衣服,激動得說不出話了,感動地哭了起來。

「本小主覺得這比之前奚千落設計的那件還要好看,風情、新柔,快點幫我穿上它。」

馨寧也想不到突然的靈光一閃,卻在原來的基礎上,弄出這樣一件佳品出來,連自己都給自己點一百個贊了。

當她看著廖小主穿上這件衣裙的時候,感覺小主成了牡丹花仙,還是特別時尚的那種,因為有流蘇嘛。

冷新柔給小主梳起了原先設計的髮型,佩戴上了珠釵、耳環,最後穿起了錦鞋。

廖羽薰很愉悅地轉起圈來,那個美呀,把三個都震懾住了。

「時間不早了,小主,我們得動身去御花園了。咱們沒有轎子坐,只能徒步行走,會比較慢點。不過,相信您一路上,肯定會吸引很多人的眼光的。」馨寧看著小主的現在的模樣,不禁地感嘆。

廖羽薰穩穩地停止轉圈,慢悠悠地跟在馨寧的身後,出了自己的房間。

她出現在前殿的那一刻,正好很多秀女都已經穿戴好,準備出發了。

當她們看到廖羽薰的驚艷出現,簡直讓她們自慚形穢,不敢跟在她的身後,怕光鮮全被她佔有了。

她們竊竊私語,暗暗地討論著:「這次阮小主已經不能去了,而廖小主卻打扮得如此出眾,看來她們勝負已分了。」

廖羽薰很享受大家對她投來羨慕的眼光,其實這中間也夾雜著嫉妒,只是她不願去多想。反正大家都認為自己美就好,心想此次回來恐怕大家身份都不一樣了。

突然她感覺旁邊有人向自己投來了怨恨的光芒,她轉頭一看,原來是阮雪凝正兇狠地瞪著自己。

廖羽薰此時得意洋洋,才不想她破壞了自己的好心情,故意回了她一個瞪眼,就姍姍地走了。

阮雪凝氣得鼻孔都冒煙了,對著自己的宮女小玉說:「你們一個個都是廢物,沒一個腦子好使的。叫你破壞了她的衣服,怎麼最後弄成更加漂亮了呢?」

「小主,實在不是為何?昨晚明明已經迷昏冷新柔她們,我們也把那個衣服剪破了……」

阮雪凝重重地打了小玉一個巴掌:「你們還不叫那戚含嫣見機行事,絕不能讓她廖羽薰在賞花大典上得意。如果再辦不好的話,你們就等著皮開肉綻吧!」

小玉戰戰兢兢的,不敢違抗阮小主的意思,就快跑過去,跟著戚含嫣離開了。

話說廖羽薰這邊,一路上確實惹了很多人的眼光,簡直是轟動整個皇宮呀。

許多太監和宮女,都在私下議論這廖小主的將來,是前途一片呢?還是道路坎坷呢?


因為她們認為廖小主年輕美貌過許多貴妃和娘娘,這次又如此出眾,說不定能立馬招到皇上的喜愛。

只是她這樣,必定惹來娘娘們的妒忌,別人都老道過她,所以她們想這廖小主不一定能在皇宮立足得長久。

她們說的聲音還挺大的,馨寧站在外邊,正好全都聽入耳中。

馨寧也不確定這次幫主子盛裝打扮,是否正確。皇宮鬥爭那麼激烈,也不是她和廖小主這種人可以完全應付得來的。

所謂明槍易躲,暗箭可難防呀。廖小主如今還沒位份,就已經招了許多人眼紅了。更別說日後得到皇上寵幸,那該多顯現呀,到時必定是群起而攻之。

「主子,你很喜歡皇上嗎?」

馨寧突然悄悄地問了廖小主這個問題,她連見都沒見過皇上,為何如此嚮往被皇上喜歡呢?

廖羽薰的臉始終笑著,她說:「說不上什麼喜不喜歡,反正宮中的女人最大的榮幸就是被皇上看中,本小主也不例外。」

「可是皇上很老了,也未必很英俊哦?」馨寧此話只敢輕聲說與廖小主聽。

「你怎麼知道的?」

馨寧當然不敢說出自己偶然見過像皇上的人咯,只好解釋:「皇子都那麼大了,想必皇上年紀也不輕了吧。」

「馨寧,你以後千萬別說這種大不敬的話了,隨時可能招來殺身之禍!」

「好的,主子!」馨寧也是有感而發,突然不明白宮裡的女人爭來爭去,爭的是一個老頭的心,有意思嗎?

大概半個時辰后,她們這些秀女和近身宮女都來到了萬花盛開的御花園。這裡是花的海洋,花香撲鼻,美人如雲。

馨寧第一次參加如此壯觀的場面,參與身份高貴,有皇宮的娘娘、皇子、公主,還有一些特別邀請的王孫公子。

她感覺每個人都打扮得很豪華貴氣,當然宮女們除外了。他們走起路來,也很優雅,她感嘆上流社會的交際場合,就是大不相同呀。

突然,她看到一個人也出現在這種場合,她費解為何他能有資格出席賞花大典呢? 突然,她看到一個人也出現在這種場合,她費解為何他能有資格出席賞花大典呢?

那個拿著羽毛扇的傢伙也看到了馨寧,但他卻嘴巴張得很大的看著她身邊的廖小主,顯然是震驚了。

他就是奚千落, 神級兵王

他認同廖小主穿這套裙很漂亮,可是卻很痛恨那個隨意修改自己作品的人。

奚千落趁大家不注意,迅速地來到馨寧身邊,悄悄地問道:「韓馨寧,你倒說說你們主子身上穿的裙子為何改成這副模樣?」

馨寧當看著他奸笑的模樣,就已經明白了他的心意。哪個設計師,願意自己的作品受到他人的篡改呢?

「奚大哥,其實是這樣的。」馨寧一五一十地把早上的事情,一字不漏地說與奚千落聽,倒不敢隱瞞。

奚大哥的臉色一時鐵青,一時煞白,一時紅潤,都讓馨寧弄不明白,他到底想幹嘛了。

他聽完了所有的過程,不禁感嘆:「每一件作品自有它的定數,看來我原來設計好的衣裙註定要被破壞,而最終是你把它由破變美的。所以說……我奚千落是不會放過你的……」

馨寧嘴抽動了一下,作出一副求饒的表情:「奚大師,區區小事,您何必怪罪於我呢?如果你非常追究責任,得去找那些壞了你佳作的人呀,您說是不是呢?」

「這完全不關他人的事,一切皆與你有脫不掉的關係。所以我奚千落,想收你為本門的親傳弟子。」

馨寧嚇傻了,想不到奚千落竟是這個責怪方式,豈不是挖下坑,讓自己跳下去嗎?她詫異地問道:「奚大師,你是何門何派?」

「異裝門異裝派!」

冰山總裁的妖孽狂兵 我從未聽說過,那就是小門小派了,還請饒恕馨寧不會參加的。」馨寧果斷地拒絕了,想必是想讓自己學他幫別人弄造型、搞美容什麼的。自己在現代就抗拒做這行,更何況在北宋呢?

奚千落認定了馨寧這個弟子,非得留下她不可,於是拉著她的衣裙不肯放手。

「你就答應了我吧?」

正好此時三皇子和趙雲清經過,看到此情此景,不免想入非非。

三皇子拉開奚千落的手,打趣奚千落:「你不是喜歡男人嗎?怎麼也愛上了韓馨寧了?」

趙雲清護在馨寧的面前,疼惜地說:「馨寧,這個奚千落沒對你有不軌行為吧?」

馨寧捂著嘴偷笑,搖頭說:「殿下,他想收我為徒,只因為我改造了他設計的衣裙。你們看廖小主身上穿的服飾,美不美呀?本來好好的,卻被阮小主的人弄破了,所以我乾脆讓它更破了,就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三皇子這才注意到了廖小主,果真是漂亮衣服配美人呀。若她不是父皇的女人,說不定自己也動心了呢。

「韓馨寧,想不到你在這方面還挺有想法的嘛,不錯,變破為美,很新奇。可是你還是別做奚千落的徒弟了,沒啥前途!」

奚千落嘴角一勾:「殿下,你不勸韓馨寧做我徒弟就算了,還如此疏遠他與我的關係,太不講義氣啦。哼,我們絕交!」

馨寧也不願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纏什麼。

「各位,我的主子等急了,恕奴婢不能相陪了。」


她離開了,待在了主子的旁邊。

廖羽薰面子上有點掛不住了,她說:「馨寧,為什麼你與這些皇子的關係就是那麼好呢?」

「可能是馨寧走了狗屎運了吧,與他們關係好,那以後就可能幫助到主子您啦!」她只能如此解釋了,免得讓主子認為自己會威脅到她。

廖羽薰終笑容滿面了,不時地有人投來仰慕的眼光,她很享受這一切。


「皇上好像還沒來哦?」

馨寧望了望前面築台上並未有人坐,看來那些高貴的貴妃們和皇上都沒出現,想必重要人物總是要晚到一點吧。

她安慰廖羽薰:「皇上日理萬機,平常肯定好多事情要處理的,說不定會晚一點出現的。這一年一度的賞花大典,皇上怎麼可能缺席呢?」

此時,幾片桃花花瓣飄落到了馨寧的身上,她這才注意到不遠處的地方,有很多桃花樹、梨花樹,比她們身邊的盆栽還要漂亮。

「主子,我們先去那邊賞賞桃花吧?這邊好像人太多了,怕撞到主子你。」


廖羽薰甚愛桃花,連胭脂都得用桃花做成的,平常穿的衣服也喜歡桃紅色的,一切的一切只要能與桃花掛上色的,她都很喜愛。

她露出了少女本色,歡呼雀躍地往前走著。她的眼睛里只有桃花,一不小心被人絆倒了,摔在了地上。

由於她摔的動作太意外太快,馨寧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無法拉住了她。

馨寧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主子摔了個貓吃花,幸好臉上沒弄到泥,只是有許多花瓣而已。

其實,沒多少人注意廖羽薰摔倒了,但是她本意卻很在乎,覺得受到了奇恥大辱。

她想抓住那個絆倒自己的人,可是在人群中尋找良久,仍不見了那人的蹤影。

她的臉紅通通的,心底生著悶氣,覺得所有的人都在心底里嘲笑自己。

馨寧扶起主子的那一瞬間,明白主子肯定會心有怨氣,如今只能想辦法挽救她在別人面前的形象了。

她小聲對主子說:「主子,你的舞姿很美,不如伴著桃花花瓣來一舞。這樣既可以挽救你剛才摔倒的形象,也可以吸引大家的目光。重點是你還得一邊吟詩,一邊跳舞。」

「吟詩?那倒沒問題,我正好吟一道詠花的詩,來給大家助興。」

廖羽薰對自己吟詩和跳舞還是很有自信了,立即起身翩翩起舞,一邊深情地吟出:「三十年來無孔竅,幾回得眼還迷照。一見桃花參學了,呈法要,無弦琴上單于調。折葉尋枝虛半老,拈花特地重年少。今後水雲人慾曉非玄妙,靈雲合破桃花笑。」

她立即成為全場的焦點,大家鼓掌,讚美著她的舞姿動人,比花還嬌嫩。

奚千落湊過來,嬉笑著:「韓馨寧,想不到你這主子腦袋還轉得挺快的嘛。剛才摔個屁股朝天,如今就優雅地跳起舞來了。」

「小聲點,別讓我主子聽到了,小心揍你哦!這是本姑娘好不容易想出來的辦法,哄她開心呢,你別浪費我的心思啦。」

奚千落失落地說:「可惜,她又得丟臉了……你看,這次她可能摔得皮青臉腫的……」

「不會吧?」馨寧難以置信望著主子,主子居然踩到了自己的衣服,即將絆倒了。她這次也幫不上忙了,只求小主別太囧了。

馨寧看著身邊一直偷笑的奚千落,突然試探性地說:「奚大哥,要是你會武功,說不定還能救我家小主於無形呢。可是偏偏你只會文不會武,想來個英雄救美,都難於上青天呀。」

奚千落縱身一躍,穩穩地接住了廖羽薰,將她抱入懷中。

「哇,這位大師居然還會武功,看來是全能型人才。小主,若你們爭這樣的才俊,該多美好啊。」馨寧看著她倆如此曖昧的場景,情不自禁地感嘆起來。

可之後的情景就大煞風景了,廖羽薰非但沒感謝奚千落的救丑之恩,而是當著眾人的面扇了他一巴掌。

「你這個奚千落,無恥、下流!」她掙脫他的懷抱,流著眼淚跑開了。

馨寧立即意識到自己這個激將法,把事情搞砸了,她忘記了古代女人很重視禮節的,什麼「男女授受不親」之內的。再說她已經是皇上的女人了,這一抱,恐怕會惹來無數人的非議。

果然沒多久,大家就將此事傳開了。他們說那個漂亮的廖小主,讓人抱了,皇上肯定不會再喜歡她的,說不定還會趕出皇宮呢。

馨寧瞪了奚千落一眼:「你救小主可以,幹嘛摟她的腰呢?」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救她完全是為了收你為徒!想不到,你們非但不感謝我,還多加責備!」奚千落一臉無辜地說。

馨寧不理會他了,忙跑過去安慰主子:「沒事吧?主子,你已經教訓了那個奚千落了,其他人應該也不敢說閑話的。」

廖羽薰的臉都哭花了,抽咽地說:「我們好不容易才走到今日這一步,想不到一切都搞砸了。如果奚千落不救我的話,我也會摔在地上,同樣會出醜。其實我沒有責怪他,只是感嘆自己沒有得到皇上寵愛的這個福份。」

「怎麼會呢?我們趕緊回去築台旁邊吧,說不定皇上已經到了,至少我們還有機會呀。不像阮小主,都沒有機會見到皇上,更別說讓皇上寵幸她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