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廣寒宮上千年的都是桂花茶桂花糕,這是用實際行動來表明,一點都不歡迎我們的到來,嫦娥,太會耍心眼了,越美的女人心機越重……”

花月影抱怨着,還是把玉桌上的一杯茶遞給了張凡。

一口桂花茶下肚,張凡都可以感受到遍體的桂花香,讓他脣齒之間是回味無窮。

這茶果然是仙茶,讓人脣齒留香。

至於那桂花糕,張凡也品嚐了一口,細膩入口即化讓他的舌尖中充滿了回味,張凡無比的驚訝。

真好吃!

神仙日子真是讓人異常的羨慕呀……

花月影陪着張凡在廣寒宮小坐片刻,吃了半杯茶後還特意的把玉兔吳剛叫來,有些不滿的訓斥。

“嫦娥堂堂上仙,當年跪在天地當鋪要自己爲奴爲婢,在老主人面前哭訴,求得了天地當鋪絕世容顏一副,這才成爲這天上人間最美的仙子……”

“當年那副絕世容顏,不知道有多少上仙苦苦求不得,要不是看嫦娥哭訴他命苦,一個弱女子在這廣寒宮中,引得老主人動了惻隱之心,才答應給了她那副容顏,怎麼會有今天的嫦娥?”

……

花月影越說越氣,而跪在地上的玉兔和吳剛,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只是趴在地上,心底只求時間快點過去,這花仙子話語雖然難聽,但說的是實話,等她發過脾氣罵過了,這一年就算是過了……

張凡卻驚訝的看着態度跋扈的花月影,這還是在自己面前溫柔的丫鬟嗎?


真兇,而且這話說的也刻薄!

不過,他喜歡。

等到花月影罵了口乾舌燥後,她又喝了剩下半杯茶,這纔有幾分不甘心,恨恨的看了一眼玉兔和吳剛。

“你們主人避開不見,你們兩個沒用的東西,給我退下吧,看着就心煩……”

“是,是……”

玉兔和吳剛答應着,他們又偷偷的看了一眼,一直在喝茶吃東西的張凡一眼後,瞬間消失在廣寒宮的大殿裏。

“正主不在,故意躲着我們,走吧,主人!”

花月影子此時像是換了一個人,低聲哀求着張凡,臉上也帶着苦笑。

這上千年來,她每次來收債,都像今天這樣,嫦娥偷偷的避開了,就留下二個不頂用的恭恭敬敬的奴僕。

也是天地當鋪的主人一直不在,自己一個器靈沒底氣,要是敢在以前,嫦娥敢這樣敷衍她,直接把她的廣寒宮給拆了。

不敢回家見她,那就讓她沒有家!

什麼時候歸還了天地當鋪的東西,什麼時候把廣寒宮的東西還給她!

哼哼哼,花月影整個人氣的不行,離開廣寒宮的時候全程都是黑着臉,而那玉兔和吳剛一直偷偷的看着花月影離開後,這才齊齊的長吁一口氣。

然後相視一笑。

“好了,這一年都清淨了,只是天地當鋪多了一個主人, 還是一個凡人,把這個事情告訴主人,她肯定會感興趣……”

玉兔小聲的和吳剛說着話。


每年天地當鋪的人都會來一次,沒想到這一次他們的主人都來了,可惜呀,早被主人用高深的法力算出來了,也就今天出門右拐賞桃花去了。

回去的時候比來的時候速度更快,花月影全程都沒說話,只是臉色越來越難看。

開始張凡還以爲是花月影擺臉色自己看。

可是隨着時間推移,站在雲朵上的花月影居然噴出一口血,讓牽着她手的張凡嚇了一跳,我天,這個花月影居然受傷了?

“怎麼回事,你要不要緊?你要是死了,我也會摔死的……”

張凡有些慌,這麼高的半空中,摔下去的話,他會變成一堆的肉泥。

等等,這個花月影在廣寒宮的時候不是牛哄哄的嗎?

動不動把人訓的面紅耳赤的,怎麼這會都吐血了?

“我強行帶着你上了一趟天庭,我靈力耗盡了,短期內,我無法穿越三界之中,咳咳咳……”

似乎是看出來張凡的疑惑,花月影咳咳的解釋了一句,可她的話語還沒說完,眼前一黑整個人就往下墜落,嚇的張凡一把抱住了她!

“喂喂,你說過,就是你死了,都不能讓我死的……” 情急之下的張凡真的慌了,他不想死!

剛看到最美的仙界,還沒看到天地間最美的嫦娥,就要被摔死了,他真的不甘心,所以抱住花月影,就像是溺水的人抱住了一根稻草!

死活不撒手!

“主人,別,別勒死的了我了,擔心雷擊……”

花弄影此時是欲哭無淚,這膽小的主人此時就像是八爪魚,全部都掛在了自己的身上,偏偏在高空中偶爾會有雷擊或者閃電!

真運氣不好避不過去,先遭殃的可是主人!

花月影剛想到這裏,突然就看到有閃電劈過來,她根本就沒多想,猛然用另一個肩膀擋上去,而把張凡護在了身後。

那閃電落在了花月影的身上噼裏啪啦的,嚇的張凡心底一哆嗦,卻萬般不是滋味。

哎,花月影雖然是個器靈,但,好歹也是個女人!

她危險的時候沒有扔下自己,還替他擋下了雷擊,他這輩子怕是和天地當鋪脫不了關係了,這下,就得安心的當這天地當鋪的主人了!

認命吧!

張凡在心底哀嚎一聲後,倒是拖着差點要倒下的花月影死活不肯在鬆開了,然後就看到他們來的時候,看到那片雪山終於長吁一口氣。

快到家了,死不了!

“唯女人和小人難養也,這話古人誠不欺我……”

天縱邪狂 ,半餉都起不來。

他腳邊本來已經暈倒的花月影,此時頭髮凌亂臉色蒼白,但此時已經睜開了眼睛,正衝着張凡笑。

“主人,我是天地當鋪的器靈,以前別說帶一個凡人在上天庭,我曾經帶着十萬將士在天地間收賬,誰敢逾期拖欠把人拖出來一頓暴打後,直接把咱們的東西搶回來,那會像今天這樣慘……”

“主人,天地當鋪既然選中了你,你就好好幹,終有一天,你帶着我,我帶着十萬將士,在天庭橫衝直撞,把欠咱們天地當鋪的壞賬,統統的都給拿回來……”

花月影笑着笑着眼淚卻掉下來,對於天地當鋪的衰落,她是最傷心的一個。

此時的張凡也很累,但是經過廣寒宮一行,在看這花月影在自己面前又哭又笑,還有這個丫頭,根本就沒告訴自己。

她因爲衰弱,其實根本就沒實力帶着自己上天庭,可爲了挽留他,卻拿自己的性命在開玩笑。

“好吧,好吧,別在哭了,看着都腦殼疼,你先休息一下,一會有精神了在給我講講,這天地當鋪的事情,我就算願意當這個主人,我一介凡人,多瞭解點總不會錯……”

張凡這話說的,讓本來剛剛醒來的花月影,一下子來了精神,甚至在幾個呼吸後,就能掙扎着起來,非要帶着他了解一下天地當鋪的情況。

難得這個主人,這會終於不再口口聲聲的喊着要離開了!

這樣的好機會,花月影生怕錯過了。

“天地當鋪,有什麼物品當鋪都可以交易,那些物品會在天地之中,尋找適合交易的人,真正需要那些物品的人,主人,請跟我來……”

一番洗漱後,花月影又恢復了點精神,引着張凡往這棟房子的樓梯走去。


順着樓梯張凡一直向上,這纔看到空蕩的二樓和三樓,博古架上幾乎都是空蕩蕩的,除掉寫着一些名稱的木牌吊在那裏。

表明天地當鋪曾經有很多物品外,更多的是當出去卻沒有收回的貨物,花月影站在了二樓博古架旁。

“這裏,都是以前人間借出的東西,這裏是賬單,還有這些,是目前天當鋪中,已經可以交易的物品,只是這些東西,價值並不是特別高……”

花月影嘆了一口氣,天地當鋪目前狀態並不好,可以說是危機重重。

要不然她也不會拼死留下張凡,因爲天地當鋪在沒有主人的話,她這個器靈都活不了多久了。

張凡擡眼看了一下二樓,在看對了一下賬單。

“忘情水,十年壽命換取忘情水十年使用期,逾期未還!”

“時間……逾期未還!”

“花容月貌……逾期未還!”

“生命……存貨三年!”

印世神魔 聰明丸……逾期未還!”

……

天地當鋪的二樓裏千種的物品,沒有斷貨的居然只有生命還有三年存貨,其它的都是逾期未還的狀態,其實這也是天地當鋪根本性問題。

太多太多的物品被人用貨物抵押出去,但是卻沒有歸還。

最後導致天地當鋪的東西越來越少,以至於倉庫都空了,幾乎不能正常運轉,而作爲器靈的花月影纔會越來越虛弱。

實力也越來越差,好多能力都不能在使用了!

“上一屆的主人了?這些東西被抵押出去後,沒有人收回嗎?”

“上一屆的主人失蹤了好多年了,怕是凶多吉少,他不在,我只是個器靈被困在這天地當鋪之內,也沒有本事把這些東西收回來,你是這十年來,第一個走進當鋪的人……”

花月影也很委屈,原本的天地當鋪交易的客人,都是三界中赫赫有名的存在,比喻嫦娥,太上老君,二郎真君,甚至那隻猴子!

可是,隨着上一屆主人的失蹤,這天地當鋪根本就沒有人收賬,她苦苦撐了很多年,總算是遇到張凡,這個被天地當鋪認可的主人。

可他只是一個弱小的凡人,不奢求他能恢復天地當鋪昔日的輝煌,只求他能讓天地當鋪正常運轉,而自己這個器靈不至於消散在三界之中。

“我”

“懂了,這裏還有三年的壽命,我試試,選擇第一個需要交易的人!”

張凡的話音剛落,就看到博古架上有一個瓶子突然散發出微弱的光芒,而那個瓶子裏裝着三顆軟膠一樣,只有花生米大小的藥丸。


那東西一顆藥丸,就是一年的壽命,而在天地當鋪任何物品,都會自己尋找它們最適合交易的對象。

而在城市的某一處豪華的半山別墅裏,佔地幾十畝的半山別墅裏燈火通明,在別墅一處寬敞的地方,有直升飛機落下來了! 從飛機裏走出七八個神色匆匆的男人,一下飛機就有人迎接上去。

“老爺,少爺,你們趕快過去,老太爺不行了,趕緊去見最後一面……”


一個管家模樣的人,急匆匆的對下飛機的一羣人喊。

這是江城榮家的老宅子,在這裏住着已經年過八十的榮家的老太爺子榮建華,也是榮家的第一代,要不是他以前結下不少人脈,榮家也不會隱隱是江城乃至全國首富。

榮老爺子已經八十歲了,眼看時日無多,而榮家的第二代和第三代都已經從全國各地趕回來,爲的就是送他最後一程。

只是榮老爺子一走,就像是榮家的參天大樹倒塌,對於整個榮家來說,那是毀滅性的打擊。

所有榮家人都很不安,特別是看到榮老爺子睜大渾濁的雙眼,念念不捨的目光,從他們身上挨個的掃過去,甚至還用手指了指榮家的當家人榮志康。

“爹,你有什麼要交代的?還有什麼放心不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