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女人看着陳凡,心中泛起一抹冷笑,小子,接下來就是老孃給我的時間了,到時候我一定是會讓你舒服的,不過我還是要先幫你帶上我的花朵,這樣我纔是可以再次想用你呢。

一念及此,女人快速的將兩多牡丹紅花放在車翻的兩個耳朵上,看起來滑稽極了。

“好了,現在就是我們的時間了,到時候我會讓你舒服到死的,而後你就可以去上天空去了,那時候的你一定會****的。”女人的嘴角突然是襯出了一絲鮮紅的舌頭,就好像是赤煉毒蛇一般,那樣的陰狠,同時女人的上手快速的盤上陳發的衣服。

“嘶”

一股大力使得陳發的衣服貝斯的分崔,變成了一點點的灰塵,塵埃。陳凡陳凡的灰色長破也是被弄得完全消失了,現在的陳凡只剩下一條短褲了,如果段可美了的話,那麼他就是真的光着身子了。

女人舔着嘴巴里面冒出來舌頭,對着陳凡鋪了過來,突然女人的最初能接觸到了陳凡的嘴脣。

他感受到一股非常溫暖靈活的香舌伸到了自己的空腔中,慢慢的車放哪也是跟着女人的動作開始將嘴巴中的舌頭活動了起來,慢慢的交織着,纏綿着。

而靈魂中也是突然出現了一種非常愜意舒服的感覺,希望這一幕永遠的持續下去,永遠不會消散。

女人的身子也是怕在陳凡的身子上,一點點的摸索着,就在快要將陳凡的短褲扒下來的時候,陳凡的奶海中突然是前所未有的清明,一聲大喝傳來“爾等豈敢!”

女人的身子突然是停頓住了,他敢聚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壓從陳凡的身子中傳來,壓抑的她幾乎都是快喘不過氣來了,剛忙身形暴退,遠離了陳發的身邊。

而陳凡則是站起了身子,空中說道:“爾等小賊,竟然是想對我的徒兒行此等苟且之事,還不快滾。你要是再不走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女人聽了,剛忙的低下頭去,這樣強大的威力使得她根本就是連大氣都不敢喘,擡頭快速的瞄了一眼陳凡,身子一和三,就沒有了蹤影。

而陳發的身子在女人走後,突然是癱軟了下來。


“邪影老頭,還是真有你的,要不然的話我可就是失身了。”陳凡無力的癱倒在地上,現在的他在女人走後,那種禁錮都是消失不見了。

“哼,豈止是失身,那時候den你要是再不清醒過來的話,那麼恐怕你都是連小命都是保不住了。”邪影冷冷的哼道,甘岡他也只不過是用神魂的力量來壓制一下那個女人,要是論實力的話他還不是那個女人的對手,所以只是爲何罷了。

“快,塊頭,那個女人又回來了。”邪影老嘔吐對着還在地上躺着的陳凡突然是說道,而陳凡的腦海中也是快速的閃過這樣的念頭。

但是無論他怎麼行動,身子依然是不能動。

他知道,

此刻行動已經是完了。

“小子,居然敢嚇唬老孃,你知道嗎,我已經是不知道多長時間都沒有這麼狼狽了,我要告訴你,現在的你惹得老孃很生氣,我享受完你之後,就要將你的身子喂狗吃,相信那些個傢伙都是會很高興的。”女人不知道怎麼的突然是閃現出身形,對這他陰冷的一笑,冷聲說道。

聞言,那空間中的邪影老頭突然是對陳凡發出了一絲波動:趕快跑,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陳發對着老頭也是無奈的傳輸了一個信息,現在的他根本就是臉一個小手指頭都動不了了,逃跑,想得美。

無奈的看着想着自己嗎那麼走過來的陰險女人,陳發感覺到自己的後背都是已經溼透了,額頭上的那些汗水一滴滴的地灑下來。

女人,好強大,強的讓他根本就是沒有一絲對抗的念頭。 “咯咯,小帥哥,你對等着那美好的讓人慾罷不能的感覺吧,雖然說你的剛纔的氣勢是嚇到了我,但是那只是嚇到哦”說這話,女人就要撲上來,而陳凡的全身部位只有眼睛呢滾動。

就在女人快要脫掉陳發的最後一層衣服的時候,異變突起。

“哼,首要破,該快給我滾開。”

一聲男人的暴喝聲音從森林中傳來,不斷的迴盪着。

陳凡聽了這個聲音眼睛一亮。

“是誰,被在這裏給我裝神弄鬼,有種就給老孃我滾出來。”女人大罵道。

“如你所願”話音剛落,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女人的勉強,而且是用鬥氣將女人退出了五六丈遠。

“老妖婆,現在你可以滾了吧。”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陳凡沒有見到的師傅,破軍老頭。

“你試什麼人?”那個老妖婆皺着眉頭不斷的打量着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他感覺得到這個男人的實力根本就是不下於他,因爲他無論怎麼發心思去尋找老頭的鬥氣波動,既然是一點鬥氣波動都是沒有,火到他這個層次只要想找一個人的鬥氣波動,那是最簡單不過的了,可是眼前的這個男人竟然是印尼的那麼好,那麼實力……一想到這裏就讓她恐懼不已。

而當陳凡看到這熟悉的身影是,突然是感覺自己的身上束縛再次的消失掉了,眼前一亮,噌的站起了身子,對着破軍老頭嘿嘿一笑:“師傅,這個壞女人差一點就多去了你徒弟我的貞潔,還請你爲我報仇啊。”

“哼,你就知道什麼貞潔埠鎮街的,你難道不知道這個老妖婆要的是你的那條賤命嗎?”老頭冷哼一恆,轉過頭去,看着陳發的身子,不禁微微一笑,“沒有想到這麼多天不見,你的身子也是越來越強壯了,肌肉什麼的輪廓都是出來了,不過這還是不夠,看你今天的表現,以後還是要加大訓練量。”

聞言,陳凡只感覺到背後涼搜哦素的。

老頭所說的加大訓練量他可是不敢想象,那樣的恐怖事情根本就是想象不出來的,只是希望不要把自己給折騰的死了就好了。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陳凡就看見那個老妖婆叉一手着腰,另一隻手擡起來,指着破軍老頭,罵道:“你哥曹老頭子,我和這個小兄弟在一起,愛你什麼事了,我是讓他上天堂的,你怎麼可以這樣侮辱我的人格,我看你是不是不想活了,還是活的不耐煩,需要我來送一送你啊。”

話音還沒有落地,人影已經是飛了出來,雙手仿若是多名的鐵爪子一般,帶着強大的波動,還有一絲絲陰冷頭人的氣息,就衝着老頭的心臟部位襲來。

陳凡一見到這種情況,就知道這個女人的死期不遠了。

他可是知道老頭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主,這個女人要殺他,那麼自然是得不到好的結果了。

“滾開。”

老頭臉色一變,一股更加陰寒的氣息從他的體內衝出,大手一揮,就衝着女人衝去,只聽得在空中移動的女人突然是撲出了一口鮮血,身形暴退。

“好,老頭算你狠,我們後會有期。”

說完話,已經是沒有了人影。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陳凡無奈的搖了搖頭,有些疑惑的看着老頭“師傅,你爲什麼不殺了剛剛的那個女人,他可是很厲害的,這樣的舉動明顯是放虎歸山,這樣下去可是後患無情的。”

老頭乾笑一聲,突然是蒙臉的咳嗽了幾聲,就連身子都是跟着發生了輕微的顫抖“你懂什麼,我也不過是勇氣是下一下那個老妖婆自拔了,按理來說這個老妖婆的實力和備份都是和我差不多的,我可是不想節外生枝。”

聞言,陳凡深吸了一口氣,眼睛微眯着,這個老妖婆子竟然是有這麼高的實力,那麼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了,這樣的人物一定會日後來找自己報仇的。

老頭看到陳凡的表情,搖頭苦笑道:“這些日子,你最好是不要怎麼出門,躲在家裏呆着,不然你在經抽一些這樣的事情,你的小命就真的保不住了。”

策劃飯點了點頭,的確,這些日子他正打呢要好好的呆着了,而且要更加努力的修煉,地方有後顧之憂。

“好了,說說你找我來是要幹什麼吧。”老頭問道。

陳凡呵呵一笑,就將事情的始末告訴了老頭,當老頭聽到那個女人拿出良多話的時候,眼中閃爍着一絲精光嘴中喃呢道:“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她。”

“是誰呀,師傅。”陳凡疑惑道。

“一個我根本就是沒有想到的老婆子,不過那個人你可要是注意了。”

陳發剛想再次提問,卻是看到了老頭的眼神,也是不想多問了,“師傅,你可不可以講給我一點厲害的東西,好讓我防身,不然的話你的徒弟可是會像剛纔一樣此物葬身之地了。”

老頭無奈的看了一眼陳凡,翻着白眼說道:“我都已經給了你那個令牌了,你還想幹什麼啊,不過我可是告訴你那個老婆子可也是我們看紅樓裏面的人啊。”

“什麼?”

陳凡聞言,身子一震,一陣語塞,這樣的小溪實在是太過震撼了。

“老婆子竟然是紅樓裏面的殺手,那他的等級是怎麼樣的呢?”陳凡問道。

“呵呵,等級也不算高。”老頭呵呵一笑,擺了擺手說道:“地榜第二十三名,紅花婆婆。”

“地榜第二十三名。”陳凡的最終那你到。

地榜第二十三名,聽起來可能是不怎麼搞的名詞。

但是當你翻開那個紅樓的祕典的時候,就會發現這其中的高妙,天榜的前十名,根本就是沒有人見到過,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據說他們都是已經達到了無神的層次,但是這只是傳輸罷了,沒有人知道。

但是地榜卻是可以參加排名的,這些人有的時候你也可以碰到,而地磅中的紅花婆婆,雖然只是第二十三名,電腦室實力確實不容小區的。

根據資料裏面的描述,陳凡的之,這個紅花婆婆最擅長的就是易容和改變身體,相傳他可以變成熱河一個人,甚至是連聲音都可以改變,精通魅惑、殺人、格鬥、精神控制等多種技巧,可以說是一個不得不提防的存在,就連低幫的前十名都是受過她出其不意的襲擊,雖然都是以失敗告終,但是她也是犬舍而退,由此可以知曉他的實力了。


但是老頭卻是隻不過咳嗽了幾聲,這樣的實力着實可怕。

“那個紅花婆婆這麼厲害,都打不過師傅你,難道你也是地榜裏面的高手?”

聽得陳發的話,老頭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我根本就不是什麼任務,只不過是一個憤世嫉俗的小老頭罷了。”

見根本就是得不出什麼結果,陳凡就此作罷


……

森林中,陳凡正光着膀子和一隻魔獸搏鬥。

鮮血使得他的去算你狠都是紅透了,就好像是一個剛剛從沙場歸來的鐵血殺神一般。

“喝”

大喝一聲,陳凡手中的拳頭突然是泛起了一絲但紫色的光芒,但紫色的光芒覆蓋住了打出去的整個拳頭,使得它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緹傢俱人一般,火焰般的鬥氣在周圍不斷的跳躍着,一道勁風隨着前頭的砸出,而發出了震破耳膜的破空聲響。

“嘭”

打出去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眼前的這魔獸的身子上,魔獸的身子堪堪承受住這一擊買身子竟然是文思沒有動,而車翻的嘴角卻是乖巧了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緩緩的轉過身子,擡起腦袋,嘴中呢喃道:“三,二,一。”

“破”

最後一個字眼從陳發的嘴角中擠出來的時候,那個魔獸的身子也是煲粥一頁半,血肉橫飛,使得枯黃的葉子都是銀紅色的顏色,原本就是蕭條的森林此時變得更加的淒涼。

陳發轉過身子,看着才留下來的一灘血水,黑黑的笑了寄來。

就在剛纔,他的功夫終於是連成了。

“蠻龍破殺拳第二式—無中生有”

這個招式是他經過了多次實戰的來的,就在那次和天妖虎的啊戰鬥中突然是有了一絲明悟。

此刻再次見到這個龐大的魔獸,突然是有了熄燈呢想法,纔有了這樣的一招。

無中生有,可以使得拳勁和鬥氣混合在一級,被狠狠的打緊低人體內的時候,可以延緩時間,等着三秒鐘之後就可以從敵人的身體內部爆炸開來,那樣的劇烈攻擊足以使任何同級別的人都承受不住,當場死掉。

曦少,你好甜! ,陳凡摸了一下鼻子。

從簡天開始,自己的底牌又是多了一個,雖然說這幾張底牌都是很耗費鬥氣的,不公當生死搏鬥的時候卻有着無窮的妙用。

蠻龍破殺拳的兩個招式,分別是攻擊力強大的力破山河還有甘岡施展的陰損功夫無中生有都是不得多的的招數。

而誅邪搶可以施展的到如今爲止一共有四個招式,有不怎麼厲害的暴雨梨花槍還有奪命獨龍鑽,更有強大的力劈華山和橫掃千軍。

“呵呵,接下來的的事情,恐怕會是更加有趣呢。”看着已經被鮮血嫣紅的樹枝,陳凡的眼中閃過一絲紅芒。 走到聚賢樓,陳凡和站着的守衛打了個招呼“嗨,大哥知道紅樓的總部在哪裏嗎?”

那個那人臉上突然是露出了一片驚訝,按理來說根本就是沒有人會問這種弱智的問題,可是陳凡竟然是問了出來。

“你試什麼人?”

聞言,陳凡呵呵一笑,手掌一翻,一塊不怎麼奪人眼球的令牌出現在他的手中,令牌還是那個樣子的,不過當陳凡將令牌翻轉過來,遞到兩人的面前的時候,站站崗的兩個人都是傻眼了。

這是什麼?

這是特質的令牌。

每一個持有這種特質令牌的人無不都是身份先河或者是吉爲首重視的人。


而與這樣的人見一面都是他們這些歌看門的一個非常大的心願,但是沒有想到願望竟然來的如此之快。

“嘿嘿,不知道公子想知道些什麼,儘管問就行了,我們一定會入市大幅的。”一個守衛滿臉堆笑的對着陳凡說道,還不是的搓着手,看那神情就好像是一個要討好主子的奴才一樣。

陳發也是沒有想到竟然是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他只記得那一次他拿出令牌之後,便是通過了大門,而當那天聽老頭說過這樣的話的時候,也是想知道一些紅樓的虛實,這纔來打聽,哪知道這兩個原本是非常冷酷的守門人此刻竟然是便車夠了這幅討好的模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