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和囚喪鎮的空空蕩蕩不同,軍營圍牆雖然恐怖森然,可門前這一條道路兩旁,到處都是叫賣的商人,其中還有一些行乞的乞丐蜷縮在路邊的鎮魂神獸旁。

「嗯?邱三兒?」

正當李浩然走到軍營門前的時候,卻在門前那兩隻五米高的巨石龍獸下,看到了一群衣衫襤褸的乞丐,在這些乞丐之中,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躺在乞丐之中的邱三兒一愣,待他看清李浩然之後,眼中頓時爆發出了一團耀眼的光芒:「你是李先生!」

「你不是在音畫鎮么?怎麼會到這裡來?還成了乞丐?」

李浩然眉頭皺起,看著從乞丐群眾一瘸一拐的走出的邱三兒,疑惑的問道。

邱三兒嘆了口氣,正要說話的時候,肚子裡面卻是咕咕直響,不由苦澀一笑,扭頭又看了眼身後的眾乞丐,這才帶著一抹懇求的說道:「李先生,你能不能先借給我一些銀錢,等我讓這些兄弟們吃飽了飯後,咱們在敘舊?」

「相見就是緣!當日音畫鎮若不是你攔著你四弟,恐怕夫子那邊的損失會很嚴重,更何況……走吧!我帶你們去吃飯!」

李浩然嘆了口氣,沒想到邱三兒不僅成了乞丐,竟還結交了一群乞丐兄弟,不由對邱三兒心生佩服,當下四處尋望了一番,在不遠處發現了一些賣吃食的地攤,這才帶著邱三兒等人朝著那邊行去。

說起來,李浩然還有些慚愧,當初在音畫鎮的時候,是他毀了邱王府,更奪了邱王府的錢財,雖然那是邱雲峰引來的災禍,可歸根結底邱三兒這人還不錯,比他的那幾個兄弟都要講義氣,李浩然對他並未有多少的成見,反倒是覺得邱三兒這人可交。

「老闆,將你們這裡有的吃食都拿出來,給我身後的這些兄弟吃飽喝足!錢我管夠!」

李浩然來到眾攤位前,但見這些攤位的老闆像防賊一般的防著這些乞丐,搖頭一嘆,身上血氣砰然而動,提起嗓門高聲一喝,將一錠足有百兩的銀子分作數十份,灑落在了眾攤販的桌上。

「好嘞!」

眾攤販本以為那些乞丐是餓極了,前來搶飯食的,卻不料竟然有人為這些乞丐買單。在看到桌上的銀子之後,眾攤販雙眼一亮,也不管客人是什麼身份,興高采烈的將東西都擺了出來。

眾乞丐看著桌上擺出來的食物,不由咽了口唾沫,可眾人並未因此一哄而上,反倒是先行跪地叩頭:「多謝書生老爺賞賜!」

「都去吃吧!記得,吃飽啊!」

李浩然緩緩鬆了口氣,激動的看著這些乞丐,高聲喊道。

不知道為什麼,在他出手幫助這些乞丐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內心很舒暢,也很爽快,似乎沒有任何的事情,比幫助人,更能夠讓他覺得舒服了。

這是一種心靈上的舒服,能夠讓人更自然的微笑。

看著坐下來狂吃的眾乞丐,李浩然來到了邱三兒的跟前。

「不好意思!我已經三天沒吃飯了……」

狼吞虎咽的邱三兒在吃了一通,腹中微微火熱之後,這才不好意思的看著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嘆了口氣,點了點頭說道:「邱三兒,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吧!」

「我還不是為了我那混蛋四弟!我們邱家僅剩下了我們兩個根苗,我邱三兒學習不好,武功也不行,只能整天混日,可四弟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又是武者……」

邱三兒看了眼李浩然,慢慢低下了頭,將他心裏面的話說了出來。

他這一次出來,就是為了去京都巡風司,將邱少峰帶迴音畫鎮傳宗接代的。在邱三兒離開音畫鎮的時候,狂夫子和邱長雲也資助了邱三兒一些銀錢。

而邱三兒來時,更是帶著四五個兄弟一同出來的,可當他們進入橫都山後,一切都變了。


他們遇到了五波強盜,這些強盜個個都是武者,前幾波還好,都是要錢的主兒,可後來遇到的這些強盜,都狠辣無比,見邱三兒等人沒錢,便將他們擄掠到了強盜的營寨中去幹活。

邱三兒的這條腿便是被這些強盜生生打斷的,在強盜營寨過活了一段時間之後,邱三兒終於尋到機會,和他的幾個兄弟一同逃離。

可是,他們的逃跑計劃,卻被強盜發現了,結果他的兄弟為了救他,都死在了橫都山上,唯有邱三兒一個人逃離了出去。

這一路上,他沒有錢買東西,只能放下身份,混在流浪的乞丐之中。

幸而他很快和乞丐打成了一片,眾流浪乞丐才收容了他,帶著他走出橫都山一路來到了這裡。

「哎!這一路上,我邱三兒算是見識到了榮辱,見識到了人性!說實話,武者比普通人更加的無情……真的!別看我現在混成了乞丐,可這幫乞丐兄弟,可個個都是講義氣的好漢,這一路上若不是我們相互攙扶,恐怕有好幾個人都要死在半路上!」

邱三兒眼中閃過了一抹淚光,狂灌了一口熱湯,扭頭看了眼吃喝的眾乞丐,認真的看著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啞然一笑,他也不知道要如何的去說,許久這才看著邱三兒說道:「邱三兒,跟著我走吧!我帶你去京都!」

「李先生,大恩不言謝!可我邱三兒現在又有了兄弟,這幫兄弟我不能丟下他們啊……」

邱三兒眼中閃過了一個衝動,可扭頭之時,看著眾乞丐的笑,卻是又狠下了心來,搖頭一嘆。

李浩然知道人各有志,邱三兒既然放不下乞丐兄弟,他也不會強求邱三兒跟著他:「邱三兒,不要將武者看的這麼不堪,或許你也有機會,能夠踏足武道!我這裡還有錢,但現在卻不能給你!我這幾天,會留在囚喪鎮,你們餓了,就來找我!」

財巾動人心,更何況是一幫乞丐。李浩然不想因為這個,而引起一些人的歹心。

所以,李浩然並不打算現在給邱三兒錢。

「李先生,我知道!……正所謂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日後,我邱三兒的這條命,便是你的了!」


邱三兒聽后心頭更暖,眼中淚光閃爍,強忍著沒有哭泣,聲音略帶沙啞的鄭重的說到。

給讀者的話:

求收藏,求推薦!求大家支持!新書急需要大家的幫助,請各位多出援手,延林感激不盡! 第七十九章鬼語亂魂

「站住!十里水牢,朝廷重地,閑人退卻!」

告別邱三兒一行人,李浩然徑直來到了十里水牢外的營寨前,正當他要靠近大門的時候,在大門兩側忽的冒出了兩團鬼氣,鬼氣化作了兩個穿著甲胄的鬼兵,他們瞪著眼睛,爆聲喝道。

李浩然看著這兩個守門的鬼兵,只覺得頗為有趣,他沒有想到天朝竟然會用鬼族為兵,心中不由暗道:「莫非這十里水牢的牢獄總兵也是一隻鬼族?」

「在下安樂王李浩然,奉天子命,前來十里水牢試煉的!還請兩位上報牢獄總兵!」

好奇的看著鬼兵,李浩然將自己的來意告訴了他們。

兩個鬼兵對視一眼,接著左側的鬼兵一晃,化作了一團煙氣,消失在了李浩然的身前。

噠!噠!噠!

不多時,一陣馬蹄聲從營寨內中響起,緊接著正在李浩然好奇來人是誰的時候,營寨的大門被打開,從中走出了一穿著儒雅錦衣的少年。

少年在看到李浩然後,先是抱手一笑,而後溫和的說道:「還請先生將印信和九鼎山河志拿來一看!」

李浩然也跟著還了一禮,這才從「小寒」裡面,將他的王印、九鼎山河志拿出。

少年辨認了一下王印,又看了眼九鼎山河志,這才恭敬的一笑:「在下南宮子卿,十里水牢牢獄主簿!總兵大人正在商談軍務,不便前來。怠慢之處還請王爺見諒!」


「無妨!無妨!軍務要緊!」

李浩然先是一愣,他沒有想到十里水牢的主簿竟然如此的年輕,不由輕輕一笑,禮貌的說道。

南宮子卿點了點頭,將李浩然請上了帶來的馬車之後,這才翻身上了戰馬,帶著李浩然直接進入了兵營之內。

坐在馬車上,李浩然好奇的看著這一處兵營,他發現這裡的兵營建設的十分詭異,每一個營房的房脊之上,都雕刻著兩隻琉璃石的鎮邪神獸。

穿過一片營地,李浩然在南宮子卿的帶領下,來到了都江岸邊。

「這就是水牢?好壯觀……」


馬車停下,李浩然從車內走下,看著綿延十里,高約七米的巨大建築,李浩然心神震動,隱隱之間他感覺到了這座建築裡面,散發出來的一股猶如洪荒猛獸一般的氣息。

這一座建築方方正正,建造在都江岸邊的河水之中,牆壁上面一面面印刻著猙獰獠牙的方磚,看得人心神震蕩。

尤其是李浩然眼前的那兩扇含在一張獠牙大口中的朱紅千釘門,更是震撼無比。

「水牢關押的都是朝廷重犯,不僅有權貴、百姓,更是有一些大奸大惡的武者!這牢房外面裝飾的東西,並非是簡單的裝飾,而是用來震懾邪魔、驅除冤魂鬼氣用的!」

南宮子卿看著李浩然的震驚的樣子,輕輕一笑,想到了他第一次見到水牢時的樣子,不由為李浩然介紹了起來。

聽著南宮子卿的介紹,李浩然就更為好奇了:「莫非是這磚石之內,蘊含了類似武者血氣的東西?」

「非也!這些磚石都是被學府大儒用精神加持過的磚石,也唯有精神鎮壓,才能夠壓得住這十里水牢的陰氣!」

南宮子卿搖頭說著。

緊接著,在南宮子卿的帶領下,李浩然進入了十里水牢。

水牢裡面清爽乾淨,且明亮無比,並非如李浩然想象的那般陰冷潮濕和昏暗。

吱呀!

不多時,兩人走過一條通道, 我要謀國


這個房間裡面空空蕩蕩,唯有房間中央有一口水井。

這口水井的井壁是白玉雕琢,印刻有一條銜尾之龍。而在井的上面,卻有一面石碑將水井的井口擋住,似乎鎮壓著什麼一般。

「王爺!這是你的第一關,主要的目的是看看你能不能去做後面的任務!倘若你過不去的話,便請離開吧!」

南宮子卿站在門前,心有餘悸的看著前方的水井,輕輕說著。

李浩然眉頭皺起,看著古怪的房間,古怪的水井和石碑,不由問道:「還請主簿詳細一說!」

「呵呵!實不相瞞,這水井乃是一處陰泉之眼,整個囚喪鎮的陰氣便是來源於此!而在這井上的石碑便是一面大鎮神碑,此神碑為武聖強者以自身精血澆築十年而成,可鎮邪魔、鎮陰泉,是一切陰邪的剋星,你只要在這碑前的蒲團上,坐上兩日便可!」

南宮子卿轉身一笑,接著為李浩然介紹了起來。

李浩然算是知道了這口井和這面神碑的作用,可仍舊不明白自己的任務到底是什麼,要如何才能夠過關。

正當他要再一次開口的時候,南宮子卿卻是退後一步,看著李浩然說道:「王爺進去一坐便知!」

看著南宮子卿認真的眼神,李浩然微微一嘆,抬腳朝著前方走去。

哐當!

正當李浩然踏入房間的時候,房門忽然自行關閉,緊接著方才還明亮的房間變得一片黑暗,唯有方才他看到的那一個放在大鎮神碑下的蒲團,還散發著一團微弱的光芒,好似漆黑夜空之中的那一顆明星一般。

嗚!嗚!嗚!

李浩然愕然的看著周圍,只覺得周身寒毛直立,隱約之間他似乎聽到了聲聲鬼哭狼嚎之音。

他沒有注意的是,被他放在腰間的那一沓鬼畫符正在快速的減少著。

「好餓……」

「人!我要吃肉!」

「嘿嘿!……嘿嘿!……嘿嘿!」

「天下萬物,皆為鬼!我鬼道大昌,永生天地!」

「不!不!不!……不要殺我……啊……」

「我沒罪!我沒罪!你們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

「我有的是錢,等老子出去以後,定滅了這十里水牢!」

「哼!一幫膽小鬼而已,看我殺幾個獄吏……」

……

下一秒,一個個吵雜的聲音湧入了李浩然的耳中,讓他心頭沒由來的一片煩亂。

他的心越是煩亂,耳邊的聲音越是聒噪,漸漸的李浩然心中怒氣衝天,雙眼猩紅,腦袋裡面的聲音也越來越響,讓他有一種腦袋將要炸裂的感覺。

「滾!滾!滾!不要說話,都給安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