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儘管金龍家族這個地方,離達斯特帝國中部的名嵐宗很遠,但金壁通過祕法,還是讓這夥人快速的來到了名嵐宗。

還沒走進名嵐宗,成片的人,就將整條路堵的死死的,其中不乏有御風而來的,乘坐馬車而來,或是徒步來的,不管他們怎樣來的,他們此行的目的很簡單,盡力在擂臺賽中,打敗對手,奪得金靈兒。

跟在金壁等人身後的玉龍飛,望着來往的行人,心中頓時有種恍然大悟,他在馬克帝國呆過一段時間,他竟然不知道名嵐宗這種門派,現在看到這麼多人,都來到了名嵐宗,他多少有種有眼不識泰山的感覺。

可能是感受到名嵐宗太過熱鬧,在紅極印中的龍魂,忽然露出了腦袋,狠狠的喘了口氣:“要是再不吸口新鮮空氣的話,我估計自己已經掛了!”

金龍家族處的地方,溼氣太重,玉龍飛這個階段還感觸不到,當他感觸到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些溼氣的害處了。本還在驚歎的玉龍飛,感受到忽然出來的龍魂,心中不由一顫:“師父,你出來了?”

龍魂乃靈魂,最怕煉魂師,與玉龍飛一別後,龍魂就一直藏在紅極印中,怕煉魂師博天嘯對自己不軌,眼下他們已經離開煉魂師涉及的範圍,他可以鬆口氣了。

“這場仗,只許贏不許敗!”之前玉龍飛和金壁的對話,龍魂也聽到了心中。因此他知道這場仗的重要性,勝利了,玉龍飛就能取回另外兩個黃龍引導符,若是失敗了,玉龍飛就可能得不到黃龍引導符,所以他此行只能贏,不能敗。

聽到龍魂的提醒,玉龍飛很是配合的點了點頭:“師父,我知道了!”

“恩!”弟子的回答,總能使龍魂感到滿足,不過,考慮到這場仗的重要性,龍魂還是補充道:“對了,你千萬注意點精神力強大,但是隱匿了精神力的人!”

玉龍飛乃六星鑑定師,在他監視範圍下,很少有人能隱藏下自己的精神力,因此他很有信心。

所以他不由點了點頭:“知道了,師父!”

“那就好!”話音剛落,龍魂的身影再次消失在玉龍飛跟前。

而就在龍魂消失的剎那,曾和玉龍飛攀談正酣的金霞仙子,一步一步,扭動着身子朝他走了過來,望着金霞仙子的白色長裙,玉龍飛很是客氣的問候道:“二長老,不知有什麼話,要和在下說?”玉龍飛和金霞仙子雖說以姐弟相稱,但那是在暗地中,現在守着金壁等人,他只好客氣的問道。

聞聲,金霞仙子不由瞪了他一眼,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之後,才接着說道:“前方有萬靈宗的人,小心點!”說完,就朝金壁跟了過去。

在金霞仙子的提示下,玉龍飛趕忙朝四周望去。萬靈宗他不大瞭解,但還是知道一二,萬靈宗最厲害的就是感召別人的靈識,只要被他們發現一個人的靈識,他們就會將這個人的靈識,完全錄入到家族的靈識庫中,日後,他們要是找尋此人,他們光憑靈識,就能輕易將此人找尋到。

金霞仙子的提示,就是讓玉龍飛不要暴露自己的靈識,不然以後就麻煩了。


想到這的他,精神力和龍氣,同時皺縮,將靈識掩蓋在精神力和龍氣混合下的雜物中,這樣的話,萬靈宗想抓住他的靈識幾乎不可能,而就算能抓住他的靈識,一點用處都沒有,因爲玉龍飛隱藏在雜物中的靈識,只是他整個靈識的一部分,光憑藉這樣一點,根本不能查到所在。

而把靈識隱藏下後,他才朝前方穿着道袍的男子望去。那是一夥穿着黑色道袍的修煉者,他們身上都透露着神祕氣息,一看就是練過之人。

凡是他們走到的地方,那些攀談的人,都會停下攀談,之後踉踉蹌蹌的朝一邊走去。

望着這些人的變化,玉龍飛已經肯定這夥人就是萬靈宗之人,不然外人不能害怕成這樣。

對他們打量片刻後,玉龍飛纔將目光轉向金壁等人身上。此時的金龍家族長老,和弟子們,都將靈識或多或少的藏了起來。

“哈哈,金壁族長,好久不見!”忽然,一名滿臉鬍子,大大咧咧的男子走了過來,伸手就朝金壁握去。

“甄興華,來的挺早!”金壁並沒有去和甄興華握手,而是詢問道。

“哈哈,金壁族長,難道你們來得晚嗎?對了,我們家族中的甄強,已經達到五品龍官實力,想必這次擂臺賽的冠軍是他了!”說道這的甄興華,很是興奮,一副他們必勝的樣子。


“哼!”金壁只是知道金龍家族的甄強,非常強悍,但不曾想到他是五品龍官,要知道,各大家族中,修爲能夠達到龍官的,幾乎沒有,沒想到他們家族中的甄強,竟是五品龍官,這樣說來的話,那他們家族豈不是無敵了?還好,金龍家族中請來了玉龍飛,至於玉龍飛真實實力會是怎樣,他們還真拿不準,因爲這小子,隱藏的太深,希望他不會讓自己失望。

相比於金壁,其他幾位長老臉色可是陰沉了許多。甄強今年才二十五歲,就達到五品龍官實力,這得是怎樣的修爲?像他們這些長老,都是靠着家族中的祕法,修煉纔會這般快。但採用祕法也是需要年齡限制的,一般只有到達三十歲,才能採用祕法,不然這種祕法定會給他們帶來危害,金龍家族中的金霞仙子,年紀最小,十五歲時就採用祕法,因此她纔有這般修爲,而她這麼早採用祕法,也爲她帶來了危害,起碼現在的她,想再上升一個層次,比登天還難,而當初她這麼做,就是因爲金龍家族整天被外敵入侵,被逼無奈他們只好讓金霞仙子過早修煉祕法。

萬靈宗實力比金龍家族弱,所以其它勢力並沒打他們家族的主意,畢竟槍打出頭鳥的真理,擺在哪都好用。所以現階段的金龍家族,沒必要過早讓弟子採用祕法。

眼下的甄強,天賦異稟,只要熬到三十歲,他一修煉祕法,那他的實力,定然要攀升一大截,若是不出所料的話,達到龍尊都是可能的,因此萬靈宗不會讓甄強這麼早採用祕法的。

儘管心中很吃驚, 望梅不止渴 :“你們族中的甄強,雖說很厲害,但聽說他愣頭愣腦,能否進入擂臺賽還不知道呢?哈哈!”

笑聲揚起的他,甩着袖子就朝前方走去。

“哼!讓你們得瑟!”被金壁嘲諷道的甄興華,同樣甩了甩袖子,憤恨的朝着前方走去:“騎驢看唱本,我倒要看你們族中有什麼角色!”之後,氣沖沖的朝着報名處走去。

第一輪的比賽,雖說是考驗智力,但也需要報名。

領着衆人來到報名處的金壁,望着人山人海的場面,頓時抽了口涼氣:“怎麼都來了?”在他推測中,這次參加比賽的人,不會很多,因爲都知道這些大家族要參加比賽,所以很多人都會放棄,只會來觀看。

但這一次他卻是失算了,這些人都在報名處來回擁擠着,生怕自己報不上名一般。

同樣的,名嵐宗這一次也失算了,他們只准備了幾個報名點,每個報名點,只安排了十個人,眼下龐大的隊伍,頓時讓這些人手忙腳亂起來。

“能不能快點,老子等急了!”擁擠的人羣中,一名體膚如同鍋底的男子,露出一口白牙,非常惱怒的朝報名處喊道,在他身後,幾名報名的男子,已經被他推倒在地,此時正被擁擠的人羣踩在地下。

“他們豈不是要被踩死?”躺倒在地的幾人,被這麼些人來回踩踏,還能活下去嗎?見狀,玉龍飛就要過去幫忙。

注意到他的行動,金鐵卜趕忙擋在了他身前:“龍飛小友,多一事還不如少一事!你只要報上名就好!”

“爲什麼不救他?”現在的玉龍飛,還清晰記得父親死的場面,他是被一夥人圍在中間,拳打腳踢,導致身體器官破解而亡。

眼下的場景,讓他觸目生情。

氣氛中的他,手一揮,一股龍火就朝踩踏中的衆人射了過去。

呼哧!

龍火在沾到這些人的同時,驟然暴漲,燙的他們“嗷嗚”“嗷嗚”的就叫了起來。

一個二個都慌了神,急着朝四周逃竄。生怕躺在地上的人,被這夥人踩死,玉龍飛眉目一閉,之後一個堅實的盒子,就是將這夥人遮蓋了起來。

本以爲自己要被踩死的一夥人,只感到自己眼前就數只腳從上邊邁過,但自己卻沒有一點事。

“這是怎麼回事?”他們都是些小家族的人,與其說是來參賽的,還不如說是來看熱鬧的,他們沒見過六星鑑定師,當然不知道六星鑑定師可以擬造東西,因此他們不會覺察到六星鑑定師在幫自己。 ~~~有花的兄弟們送朵花,謝謝~~~

這邊鬨鬧的局面,也是引起了衆人的注意,此時幾名身穿白袍,頭戴面紗的女子,從空中飄落,一甩手這些龍火就徹底消失。之後,護着那幾人的盒子,同樣消失一空。

做完這一切後,其中一名白袍女子才警示道:“此地乃名嵐宗,若是有人還想在這兒鬧事的話,別怪我們不給面子!”話音剛落,她們身體輕輕躍到空中,在衆人驚訝中已經徹底消失。

“好美麗的巡邏隊!”許多人不是第一次來名嵐宗,女子離開的剎那,他們喉嚨中大大的嚥了口唾沫:“要是我能把她追到手的話,那……”頃刻間,他眼中已經浮現了一幅幅畫面,老漢推車,觀音坐蓮,風火輪……

不過,還沒等他褲襠中的那杆槍將衣服打溼,剛纔在人羣中大喊的黑皮膚男子,已經跳到了一邊,惱怒的朝四周喊道:“他媽的,剛纔是誰在背後放火的,要是男人的話,給爺滾出來!”囂張的他,眼珠子已經睜得圓鼓鼓的,掐着腰掃視着四周。

“孫子,慫貨,有種給老子出來!”越是看到沒有人站出來,他越是囂張。

“媽的!”他罵第一聲時,玉龍飛就想站出來的,可是被金霞仙子拉住了衣角,現在再次聽到男人的罵聲,玉龍飛使勁掙脫了金霞仙子的束縛,快步走了出來:“這火是我放的,怎麼着?”

“這小子,怎麼這麼大膽?”玉龍飛剛站出來,許多人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叫喊的男子,能如此囂張,說明他的來頭不小,就是他的後臺很硬。

而站出來的男子,看上去二十出頭,滿臉和善,若是論相貌比拼的話,跟前的黑皮膚男子,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但論武力,走出來的男子,根本不是對手。

這些是衆人看到玉龍飛時的第一印象。

聽着嘰嘰喳喳的議論聲,玉龍飛只是莞爾一笑,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他們知道什麼?

望着玉龍飛的笑容,黑皮膚男子頓時有了興趣,眼中略微顯露出一絲輕蔑:“小子,要是不想死的話,乖乖給爺趴在地上磕三個響頭,不然爺讓你連**都沒法讓別人爆!”他話音剛落,他旁邊又過來了幾名手拿砍刀的漢子,他們光着膀子,頭上繫着紅絲巾,紅絲巾的正中央,一隻老虎,正霸氣的咆哮着——虎虎生威。

“黑虎堂!”看到這些人紅絲巾上的老虎,許多人臉色都變青了。

黑虎堂,乃神祕的家族,族中弟子暴躁如虎,有着老虎般的脾氣,他們的修爲,也差不到那兒,據說他們族中力氣最小的,一拳都能打死一頭牛,如此看來,黑虎堂的弟子,可是威風的很。

認出黑皮膚男子的身份後,許多人都向男子投去了敬佩的目光:“好霸道的黑虎堂,他們族中弟子,果真名不虛傳!”

一時間,衆人都圍着黑虎堂談論起來,其中談論最多的就是如何成爲黑虎堂一員。

聽着周圍的談論聲,黑皮膚男子更加得意起來:“小子,還沒想好嗎?難道非得大爺把你手刃了嗎?”

“怕是你沒有這個本事?”就在玉龍飛要動手時,金壁忽然走了過來,朝着黑皮膚男子喊道。

“你是何人?”黑皮膚男子見識少,並不知道眼前的中年男子就是金龍家族的族長。

聞聲,金壁不由大笑了起來:“小子,我真搞不懂你到底有何狂妄的資本,在這裏到處臥虎藏龍,你還這般狂妄,既然你想知道我是誰,那我就告訴你,我是金壁!”

“金壁?”此話一出,周圍引起一片譁然。


“金龍家族族長?”

“金靈兒的父親?”

……

頃刻間,談論着黑色皮膚男子的衆人,都將目光轉向了金壁。

“哼,你是冒牌的吧?”黑皮膚男子,顯然不相信跟前的中年男子就是金壁,因此還不相信的朝金壁伸了伸手:“那你把你的證物拿出來!”

“放屁!”黑皮膚男子伸手向金壁要證據,頓時讓金雄來火的很,因此他很是憤怒的站了出來:“臭小子,不信的話,爺爺陪你玩玩!”

話音剛落,他一跺腳,地上就多了一道溝,完全將地面割成兩半。

“這?”看到金雄一腳就跺出了坑,衆人完全駭然。一腳就能跺出溝,這得有多強悍?

三十六計走爲上計,黑皮膚男子看到金雄跺出的坑,身體頓時顫動了一下,之後朝跟前的男子擺了擺手:“將這事告訴大少爺!”說完,就領着這夥人走了。

而在這夥人走了後, 鄉村小野醫 。之後,玉龍飛就輕鬆的報上了名。

與此同時,一名和尚也來到溝槽跟前,對着溝槽打量了一眼後,他就將目光轉向了金壁:“好強大的力量,不過,還是差了點!”隨後,他就混入了人羣。

雖說報上了名,但衆人心中卻壓抑的很,黑虎堂的人,最容易記仇,雖說玉龍飛並沒拿黑虎堂的那幾人怎樣,但金雄的舉動,算是得罪了他們,因此他們會瞅準時機,向金龍家族報復的。

想到這的金壁,很是氣憤的嘆了口氣:“這羣畜生!”

聽着他的嘆氣,玉龍飛明白金壁的意思,因此不慌不忙的朝金壁詢問道:“金族長,黑虎堂的人都這樣不講理?”

聞聲,金壁不由點了點頭:“何止不講理,他們就和那流氓痞子一樣,不管你有沒有招惹他們,只要他想招惹你,你就沒有喘息的機會,這幾個小嘍囉雖說沒和我們動手,但不代表他們會不爲難我們,所以龍飛小友,這次你該小心點了!”

“謝謝金族長的提醒,在下會小心的!”這事由玉龍飛所起,他自然要解決掉,不然他就不是玉龍飛。

名嵐宗乃大家族,他們爲來訪的家族們,都準備了上好的客房。其中,金龍家族的院子被安排到了最東邊,在他們院子跟前,分別是黑虎堂,玄星派,萬靈宗,凡是比較大點的家族,都被分配到了一個位置,和那些小家族隔着一條大道。

相比於他們這邊的安寧,那些小家族跟前,可是亂的很,他們都是來看熱鬧的,其中不乏有強盜山賊,他們藉助這個機會,想在一些商販身上撈一筆,所以他們在這些地方,可是不安分的很,隨時都想挑起事端,隨時都想打劫別人。

有了之前的教訓,金霞仙子對玉龍飛管教的更嚴了:“龍飛弟弟,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你要想成大事,就不該憐憫一切,之前那些人被別人踩來踩去固然可憐,但那是他們的命,如今你要做的就是更強,只有這樣,你纔不會被別人踩在腳下!”

相比於三天前攀談的暢快,玉龍飛似是感到這個姐姐,卻是和之前不同,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她是在擔心自己,因爲她和龍魂說的很相近,就是讓自己變強,就是讓自己變的無情,只有這樣自己才能成爲一番強者。

聽完金霞仙子的話,玉龍飛才點了點頭:“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天下有那麼多被欺負的人,並不是我一個人,能讓他們脫離苦難的,只有他們自己才能,放心吧,以後我不會做這種傻事了!”

看到玉龍飛這麼聽話,金霞仙子心中很是甜蜜,又如同三日前那般,朝着他笑道:“對了,你不是讓我每天都喝到最甜美的水嗎?今天我可沒喝到,我要懲罰你!”

“這個你也要罰我?今天一早我們就上路了,我哪來得及去給你找水?”說到這的玉龍飛,很是無奈,不斷辯解道。

“那你要嚐嚐我的拳頭了!”金霞仙子哪顧玉龍飛說的話,攥起的拳頭,就是朝玉龍飛的後背錘去。

“你講講理好嗎?”此時的玉龍飛,如同吃了黃連的啞巴一般,不斷向金霞仙子解釋。

“我渴了,要喝水!”話音剛落,金霞仙子的拳頭,就掄到了玉龍飛的背上。儘管不疼,但玉龍飛故裝非常疼痛的樣子,在那兒喊了起來:“啊——啊——雅蠛蝶,雅蠛蝶!”

就在玉龍飛叫喚正酣時,一名和尚忽然出現在他們房頂上,聽着下面的叫喊聲,和尚的眉頭不由一皺:“這名女子乃金龍家族的二長老,而這小子又是誰呢?我怎麼沒見過他呢?不過,這小子實力確實夠強勁的!”在房屋上聽了片刻後,和尚就離開了房頂。

而就在他離開不久,金壁等人同樣出現在和尚呆過的房頂上,摸着還有餘熱的瓦片,金壁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這傢伙怎麼來了?”

“族長,難道他知道靈兒的事了?”他話音剛落,金鐵卜的臉色頓時凝重起來。

“他們在那兒幹嘛?”本還在叫的玉龍飛,忽然聽到了房頂上的動靜,此時已經停下,和金霞仙子坐在桌子旁,思忖着房頂上的幾人。 第二天,名嵐宗廣場中,幾萬人正擁擠的圍在一處,在他們跟前,一蒙面者,正掃視着四周,從他身上透露出的氣息,可以判斷出他的實力,非常恐怖,至於恐怖成什麼程度,只有認識他的人才能知道。

蒙面者儘管在掃視四周,但他手並沒閒着,不斷揮舞着,而他每揮動一下,他站立的地方就會出現一個幻象。

“一個,二個……”當到第十個時,他忽然停下揮動,朝着周圍喊道:“大家小心了,現在我爲大家打開的是大幻象,請大家向後退幾步!”

聞聲,圍在一邊看的衆人,都立馬向後退了幾步,頃刻間這塊地方又熱鬧了幾分。

“大幻象,這次竟然能看到大幻象?”很多消息不靈通的人,聽到名嵐宗這次竟拿出大幻象,心中真是欣喜不已,大幻象那不是一般的幻象,凡是進入裏面,沒有一定實力的話,定會被幻象整死,所以要想進入大幻象,又從裏面走出來的話,若沒有兩把刷子,進入裏面,就相當於進入了古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