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白燁聞言臉色一變,拉著她的手腕往屋裡走,然後「嘭」的關上門,把準備跟進來的許瑩瑩給關在了門外。

「你剛剛的話,什麼意思。」

「白將軍,明人不說暗話,我可不喜歡打馬虎眼,將軍在找誰,心裡不清楚嗎?」顧久檸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若是你敢欺騙我,即便我願意放過你,陛下也不會放過你。」這裡的陛下說的自然是玄冥國的皇帝了。

「放心,我心裡清楚,不牢將軍擔憂。」顧久檸淡定自如。

現在一個郡主和世子妃的身份已經不夠了,她想要一個國家的幫助……

她要去找容墨。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行,我教你,若是你自己中途放棄,就不怪我了。」白燁抿著嘴。 第二百四十六章學武

「自然。」


「那就從明天開始吧。」白燁瞥了眼她,然後轉身離開。

顧久檸見他都出去了,本來還想問問易容術的事情,也只能擱置。

第二天天還沒亮,顧久檸睡得正香,卻是身上一涼。

顧久檸猛然驚醒,許瑩瑩那張笑盈盈的臉就映入眼瞼。忍不住眼皮一跳,莫不是許瑩瑩對她產生了某種感情?

「檸姐姐,白將軍讓我來叫你起床。」她好像特別滿意這個任務,屁顛屁顛的就跑來了。

一進門就看到顧久檸睡得香甜,自然是揭了她的被子,一步到位。

「……」顧久檸這才想起來自己跟白燁說了要去學武。連忙從床上爬了起來,一番洗漱,頭上還翹著一小撮呆毛。

拉開門,果然白燁已經等候在外,而天此刻才蒙蒙亮,顧久檸估摸著,應該是凌晨四五點的時候。

掩著嘴,秀氣的打了一個小呵欠:「勞煩久等了。」眼角閃著瑩瑩的淚光。

縱然知道她這是自己打哈欠所致,白燁還是忍不住心頭一跳,背過身去:「你現在才學,年紀較大。」

顧久檸只覺得一支箭插到了自己的心窩窩上,她怎麼就年紀較大了?這是被歸列為老年人了嗎?若不是怕露餡,她真的想去問問,自己多大了……

忍不住嘟囔:「哪裡就年紀太大了,小乖和林毅不都是半路起家嘛。」

舜華一直在旁邊觀望著,怕白燁欺負了自家小姐,聞言湊上去說了句:「那是兩個人天賦好。」

寫著「沒有天賦」的箭叉入心窩,「噗嗤」。

「體質太差……」

「天賦不行……」

……

顧久檸抽搐著嘴角,聽著白燁損自己,心裡已經做了一個白燁的小人,將小人背後上插了千萬根細針。

彷彿看到了白燁滿身的小洞洞,跟噴泉似的往外噴血,顧久檸開心的勾了勾唇,笑得陰險。

「本將軍在幫你分析自身條件,你還在笑?」白燁面色一沉。

「……」顧久檸連忙斂下笑容,學好武藝才是正經的,這些個破暗影,都是自己若是不嗝屁,絕對不插手的架勢,嚴藝對自己也是冷嘲熱諷,而武藝能夠稱得上高強的,非眼前的白燁莫屬。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現在,就開始打基礎吧。」

「舜華,什麼是打基礎?」她悄密密的問旁邊的舜華。


「練好基礎才能學習更多的東西,這個很辛苦的,小姐……」舜英心疼的看著自家小姐,細皮嫩柔的。

「沒事沒事,我不怕辛苦。」顧久檸咧了一個大剌剌的笑容。


「雙腳分開,腳尖朝向正前方。」

「屈膝,上身挺直了。」

……

待顧久檸按著白燁說的擺好姿勢,這才發現這是讓自己蹲馬步,當即臉色青了青,想到了容墨,硬是沒說話。

「先蹲一個時辰,若是中間沒有堅持下來,就變成兩個時辰。」白燁背著手,說完就指揮許瑩瑩給自己端了個凳子過來,大搖大擺的坐下,看著顧久檸扎馬步。

「……」白燁,等我去了玄冥國,本小姐不會放過你的!

顧久檸難得的沒有反駁,還乖乖照做了,白燁反而不覺得欣慰,心裡覺得悶得慌,這說明容墨在她心裡的位置非常重要……

冷哼一聲,不做理睬。

蹲了半天,顧久檸額頭上開始冒汗,汗珠子順著臉頰往下滑落,舜英想要上前幫她擦擦汗。

白燁冷著聲道:「若是有人幫她,那就變成兩個時辰。」

舜華憤憤得看過去,只是白燁早就對這種眼神免疫了,若是這樣一個眼神就能讓他愧疚心軟,他早就死一萬次了。

每次作戰,那些個俘虜就是這樣一臉憤怒的等著他,最無力的一個表情罷了。

白燁視若無睹。

又吩咐許瑩瑩給自己去端杯茶水。

許瑩瑩屁顛屁顛的跑了出去,就像他的小媳婦一樣,雖然他們現在的身份就是夫妻,許瑩瑩的確是他的小媳婦。

在許瑩瑩的心裡有一種感情在作祟,讓她忍不住去聽從白燁的話,她告訴自己,這都是屈於銀威之下!

天空開始泛白,不時伴著公雞打鳴的聲音,顧久檸已經雙臂開始顫抖,酸疼的想要拿下來,癱坐在地上歇歇才好。

但是容墨就像她心中的信念一樣,硬是讓她撐了下去。

舜華在旁邊看的沉默,若是主子知道了,指不定得怎麼心疼呢,他不讓主子學武,一心只想讓她快快樂樂,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應該是萬萬沒有想到,有一天反而小姐會為了自己而去學武吧。

若是主子早些知道了,定然親自傳授,也少的小姐吃了這麼些苦頭。

……

太陽出來,暖洋洋的照著。


顧久檸看著自己的影子,覺得眼前開始模糊不清,身子也跟著有些搖晃起來。

「若是撐不下來了,現在放棄,還來得及。」白燁的話像是一盆冷水,劈頭澆了下來,反而讓她清醒起來。

「我,還可以。」顧久檸沒有力氣瞪著他。

「小姐這是第一次扎馬步,不然今天到這樣就算了吧?」舜華看見顧久檸小臉慘白著,心裡很是不忍,要是舜英來了,指不定怎麼跟白燁吵起來呢。

「不用,我還行。」旁人越是不看好,顧久檸反而像是堅忍不拔的野草,春風吹又生。

沒成想,她居然還真的堅持了下來。

舜華連忙上去扶她,心疼的厲害,一摸上她的胳膊,就感觸到濕了一片,額間髮絲黏在了臉上,鼻尖上都沁著汗珠。

白燁看了一眼,轉身離開。背過身後眼底方且透露出一抹溫柔和不忍。

許瑩瑩上來幫著舜華想要托著她起來,顧久檸只想躺下休息,整個身子如同跟從水裡撈出來,卸了力不想再動彈。

「小姐,快起來走走。」

「檸姐姐,你現在這樣若是直接躺下來,第二天得酸疼的厲害哦。」許瑩瑩也跟著勸她起來動動。

顧久檸聞言,欲哭無淚,閉了閉眼,借著兩個人的力,起來走動了兩圈。 第二百四十七章影殺閣

直到許瑩瑩和舜英同意了,顧久檸才被扶著去洗了個熱水澡。

「我還以為跟著大神學功夫,可以來個捷徑呢,居然也要從最基礎開始學,太辣雞了……」顧久檸將身子泡在浴桶里,撩起水濕潤肩頭。

縱然她之前累的跟狗一樣,現在還是堅持自己洗澡,沒有讓舜英來伺候自己洗澡。

摸著自己身上的肌膚,不得不感嘆,自己這嫩的跟小豆腐似的,容墨那夜卻能對自己視若無睹,是怕他自己死了后,會耽誤自己改嫁嗎?

傻子,此生只做容家婦,豈是戲言……

顧久檸洗著洗著,突然想起了容墨配給自己的暗影,連忙用手捂胸,他們不會變態到看著自己洗澡吧?

下次那個人出來了,她一定要問問!

洗漱后,她才剛剛沾了床就沉沉睡去。

第二日,整個身子酸痛的厲害,全身心在叫囂,放棄吧,在床上睡覺多好,暖和和的。

最後還是意志力戰勝了惰性,繼續去蹲馬步。

白燁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

一天幾天後,顧久檸再蹲馬步就輕鬆的多了,起碼不會如同身子被撕烈了一樣的痛楚。

白燁沒有想到顧久檸能夠真的堅持下去,對學武如此執著。

是夜,顧久檸洗完澡穿了衣服從屏風後面出來,就看到了白燁背對著自己站立著。

「這麼晚了,白將軍來我房裡,怕是不妥。」顧久檸沒有叫師傅,好在白燁也沒有強求。

「可是真的想要學武功?」

「廢話……」顧久檸小聲道,自己這幾天一蹲馬步就是半天,實在是怕自己現在口頭上過了癮,然後第二日被伺機打擊報復。

白燁轉過身來,逼近她:「好。」

「喂喂喂,你別胡來,你,別以為你武功高強,我就真的怕了你,你別過來了!」顧久檸一步一步的跟著後退,心裡發慌。

白燁玩心大起:「真的不怕嗎?」身子也跟著傾斜過來,顧久檸退到了床邊,膝蓋後面一痛,就跌在了床上。

「你!」顧久檸咬著牙,眼神怨恨,若是她的清白不保,她一定會跟白燁同歸於盡。那些破暗影怕是統統不會對自己出手相助的。

白燁本只是想竇弄她一番,現在看著那雙水潤的眼睛,像一隻單純可愛的小鹿,心裡一軟,居然真的無法把控自己。

一人向白燁攻擊過來。

白燁身為鬼見愁,那麼自然不是虛得其名,反應極快,和那人打鬥起來。

難分難捨。

緊接著又幾個人介入,都穿的黑色衣服,顧久檸知道,這些人都是萬寶閣的人。

「檸姐姐,我帶了好吃的……檸姐姐,這是怎麼了?刺客?」許瑩瑩拿著自己今日上街買來的蛋糕美滋滋的準備同顧久檸分享,沒想到就看到白燁和一群黑衣人混戰在一起。

「我去叫舜英姐姐來!」她身上帶的毒粉不夠,得去叫救兵,何況白燁也在裡面,她不能百分百的不投錯人。

「別,這些人我認識,是容墨派來保護我的。」顧久檸忙從床上下來,拉住許瑩瑩,然後對著還在打鬥的人喊道:「別打了,都是誤會!別打了!」

黑衣人是萬寶閣的暗影,聽命主子的話,而那玉扳指是信物,他們自然不會忤逆,於是紛紛停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