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嘎嘎嘎,你又來送死了。”一個白裏透着一絲血紅色的骷髏從井裏慢慢地升了出來,嘴裏發出一陣刺耳的嘎嘎嘎聲。

“怎麼感覺這麼熟悉?”薛易心裏嘀咕道,他感覺在哪裏見過這具骷髏,可是這怎麼可能呢?他也就是在神龍帝都收服過一隻白骨骷髏。

“你是從哪裏來的骷髏?”胡爾對着骷髏道。

“嘎嘎嘎,我是跟着老大從神龍帝都來的,你能把我怎麼地?再不走我老大會收拾你的。”骷髏囂張的道。

“哈哈哈,從神龍帝都來的?你的老大是不是叫薛玉龍啊?他是不是長得像是一條蛇啊?你有沒有見過我啊?”薛易變化了一下,又變成了在帝都捉亡靈時的模樣。井口的骷髏看到薛易的模樣就好像是老鼠見到貓一般尖叫了一聲就又鑽到了井裏。

“真人,你好像認識這隻亡靈啊?”胡爾看得有點迷惑,不解的問。

“我在帝都就見過這隻亡靈,不過那時好像沒有這麼厲害,現在這隻亡靈好像要升級了,不知他有什麼際遇竟然能達到如今的修爲。”薛易解釋道。

“我的兒子就好像是被這隻亡靈殺死的,希望真人能幫我把這隻亡靈收服,以我的實力根本就打不過他,在下感激不盡。”


“胡爾閣下,我看這件事還有點蹊蹺,以我所知,這隻亡靈的實力雖然很強大但是卻沒有邪惡的氣息,可能另有隱情。”

兩人還沒有說完從井裏又傳出剛纔那具骷髏的聲音,:“我們老大來了。老大他們就在上面,上次就是他捉到我的,然後我就跟着你了。”

“爸爸”一條金色的身影從井裏竄出來,喊着飛到了薛易的肩膀上,好像很習慣似的盤臥到了薛易的肩頭。

金色的身影后面跟着剛纔的那個亡靈,不過亡靈的身上多了兩個人,他的每個肩膀上都扛着一個十四五的小女孩,不用猜就知道幾個小傢伙是誰了。

“真人叔叔你好,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裏,連那些保護我們的保鏢都不知道耶。”麥蒂娜和凱琳從骷髏的肩膀上跳了下來跑到薛易的身前親暱的叫着。

胡爾看的是兩眼發直,他想不通殺他兒子的骷髏竟然是兩個小女孩的隨從,這麼強大的骷髏竟然抗着兩個小女孩,好像還很聽話。“薛易真人,這是怎麼回事啊?這個骷髏可是殺害我兒子的兇手啊?他們他們····”

薛易打斷胡爾道:“胡爾閣下,你不用急,我們先聽聽他們三個怎麼說,殺害你兒子的兇手肯定跑不了,我也敢保證絕對不是這具骷髏。”

“薛易叔叔,我們沒有殺過人,前一段時間我們幾個來到這裏,看到這裏好象有亡靈就進來了,真沒想到這裏還真有一隻亡靈耶,那個亡靈很厲害的,我們幾個費了好大勁才把那個亡靈給收拾了,現在就在井裏呢。小白,你去把那個亡靈提上來。”麥蒂娜對着骷髏喊道。

白骨骷髏轉身跳進井裏,沒有多長時間就從井裏提上來一具骨頭裏有一絲血紅色的骷髏,“小姐,我把他帶上來了。”白骨骷髏把那具骷髏扔到地上就退到一旁了。

“把這裏的鬼氣都收起來。”凱琳對着白骨骷髏道。“是,小姐。”白骨骷髏張開骷髏大嘴一吸,所有的陰氣都被吸進了他的嘴裏。莊園裏的陰風也消失不見。

“胡爾閣下,害死你兒子的應該是這具骷髏,你可以問一問他。”薛易指着地上被捆成糉子的骷髏對胡爾道。

“饒命吧,我只吃過一個人,我再也沒有害過其他人。”現在是真相大白了,胡爾舉起手中的大劍就朝骷髏的腦袋上砍去,骷髏頭頓時被砍的粉碎,一朵白中泛紅的靈魂之火飛了出來,白骨骷髏對着想要飛走的靈魂之火一吸,靈魂之火就被白骨骷髏吸到了嘴裏,白骨骷髏的靈魂之火變得更加旺盛了。白色靈魂之火中的紅色更盛,沒想到骷髏是這樣升級的。

“小白,是誰讓你吃掉剛纔的靈魂之火的?你給我吐出來。”小傢伙龍兒對着白骨骷髏喊道,起名字還真有水平。

看到兒子的大仇得報,而且又結識了薛易這樣的強者,胡爾鬱悶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一些,“薛易真人,請你們到我的家裏做客,還請解釋一下這件事情,我到現在還有點不明白。希望您不要推辭。”

“好耶。”薛易還沒有說話,三個小傢伙就替他答應了,看來這才又熱鬧了,有這三個小傢伙想不熱鬧都不行。

一行人向胡爾的府上走去。 在胡爾的家裏,幾人坐在椅子上,喝着這個城裏特有的茶水。

“薛易真人,還是請你給我解釋一下吧,我是一點都不明白。”胡爾把茶杯放到桌子上道。

“哈哈哈”薛易笑道:“我看還是先聽聽他們三個怎麼說。麥蒂娜還有凱琳你們怎麼來到這的,還在井裏裝神弄鬼,你們說說。”薛易變臉似的,對着三個小傢伙的臉隨即變的嚴肅無比,嘻嘻哈哈的三個小傢伙小聲嘎然而止,小腦袋全都耷拉了下來。

“我在皇宮裏呆煩了,所以就悄悄地出來了,可惜他們太笨了,根本就找不到我們,我們就來到了這裏。我們還做了很多好事呢,不信你問問麥蒂娜,她可以給我做證明的。”凱琳低着頭指着麥蒂娜道。

麥蒂娜急忙點點頭道:“對對對,我們做了很多好事的,我們幫了很多人。我們每到一座城都會整治一下那裏的惡霸,所以只要我們經過的城市都會很安靜的,所有的惡霸都被我們打的連他媽都不認識。”

“噗,咳咳咳。”

胡爾把喝到嘴裏的茶水全都吐了出來,接着就是一陣咳嗽,沒想到兩個十幾歲的小女孩竟然有這麼大的能耐,他們兩個的實力也就是中級魔法師,難道是那具骷髏的幫助他們?看這兩個小女孩的氣質不像是普通人,叫凱琳的小女孩還說是從皇宮裏逃出來的,難道是?胡爾心裏想到了一種可能,只是有點不敢置信。

“這都多虧了我。”盤坐在薛易肩膀上的小傢伙一手拿着一個金色的酒葫蘆一手拿着一隻肥大的烤乳豬大吃特吃,聽到另外兩個小傢伙說得熱鬧接着說“我把小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讓他幹什麼他就幹什麼,一路上根本就沒有什麼人敢惹我們。”

“你們怎麼來到這裏的,這裏距離神龍帝都可是有近萬里,以你們的速度再在路上胡鬧怎麼這麼快來到了這裏。還有你們爲什麼呆在那口井裏,那個莊園就像是一個人間地獄。”薛易仍是不急不緩的問着。

“我看這個問題還是他們兩個人回答吧,我還是吃我的烤乳豬,和我的美酒吧。”龍兒又開始吃喝起來,不再理會其他人。

“這個,這個我們當然有辦法了。”麥蒂娜拍着手道:“我們通過傳送陣一個一個城市傳過來的,我們可是使用正當的手段通過傳送陣過來的。”

“是不是真的?”薛易對着一旁站着的小白。

小白張合着骨頭大嘴嘎嘎嘎的道:“我、我不知道,我不敢說。主人會用火燒我的。”小傢伙這時也對着小白不停的眨着眼,麥蒂娜和凱琳也不時的對着小白比劃着手指。

“說”薛易道。

“是小主人和兩個小姐先把人家打暈然後再從傳送陣裏傳送。我每次也跟着免費傳送,我感覺被傳送的感覺真好。嘿嘎嘎。”小白說到最後情不自禁的笑起來。

“那爲什麼要呆在那口井裏?還搞得那裏鬼氣森森的?”

“我們也不想的。”凱琳小聲道:“這都是小傢伙出的主意,他說要讓所有人都害怕我們,這樣纔夠威風。”

薛易瞪了肩膀上的小傢伙龍兒一眼,小傢伙在薛易的肩頭打了個激靈,把手裏的東西都收到了乾坤圈裏道:“我可是有目的的,我在那口井裏發現了很多空間通道,那些空間通道是通往其他空間的。我還試了試呢。那些空間通道只能通過高級武士,實力再強就通不過那些通道。我看那隻骷髏就是通過那些通道出來的。”小傢伙說的振振有詞。

“那爲什麼你收拾的那個骷髏的實力那麼強?”

小傢伙打了個酒嗝接着道:“這個我問過,他說他兩年前就來到這裏了,而且和他一起來的還有很多骷髏,只是那些骷髏的實力比他弱得多,他就把那些骷髏的靈魂之火都給吞噬了,所以纔有如此強的實力,而且前一段時間還吃了一個人類中的中級武士,這讓他的實力更強了,我和小白一起才把它收拾了。”

“那怎麼就沒有別的東西出來,只有亡靈啊?還有,那些空間通道怎麼辦了?”胡爾比較關心這些問題,萬一出來其他的東西,再或者出來一大堆的亡靈,那這個小城就算完了。

小傢伙仰起頭,有點得意得道:“我把那些通道都給堵起來了,其他的人肯定出不來。嘿嘿嘿。”

“哦,你很厲害嘛,你是怎麼把那些通道封起來的。”薛易問道。

“我出來的時候順便從爸爸你那裏拿了一些玉符,我用那些玉符把那些通道給封了起來,我看了,那些陣法很厲害的。我全力攻擊了一下,那些封印動都沒有動。”小傢伙用從乾坤圈裏拿出了一些黃符不好意思的道:“我還拿了一些這東西,只是我不知道這些東西怎麼用,所以都送給了我的幾個小師侄了。對了,那個通向亡靈界的通道我沒有封印。”

“不會有什麼事吧?如果出來幾百只骷髏這座城就算完了。”胡爾焦急的道。

“應該沒事的,我們在那裏呆了那麼長的時間都沒有出來過一個亡靈。所以應該不會有什麼亡靈出來。”麥蒂娜不敢肯定的道。

“我想問一個問題,希望凱琳小姐能回答。”胡爾道。

“問吧,我知道就會告訴你?”凱琳吃着從小傢伙那裏要來的仙果道。

胡爾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凱琳面前恭聲道:“您就是凱琳公主吧?”凱琳吃着東西點頭回答。“小人胡爾拜見凱琳。”凱琳急忙端坐,把仙果一口吞到肚裏一本正經的道:“起來吧。”

胡爾正想在說些什麼,從外面傳來了一陣陣呼喊聲。

“救命啊?有亡靈啊?”

“快跑啊,有很多的亡靈來了?”

“再不跑就沒命了,快點找人幫忙啊。”

“······”

薛易等人急忙來到大街上,只看到已經亂成一團的大街,無數的人到處亂跑。

“着呢沒回呢?我們剛出來他們就有人出來。”小傢伙很不解。

“這還用問嗎?你們在那兒,也不知道收斂一下自己的氣息,那麼強大的氣息他們誰敢出來?你不在那兒他們當然敢出來了。”薛易狠狠的在小傢伙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咚咚咚”

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一對有上百人的白骨骷髏從遠處的街道里走出來,邁着整齊的步伐,好像受到人的控制。

“唏哩嘩啦”的一陣,從遠處跑過來一羣穿着整齊的武士和牧師,還有一些僧侶和祭祀,這些人手裏都拿着大劍和法杖,看來這些人都是來對付這些亡靈的,只是這些人的實力弱了點,最高的也纔是聖級頂峯的實力,而且就三個。而那羣亡靈軍隊裏達到聖級的就有十幾個,而且都是頂峯實力。

“看來還得自己出手。”薛易心裏想道。

“殺”······

一陣喊殺聲傳了過來,那些亡靈見到人就砍,無數的人被砍倒在地。 “胡爾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一羣拿着大劍和法杖的人朝着胡爾薛易他們這羣人跑過來,過來時魔法師不時的釋放魔法朝亡靈大軍攻擊。


“兒子,你還有多少黃符?”薛易問肩膀上的小傢伙龍兒道。

“一點點了,我現在還有幾萬張。”小傢伙不好意思的道,然後從乾坤圈裏拿出幾摞黃符遞給了薛易。

“你從哪兒來的這麼多的黃符?我從來沒有製作過這麼多。”薛易道。


“沒什麼嘛,我只是讓尤里克斯幫着我製作了一些,另外我還把這些東西教給了小白,我讓他每天都不停的製作這些黃符,所以我現在就有了這麼多的黃符了。你要是要我就都給你吧,爸爸。”小傢伙道。

“這些是什麼東西?”胡爾指着薛易手中畫的亂七八糟的黃紙問道。

“哦,你說這些東西啊,這是黃符,你可以讓人把這些東西分給那些人,然後讓他們把黃符貼在門上躲在家裏就可以了。”

胡爾從薛易手中拿了一張仔細的看了看,最後什麼都沒有發現,“這些東西真的那麼有用?我看這些黃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嗎?”

“這是專門對付亡靈的,對人沒有任何作用,快點發下去吧,晚了死的人就更多了。”薛易把手上的黃符全都交給了胡爾,又對着麥蒂娜和凱琳道:“你們兩個就跟在我的後面,別到處亂跑,要是出了什麼問題我可不負責。”

“老爸,你不用說了,我知道我該怎麼做,我到時候幫他們一把就可以了。”然後把小白叫到跟前:“等一會兒用我教你的法術對付那些亡靈,不能用魔法,知道嗎?”小傢伙凶神惡煞的,小白唯唯諾諾的答應着。


“胡爾大人怎麼辦?我把我們城裏所有的力量都帶來了,我把它們交給你指揮,這些該死的亡靈怎麼會出現在我們的城裏啊?龍神保佑。”一個胖乎乎的五十多歲的老人一邊詛咒着亡靈一邊唸叨着龍神保佑。

胡爾把那些黃符交給那個人對他道:“把這些東西交給平民,讓他們把這些東西貼到門上,然後躲在家裏不要出來,不要問爲什麼了,先照着做吧。”

“薛易真人,這是城主大人。”胡爾剛介紹完,亡靈大軍就來到了衆人的面前。

那些牧師祭祀還有僧侶什麼的不停的禱告着什麼,天空中突兀的出現一道道璀璨的光柱,璀璨的光柱不停的攻擊着對面的亡靈大軍,很多亡靈被這些光柱化成青煙,最後化成了虛無,可是相對於後面源源不斷的亡靈大軍實在是杯水車薪。

無數的武士也衝向亡靈大軍,激烈的戰鬥終於開始了。

“你們幫他們阻擋着亡靈的攻擊,我先去把那個空間通道堵住,不然,你們消滅再多的亡靈也於事無補,你們兩個先到我的小天地裏,在裏面老老實實的呆着。”麥蒂娜和凱琳憑空消失,薛易也從衆人眼前消失。

“衝啊,給我狠狠的打,小白給我上。”小傢伙帶着小白朝亡靈大軍衝過去,旁邊的武士和魔法師都驚訝的看着小傢伙和小白,但是也只是愣了一下就接着衝過去了。

武士在前面抵擋着亡靈的攻擊,魔法師在後面釋放魔法攻擊,邊打邊向後退,很多平民也都拿到了黃符,他們把黃符貼到院子的周圍,然後躲在院子裏。普普通通的一些黃紙飄蕩在牆上,但是一旦有亡靈接近那些黃符,那些黃符就會發出很強的黃光,那些亡靈就好像碰到了什麼向後倒去,有的直接化成了青煙。

小白更是拿着一把桃木劍攻擊着亡靈,這把桃木劍是經過小傢伙和尤里克斯加持過的,上面刻了很多降魔驅鬼的陣法,專門針對這些亡靈的。

“胡爾大人,那些黃紙好像對這些亡靈很有效,還有沒有啊?”一旁的那個城主對着胡爾道。

“還有一些,我不知道具體怎麼用,你等一下。玉龍少主,這些黃紙怎麼用啊?我這裏還剩了一些呢?”胡爾對着正在和幾個聖級骷髏作戰的小傢伙道。

“收到,打的太過癮了。你們向那些黃紙裏灌輸魔力或者鬥氣,然後仍亡靈就可以了。”小傢伙用黃金色的小爪子把一個亡靈的腦袋擰了下來,然後又一腳把骷髏頭踢飛了,嘴裏喊着殺聲繼續擰着骷髏頭。

小傢伙實在是太有才了,也不知弄了多少張黃符,把黃符分完後胡爾手裏竟然還有近萬張,每一個武士和魔法師手裏都拿着數百張黃符,向裏灌入魔力和鬥氣後就仍向了亡靈大軍,那些輕飄飄的黃符在灌輸了魔力和鬥氣後就好像有了重量,都被扔出了很遠,一接觸到亡靈就爆炸,把亡靈炸的四分五裂。

“這是什麼魔法啊?威力怎麼這麼大?好像對這些亡靈特別有效,你們知不知道?”一邊扔着黃符一邊議論着這些黃符。他們以前見過把魔法貯藏在紙上,也就是魔法卷軸,可是魔法卷軸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而且都是一些低級的魔法。

“會不會是魔法卷軸啊?我知道魔法卷軸就是把魔法貯藏在一張紙裏的。”另外一個道。

“你懂什麼啊?魔法卷軸怎麼會是這種黃紙呢,那需要特殊的紙才能貯藏的住魔力,這種紙根本就不行,而且雖有能力能一次拿出這麼多魔法卷軸,雖然這些魔法卷軸是一些低級的魔法。”另外一個年紀大點的魔法師道。

小白不知道何時來到他們的身後,拍了一下肩膀道:“這些叫黃符,是玄黃宗的符籙之術,你們如果想學就加入到玄黃宗。”

“亡靈啊。”十幾個魔法師大叫一聲就把手中的黃符扔到了小白的身上,小白嘎嘎嘎的笑了幾聲,單手畫了一個圓圈,那些黃符都落到了小白的手中,根本就沒有爆炸。

“嘎嘎嘎,你們這些黃符都是我製作的,你們竟然用它們來對付我,嘿嘿,別愣着了,那些亡靈衝過來了,快點向他們扔黃符啊。”小白大叫了一聲,把手中的黃符全都扔到了亡靈大軍裏,小白可是製作者,而且實力強大,那些黃符的威力也隨之大增,十幾張黃符落到亡靈大軍裏,數百隻亡靈被炸成了粉末。

“我靠。”那些看到黃符真正威力的人嘴巴全都變成了‘O’型,這黃符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十幾張黃符竟然快頂的上一個魔法禁咒了。

“想學就加入我們玄黃宗,嘿嘿,不跟你們這些白癡玩了,我還是多殺一些亡靈去啦,這樣我還能讓自己變得更強,哼。”小白哼了一聲就衝進了亡靈大軍裏,這些亡靈大軍裏最強的也比小白弱得多。

這麼多聖級的骷髏是怎麼出來的,難道是有人以大法力撕裂空間把他們扔過來的,小傢伙龍兒有點疑惑,因爲他親自試過,實力超過高級武士的人一進入空間通道就會陰氣空間通道劇烈波動,如果強行進入空間通道還會崩塌,混亂的空間會殺死一切空間通道里的生物。

“聖級實力的骷髏交給我和小白,其他的你們搞定。”小傢伙對着那些人喊道,“小白,看你能殺幾個了,殺的多實力就增加的多。”“嘎嘎嘎,我一定不會放過一個的,小主人,你就放心吧,殺。”小白喊着就衝進了那十幾個骷髏中間,對着那些骷髏的腦袋就是一吸,靈魂之火直接被吸進小白的嘴裏,然後融入到小白的靈魂之火裏,增強着小白的實力。

小傢伙也不是吃一朵靈魂之火,只是感到沒有什麼作用,吃完後還咋咋嘴。

那些人類強者衝進亡靈大軍裏就是亂殺一通,剩下的那些骷髏最厲害的也就是高級武士的實力,人數也不是太多,對於擁有黃符的這些武士和魔法師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