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聞言,眾人皆是大驚,不敢有絲毫地猶豫,也不在乎自己的堂主和其他堂口的人如何看自己了,費力地從地面上爬了起來,顫顫巍巍地就要向遠處逃離。

傲爽不可能在騙他們,也就是說他的確是從中感受出了什麼,否則不可能如此說,而五階靈獸,那可是相當於人類武者中尊者級的存在,根本不是段紅塵和楊天成能夠將他們抵抗的,到時候就更別說保住他們了。

劍子點了點頭,眼中劃過一道仇怨之色:「心智果然絕佳,可是,有些晚了,哈哈!」

聲音落下之際,天地間瞬間變得寂靜無比,劍子的大笑聲,人類武者那恐慌地驚叫聲,眾人逃離的身形也是猛然頓住,時間好似都定格在了這一瞬間。

沉靜地有些可怕的瞬間,整整持續了三息的時間,隨後,眾人只感覺天色一暗。

下一刻,眾人欣喜地發現自己已經能夠活動,可卻沒有人再度逃跑,因為他們都是感受出了一股荒古強悍的氣息,一雙猩紅的巨眼,好似在某個地方凝視著他們。

下意識的,所有人都是抬頭看去。

可入目的場景,竟讓得許多人差點哭了出來……

那是一條長達數百丈的巨蛇,遮天蔽日,盤踞於天空之上,輕微晃動著蛇身,光是鱗片就有房屋般大小,兇悍的氣息,讓得風雲塞前的整片空間都是凝固住。

蛇身之上,在輕微晃動之間好似閃爍著大片的駭人靈光,那是一道道尖銳地發亮的尖刺,一雙蛇眼之內,滿是嗜血的凶芒,所有人的身體,都是輕微顫抖了起來,所有人!

看著蛇身之上那萬千道凸起的尖刺,伊靈心的額頭之上劃過一道冷汗,神色間滿是驚駭之色:「這是……已經達到五階高級靈獸境界的……古劍蛇王……」


古劍蛇王,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強大靈獸,據說在獸族中都有著越階戰鬥的能力,這條古劍蛇王既然已經達到了五階高級靈獸的層次,也就是說,他有著六階低級靈獸的戰力。

「呵呵……古劍蛇王……」

楊天成,也是發出了一聲苦笑,熟知他的人,知道這個少年就算是在半年前面對著四階高級靈獸都沒有露出過如此神情,可這次的靈獸,已然不是四階高級那麼簡單。

「劍子……你這真是逆天下之大不為啊……」

就連和劍子同處一堂的段紅塵,此時都恨不得殺了他,因為這古劍蛇王實在是太強了,別說遠古戰場中誰有著和其一戰之力了,就算全部一擁而上,恐怕也只是當作其盤中餐。

蠻濤痛苦地扶住了額頭:「這他嗎劍子是讓傲爽逼瘋了,但也不至於,讓所有人為其陪葬吧?難道他認為所有人都死了,就沒有知道他所做的事情了么?」

劍子聽著眾人的聲音,也是一聲慘笑,俯瞰著所有人:「都別怪我,你們應該知道,武者就是如此,誰要的都只是結果而已,無論過程如何……」

說到這裡,他好似想起了什麼,猛然轉頭看向傲爽:「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如果你沒有靈法,沒有強大的戰紋,我怎麼會走出這一步,我看你那淡然的神色,還能持續到什麼時候!」

傲爽的神色,在略微的驚慌之後,又平靜了下來,臉色灰得有些可怕,沉聲道:「看來為了殺我,你還真是不擇手段啊……」 看著前者那沉鬱的臉色,劍子的嘴角處終是掀起一絲『勝利者』的笑意。

「哈哈哈哈!我說了,只要能將你們所有人殺光,誰又知道我到底使用了什麼手段?若是將來有人問起就隨便編一個理由瞞天過海,屆時,我劍子之名,必定被後人銘記!」

聽到劍子那猖狂的大笑之聲,和那欲將所有人都是盡數擊殺的瘋狂想法,不光雲堂和散人堂的眾人神色無奈、凄苦,就連風堂之人的面色也不怎麼好看。

畢竟五階高級靈獸實在太過強悍,而且還是古劍蛇王,這種在獸族中本就是有著越階戰鬥的靈獸,別看風雲塞外一萬多人,可不消半個時辰的時間,足夠讓其擊殺幾十次了。

這時,天地間好似憑空出現了一些深綠色的氣息,好似一股股青煙,在空氣中冉冉升起,起初不怎麼明顯,可沒過幾息的時間就變得繁多起來,究其源頭處,赫然是來自古劍蛇王。

「這深綠色氣息……有毒……」

靈魂之力強大的楊天成,感受著那青煙中的氣息,濃眉緊緊皺了起來:「這是古劍蛇王身上的毒素,因為它的境界擺在那裡,所以根本不用釋放,恐怕現在所有人都中毒了。」

「啊!」

道道驚呼之聲,猛然自人群中響起。

「我說我怎麼感覺自己雙腿發軟,而且往日暢通無阻的經脈都是出現了一絲堵塞之意,起初還以為是被嚇得,可現在看來,倒是在悄無聲息之間便是著了道。」

「這應該只是最初的癥狀,境界相差實在太大了,想來用不了多長時間,雙腿便是會如同灌了鉛一般走不動,而靈力更是無法使用,那時的咱們,只是待宰的羔羊。」

「那咱們還不抓住時間趕緊跑?」

……

最後一句話,好似引起了很多武者的共鳴,也不再理會天空中的古劍蛇王,其實就算想理會也沒有那個能力,頭也不回便是向遠處跑,有些人甚至還逃向了風雲塞中。

想法不錯,依仗著風雲塞中的建築群,如果幸運的話,也許真能保住一條性命,可既然劍子已經說了將所有人都是擊殺在此,又怎會如此輕易地便是讓眾人離開?

「想跑!想法不錯,哈哈!」

獰笑一聲,劍子指了指那邊逃跑的數百人,對著古劍蛇王道:「殺!先將所有觀戰之人都殺了,最後再擊殺傲爽,我要讓他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絕望!」

「轟!」

聽到前者的命令后,古劍蛇王那百丈長的蛇身隨之輕微一晃東,頓時在空中造成了一道驚天的響動之聲,那是因為,整片空間都是被其的氣息所凝固,如今這一動,便是牽一而動全身。

「嘶!」

巨大的蛇頭對向那數百人之後,蛇目內閃過凶戾寒芒的同時,蛇信隨之猛然一陣吞吐,大片的綠芒登時顯現而出,在空中猛然呈天女散花狀散開。

只見那大片的綠芒,在空中逐漸演化著成成百上千條細小的古劍蛇王,宛若真真切切古劍蛇王的縮小版,在空中吞吐著蛇信,向逃跑的數百人飆射而去。

每一條小古劍蛇王,都在三階巔峰的境界,也許有的武者獨自斬殺一條沒有問題,可兩條呢?就會變得異常吃力,三條以上,就可以直接宣布他的死亡了。


「嘶嘶嘶嘶……」


聽著背後那大片的吞吐蛇信之聲,有些人被嚇得臉色慘白,甚至都忘記了逃跑,抱著腦袋蜷縮在了地上,而有些人則是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

不得不說,在危機時刻有些武者確實潛能爆發,可那成千上百隻小型古劍蛇王的速度卻宛若一道道綠色的光束,瞬間便是在他們的頭顱之上撬開了一個口子,隨即便是鑽了進去。

小古劍蛇王入體之後,所有逃跑之人都是頓住了身形,隨後痛苦地捂住了腦袋,雙目圓瞪,眼睛好似要生生自那眼眶之內瞪出一般,面目也是蒼白的嚇人。

這種情況整整持續了十息的時間,可能是終究抵抗不住那小古劍蛇王,捂在頭部處的雙手陡然無力地放下,一絲絲嫣紅的血跡,自那烏黑的頭髮之中滲了出來。

沒過一會兒,一道令人聽起來臉色都是不禁大變的聲音傳來……

「嘎吱……嘎吱……」

這是那些小古劍蛇王,在吞食著武者的腦髓!

聽到這聲音后,一些心性不佳的武者甚至感到渾身冰冷、頭皮發麻,畢竟也許單純的死亡並不可怕,可如果死亡前還要遭受這種折磨,那才是真正的可怕。

死去的武者,大多數都是雙目圓瞪,眼睛睜得很大,顯然他們死不瞑目,那驚慌失措的神情,永遠地定格在了死前的一瞬間。

當看到一些死去的武者,額頭上那拇指大小的血洞后,一些女性武者甚至都要哭了出來,可這時根本不會上演什麼英雄救美的劇情,因為所有人都沒有那個自保的能力。

而眼睜睜地,看著昔日的同伴一個個地死去,所有人都感覺無比的苦澀……

他們都是各個宗門的精英弟子,前來參加風雲亂戰,大多數人都是抱著歷練的心思,回到宗門之後自然會獲得大力的提拔,假以時日,也必定成為一方強者。

今日他們來也只是想觀看傲爽和劍子的戰鬥,誰曾想會發生這種事情,可後悔葯沒地方買,現在,他們都是無可避免地面對著死亡的威脅。

一名少年,實在無法忍受這種噩夢般的恐怖,甚至開始哀求起劍子來:「劍子,我以我武者的心發誓,絕對不會把這件事說出來,你能不能放了我?」

聽著少年那失措的語氣,和那無比驚恐的神情,有些人搖了搖頭,有些人則是連忙看向劍子,頗有這個方法如果有效,他們也會紛紛效仿的趨勢。

劍子無視那名少年的哀求,而是看向了傲爽……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今日哪怕我屠盡萬人,可當我將來真的成為一名尊者級,或是聖階蓋世級強者之後,回想起今日的所作所為,我也不會後悔!」

感受著前者雙眼之中那抹滔天的殺意和恨意,傲爽的雙眼不由微微眯起,靈光閃爍之中,不知在做著什麼打算,沒有說話,只是那麼靜靜地看著劍子。

九天之上,雲海之中。

五名鬚髮皆白的老者,穩穩地盤坐於虛空之中。

「大哥,這等召喚五階高級靈獸的手段,是不是有些違背規則了,以現在這些小傢伙的境界,有一個算一個,就算全部出手也掀不起什麼波浪啊。」

「對啊,雖說這屆的風雲亂戰不同以往,可若是除了劍子以外的所有人都是死在這裡,其餘幾個二品宗門的老傢伙必然會找過來,到時候還真有些不好說。」

這時,一道嚴厲的聲音響起。

「有什麼不好說的?既然都選擇了讓各自的弟子參加風雲亂戰,那就必須做好發生一切事情的心理準備,而且事情到底會發展到什麼地步,沒到最後一刻,誰也不能妄下定論。」

聲音落下后,雲海之中好似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

「傲爽,你也不用著急,一會等所有人都死了之後就輪到你了,我必須讓你嘗到萬蛇蝕骨的滋味,你知道嗎?我最厭煩你這種平靜的神色,我看膩了!」

此時的劍子,也再也不顧及所有人對自己的看法,一些平時不能說出的話,在此時均是說了出來,因為在他的眼中,除了自己之外,所有人都是將死之人。

「不管我用出什麼逆天的手段,你總是一副平淡的神色,難道你就一點都不震驚?或是說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在了手中,那這次的古劍蛇王呢?你想到過么?」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那平靜的神色了,我說過要把你的嘴縫起來,不過我改變主意了,我要讓幾萬隻小古劍蛇王都鑽進你的身體中,一點一點的蠶食你的精血和經脈,但我不殺你,但要你永遠承受這種非人類能夠承受的折磨!」

看著前者嘴角處那抹怨毒的笑意,傲爽好似什麼都沒聽到一般,神色還是和往日一般平淡,搖了搖頭:「被仇恨蒙蔽的你,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凜然,也許現在的你,已經不是劍子了,而是一個只知道殺戮的機器,愚昧,而不自知。」

聽著風雲塞眾人那驚恐地慘叫之聲,劍子好似十分享受這種感覺:「隨便你怎麼說,我就算愚昧,就算被仇恨蒙蔽,就算變成了殺戮的機器,可我能笑到最後,就夠了。」

「而且你口口聲聲說我是殺戮的機器,你有何嘗不是?那夜在山坡之上,是誰屠殺了五百多名武者?算上這些日子大大小小的戰鬥,恐怕也有一千人了吧?」

「一千人……」

念叨著前者的話,傲爽低頭望了望風雲塞城牆下在此時血流成河的場景,當他看到眾人那面對著死亡流露出的驚慌失措神情之時,徐徐地說出了一句話。

「我的殺戮,和你的不同,在他們死前,他們確確實實招惹到了我,而你呢?身為風堂的堂主,你的手下誰敢對你不尊敬?雲堂之人看到你又何嘗不是恨不得立刻離開?」

「而且,難道你就認為已經吃定我了?」

話鋒一轉,傲爽的聲音之中猛然充滿了一股毋庸置疑的意味:「你信不信,在面對著九龍滅天劫之時我能夠逆轉乾坤,今日,我面對這古劍蛇王,更可以……強龍力壓地頭蛇!」

……

下一章的名字,應該有人能夠猜到吧。。。 擲地有聲的話語,讓得眾人那慘叫之聲都是弱上了一些,幾乎所有武者都是為之側目,就連那盤踞在天空之中的古劍蛇王,猩紅的巨眼也是打量起面前這個少年來。

看著這體格精壯,面容英俊的少年,尤其是當古劍蛇王看到那雙臂之上的龍形紋身之時,不知怎的,眼神中竟出現了一絲退縮之意,緊接著,蛇身也是下意識地一顫。

「轟轟轟!」

可它好似忘記了,此時的大片空間都是被其凝固住了,如今蛇身一動,頓時破碎開大片的裂口,好似數百道驚雷在天空之中炸響,讓得所有人聽起來震耳欲聾。

神情一震,畢竟這古劍蛇王是他召喚而出,他自然是感受出了前者雙眼中的那抹退縮之意,不由大驚,但這種驚駭的神色也只是一閃而過,便又被其隱藏起來。

可在場的眾人,哪個又不是眼力過人之輩?因此不管是古劍蛇王眼中那抹退縮,還是劍子的神色在一瞬間的驚慌,均是被他們毫無遺漏的發現。

「我……我沒看錯吧?剛才那古劍蛇王的神色中居然出現了一絲退縮之意?難道他是被傲爽剛才驚人的氣勢震懾到了,這也不太現實啊,畢竟一人一獸的境界擺在那裡。」

楊天成搖了搖頭:「並不是讓他的氣勢震懾到,不過也許有著一些原因,但絕大部分的原因,我感覺還是傲爽也擁有著,什麼能夠讓古劍蛇王都是畏懼的手段吧……」

「讓古劍蛇王都是畏懼?!!」

眾人大驚。

其實,由不得他們不震驚。

古劍蛇王,可是擁有著六階低級靈獸的戰力,也就是說在人類武者中能夠達到中階靈尊的層次,那是什麼概念?想要擊殺在場的所有人,真的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剛才的手段,眾人也見識到了,古劍蛇王本體尚未出手,只是讓得一眾蛇子蛇孫攻擊眾人,便是在一瞬間收走了一千名左右武者的性命,若它本體出手,威力可想而知。

這還不是最主要的,要知道蛇形靈獸在獸族之中的地位本就不低,而且幾乎都擁有著劇毒,這點有些常識的人類都了解,就算群起而攻之,都不夠它自身所攜帶的毒素看的。

這麼一說來,似乎眾人的死亡也只是時間問題了,完全就在劍子的一念之間,他控制著古劍蛇王,想用什麼方式都可以,想在什麼時間擊殺都可以。

但如今楊天成的話,好似讓眾人在無窮無盡的黑夜之中看到了一絲光明,或是說對於傲爽可能擁有的手段充滿了期待,因為那手段,可能是他們唯一的救命稻草。

「北王……」

一名少女都快哭出來了,聽到前者的話后連忙看向傲爽,可一張口卻是猛然想起對方根本不喜歡『北王』這個稱呼,改口道:「不是,傲爽、傲大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