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媽的個逼”前座位的平頭男子看到唐顏躲了過去,嘴中吐出一句髒話,瞬間轉過身看着車後的唐顏,從後車窗可以看到,唐顏已經徹底的躲了過去。

坐在後邊的陳晃還未反應過來,畢竟他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沒有經過特殊的鍛鍊,反應力肯定是比較差,而在這個瞬間,不過兩秒,此時的他還在失神的狀態中。

兩秒過後陳晃也反應過來,隨即也跟着看向後方,當看到唐顏閃了過去,心裏也是猛的一顫,竟然躲過去了?

“沙”“沙沙沙”光頭男子踩下了剎車,車子在地上劃出了一道長長的輪胎印,在剎車了之後黑色輪胎印劃出七八米遠,也是停下了。

“下車,弄死他”光頭男子魁梧的身軀一抖,一隻手打開車門,隨即便下了車,身旁的平頭男子,也絲毫沒有慢意,跟光頭男子是同一般的速度。

“咔啪”車門關上,光頭男子抖了抖身上的黑色西裝,一米八五的身高,極爲的魁梧,綠色襯衫平頭男子也不差於光頭男子,同樣的身高,同樣的身軀,一左一右在黑色的奧迪車旁。

“竟然沒弄死你,沒想到你也練過,看來大意了”光頭男子在離唐顏遠十米左右,醜陋的笑容堆起,身上的狂躁脾氣也沒有隱藏。

“啪”就在此時,後車門也被打開,陳晃的身影也從裏中中出,臉上帶着嘲笑之意,他一會兒便讓唐顏知道,跟他作對的下場。

“唐顏,你敢跟我作對,你就應該想到下場”陳晃對着唐顏說道,極爲的輕蔑,雖說才知道唐顏會功夫,但唐顏不過十八歲,再怎麼練,能超越職業保鏢?

“陳晃?你帶着你的兩個狗來找我有事?”唐顏並未理會陳晃的輕蔑,只有一會兒動實力,才知道誰的下場最可悲。

陳晃的臉也隨之陰沉下來,狗?看來唐顏不但沒有懼怕他,還更加的囂張,不過他可不認爲唐顏能囂張到幾時,面對職業保鏢,也只有被壓一頭的命運。

“看你能嘴硬到幾時,你們兩個上”陳晃對着身旁的兩人說道,臉上帶着期待之色,一會兒唐顏將要被打死,一想到這裏他就解氣、高興。

兩人揉了揉手,拳頭上傳出一陣陣咔咔聲,臉上帶着小瞧之意,他們可是練了十幾年的職業保鏢,怎麼可能認爲唐顏可以比得過他們。

兩人都比唐顏高出一個頭,身材也比唐顏魁梧,兩人如同一堵牆,堵在唐顏身前,一步一步朝着唐顏走去。

唐顏臉色平淡,並非出現慌張之色,但其餘三人並不認爲唐顏比他們厲害,他們只是認爲,唐顏學過一點武功,不知天高地厚。


“死”光頭男子衝上唐顏身前,一隻拳頭揮出,空氣都帶着呼呼破風聲,朝着唐顏砸去,唐顏身軀一矮便躲了過去。

“喲呵,躲過去了,還不賴,平頭,一起來”光頭對着身旁的平頭男子說道,隨即便又轟出了一拳,力氣極大。

平頭男子跳起身一道迴旋踢踢向唐顏,如同一條鞭子般,快速的朝着唐顏鞭打,唐顏身影一揮,手臂在前方擺動,化解了光頭男子的攻勢。

唐顏背上一躬,躲開了平頭男子那一腿,手臂一纏,拉住光頭男子的手腕,開始發力,一陣陣咔咔聲響起。

“啊”一道喊聲從光頭男子的嘴中傳出,而咔咔聲,則是光頭的手臂傳出,這一聲響起,手骨不是粉碎,那也是斷裂。

── 本章完 “什麼?”在一旁的平頭保鏢看到也是了愣住了,唐顏的身手竟然那麼厲害,在躲避他們兩個的攻勢時,還可以對光頭反擊。

平頭保鏢站在地上穩住了身形,接着又撲了上去,完全不顧地上抽搐的光頭,而對方想要與速度讓唐顏吃癟。

唐顏豈是那麼容易就被對方打敗的?即便是對方再來幾個人,也無濟於事,唐顏的身手,在普通人範圍中,可以算是頂尖高手了。

不過他也不想打贏那麼快,他倒是想跟平頭保鏢玩玩幾招,就怕平頭保鏢撐住不住幾招便被唐顏打趴下。

若是平頭保鏢能聽到唐顏這麼想,肯定會氣得吐血,一向人家與他戰鬥,都是人家害怕撐不住他的幾招,而唐顏卻是怕他撐不住。

一腳鞭來,若是這腳打中普通人,即便不死也要骨折,唐顏若是被這腳抽中,恐怕也是夠嗆,至少會被抽退幾步。

不過這腳卻沒有碰到唐顏的機會,唐顏不斷的閃躲,對方一個又一個的連續迴旋踢,皮鞋也落在地上咔咔作響,就是踢不中唐顏。

又是一腳抽來,唐顏心裏暗想,這招數真是夠低俗的,不過這麼想也並非無道理,他們只是保鏢,並未是職業殺手,能做到這個地位,已經算厲害的了。

身子矮下,拳頭不留力的砸向對方的大長腿,腿部如同光頭保鏢手臂一般,一陣咔咔聲瞬間響起,對方的身影也隨着倒下。

“嗷”倒下的平頭保鏢抱住腿,在地上縮成一團,身體不斷的顫抖,臉色也是慘白慘白,豆大的汗粒從額頭冒出,與光頭保鏢的表情是一樣。

在十幾米遠處的陳晃看到兩名保鏢被打趴下,而且並未阻止唐顏一絲一毫,相當於秒殺,他心裏也不由的帶上了驚慌之意。

這兩名保鏢他自然知道,是他父親專門爲他聘來的銀牌保鏢,在整個保鏢公司中可是二等階位,最厲害的保鏢自然便是金牌保鏢,不過一個公司也就幾個金牌保鏢。

銀牌保鏢的功夫對於他來說,已經算是極爲厲害的了,但在唐顏面前,卻跟紙糊的一樣,瞬間被秒殺,那唐顏是怎樣的厲害?

想着想着陳晃心裏便萌生起了退縮之意,打不過,總要跑,若不然留下,恐怕他的下場跟地上躺着的那兩名保鏢差不多。

退後了幾步,一隻手扣住車門,他想要跑,而車就在他旁邊,只要他上了車,一發動引擎,唐顏便拿他沒有辦法。


手掌剛剛打開車門,背後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拉扯力,這是唐顏在扯他的衣服,陳晃一回頭看見唐顏,心裏更是急忙,甚至都開始了慌張。

陳晃畢竟只是一名高中生,即便是那兩名久經訓練的保鏢都無法跟唐顏比,那陳晃必然不用多說,唐顏拉扯幾下,陳晃便被唐顏拉出車門。

“大,大哥,我錯了”陳晃臉上那文雅之色不復存在,替換的便是一臉的驚恐,腿部都開始顫抖,心裏滿是後悔,後悔當初爲何惹唐顏。

“你哪裏錯了?”唐顏故意裝着驚訝,問道陳晃,眼中帶着卻是滿滿的嘲諷,若是別人都惹上門來,唐顏也不會放過。

“我,我不應該叫人打你,我不應該侮辱你,我嘴賤,大哥,只要你放過我,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一百萬,兩百萬,你開卡號,馬上打到你卡上”

陳晃眼中帶着驚慌之色,看向唐顏的目光都變了,如同在看待一位魔頭般,不斷的對唐顏求饒,若唐顏發火,就怕他會變成廢人。

他還年輕,不想變成廢人,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恐怕變成殘疾人對他的打擊極爲大,這比殺了他還難受,尤其是富家子弟,更會珍惜自己的健康。

“滾”唐顏一巴掌抽了過去,錢?唐顏缺錢嗎?而他也最討厭拿錢來說事的人,用錢來塞他,這簡直是侮辱他。

陳晃腦中一陣嗡鳴聲,臉上也紅腫的厲害,顯然是被唐顏一巴掌拍成了,心中的恐懼之色更加濃烈了,他也發現他剛纔說錯了話。

正當陳晃準備開口時,唐顏便將他拎起,一腳踹了出去,直直把陳晃踹飛幾米,砸到牆上,牆面也猛得一震。

唐顏顯然控制好力道,這樣只會讓他無比疼痛,卻不會讓他受傷,若受傷了那就不好交代了,恐怕公安機關都會惹上。

至於那兩個保鏢,這也是他們自找的,廢了他們的根本,讓他們做不了保鏢,這是對他們最好的處理。

唐顏隨即便不在理會地上那兩名骨折的保鏢,以及在牆角下因疼痛到昏迷的陳晃,腳步動起,朝着巷子的另一頭走去。

就在唐顏剛剛出巷子不久,巷子也涌上了一些人羣,這人羣自然便是路過的路人,都紛紛打了報警電話以及120,五分鐘後這段地帶便已經響起了警鳴聲,不過唐顏已經走遠了,他自然不知道。

天色已經微微暗,天上的太陽也慢慢失去了陽光,唐顏此時也回到家了,一回到家黃君怡便已經煮好了飯,就是爲了等待着唐顏回來。

吃完了飯便去洗澡,隨後便跟黃君怡聊了幾句,看了一會兒電視,便已經十一點,而唐顏也進入自己的房間中補充睡眠,迎接新的一天。

睡覺對於人體是極爲需要的,人的一天時間有三分之一都處於睡眠狀態,若一個人能活到九十歲,恐怕光睡眠的時間,都可以讓一個胖娃娃變成了父親,而人卻不覺得這三分之一過的長久,睜眼,閉眼,幾個小時便已經過去。

第二天已經來到,五點半的南方,天空中便已經開始帶上了一絲絲光亮,那漆黑的夜晚也被這光亮所驅趕,新的一天已經來到。

六點唐顏便準時起牀,洗漱晨跑,隨後便吃早餐,一切都那麼有規矩,吃完早餐後的唐顏便準備去學校,希望今日又是一個美好的一天。

在路上依舊是那些生面孔,唐顏一個也不認識,哪怕是同校學生,唐顏頂多便是有過一面之緣,若說讓唐顏說出名字,那便無法說出了。

在校園中也流傳着昨晚學生放學,在半路上被打的事件,而這事件自然便是陳晃昨晚在路上堵唐顏的事。

只不過沒有說是被誰打,但被打的那個人可以確定,是陳晃,而打的那個人,據消息得知,可能是外界的不良少年。

聽到這個消息唐顏也是笑了一下,這件事雖然也驚動了警方,但警方也不過認爲是一件鬥毆事件,畢竟在這個百萬人的城市,鬥毆事件也經常發生,警方也沒有那麼多閒心去管。

而學校也借其爲樣板大作宣揚,爲的便是讓學生對外界的關係,少一點來往最好,而學校並未將這件事的原因查出,三個字“沒必要”

陳晃沒事,就是那兩個保鏢恐怕以後與保鏢二字無緣了,一個擅長用拳頭,卻被唐顏廢了手臂,一個擅長用腿,腿卻被唐顏給弄斷。

即便可以恢復也大不如初,這兩人今後只能安安分分的做人了,這也是他們的一個教訓,不作死就不會死。

“昨晚那事是你做的吧?”在唐顏身旁的李依,小聲的問道唐顏,對着唐顏打了一個白眼,極爲的可愛。

“嗯,放學之後他們想打我,我就給了他們一個教訓,你是怎麼知道的?”唐顏如實的回答李依,隨即便問道,心裏奇怪,李依怎麼猜到的。

“起初我也沒有想到是你,後來我打聽那個受傷的人是陳晃,我就能猜出一二了,還有的便是,兩個職業保鏢都被打骨折,恐怕在這個學校只有你可以做到”

李依可愛的伸出兩隻手指,也就是兩個答案,她也是從這兩個分析出來的,而答案可能就只有唐顏了,畢竟唐顏跟陳晃有仇,這她知道。

唐顏無奈的聳了聳肩,這女人啊,還真不能小瞧,女人極爲的心細,誰若小瞧了女人,恐怕吃虧的只有自己。

── 本章完,恢復兩更 “額”唐顏聽到李依的回答也是愣住了,李依竟然分析的那麼仔細,若不讓她去當偵探,還真是可惜了。

“不過你這樣下手,不怕陳晃去報警說是你打的麼”李依隨即又問道唐顏,三人中有兩人被唐顏打得骨折,這放在學校,已經算是大事了,也足夠讓警察來調查。

“他不敢”唐顏直接回復了三個字,這三個字無任何的波瀾,可以說平淡,卻帶着滿滿的自信,陳晃,他敢嗎?

恐怕如今的陳晃見到唐顏,就跟老鼠見貓一樣,而且唐顏的身手又很厲害,下手不留情,直接便是弄斷兩名保鏢的骨頭。

這樣的狠人,他還敢招惹嗎?唐顏不怕保鏢公司的報復,不怕社會的譴責,在這文明社會中把人弄骨折,這需要魄力。


唐顏敢直接將對方給弄骨折,那就代表他不怕事,只要陳晃敢惹他,恐怕他的下場會很慘,甚至會死。

死雖說在這個太平時期,很少有,但人只是知面不只底,真正的高手,死這個字不過是經常,他們一怒就會殺人,至於殺掉之後如何處理,這個是再簡單不過。

李依聽到唐顏的回答,便白了唐顏一眼,她知道唐顏厲害,但也沒想到唐顏那麼大膽,不過話說回來這件事也困不住唐顏。

若唐顏真的被警方抓去調查,李依不會袖手旁觀的,李依的老子就是市委書記,手握政權,只需要跟警方打一個招呼,唐顏再隨便搪塞幾句,事情也就這樣過去。

學校的鈴聲響起,李依聽到了鈴聲也是從唐顏身旁的座位站起,朝着自己前排的座位走去,一會兒便要上課。

唐顏無奈的聳了聳肩,隨即便翻找本節課需要用到的書,老師不出一會兒也來到,依舊是如同平常。

四節課很快就過去了,中間的那十分鐘休息,唐顏不是用來趴桌睡覺,便是與李依聊天,不知不覺又一箇中午來到。

“你說陳晃的父親會善罷甘休麼”身旁的李依問道,兩人已經走出了教學樓,緩緩的朝着食堂處走去。

“不知道,就希望他別蠢到明面對付我”唐顏雙手插進褲袋,吊兒郎當的朝着食堂處走去,聽到李依得問話他也是平淡的回答李依。

兩人走向昨日的那個食堂,因那食堂離他們的教學樓近,他們也不想繞得太遠,反正到哪裏都一樣人多。


“師父”在不遠處的食堂門口,一道靚麗的身影對着唐顏以及李依跳喊道,聲音中帶着急忙之色,那少女身影便是王慧糖。

王慧糖身材豐滿,這麼一跳,引得無數男生都看着王慧糖,眼中帶着刺亮的光芒,這是男人的本性。

唐顏見到王慧糖,臉上的放鬆之色也換成另一種表情,變成了苦惱之色,讓一旁的李依見到也是捂嘴掩笑。

王慧糖小步跑了過來,在王慧糖身旁的何欣也是一起前來,何欣臉上帶着思考之色,似乎在想什麼事情一般。

唐顏臉上帶着無奈之色,他收了一個徒弟,而且是一個奇葩的徒弟,雖說美麗動人,但唐顏卻還是無奈,但唐顏無任何厭惡之心,只是無奈罷了。

唐顏感到了一絲不對勁,王慧糖臉上的神色,並非是驚喜之色,而是帶着不解,多半還是憤怒,這讓他感覺一絲絲疑惑。

“怎麼了?”唐顏問道王慧糖,王慧糖也來到了唐顏的身旁,雙手掐腰大口大口呼吸,方纔她跑得太過匆忙,如今到了唐顏身前,體力不支自然會大喘。

“師父,出事了”王慧糖搖了搖手,臉上的憤怒之色還未減少,對着唐顏說道,同時也望向唐顏身旁李依,臉色紅撲撲。

“怎麼了?”李依看到王慧糖望向她,她也是轉頭看向王慧糖,隨即便問道,李依比王慧糖矮上許多,王慧糖身高僅僅比唐顏低兩公分。

“是這樣的,師父你昨天是不是把一個叫做陳晃的打了?還有兩名職業保鏢都給廢了”王慧糖匆忙的問道唐顏,聲音中帶着激動之色。

“是啊,你怎麼知道是我打的”唐顏帶着疑惑之色,王慧糖是怎麼知道的?王慧糖並不知曉唐顏與陳晃的怨仇。

“因爲現在學校都已經傳開了,你是因爲報仇纔打陳晃的”唐顏聽到王慧糖的話語不由一愣,報仇?報什麼仇?

陳晃被唐顏打,是因爲陳晃來堵唐顏,並主使兩名保鏢來攻擊唐顏,唐顏也不過是別動,唐顏報仇?這話從何說起?

“學校都已經流傳開了,前幾天李依姐被陳晃強姦,你昨晚放學就將陳晃給堵了,把陳晃給打了”王慧糖搖動着手,繪聲繪色,臉上帶着不解望向唐顏以及李依。

“什麼?”就在一旁鎮定的李依,聽到王慧糖得回覆,臉上那清秀斯文也不復存在,張大着嘴,表情帶上一絲絲驚奇。

唐顏低聲嘆了一口氣,將兩天本還以爲風波過去了,沒想到不但沒有過,而且還更加的厲害,甚至還越扯越大。


“有多少人知道這件事?”唐顏問道王慧糖,他竟然不知道,可能是剛剛纔傳播的,而那傳播的人也顯然是別有用心。

“剛剛有人在食堂說的,至於說的那個人,我也不知道是誰,不過食堂內的人都知道了,估計一下子校園都傳滿了”

“師父,這件事不會是真的吧?”王慧糖低語問道唐顏,聲音中也帶着不相信之意,不過還是先確認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