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嘴角上甚至露出一絲微笑。

但是等了半天,也沒有感受到拳頭打在自己腦袋上面的那種震盪感,反而就是感覺到了一陣勁風虎嘯而過!

睜眼在看,柳公權已經閃到了一邊,眼睛看着自己,眼神中還帶着一絲警惕! “伯父? 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 ?”

柳公權現在很是難受,剛纔眼看就要打到葉荒身上了,但是自己強行的轉變自己的運動軌跡,這種強行的轉換,對於身體的負荷是很大的。

就算是一般的體術高手,就像是葉荒這樣的也不敢亂做這種危險動作,更何況是柳公權這種對於體術本來就不是很在行的人呢?

所以現在柳公權看起來是沒有什麼事情,但是其實已經傷到了自己。

尤其是在聽到葉荒問自己爲什麼不打了的時候,柳公權更是氣的想要吐血!

這種話在柳公權的耳朵裏面就是**裸的嘲諷!

柳公權也只能忍着,因爲他感覺葉荒肯定有什麼手段,畢竟在柳公權的視角里面葉荒就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但是其實跟柳公權想象的一點都不一樣,葉荒這一幅所謂的有恃無恐,其實就是葉荒完全放棄了防禦,葉荒現在很想捱打!

最好是一頓毒打!

打的越恨自己說話的分量也就越大!

這就是葉荒新想出來的辦法,不得不說葉荒想出來的辦法總是那麼的奇特。

但是葉荒卻不意外然,覺得自己的辦法真的很有用,想到等會自己在加過一頓打之後,就能將所有的事情解釋清楚,葉荒不禁笑出聲來。

葉荒這麼一笑柳公權直接向後退了兩三步。


“阿雅,不要輕舉妄動!”

柳公權警告柳母。

在柳公權看來時間在自己的這一邊,因爲那具金甲屍已經快要來到這裏了!

只要金甲屍在這裏,任憑葉荒有三頭六也要束手就擒!

“伯父,你打我啊。”

葉荒非常欠打的說道,其實葉荒說的非常認真,但是在這個場合之下,說的越是嚴肅越是認真那麼嘲諷的力度也就越大!

柳公權將拳頭捏的咯咯作響。

“葉荒,你不要得意,我原本看你是少林寺的人,加上紫凝也要放你走,所以就不想爲難你了,但是你這個樣子……就算是我殺了你少林寺也不會說什麼的!”

其實柳公權還是有些畏懼少林寺,畢竟少林寺護短是出了名的,如果葉荒在這裏出了什麼事情,那麼少林寺那幫死禿驢肯定不會不善罷甘休!

但是現在柳公權實在是忍不了了,因爲葉荒實在是太過分了!

簡直就是禽獸,到了現在居然還沒有一點悔過之心!

這種人就算是殺了少林寺應該也不會多說什麼吧?

怕他少林寺幹嘛!如果真的少林寺不顧禮義廉恥找上門來,那大不了轉頭魔教!

柳公權心中忿忿的想着。

其實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件非常寶貴非常重要的東西,如果有人懂了那件東西,那麼你肯定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是,哪怕是入魔!

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哪怕是爲了它入魔也在所不惜的東西,這個東西可以是一段感情,也可以是一個人,也可以就是一個東西。

顯然柳子凝就是柳公權內心深處的那一個東西。

畢竟柳子凝是柳公權唯一的女兒,現在柳公權父母雙亡,身邊的親人就有兩個,一個就是柳子凝,另外一個就是自己的老婆了。

但是這個世界上真正跟自己有血緣關係的就只有柳子凝一個了!

所以在柳公權聽到柳紫風竟然對自己的女兒這麼做的時候,腦子裏面第一反應就是殺了他!

哪怕就算是他是自己從小代打的,但是無論是誰都不能傷害自己的女兒!

所以在得知葉荒對自己做了那種事情之後,柳公權纔會轉變的那麼的快,因爲葉荒族的是傷害自己女兒的事情!

“伯父,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想讓你打我,然後我說的話你就信了!”

柳公權微微皺眉,這個葉荒在搞什麼把戲?

“你在那裏胡言亂語什麼,我看你是瘋了!”

“我沒有瘋!我就是想要你打我兩下!”

葉荒說着向前走了兩步。

“你不要過來!”

柳公權這下真的感覺葉荒的腦袋有些不正常了。

這是什麼操作?求着自己打他?難道他真的承認自己的錯誤了?

“葉荒,你是不是承認你做的事情了?”

“承認什麼啊!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啊!”

柳公權有做好了戒備狀態,這傢伙根本沒有半分悔過的態度。

外面的金甲屍越來越近,柳公權已經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金甲屍的力量!

柳子凝在牀上久久的沒有說話,好像這眼前的事情都跟自己無關一樣。

李靈被柳母點了穴道站在牀邊,渾身上下只有眼珠能動。

柳子凝的雙眼無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其實簡單的猜猜也能知道,無非就是和葉荒的相遇,和葉荒的相處。

越想柳子凝就覺得葉荒爲什麼要這麼對自己?

根據自己對於葉荒的瞭解,自己也知道葉荒肯定不是那樣的人,但是事實就是這麼的發生了,讓人難以相信。

但是有時候事實九十就這麼的滑稽,不管你接不接受,就這麼血淋淋的放在你面前。

就想葉荒,柳子凝曾經無數次的幻想和葉荒以後的生活,甚至和葉荒的孩子應該叫什麼都已經想好了,柳子凝覺得葉這個姓特別好,不管取什麼名字都會非常的好聽。

但是這個幻想到這裏真的是應該終止了。

柳子凝也曾無數次的幻想跟葉荒結合,但是每一次幻想都不包含現在這樣,每一次幻想也都不會有葉荒居然不承認的情況。

這麼想着柳子凝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下來。

夜少的枕邊蜜寵 ,就算是現在這種情況。

也只有自己擦眼淚,好像有很久都沒有哭過了。

柳子凝用袖子摸了一下眼淚,然後放到自己的嘴邊。

還記得昨天的纏綿,葉荒的吻遍了自己身體的每一處。

你是沉澱在我血液里的秘密

柳子凝從被子裏面做起來,雙手擦着眼淚。


很快柳子凝就發現了不對。

恩?這是袖子?

不是說女人穿帶袖子的衣服很容易,柳子凝點頭一看,發現自己的衣服完好無損!

恩?明明記得昨天和葉荒……的時候明明將衣服都給撕碎了啊!

會不會是另一件,但是仔細看一下,衣服上面還有那天吃飯沾上的油脂……

恩?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我記錯了……葉荒根本沒有將我衣服撕破?

如果葉荒知道柳子凝居然這麼想,不知道會說些什麼。 柳公權也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從牀上面坐了起來,然後就是不停的擦着眼淚。

柳公權從來沒有對女兒特別嚴厲過,除了小的時候。

這還是柳子凝第一次在柳公權的面前哭,這怎能不讓柳公權心痛?

尤其是對面的那個罪魁禍首,居然還在那裏衣服若無其事的樣子!

一定要給自己的女兒報仇!

柳公權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殺了你都是便宜的,就算是得罪少林寺,你也要死!還要毫無尊嚴的死!


柳公權的路數本來就不是很正,其實在古代,湘西的趕屍家族一直都不是什麼名門正派,應該是叫做邪門歪道,跟魔道有點近,但是又不是魔道。


這跟柳家人修煉的功法有關係,要麼就是屍體,要麼就是蟲子。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就是邪教了。

所以經常受到這些言論影響的柳公權其實內心深處,可能就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是有一點討厭正道的。

所以,柳公權再決定殺死葉荒的時候,心中才會那麼快就下定決心,哪怕就算是投靠魔道。

其實這之間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因爲自己的女兒,但是也有一小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爲這個了,就是因爲內心深處那些最黑暗的念頭。

現在柳公權也不需要在等待了,因爲金甲屍已近來到了屋子的上空!

“砰!!”

金甲屍從天而降!

葉荒剛剛出現一種不祥的預感,但是這個預感剛剛出現,沒有想到,那個預感中的東西就已經來到了自己身邊。

“這是!”

葉荒目瞪口呆!

看着眼前這個身高高達將近一丈的大傢伙合不上嘴!

這是屍體?這是人的屍體?這不是外星人的屍體吧!?

人的屍體在死亡之後,如果要製成殭屍的話,就一定要進行脫水,所以屍體肯定要比起原本的屍首要小上不少。

一個能夠有一米八的殭屍就已經很少見了,更何況眼前這個龐然大物?

而且這殭屍渾身上下金燦燦的,不知道是真金還是什麼,但是想來也因該是真金了。

畢竟湘西柳家根本不差這一點黃金。

最讓人趕到窒息的當然就是這個殭屍渾身上下充滿的壓迫力!

就好像是在面對一個大山一般,一點都不誇張,葉荒甚至在這個殭屍的身上感受到了,面對超凡之上的壓力!

這個殭屍生前一定是一個超凡之上的強者!

葉荒可以打包票,因爲這個氣息是騙不了人的,只有達到了超凡之上纔會有那種氣息,那種不像是凡間的氣息,這種氣息是模仿不來的,除非是達到過,不然的話,一輩子也不可能模仿的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