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惜容墨眉梢微挑,迷死人的眼睛就這麼直勾勾看著顧久檸,然後道:「就這樣?」

「不然還要怎樣?」顧久檸看他不吃,自己咬了一口吃的甜滋滋的,心裡滿是成就感,自己吃的倒是開心,味道不錯。

「親我一口。」容墨沒羞沒臊道。

顧久檸嘴上糊了奶油,驚愕的看著他,反應過來后,臉上通紅,這雖然是自己的店鋪里,但是還有客人呢。

她這呆萌可愛的反應在容墨眼裡卻是格外撩人,然後自己傾身去吻了她,舌頭一卷,把嘴邊的奶油也裹進了自己嘴裡。

直到容墨臉色不變的坐回去拿著小蛋糕吃起來的時候,顧久檸才反應過來,哎呀呀,不得了了,她這個老靈魂被人調戲了……

「很好吃。」


「啊?」顧久檸覺得腦子有點當機,但是此刻卻覺得自己身子有些渾身無力,發軟,只以為自己是被眼前的人給親的,倒也沒有多想。

「你怎麼了?」容墨皺眉看著她,這次她臉色的不正常,可比剛剛演出來的要真實多了。

「沒事,剛剛入戲太深,沒事沒事。」顧久檸打了個哈哈,覺得若是說自己是被他吻得,那豈不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偷偷環顧了一下四周,看見沒有人注意他們,這才放下心來。

哪裡是沒有人注意,只是全部都被容墨那個眼刀子看得不敢再把視線聚集過來罷了。

夜裡,顧久檸覺著自己有些頭暈,其實施粥那幾天,就覺得容易身子乏力,但是只以為忙碌所致,現在整個人面色慘白,估摸著是感染了風寒。

隨著她咳嗽聲響起,舜華舜英當即就過來看她了,身後還跟著林毅跟虎妞。

虎妞個子小小的,林毅倒是跟春后竹筍似的,蹭蹭的長,模樣稚嫩,個子卻是越發的高,此刻抱著虎妞,兩個人都擔心的看著顧久檸。

「你們兩個,咳咳,怎麼也過來了?」顧久檸唇色慘白,現在可是大半夜的,怎麼兩個孩子也不睡覺了。

「檸姐姐,你怎麼樣了?」虎妞睜著對小葡淘似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顧久檸。 第一百八十八章感人風寒

她記得黑山寨里有個嬸子也是這樣,慘白著臉,過陣子就死了。

小手不由攥緊了,而林毅抿著嘴,不難看出,他也很擔心顧久檸,只是小小的少年郎,不知道怎麼表達才好。

「我沒事,就是身子有些乏力,可能這幾日累著了,人一累就容易感冒。」雖然醫者不能自醫,但是她為自己瞧了一下,應該只是感染了風寒。

一旁的舜華已經去端了銀耳湯進來:「小姐,你這些日子現是為難民操碎了心,一連幾天的不合眼,現在又是養生葯堂跟甜品鋪子兩頭跑,身子肯定吃不消,要是主子知道了,指不定心疼成什麼樣子了。」

嘴上說著埋怨的話,但是手上卻是細心的扶起顧久檸,喂她喝銀耳湯。

「知道啦,你呀,天天跟個老嬤嬤一樣,說的我耳朵都要出繭子了。」顧久檸一邊喝一邊調侃她。


見她還有精力跟自己打趣,舜華也才放心了一些。

只是顧久檸本就身子瘦弱,纖腰不盈一握的模樣,現在病了后,更是我見猶憐,看的舜華都心疼死了。

她本就喜歡念叨,此刻哪能不多念叨幾句。

「小姐,這葯快趁熱喝。」進來的是老王,一臉擔憂,神情里還夾雜了幾分愧疚。

只是顧久檸此刻生了病,也沒有心思多想,點了點頭,然後接過葯來一口悶,良藥苦口利於病,她苦的眉頭皺的緊,但是還是悶不吭聲的吞了下去,然後接過銀耳湯繼續喝,解解苦。

「行啦,我現在喝的肚子里都撐死了,你們快都去歇息吧,不然天亮了,你們可就沒得睡得了。」她調侃了一聲。

眾人看著她臉上有著倦意,也不想叨擾她休息,就一一離開了,而老王看了一眼顧久檸桌上的那個香囊,卻是眉頭皺的緊。

待眾人都重新歇息了,老王一個人離開了顧宅,去了一個小木屋,屋裡是一個小男孩,而老王此刻面容已經發生了變化,變成了魏健的模樣。

他是魏府家僕,但是同時他也是千面王,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魏王一直不放他離開的原因,現在他裝成了大廚,成功進了顧宅,也把藥粉藏進了香囊裡面,但是看到顧久檸病重,再想到這些時日的相處,他心裡也不好受,只能希望這葯真的只是讓她身子乏力,生病而已……

「兒子,你說爹爹是不是做錯了。」他摸著自家兒子的頭,心裡充滿了愧疚。

可是小孩子只是流著口水,然後扯他頭髮。

他家娃小時候發了高燒,正逢他金盆洗手,一貧如洗,沒有及時給他救治,後來縱然得了魏王爺的幫助,還是遲了,兒子也變成了這副模樣……

顧久檸第二日沒有早早去養生葯堂,以往她都是早上去了養生葯堂,只要看病的一滿十個,就立即趕去甜品鋪,畢竟養生葯堂現在是有李掌柜在,她心裡放心,而甜品鋪子她自然得投注更多的心血。

她一夜睡得沉,感覺到炙熱的視線,這才睜開眼,一看是容墨,眸子里的擔憂都要溢出來了。

雖然眉頭緊皺,但是也沒有辦法遮掩住那眉目間的英俊瀟洒,為啥她的男人怎麼可以這麼帥。

她美滋滋的看著他,這是在為自己擔心呢。

不想迎來了一個腦瓜崩,認識這麼久以來,他還從來沒有對自己動過手,這是第一次:「你打我。」可憐兮兮的模樣,加上她白的沒有血色的臉,讓容墨再多的氣,此刻也消了。

容墨上前傾身抱住她,忍不住吻了吻她的額頭,心疼她:「以後甜品鋪的事情,就交給陳如意和舜英舜華吧,你就不要去了。」他捨不得她這麼辛苦,自己的錢財就是她的,偏偏她要自己動手……

感覺到他的靠近,顧久檸本心中一甜,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旦他靠近自己,就覺得頭疼欲裂,如同針扎。

「我,我就要去,你不聽我的,就滾。」顧久檸覺得自己疼的有些難受煩躁,伸手一個枕頭就扔過去,容墨不想惹她不開心,故而躲開些,感覺到他的離開,顧久檸才覺得頭不那麼疼了。

也不知道別人靠近她,會不會也讓她這般難受,還是因為她剛剛動晴了,才難受?

這好好地感染風寒,怎麼整的跟那個神鵰俠侶里的絕情丹一樣,好想哭泣,可是連穿越加金手指這種事情都發生了,若是真的得了什麼怪病,她也不覺得非常意外。

「我只是怕你兩頭跑,太過勞累,你累了,我會心疼……」容墨站在床邊道。

顧久檸聽得心下感動,卻又是一陣疼痛,還真的跟絕情丹一個破模樣啊,當即心下慌得很,背過身去,不看他:「行了,我知道了,我現在還是好睏,我想睡覺,你先出去吧。」

「……」容墨沒有說話,良久才聽到門掩上的聲音。

而顧久檸立刻坐起來給自己把脈,偏偏除了感染風寒,脈象正常,莫非這是穿越後遺症?還是什麼穿越觸發裝置……

越想越亂,她乾脆閉上眼,什麼都不想,休息了好一會,舜英進來了,給她送葯。

她現在還感染了風寒,必須得喝葯。

「舜英,你去跟李掌柜說,以後我在養生葯堂坐診,一天只看三個病人,讓他根據輕重緩急來定。」她現在不知道自己身子是什麼情況,得暫時脫手這些生意了。

「是。」舜英應下,端著空碗下去了。

顧久檸還是覺得自己渾身提不起勁,好在剛剛和舜英刻意接觸了一下,卻是沒有絲毫的異樣,看來真的是只針對容墨啊。

就在顧久檸心裡因為這件事覺得焦急的時候,魏家也不輕鬆,趙家小姐跟這林菀婉莫名其妙就各種不合,一邊是趙家嫡女,一邊是魏王欽點的人,魏家老太太也只差是急白了頭髮。

她這是一個小廟,容不得兩尊大佛啊。

趙詩書本以為自己把林菀婉弄來,可以變成自己的助力,偏偏看到這張跟顧久檸相似的臉,就氣不打一處來。 第一百八十九章邀請

而這林菀婉無論她怎麼做,都像是打在了棉花胎上,讓她好生氣急敗壞。

好在這林菀婉已經快沒有利用價值了,不然她真的怕自己忍不住撕破臉皮。

「魏老太太過陣子就是八十大壽,林姑娘準備了什麼?」趙詩書問。

這次大壽,她早就跟魏家老太太說了,一定要把顧久檸給一起叫上,再怎麼說也是自家人,何況那林毅她早就打聽清楚了,現在就在那甜品鋪上幫著顧久檸做事呢。

趁著過幾日就是日子了,她準備今天帶著林菀婉「路過」一下那個甜品鋪子,這樣才能確保顧久檸回來。

此刻顧久檸已經到了甜品鋪子上,她最近心裡總是惴惴不安,怕甜品鋪子有問題,實在放心不下,所以就趕了過來,並且投入到賺錢里,可以讓她暫時的不去想著那些情情愛愛,這樣自己也會好受些。

看到鋪子上沒有什麼異樣,顧久檸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去,和林毅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她對這個弟弟來了解甚少,但是心裡也是喜歡的,肯吃苦,有上進心。

「在這裡這麼些日子了,可有什麼不順心的?」顧久檸一邊看著賬本,一邊跟他閑聊。

舜英舜華都不在,她又不是個悶葫蘆,自然只能拉著林毅。

「都挺好的。」林毅臉色微紅,平日里和顧久檸不怎麼接觸,但是隨著在她身邊做事,對她越發崇拜,現在自己心裡崇拜的人主動關心自己,他能不激動嗎。

一個女人能夠有這樣的經商頭腦,而且還能變著花樣做出這麼多好吃的,並且還讓人心悅誠服的尊敬她,能夠吃苦耐勞,而且還有著一手好醫術,並且願意給貧困百姓治病,絲毫不介意對方的身份。

能夠做到這般,單單論胸襟就是一般人比不上的。

這時林毅看著路過得那兩個女人,眼睛瞪大。

顧久檸新奇,難道是看到了天仙了?也順著視線看過去,就看到了那個模樣與自己很是相似的表妹林菀婉,她身邊站著的不是趙詩書還能是誰。

「阿姐!」林毅嚷著就跑了出去,這時候林菀婉也認出了林毅,當即激動地眼淚都要掉出來。

「林毅!」她沒有想到真的能夠見到他,她跟著那些人來了京城也是半信半疑,在做賭博,沒有想到還能真的看得他,心裡自然是驚喜。

「阿姐,你怎麼來京城了,也不同我說聲。」他鼻子微酸,他好久沒有看到阿姐了,心裡自然是想念的,只是一心想著等他日後出人頭地了,再去找阿姐。

冰鎮楊梅蜜桃凍

一笑嫣然 我遇到了一家好心人,把我帶來了這裡。」她就輕避重道,顧久檸卻是聽得眉頭一挑。

好心人?趙詩書可不是什麼好心人。

「妹妹,這就是你弟弟呀,果然是一表人才。」趙詩書出聲道。

林毅是認識趙詩書的,知道這人跟顧久檸不對付,當即眉頭就皺了起來,阿姐怎麼跟這種人混在了一起,下意識的就看向了顧久檸。

他這小動作放在林菀婉眼裡,那就心裡極為不好受了,難道自己不在的日子裡,弟弟心裡最重要的人已經不是自己了嗎?

見姐弟二人都看向自己,顧久檸施施然的走過去:「妹妹?趙詩書,我記得你妹妹叫趙詩雨,好像還在家呢吧。」她譏諷道。

其實趙詩書和林菀婉並不和,但是看到了顧久檸在,才故意裝模作樣,叫了一聲妹妹,一個鄉下來的女子,怎麼配得上這聲妹妹。

不等趙詩書擺出那副受害者的模樣,顧久檸又道:「站在這聊天也不是個事,進去聊吧。」說完自己帶頭進了甜品店。

趙詩書才剛剛準備擺出一副受了傷的表情,沒有想到顧久檸壓根不搭理自己,一時間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最後恨恨的跟著進了甜品店,她可不想在這街道上跟顧久檸發生什麼爭執,這個顧久檸可不是個好對付的。

看到兩個人都進去,林菀婉和林毅姐弟二人自然也是跟了進去。

「林毅,你長高了,也長壯了。」林菀婉看向林毅的眼神還是很欣慰的,看來當初讓林毅跟著來京城也並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起碼若是他跟著自己在林家村那麼個小地方,是永遠不可能養的這麼白嫩的,以前那個黑峻峻的小屁孩,現在成了英俊的大小伙了。

「阿姐……」林毅握著她的手,心裡酸酸的。

經過那些個嬤嬤的教導,現在的林菀婉比之前要看起來氣質調高了好幾個檔次,起碼沒有以前那麼眼皮子淺顯了。

蝸角 無事不登三寶殿,趙姑娘,說吧,什麼事。」顧久檸看著她,直言直語道。

「呵呵,我能有什麼事啊。」趙詩書現在不想跟她正面交手,桌子底下的腳卻是踢了踢林菀婉。

這麼點小動作,林毅學武好些時日了,自然是感覺出來了,卻是不做聲。

「林毅,我現在住在魏家,過些日子是魏老太太的八十大壽,不知道你跟顧姑娘願不願意過來,魏老太太很是想念顧姑娘,林毅,阿姐也很想你。」林菀婉最後那聲是說的真情實意,她確實很是想念林毅了。

林毅皺眉,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最後什麼都沒有說,看向了顧久檸。

顧久檸此刻從后廚拿了三塊小蛋糕遞上來:「嘗嘗吧,我請你們的,味道不錯……那個什麼八十大壽,我們會去的,你放心吧。」她坐在椅子上,表情冷漠,因為生了病,此刻臉上有些慘白。



莫非是因為孕吐了才這麼神色不濟?默默打量著顧久檸的趙詩書在心裡暗想。

「那真是太好了,到時候我可以跟弟弟好好聊聊了,真是許久未見了。」林菀婉大呼一口氣,顧久檸能答應,真的是太讓她開心了。

而林毅卻一直皺著眉頭,小嘴也抿的緊緊的。

「顧姑娘,你怎麼就拿了三個蛋糕,你不吃嗎?」 第一百九十章鴻門宴

「我最近身子不太舒服,不想吃太甜膩的東西。」顧久檸回了一句,看她眼睛滴溜溜的轉,就猜到了她已經想歪了。

「這樣啊。」趙詩書意味深長道。

林毅還想要跟林菀婉說些什麼,偏偏趙詩書待他們吃完了蛋糕就拉著林菀婉起身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