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憑著身上傷口破裂,經脈受損的李浩然,徹底爆發出了他的力量,一拳轟在了萬凌雲的劍上。

寶劍寸寸斷裂,眨眼之間李浩然轟破了萬凌雲的手臂,將萬凌雲擊飛了出去。


「殺!」

另外的幾個人也走到近前,以夾角之勢朝著李浩然殺來。

砰!砰!砰!

徹底放開的李浩然在沒有了什麼顧忌,雙拳一動,施展出了爆裂拳。

爆裂拳出,前方的四人眼前一花,接著被那剛猛的拳意轟成了碎片,鮮血流淌了一地。

如今,還站在李浩然面前的僅剩下了歐小白一人。

地上陽九無力的喘息著,萬凌雲皺眉,搖搖晃晃的欲要站起來。

「李浩然,你必須死!我說過,今天你必須死!」

說著,歐小白毫不猶豫的捏碎了手中的碧綠色的瓶子。

噗!

一團濃濃的氣體從瓶子裡面釋放出來,瞬間蔓延開了數十米,將整個被陣法圍困起來的空間籠罩。

「啊……」

先前,被李浩然砸暈的那個武宗發出了一聲狂叫,緊接著身上的血肉被這周圍的毒氣所腐蝕,地上的屍體也漸漸化成了一灘血水。

也在這個時候,萬凌雲和陽九小心的將一顆藍色的藥丸吞入了口中,避免了被毒氣消融的下場。

李浩然身上的鱗片傳來了沸水般的聲音,且上面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氣泡。

「哈哈!李浩然,這腐蝕之毒可腐蝕皇者之兵,你區區一個武宗要如何抵擋!今日,我說過,一定要殺你,就一定會殺了你的!」

歐小白笑著,一步步朝著李浩然走去,他手中的劍輕輕碰觸著地面,發出了聲聲的叮鐺響。

嗡!

「呵呵,那可不一定!」


李浩然呵呵一笑,意念一動,潛伏在周圍的正氣刀嗡然閃現,化光瞬間洞穿了歐小白的胸口。

噗!

接著,李浩然在歐小白的震驚之中,雙拳一動,毅然轟碎了對方的腦袋。

「垃圾!就是垃圾!」

李浩然搖頭一嘆,左手之上光芒一閃,瀰漫周圍的毒氣嗡的一動,倒卷盡數被他左手上的光芒吸收,周圍的空氣復又恢復了原先的樣子。

只不過,這裡的十幾個人,如今僅剩下了陽九、萬凌雲和歐小百的殘屍。

「不可能!這個毒就算是武侯都要喪命,你為何沒事?」

萬凌雲看著李浩然,眼中泛著莫大的驚恐,沉聲吼道。

李浩然微微一笑,先是將歐小白的藏玉取下,接著來到陽九身邊,看著陽九輕聲說道:「自作孽不可活……」

噗!

接著,李浩然在陽九絕望的目光之中,抬腳踩碎了對方的腦袋。

「啊……」

正在這個時候,不遠處正踉蹌著逃走的萬凌雲忽然傳出了一聲慘叫,接著整個人臉色一變,轟然倒地。

且在萬凌雲的身上,一道若隱若現的影子浮現,將萬凌雲身上的一切生機力量吸收之後,化作了一道光芒消失在了李浩然的身前。

「……夢魅……」

李浩然心頭一動,看著前方被吸成人乾的萬凌雲,後背泛起了一抹冷意。

呼!

扭頭之間,李浩然並未看到任何的東西,他長長出了口氣,只道自己太不小心了,彎身取下陽九的藏玉,雙手一握,將正氣刀抓在手中,沒有任何猶豫的朝著前方的陣法轟去。

轟!

一聲翁鳴響起,失去人控制的陣法破碎,李浩然也跟著恢復了原先的狀態。

啪噠!啪噠!

這裡的血腥味,很快就被人發現,引來了一隊穿著刑罰宮弟子衣服的神宮門人。

李浩然看著來到不遠處,被這道路上血水震驚的眾人,嘆了口氣說道:「他們是刺客!」

「少主放心,我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說著,這些人也沒有懷疑李浩然的話,先是將萬凌雲、陽九和歐小百的屍體收走,接著又留下了幾人打掃這裡。

李浩然心中始終有一種危險的感覺,他知道刺殺自己的夢魅一定在附近,可他卻想不明白,為何方才夢魅不出現。

「……呼!趁著還有些力氣,暫且先回宮吧!」

李浩然一嘆,並未繼續去寶庫,而是返回了宮殿。

在回去的路上,李浩然的氣息越來越弱,體內的傷勢複發不說,因為強行運轉人龍變,使得他的體力幾乎消耗一空。

幸虧他體內的浩然正氣消耗的並不多,才足以維持他繼續走回宮去。

他越是往回走,心頭越冷,越是覺得危險臨近,也讓他不由快速走了幾步。

噗!

正在他心事叢叢的回到宮殿,欲要打開宮殿大門的時候,一道無形之刀轟然出現,徑直刺穿了李浩然的身體。


砰!

李浩然身體一震,雙拳下意識間揮出,將前方攻擊他的人轟飛出去。

「好狡詐的夢魅!」

看著前方身形飄動,朝著他側面一動的光影,李浩然眉頭皺起,沉聲說道。

砰!砰!

且在這個時候,李浩然聽到了一陣聲響,借著前方被他拍開的宮殿大門,看到了內中白蓮子正在瘋狂的對著空氣攻擊。

顯然,刺殺白蓮子的夢魅也出現了……

桀!桀!

攻擊李浩然的夢魅發出了一聲怪叫,沒有任何停留的朝著李浩然這邊殺來。


李浩然連連出招,可總是被夢魅提前感知,擋住了他的攻擊,且還用同樣的招式,同樣的方法將他重傷。

三個呼吸之後,李浩然身上傷口密布,鮮血淋淋,看起來竟比先前競技時,還要慘烈。

可前方的夢魅,卻沒有半點的傷勢,反倒是笑吟吟的看著李浩然,那笑容好像是在嘲笑一般。

「拼了!小神通,力劈華山!」

李浩然知道憑藉他以前的功法力量和戰略,根本無法戰勝夢魅,當下放空思想,將他苦修三日,才略有小成的神通之術施展出來。

他沒有去想什麼策略,也沒有去想任何的後手,只此一招,別無他想。

前方夢魅的笑容戛然而止,它忽然感應不到李浩然的想法,看著施展陌生刀法的李浩然,夢魅手中的刀忽地一震,就要施展神風刀陣,這一絕殺之術。 第二百五十九章斬夢魅

「力劈華山!」

李浩然雙眼通紅,強行施展小神通術,使得他的傷勢更為嚴重,且血液流速的加快,讓他的髮絲漸顯灰白。

此刻,李浩然整個人好似蒼老了許多,身上流露出垂垂暮年之氣,體內強大生機被一股奇異的力量所封禁,讓李浩然死氣濃厚……

可他的眼中,戰意衝天,光芒逼人,手中的刀如那天罰的屠刀一般,在慢慢舉起的時候,忽然散發出了一種猶如實質般的血色光芒,內層之中一道柔和的浩然正氣包裹在內。


雙重力量,雙重氣勢,此刻刀意盡顯,氣勢迸發,超越他修為的力量在他的手中釋放出來,竟震得周圍宮殿瓦片瑟瑟,樑柱晃動,震得園中花草枯榮,狂風舞動。

這一刻,李浩然眼中在無他物,僅剩下了前方的夢魅。

「殺!」

一聲狂吼,李浩然毅然出刀,舉過頭頂的刀,在他的動作下,轟然落下。

血色光芒衝刺天空,一道長達百丈的紅色血刃從天而降,帶著一股劈山之威,朝著前方的夜魅轟擊下來。

這一瞬,夢魅腳步邁出,神風刀陣早已施展完畢,當他回到先前站立位置之時,頭頂的刀光落下,帶著天威,帶著怒意,更帶著毀滅。

轟!

光影剎那落下,速度極快,卻又很慢,夢魅神色大變,正欲化光逃走,卻被這籠罩了百丈的刀光從頭劈到了腳。

噗!噗!噗!

也在這個時候,環繞李浩然周身的刀光泛起,不斷的斬在他的身上,死亡又一次臨近,這一次李浩然卻是微笑以對,他殺了夢魅,夢魅也殺了他,這一刻李浩然竟不再抵抗,而是閉上了眼睛。

轟!

又是一聲巨響響起,李浩然的宮殿外宮門被刀光破碎,一條深約數米的溝壑被斬出,在刀下的夢魅已經不知所蹤。

等死的李浩然並未感受到多少的死亡痛苦,反倒是感覺自己的心裏面似乎多了一些什麼,仔細一看,卻發現什麼都沒有。許久他緩緩睜開了眼睛,卻驚訝的發現,他還是他,這裡還是大唐神宮,眼前一道深深的溝壑浮現眼前。

「我沒有死?」

李浩然眉頭皺起,眼神中泛起了一抹疑惑。

他低頭之際,正看到腰間有一碎塊落下,這令他不由一愣,趕忙抬手一摸,摸出了十幾塊金書碎塊,從這些碎塊的痕迹上,可以看出,這是一枚令牌。

此令牌正是他向黃泉討要的那一面可以自由出入大千幻變宗陣法的令牌,卻沒有想到,在關鍵時刻,此令牌竟然保護了他一命。

「呼!時也,命也!」

李浩然長長出了口氣,將令牌的碎片捏碎,扔到了地上,正待他迴轉之時,只覺得腦袋一片眩暈,雙腿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少主!」

翠兒焦急的聲音在李浩然的耳邊響起,緊接著一道清香撲鼻而來,李浩然被一雙柔軟的手輕輕扶起,接著李浩然感覺他似乎躺在了極有彈性的軟床上一般。

滴答!滴答!

滴滴水滴落下,讓李浩然略顯模糊的眼中生出了一絲光芒,他不由嘆了口氣:「下雨了么?」

力竭之後,傷勢複發的他,不僅血液虧損的厲害,就連生命本源都被夢魅臨死前的一擊所禁錮,讓他得不到生機的滋養,整個人有一種垂年暮老的感覺,更讓他有一種心累的感覺。

聲音響起,接著李浩然就看到了一雙淚眼朦朧的雙眼,然後他感受到一雙輕柔的手正撫著他的頭髮。

略顯明亮的眼睛裡面,看到了一雙悲涼的眼睛,那俏美的臉上一片蒼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