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汰卻毫不在意伊天奇的無比憤怒的神情,又將一個漆黑色、形如草莓的果實強行餵給了羅雨欣。

在絕對實力面前,羅雨欣和伊天奇只能任人擺布,可此時,伊天奇也被汰給禁制住了,無法動彈。

越來越多的人在旁邊看戲,有人冷嘲熱諷,也有人暗自同情,可沒有一個人敢出手幫忙。

而上官玉兒也幾次求她大哥幫忙,可上官行風卻無動於衷,甚至還止住了上官玉兒,不讓她出手幫忙。

「你到底要幹什麼!」伊天奇怒吼,神色無比的冰冷,因為汰已經在觸碰他的底線。

「放心吧,這是我們零族的黑靈果,是我們零族族長交給我這個任務時送給我的,連我自己都捨不得吃呢」,汰眼神中明顯有些惋惜,因為黑靈果實在是太稀有了,比之星藍藻丹都要珍貴,若不是他這個任務過於重大,零族族長也捨不得用黑靈果獎給他。

當然,為了成功完成這個任務,汰也可以毫不猶豫的將這顆黑靈果送出去。

「她要是死了,我一定會殺了你!」伊天奇盡量想要保持內心平靜,可青筋暴跳。

「看你的表現了」,汰淡淡的道:「黑靈果具有護心脈之功效,星藍藻丹雖然比較狂暴,可黑靈果卻可以完全壓制住星藍藻丹的狂暴靈氣,使使用者可以平穩的提升實力和境界,但是黑靈果畢竟是我們零族的零果,需要用零力引導才會慢慢背她消化,所以你一旦不認真替我做事,我就停止用零力幫她煉化黑靈果」。

「強行服用這麼強的靈藥,沒有絲毫後遺症?」伊天奇聞言,衝動的神色稍稍緩和了些,不過伊天奇雖然確定汰也不敢亂來,但他也不敢大意.

「後遺症?」向來都很淡定的汰都有些把持不住了,臉頰都有些抽搐,

「難道沒有?你會這麼好心?」伊天奇盯著汰,不相信他會這麼好,畢竟他剛才還擺出一副要對羅雨欣下狠手的樣子呢。

「我有你大爺的,趕緊給我滾,不然老子真讓你婆娘上西天」,汰再也忍不住了,眼珠子里火冒精光。

上官行風見到汰這般模樣,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

上官行風忍不住多看了伊天奇兩眼,心中嘖嘖稱奇,沒想到堂堂汰居然會被那小子給氣成這樣,那小子還真是有些意思。

而此時,羅雨欣的神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只是無法言語。

「她快撐不住了,你還不快些幫她?」伊天奇見狀,不由得大叫。

「那你還愣著幹什麼?」汰盯著伊天奇,一臉怒意的反問道。

星玄天幻傳 ,只好再次朝神桑樹跑去。

「等等!」突然,汰叫住了他。

「你還想怎樣?」伊天奇回頭,眉頭一皺,不過看到汰已經開始出手替羅雨欣引導她體內的黑靈果了,而羅雨欣的神色也好多了,伊天奇也放心了不少。

汰的臉頰抽了抽,伊天奇的態度讓汰很不舒服。

「我告訴你,你若沒有成功完成任務,我就會直接吞噬了她」,一想到在一個人類女子身上浪費了兩枚如此寶貴的靈藥,汰想想都心痛。

看到汰那抽動的神色,伊天奇心情大好。

而這邊……

慕雁兒看到伊天奇進去了,心中甚是詫異,因為她可以清楚的感知到神桑樹上的光陣有多強!

「我試試」,最終她還是有些不服輸,覺得一個毛頭小子都可以闖進去,她難道用玄玉劍都無法破開來?

況且為什麼汰如此想要得到神桑樹內的東西?莫非真是世間罕見的寶物?

慕雁兒果斷出手,玄玉劍發揮到了極致,一劍劈落,形成一道巨大的劍影,強大的劍氣,狂暴的空間之力瞬間撕扯開一條通路,直達神桑樹中心部位。

眾人見狀紛紛欣喜,可當劍影落到一半之時,一股極其強大的反震之力直接將慕雁兒擊飛!

還好玄玉劍主動護主,散發出陣陣空間餘輝,替慕雁兒抵擋住了絕大半部分傷害。

可饒是如此,慕雁兒也不好受,咽喉一腥,但被慕雁兒強行咽了回去。

很明顯,反震之力太強,慕雁兒也受了重傷,無法再發動攻擊。

整個神桑樹都是陣法包裹,可惜慕雁兒雖然實力強,但對於陣法方面卻並不精通,倒是她太低估了神桑樹的反擊之力了。

這一下,她直接重傷,而且是極為嚴重!

「他大爺的,誰他媽在發神經?」

慕雁兒被擊飛的時候,同樣有一道人影被擊飛,那正是伊天奇,劇烈的疼痛讓伊天奇忍不住破口大罵。

本來伊天奇已經闖進神桑樹內部了,正想沿著主幹往上爬呢,可誰知這神桑樹突然劇烈一震,一道極強的劍影從伊天奇側身劈過,要是稍稍再往伊天奇這邊偏一點,伊天奇便直接被劈成兩半了。

雖然沒有劈著伊天奇,可劇烈的震蕩也讓伊天奇觸動了周身陣法,伊天奇也直接被陣法的反彈之力和劍影的靈力風暴沖飛出來。

伊天奇無緣無故受了無妄之災,能不動怒嗎?

不過好在伊天奇**極為強悍,而且只是受到了能量衝擊,所以只是擦傷了一些而已。

而對於其他人……

「劈開一條路來了!大家快上」,沒有人理會倒在地上的慕雁兒和伊天奇,紛紛衝過去,因為慕雁兒的玄玉劍斬出了一條通道,直接通向神桑樹內部。

秦宗和鴻蒙也示意了一些小弟去探探情況。

「哥,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上官玉兒也不知道這神桑樹裡面有什麼寶物,大家都這麼想要上去,心中難免也有些好奇。

「不用了,裡面應該什麼都沒有」,上官行風搖了搖頭,道。


「那為什麼這麼多人想要上去找寶物?」上官玉兒不解,可她感覺自己大哥不會說謊。

「貪念!」上官行風面對眾多正在你爭我搶想要先衝上神桑樹的學員,輕聲一嘆。不過上官行風不會將心思放在這些沒用的事情上,他依舊很想看看汰看重的那個神墜是什麼。

上官玉兒聽了上官行風的話,似懂非懂,只是她很想知道為什麼那個汰非得威脅伊天奇去做這些危險的事情。

可這棵神桑樹畢竟極其高大,慕雁兒雖然一劍劈出一道口子來了,可進去的學員才發現那些沒有被劈開來的地方依舊充滿了危險,最後他們又不得不退出來。

當他們發現現實並沒想象中的那樣時,他們才將目光落在了正在盤腿在地上試圖恢復體力的慕雁兒。

「慕雁兒學姐,你要不再來一劍吧」。

「對啊,也許只需要一劍了,便可露出裡面的寶物了」。


……

慕雁兒睜開眼睛,冷冷的看了一眼眾人,心早已冰冷,年少時的痛苦經歷已經讓她早已看透人心冷暖。

伊天奇本來心中還來氣,這他媽誰這麼缺德啊,非得這麼暴力?就算這要這麼干,好歹也要通知一下他或者等他下來啊!

可當伊天奇看到始作俑者也受了重傷,而且還是個漂亮的的冰山美人時,伊天奇心中的怒意也消散了許多,但並未全部消散。

不過當伊天奇看到眾多人不但不關心一下那女子的傷勢,反而還一個勁的催促那女的繼續出手時,作為一個男人,伊天奇忍不住了,於是乎,伊天奇果斷的爬了起來。

「喂,你們這群人幹什麼,沒看到她受了重傷?」伊天奇從人堆里擠過去,氣惱的數落了眾人一眼,而後瀟洒的走到慕雁兒身邊,主動伸出手,想要扶慕雁兒起來。

對於突然冒出來的一個如此『熱心』的男人,慕雁兒冰冷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自信的打量了伊天奇一番,看到他一臉真誠,沒有一絲做作,一直冰凍過的心突然有些觸動。

慕雁兒竟然主動的接住伊天奇伸過來的手,借力站了起來。


「這時候了,還喜歡沾花惹草,你男人看來也是一個風流之人」,汰見狀,有些不滿,自己在這裡不停的給羅雨欣輸送零力,幫助她煉化黑靈果,而伊天奇倒好,竟然去討好別的女人了。

「天奇哥哥才不是這樣的人」,羅雨欣才不允許別人說伊天奇的壞話,在羅雨欣看來,伊天奇向來都是這麼體貼人的。

不過就在眾人的錯愕之中,同時也在慕雁兒反應不及之中,本來好意拉起了慕雁兒的伊天奇又突然一掌下去,將慕雁兒打倒在地! 第五百三十九章破光陣,取盒子

「這是怎麼回事?」眾人皆驚。

「這人神經質吧?將人扶起來了,卻又將人推倒在地」。

「有人想找死!」

……

眾人無不詫異的盯著伊天奇,覺得他腦子有問題。

「你!」慕雁兒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一個男人這般戲弄!虧自己之前還覺得他有些與其他人不一樣。

慕雁兒真心後悔了,她後悔自己的心冰封的不夠堅固,後悔在那眼前這人伸出手的那一瞬間被感動了,後悔自己有眼無珠,以為眼前這個男人跟其他人不一樣,可惜她錯了!錯的離譜!

慕雁兒心中升起一股無名怒火,氣不打一處出來,結果氣息不穩,胸中悶氣,一口鮮血再也吞咽不住,吐了出來,內傷再次加深。

可令眾人再次詫異的是,伊天奇再次伸出了手。

慕雁兒真心發怒了,她沒想到他比其他人更可惡,還想一而再再而三的戲弄她!

「你好大膽子,竟然還敢戲弄我,我非殺了你不可!」慕雁兒不管三七二十一,強行催動體內亂竄的靈力,御動玄玉劍,想要斬殺伊天奇,可惜被伊天奇輕鬆的當下了。

伊天奇盯著慕雁兒,神色淡然:「我知道你的實力比我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現在,你受了極重的傷,而且氣息不穩,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慕雁兒冷冷的盯著伊天奇,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意。

自從她冰封了自己的內心之後,她就很少在別人面前顯露出自己的殺意,但這次,她殺氣凌人。

「這麼說你是看到我受了重傷,故意藉機羞辱我?」

可伊天奇絲毫沒有在意慕雁兒的殺意,一把強行將慕雁兒拉起來。

被拉起來的慕雁兒立馬一甩袖子,將手從伊天奇的手裡掙脫出來,而後玄玉劍一揮,劍尖直抵伊天奇咽喉,但是伊天奇卻一把將玄玉劍彈飛了。

伊天奇盯著慕雁兒,神色有些冰冷了下來。

「我不知道你是誰,可能你是什麼天才神女,不過這與我無關。但你太不把別人的生命當一回事了,縱然你可以漠視自己的生命,但是你不可以漠視別人的生命!」伊天奇指著神桑樹上那一道巨大的劍痕,怒道:「當時我還在神桑樹上,而你卻不管不問,直接一劍劈來,你可曾想過當時的我是什麼感受?」

面對伊天奇的突然質問,慕雁兒愣住了,她從未想過別人敢這般指著鼻子罵她,更沒想過伊天奇質問的這個問題!

「不過還好,我也沒受到重傷,所以第一次,我拉你起來,然後將你推倒,我兩也算是扯平了」,伊天奇伸手拿出一個裝了療傷靈藥的玉瓶,強行遞到已經有些獃滯的慕雁兒手裡,繼續道:「我第二次伸手拉你,純粹是想拉你起來,沒別的意思,當然,非要加一個理由的話,那就當是感謝你為我開出一道口子來了,這樣我進入神桑樹內就方便多了」。

言畢,伊天奇轉身就走,留下有些愕然的慕雁兒。

伊天奇的舉動,已然成為了眾人的焦點!

「奇葩!」汰對伊天奇只能用這兩個字來形容了。

就連上官行風都有些咋舌,他第一次看到慕雁兒居然會被一個毛頭小子教訓一頓。

對於慕雁兒來說,恐怕今生都無法忘記剛才發生的一切。

慕雁兒從未想過有一個人竟然敢這般對她說話,而且說得讓她無法辯駁!

從慕雁兒擁有強悍的實力起,無人不是媚顏奉承亦或是對自己敬而遠之,可沒有一個人敢向伊天奇這般,完全不把自己的實力當一回事!

伊天奇並沒有在意慕雁兒會這麼想,他也懶得去多想,只要順自己的意就行。

伊天奇再次從慕雁兒破開來的口子處進入神桑樹內。

此時,場內變得安靜了下來,似乎都想看看伊天奇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怪異之人能否真的闖入到神桑樹內部,得到所謂的『寶藏』。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伊天奇始終都沒有再出來過,眾人的神識也感知不到神桑樹內部的情況,很多人都失去了耐心,離開了這裡,去另外的地方尋找殘存的寶物。

而祭壇周圍的那些殘存的神料和靈石也不知何時被人偷偷拿走了。

最後,上官行風告訴眾人, 莫主

眾人相信,上官行風的話基本是不會有假的,而這直接導致眾多人都紛紛離去了,當然也也有一些不太相信的人繼續堅守了一會兒之後,最後也沮喪這一個腦袋離去。

就連秦宗等人都散去了,唯獨上官兄妹以及眾多零在場,慕雁兒也不何時悄無聲息的離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