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舒顏有些納悶,連忙回頭,卻發現背後什麼也沒有。

於是有些好奇地問道:“小籠包兒,你在看什麼呢?”

小籠包兒這才收回目光,一臉失望地問道:“媽媽,你一個人回來的?”

“對啊!要不然呢?”舒顏仍然納悶。

“帥叔叔呢?他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小籠包兒皺着眉頭,似乎很不高興。

舒顏哭笑不得!

看他這樣子,怎麼好像肖珃已經是他們家的一份子似的?

但是,小籠包兒畢竟還是個孩子,他喜歡一個人,就希望和那個人多一些時間在一起玩耍。

這些,舒顏能理解。

於是,她一邊換鞋子一邊解釋道:“寶貝兒,肖珃叔叔自己有家,爲什麼要跟我一起回來這裏?這裏,並不是他的家啊!”

小籠包兒已經皺着眉頭,振振有詞地反駁道:“可是,昨天晚上帥叔叔是跟你一起出去的,爲什麼現在還沒回來?”

舒顏愕然!

被小籠包兒這麼一說,倒是好像肖珃被她給拐走了或者弄丟了似的!


而且,還這麼理直氣壯地質問她,她可是他的親媽耶!這孩子到底想要鬧哪出?

舒顏換好鞋子後,小籠包兒已經挺直腰板兒站在了門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這小眼神兒,一點也不像一個四歲的孩子凝視心愛媽媽的表情,倒是有點兒像是警察在質問犯罪嫌疑人!

舒顏止住了笑,非常認真地對小籠包兒說道:“小籠包兒,昨天不是我把肖珃叔叔帶出去的,而是,肖珃叔叔把我給帶出去了!這個問題,你要搞清楚噢!”

小籠包兒轉了轉眼珠,像是在思考。

“好了,媽媽現在回來了,你難道不開心嗎?”舒顏說罷,俯下身打算抱小籠包兒。

誰知,小籠包兒突然推了舒顏一把,目光直直地朝着門口望去,好像看到了什麼心愛的寶貝兒一樣。

舒顏詫異,正準備回頭,小籠包兒已經繞過她朝着門口方向跑去。

一邊跑嘴裏還一邊叫道:“帥叔叔,你終於回來了!”

舒顏轉過身的時候,小籠包兒已經被肖珃抱在懷裏。

肖珃問道:“小籠包兒,想我沒?”

“想! 總裁他總是不開森 !”小籠包兒一邊說這話,一邊伸出手環繞住肖珃的脖子。

一時間,舒顏竟有些恍惚。

曾幾何時,小籠包兒這些話是說給她聽的,他的這些舉動,也是對她纔有了。

現在,對象怎麼突然就變成肖珃了?


舒顏正準備說點兒什麼,背後突然傳來劉香秀的聲音:“哎呀,原來是肖先生來了?你快坐,額給你切點兒水果去…..”

舒顏轉過頭的時候,劉香秀已經忙着去廚房切水果了!

她本來是家裏的主人,現在竟然遭到家中人的冷遇?

正在憤憤不平,肖珃已經抱着小籠包兒走到了她面前,語氣淡然地問道:“下班了?”

語氣仍然像是詢問家中的一份子似的,和昨晚酒後無賴的狀態完全不同。

“嗯。”舒顏問道,“你怎麼一下班就來我這裏了?你的家在對面。”

舒顏說罷,還特地朝着對門的方向指了指。

肖珃非但沒有想要打道回府的樣子,反而抱着小籠包兒朝着房間裏邁進了一步。

舒顏連忙跟了上去,問道:“肖珃,你以後能不能不要一下班就回我家?”

肖珃在沙發上坐下,然後放下了小籠包兒,問道:“小籠包兒,你歡迎我來嗎?”


“歡迎!”小籠包兒脫口而出,說罷還特地朝着舒顏看了一眼。

那小眼神兒裏,竟然帶着挑釁的味道。

“可是,你每天一下班就來我家,也不怕別人誤會?”舒顏又問。

“誤會?”肖珃四處看了看,問道,“這裏一梯兩戶,樓上樓下的鄰居你我都不認識,人家也不認識我們。這十樓,就你我兩家,還能有誰誤會?”

肖珃話剛說完,小籠包兒就馬上表示支持:“對!我不誤會!”

舒顏正準備說點兒什麼,劉香秀已經端着一大盤水果出來了:“額也不會誤會的!”

說罷,將水果放在了肖珃旁邊的茶几上,站起身笑眯眯地看着舒顏,意味深長地說道:“舒小姐,咱們和肖先生是鄰居,鄰居之間就是要多來往聯絡感情纔對嘛!”

劉香秀話裏的意思,舒顏明白。

畢竟,他們剛搬新家,人生地不熟的,多個熟人就多一份互相照應的機會。

但是,她怎麼還覺得,劉香秀如此歡迎肖珃,並不單純是爲了互相照應呢?

舒顏正想着,肖珃突然開口了:“我今天來,是打算跟你說說關於倪敏的事情…..”

舒顏這纔想起,早上去上班的路上,她拜託過肖珃幫忙找倪敏愛人的事。

只是,沒想到他會這麼快就有了消息。

“這麼快就找到他了?”

“還沒。不過已經瞭解到了一些情況,所以,我今天特地過來想跟你彙報一下。”肖珃說得很認真,特地用了“彙報”這個詞,來證明他並不是無所事事閒來串門的。

舒顏終於笑了:“別這麼客氣。小籠包兒,你快跟劉奶奶去玩玩具,媽媽有事情想要和肖叔叔商量。好不好?”

小籠包兒膩着肖珃,不太想走。

但是,最後還是被劉香秀給拉到了客房裏玩玩具了。

小籠包兒走後,肖珃說道:“倪敏的愛人叫方偉,目前是一家中介公司上班……”

舒顏聽到這裏,眉頭不禁皺了皺。

方偉……中介公司…….


怎麼感覺,有點兒熟悉呢?

肖珃並沒有察覺到舒顏神色中的異樣,繼續說道:“倪敏和方偉是初戀情人,兩個人從小青梅竹馬,從小學到大學一直在一起,後來結婚生女也是順理成章的。但是,後來隨着倪敏事業的不斷髮展,以及方偉投資失敗,二人的差距越來越大。也就在這個時候,方偉有了外遇,二人開始分居。”

舒顏聽罷,暗暗嘆了口氣:“當兩個人的差距拉大,二人的關係真的不是隻有愛就可以維繫的。無論是戀人之間,還是夫妻之間,都是如此。一旦出現差距,就會失衡。”

舒顏說到這裏的時候,腦子裏突然閃過孫小芸那張喜怒無常的臉。

“在我看來,並非如此。如果兩個人分開,和事業發展並沒直接的關係,最大的問題,是兩個人之間缺乏溝通,沒有認真地去解決生活中的問題。所以,才導致這樣的結局。”

舒顏聽了肖珃的觀點,有些意外。

據她所知,肖珃此前並沒結過婚,卻對婚姻有這樣的感悟,實屬不易。


想到這裏,舒顏問道:“肖珃,你之前有過女朋友嗎?”

肖珃想都沒想,直接回答道:“有。”

舒顏不由地一怔:果然,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可能沒有女朋友呢?

不過,她還是很想知道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後來呢?怎麼分開了?”舒顏又問。

“我也不知道,總之她後來……她提出了分手。”肖珃說着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舒顏。

“現在呢?她在哪裏?”舒顏又問。

肖珃繼續一瞬不瞬地盯了舒顏一會兒,一字一頓回答道:“就在我的眼前。”

舒顏:“……”

她這才意識到,肖珃說的是她!

她望向肖珃,兩個人的目光就這樣撞到了一起。

舒顏慌忙收回目光,岔開話題:“我最近想去見見倪敏的前夫方偉。”

肖珃停頓了幾秒,纔回答道:“好。我先去找找他,然後……”

肖珃話還沒說完,舒顏就說道:“我可能已經見過他了。”

“見過他?”肖珃不解,“什麼時候?”

舒顏一邊回憶着一邊說道:“當初我準備搬家的時候,找了一家中介公司。給我介紹這套房子的人就叫方偉。所以,他很可能就是倪敏的前夫。”

“這麼巧?”肖珃蹙眉。

“不過,現在我也不能確定。明天下午我去那家中介公司看一看,確認一下。”

“也好,我跟你一起去。”肖珃說着便站了起來。

“不用了,總不能什麼事都麻煩你吧?”

肖珃並沒有做多的解釋,直接說道:“明天下午六點,我去雜誌社樓下接你。”

說罷,就離開了,沒有給舒顏改變主意的機會。

大概是這段時間和肖珃接觸的太多,舒顏感覺自己竟然開始有些依賴他了。

這種感覺有些矛盾,在理智上她覺得自己和肖珃不可能再重新開始,可是在感情上卻無法真正將他忘掉,更沒有辦法將曾經的往事抹去……

她本能地想要去接近肖珃,但是一旦他靠近,她又本能地想要後退和逃避……

大概是由於太累,這天晚上,舒顏躺下之後就開始迷迷糊糊地做起夢來。

夢裏,竟然見到了父親舒慶明。 舒慶明像小時候那個撫摸着她的頭,說道:“顏顏,別後悔自己的決定,你這樣做,都是爲了報恩,餘錚對你那麼好,爲了我差點兒失去了性命,還有什麼比一個人的生命嗎?”

舒顏還像當初一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確實,還有什麼能比生命更重要?

шшш ttk an c○

可是,即便是懂得這個道理,她心裏還是不願意。

“我知道你不願意,對不對?”舒慶明收回了手,嘆了口氣。

舒顏沒有回答。

“餘錚爲了我們付出了這麼多,我們不能對不住人家。我這一生都不喜歡虧欠別人……”舒慶明說着,眼圈就紅了。

舒顏的眼圈也跟着紅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