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之後,青陽也沒跟夏梨清這個溫柔的少女多說什麼了,他們的商隊正準備要紮營,她也是跑過去幫忙了。

而青陽,則是一個人在車棚里,靜靜養傷,恢復體力。

此刻,他的口中念念有詞:「無界無昧,無心無死,無欲無求,萬物歸清,化元流經,生氣死氣,一元聚,二元散,三元開,四元破,五元歸一清!」

這些口訣,正是歸元一清訣的口訣。按照千層石上的記載,這歸元一清訣的前二元境都具有強悍的治療效果,而今青陽正是在修鍊這口訣,目前將之修鍊成功了,對於青陽的恢復傷勢還有經脈修補,有著極大的作用,這也是青陽確鑿自己還能夠繼續修鍊的本錢。

至於說后三元境,青陽對之沒有任何想法,哪怕千層石上說這后三元境具有強大的攻擊力,但在他看來,歸元一清訣僅僅修鍊起點就是任督境了,那要將之修鍊到后三元該有多難呢?眼下青陽並不需要想太多,只需要恢復身體就行了。

就這樣,青陽在車棚里打坐,一直到了黑夜爬上車窗,他才是緩緩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同時一抹喜意也是湧上臉龐,這歸元一清訣果然有用,青陽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有一股氣在緩緩聚集,而那股氣,對他的經脈,有著很好的修補作用。

眼下,只要能恢復到沖帶境的實力,青陽就滿意了。

因為,今天青陽王識掃動下,修為最高的夏東凌也不過是沖帶境巔峰而已。倒是那夏梨清,修為似乎十分的低,低得有些不合理。

這讓青陽感覺有些奇怪。(未完待續。。)

ps:初音妹子又投了月票,還是兩張,贊一個! 冷月懸空,中炎大陸的夜晚,跟南炎大陸的夜晚有些不同,似乎這中炎大陸的氣候更加寒冷些,不到夜半,如今已是冷風入車,好在青陽身強體壯,倒也不怕這寒風。

青陽飯後便是盤坐在車棚內,雙手以一種奇快的印法在緩緩變動著,而隨著那印法的進行,一道道無形的氣也是緩緩在青陽的體內聚集著,按照歸元一清訣的說法,這種氣實際是王氣凝實到一定程度才能產生的,而這種氣自然是比王氣的療傷作用要強多了。

那股氣猶如一雙聖手在青陽那破損嚴重的經脈不斷修復著,而隨著那氣的聚集,青陽的身上也是有著一道淡淡的光暈在體表緩緩閃爍著,十分的柔和。

很快地,隨著那經脈的細微修補,青陽那渾身脹痛的感覺在此刻也是明顯的減弱了不少,同時天地間也是有著一絲絲的王氣緩緩被青陽吸納而去,有了一點點王氣加以輔助修復身體,那效果也是好了不少。

「這歸元一清訣還真是神奇,居然真的修復了破損的經脈,雖然速度有點慢,但這樣一來,希望就有了。」青陽在心底暗暗稱奇道,同時雙手繼續不斷的結印,按照那口訣的迴路一遍又一遍的循環著。

這寂寥冷冽的黑夜裡,青陽一人獨自在車棚里,怡然自得修復著那在外人看來無法修復的經脈,按照他的估計,如果他能在這半個月內的時間裡將這歸元一清訣突破到一元聚境,那麼青陽便有一定把握恢復七八成的實力。

七八成的實力,加上青陽一些獨特的手段,想來在這中炎大陸,應該暫時能保住性命,至於今天那夏東凌的態度。青陽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因為這世界本來就是強者至上,弱者永遠沒有讓人重視的可能。

而顯然,傷勢嚴重的青陽,無疑便是一個他們眼裡的弱者,甚至是拖累。

在青陽修鍊間,這迷幻森內也是有著道道低沉的邪獸咆哮之聲,再加上這清冷月光,讓人不由覺得一陣寒意從心底騰升而起。好在這夏家商隊中也不乏強者,在青陽的感知下。沖帶境強者的數量居然有十位數,想來以這樣的陣仗,一般的邪獸也是威脅不了他們。

呼!

良久,青陽的雙目緩緩睜開,一口濁氣順著喉嚨吐了出來。雙目之中閃過一絲清明,旋即又是歸於平靜。如今的青陽。臉上的血跡早已擦去。倒是這次那邪眼帶來的傷害,居然沒有使得青陽失明,而僅僅是脹痛而已。對此青陽只能在心底暗道僥倖,這瞳術簡直就是玩命的招數,要是使用的次數太多,恐怕會永久失明。

對此。青陽的心中也是憂慮重重,這瞳術的確算是青陽一個不可多得的殺手鐧,但這殺手鐧的副作用實在是太可怕了,若是肆意使用下去。青陽的眼睛就該廢了。

嘎吱。

在青陽心念電轉間,那車門卻是突然被打開了,然後他便是見到了夏梨清小心翼翼地抱著一些棉被進來。

夏梨清臉上有著一絲羞紅浮現,顯然大半夜的一個女子進去一個男子的車棚里,難免有些讓人誤會的感覺。

「青陽,這迷幻森深夜會特別冷,你身上有傷,可不能讓風寒入體,夜裡休息記得多蓋些被子。」夏梨清將柔軟無比的棉被輕輕地放在青陽的旁邊,柔聲道。

青陽怔怔地望著這一幕,眼中在這時也是有著一抹溫柔之色閃過,多久了,多久沒人這樣關心過自己了,青陽忽然感動不已,這少女對自己,著實是太好了。

「多謝夏姑娘了。」青陽嘴角嗆著一抹溫柔明朗的笑意,感激道。

「不用,以後也不要叫我夏姑娘了,我估計你跟笑笑一樣大,所以我應該虛長你一歲,你就叫我梨清姐就好了。」夏梨清進了馬車內后,反倒是不害羞了,跟青陽大大方方的說起話來。

「笑笑?呵呵,好。以後便是喚你作梨清姐了!」青陽笑了笑,道。


「笑笑是我的妹妹,她可比我強多了,呵呵。對了,今天東哥那樣說話,你別放在心上,東哥其實人不錯的,就是最近他在接手我們夏家的事情,所以難免變得比較深沉。」夏梨清坐在青陽身旁,緩緩道。

青陽聞言只是笑著點了點頭,對於那夏東凌,青陽真的沒有什麼芥蒂,或者說他對於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法有什麼芥蒂。

兩人就這樣坐於車棚內,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談了起來,平日里夏梨清跟別人交流的也少,而今有了青陽陪她說話,她自然也是打開話匣子,跟青陽愉快的交流了起來。


而在這談話間,青陽也是得到了一些關於這中炎大陸的情報。

青陽目前所在的迷幻森,事實上是屬於風蒼都的管轄。而中炎大陸里,有著五都一域的說法。

據說,這中炎大陸被炎陸主宰炎祖分劃為五個都境,一個大域。

所謂的五都便是指西北方位的天蒼都,東北方位的天水都,西南方位的鬼羽都,以及這東南方位的銀塵都,最後便是位於最中央、最繁華、強者漫天飛的炎都!

在這五都內,都有著一些相當出名的家族和勢力,這些龐然大物平常都是安靜的處在自己的都境內,而一旦中炎大陸有什麼盛事,他們便會傾巢出動,給人一種極為震撼的感覺。

其中有五個歷史悠久,勢力龐大的超級家族,風蒼蒼家,天水藍家,鬼羽項家,銀塵銀家以及炎都杜家!這五大超級家族在中炎大陸有著舉重若輕的地位,當然中炎大陸地大物博,除了這五個超級家族,也有著其他一些勢力,他們名氣也許不如五大家,但其實力同樣不可小覷。

「梨清姐,你們夏家,應該也算是一個不弱的勢力吧?」青陽看了一眼夏梨清,若有所思的道。

僅僅是一個跑商的商隊便是有著十個沖帶境強者守護,這般陣仗可不是一般的家族所能擁有的啊,所以青陽猜測夏家也應該是一個排得上名號的勢力。

「我們家主,可是有著通靈之上的實力啊!」夏梨清美目中,有著濃濃的崇拜神色閃過,那樣的層次,的確足以讓她仰視了。

「通靈之上?」青陽瞪大了眼睛,滿是疑問的看著夏梨清。

然而夏梨清仿若說漏嘴了一般捂住自己的櫻桃小嘴,青陽見狀也是莞爾一笑,也是,人家的家底怎麼可能隨便透露出呢?旋即青陽便是搖了搖頭,在他看來,龍老那半步通靈已然這麼恐怖,那超越通靈之上的,又會是怎麼樣一種強大呢?無法想象。

青陽見夏梨清依舊不說話,旋即便是打算引開話題,開口問道:「那不是還有一個大域么,這個大域是什麼?」

提到這個大域,夏梨清卻是搖了搖頭,道:「這個大域,我不太清楚。應該說一般人都不太清楚。據我的了解,這大域似乎也是在炎都里,但卻是另行開闢空間,自成區域,也就是尋常情況下,如果大域不開放,那無人能夠進入這大域。所以,它十分的神秘。」

嘶!

青陽聞言,倒吸一口冷氣,道:「開闢空間,自成空間?」

「是的!那一域里的人,實力當真是通天無比,能夠開闢出一個新天地來。說起來,這個大域,跟你倒也是有一些扯不上的關係。」夏梨清忽然笑笑,溫婉道。

「扯不上的…關係?」

「我也只知道這點,那便是,它的名字,叫青。」夏梨清深吸了一口氣,道。

「什麼?」青陽的眼睛里忽然迸出一團精光,一抹驚駭的神色也是爬上了他的臉上。

青?青域?!(未完待續。。)

ps:青!青陽的身世,有一些小小的透露啦!哈哈,大家不知道激動不?!反正我是很激動!青域,在那裡,有著青陽一切的身世之謎!大家拭目以待吧!中炎大陸這一部分,一定會很精彩!精彩萬分!希望大家的票票也要盡情得砸過來哦! 咕嚕咕嚕。

夏家商隊的車馬大隊行進在這迷幻森的外部,此刻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洋溢著歡樂的神色,連得原本嘈雜的馬車轉動的咕嚕聲都是變得悅耳起來。

這幾天來, 女總裁的守護狂龍

而其實力,也是稍稍能夠發揮出一些了,至少不再像之前那般脆弱了,而體內那魄源也是緩緩恢復能量,再度慢慢地運轉了起來,經過紫雲門一役,青陽戰鬥經驗的積累也是逐漸達到一個瓶頸,想來這個瓶頸應該是能使得他突破到一個新的層次。

眼下對於青陽來說,實力必須提高到巔峰狀態,否則在這陌生又傳奇的中炎大陸里,恐怕凶多吉少。

「青陽,出來走走吧,別一直呆在馬車裡。」忽然一道溫柔動聽的聲音從馬車外響起,青陽一聽便知是夏梨清的聲音,頓時心中不由一暖,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遇到一個願意關心自己的人,便是福氣啊。

「恩,好的。」青陽朗聲回話,心中也是有些小雀躍,畢竟悶在車裡那麼久了,不瘋也悶出毛病來了。

呼!

當撲面而來的清新空氣躥進青陽的鼻息里時,青陽只覺一陣醒神無比的清爽,看著那滿眼蒼翠以及那湛藍如水的天空,青陽一瞬間就深深迷上了這片陌生的土地,這裡的一切似乎比南炎大陸要更加乾淨啊。

「活著真好。」忽然一聲感慨從青陽的口中冒出,仿若唏噓般。

「是不是覺得人活著就已經挺好了啊?呵呵。」夏梨清走了過來,笑了笑道,臉上似乎有著抹不去的開懷以及雀躍之意。


青陽聞言微笑點頭。的確,沒經歷過生死,又如何知道生命的可貴。

「梨清姐,為何今天如此開心,莫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青陽見周圍的人都是十分開懷,不禁好奇問道。

夏梨清聞言掩嘴嬌笑,旋即便是道:「沒錯。因為,我們快到家了!」

「到家?」青陽問道。

「對呀,再過幾百米便是能夠出了這片迷幻森,一旦出了迷幻森。便能到達夏商城,也就是我們夏家的所在。」夏梨清心情很不錯,言語間,一顰一笑有著可愛的兩個酒窩浮現著,煞是動人。

青陽聞言恍然點頭。原來是如此。

旋即青陽便是獨自一人在坐在馬背上,緩緩環顧著四周。這些天來。唯有夏梨清一人會與他交流外,商隊里的其他人都不怎麼跟青陽說話,那些人一聽說青陽來自南炎大陸,而且經脈俱廢,臉上便是露出一種居高臨下的冷漠之色,這種排外雖然讓青陽感到有些不舒服。但好歹自己現在的確是一個拖累,所以青陽倒也沒放在心上。

此外,在這夏家商隊中,青陽也是發現了那十來個沖帶境修王師身上都有著一股殺伐果斷的煞氣。跟之前遇到的華凌松根本不在同一個層次上,這不得不讓青陽暗自咂舌,這中炎大陸果然就是不一樣。

忽然,夏梨清在青陽的面前伸出白皙的手掌,掌上有著一瓶丹藥,瓶塞上有著一股淡淡的葯香味瀰漫而出。

「來,青陽,這是一氣丹,對你的傷勢應該有一些幫助。」夏梨清臉有些淡淡的紅色,對著青陽小聲道。

「一氣丹?」


「恩,這是修王師用來恢復王氣的常用之葯,同時裡面還含有一些治療功效,想來對你應該大有裨益。」夏梨清見青陽不解,便立即回答道。

青陽見夏梨清發紅的俏麗小臉,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無法言說的感動和複雜感,這少女的心性,真的是太好了。

「謝謝了。」青陽沒有嬌作,徑直將那瓶丹藥收下,這是她的一番心意,青陽若是不收下,反倒令她尷尬了,況且有了這丹藥,想來在短時間內也是能夠恢復得十分迅速。

夏梨清見狀臉上的笑容更加柔和,一剎那間的風情,讓得周遭的人都是看呆了,旋即他們又是狠狠地颳了一眼青陽,要知道清兒小姐可是夏家的千金,平日里難得一笑,如今卻是為一個廢物花容綻開,這讓得他們十分不舒服。

「清兒,你怎可將我們每月才可分得一瓶的一氣丹草率地交給一名陌生人?而且此人還是一個經脈俱廢的人?」

忽然一道凌厲的低沉聲從前方傳來,青陽抬頭,正是那大步流星而來的夏東凌。

夏梨清顯然被夏東凌的呵斥聲嚇到了,臉色有些漲紅得氣道:「哥!這是我的一氣丹,要怎麼用,是我的事吧!而且青陽的傷勢這麼嚴重,給一個需要的人這又有什麼不可?」

「你!你居然為了一個外人與我頂嘴?」夏東凌見平時溫婉如水的妹妹居然頂撞自己,顯然也是怒了,不過下一瞬他是忍住沒發作,只是將目光冷冽的投向了青陽。

「你的經脈已然被廢,即便是一氣丹,也無濟於事!」夏東凌聲音冷淡的道,眼中有些厲芒閃過。

「山人自有妙計。」青陽平靜的看了一眼夏東凌,旋即淡淡的道,此刻青陽並不想跟他辯解太多。

「哼!希望你真有本事,清兒心地善良,你若敢欺她,我定然不會放過你!」夏東凌冷哼一聲,旋即便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青陽,轉身拂袖而去。

青陽心中雖然有些不舒服,但表面上卻是依舊一片平靜,在陌生的地方,青陽必須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更何況是在這種四周無助的地方。

待得眾人散去后,夏梨清立即對著青陽抱歉一笑,正想說些什麼,卻是沒想到在前方領路的夏東凌忽然發出一聲驚呼聲:「停!糟了,這是…」

「不好,我們闖進了邪獸禁地!」夏東凌的臉色開始凝重了起來。

嗷嗚!

忽然四周開始傳來一道又一道危險的邪獸吼聲,那些吼聲里,有著難以掩飾的兇狠和怒意。

其中,更是有著兩道十分恐怖的氣息。

這兩道氣息,讓得所有人的臉色都是劇變了起來,青陽也不例外!(未完待續。。)

ps:第一更,推薦票! 吼!

不斷的邪獸怒吼聲伴隨著陡然顫抖起來的大地,所有人在此刻都是駭然的發現,他們居然是被一群邪獸包圍了。

雖然這一大群邪獸平均等級不高,大多數僅在二階左右,但其中卻是有著數十隻三階邪獸,同時,最讓人感到顫抖的是,還有兩隻氣勢十分恐怖的邪獸。

那種氣勢,沒有絲毫懸念,它們是踏入了任督境的四階邪獸!

這種陣仗在中炎大陸中雖然不算什麼,但對於目前的夏家商隊來說,這群邪獸已經能夠使得他們經受一場惡戰了。

「該死的,這個時候居然遇上了四階邪獸!要不是因為王者試煉,我身邊怎麼會沒有高手守護著。」夏東凌陰沉著臉,啐罵了幾口,旋即便是對著後面的人馬道:

「兄弟們,這一次很不幸,我們闖進了邪獸禁地,被圍攻了。眼下有兩隻任督境的邪獸,我們無法單獨面對,所以接下來,五名沖帶境強者跟我一起去圍攻四階邪獸,其餘的沖帶境強者帶著我們夏家男兒,將那群小雜碎通通宰了!」

頓了頓,夏東凌對著那群人馬中一個最為高大偉岸的人沉聲道:「夏彪,保護好清兒!死都不能讓她發生意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