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說到這裡,林厚輕輕的一嘆:「半個月前在北海城的時候還需要別人幫助的少年,僅僅半個月,就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可怕,真是可怕。此子當真是稱得上人中龍鳳之名。」

或許就是為了應驗蒼狼的話,突地!整個拍賣行之內,一股巨大的壓力徒然而至!


這一股壓力,主要是化成一股攻向林東。

「休要傷了林東小友!」

朱成光三兄弟在感受到這壓力的同時,臉色一變!同一時間,三人並排站在一起,一股耀眼的靈光從體內透出。與這突如其來的壓力,狠狠的對視著。

至於從出現就一直沉默不語的羽墨卻是冷眼看著這一切,來之前,林東已經和她說過,不到萬不得已決不能展露他的實力。

而此刻林東也被這壓力弄得手上一頓,緩緩的抽回了還在林蕭小腹處的三叉長槍,槍尖上滴著的鮮血落在林蕭身下早已匯聚而成的血潭之內,發出滴滴答答的清脆聲音。

「林天兄,既然來了,何不現身!」

朱成光聲音有些嘶啞的開口,而朱望龍和朱子龍的臉色也極為嚴肅,臉上劃過細密的汗珠。

看得出來,他們三兄弟在面對林天的時候,並不是那麼輕鬆。

刷!

話音剛落,突地一抹身影如同是瞬移一般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內,正是凌空而立的林天。一身純白色的長袍無風自動,英俊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表情,只有無盡的冷漠。

林天的出現,立時讓林厚幾人臉色一怔,紛紛的拱手行禮道:「參見家主。」

林慕容此刻也低垂著頭,聲若蚊蠅的說道:「爹。」

不過對於眾人的行禮,林天倒像是聲若未聞,目光甚至直接掠過朱家三兄弟,直視著也正好側頭看他的林東,冷聲說道:「放了他。」

「放了他?」

咚!

林東將手中的長槍重重的在地上一戳,發出一聲極致的脆響,盪起陣陣迴音。

突地!林東將頭昂起,聲音也拔高了幾分:「憑什麼!!」

咻!

噗嗤!

「啊!!!!」


林蕭聲嘶力竭的痛呼幾乎讓所有人的耳中都是一震,朱家三兄弟還沒有什麼,羽墨更是無條件的支持林東,不管做什麼。

但是林家這邊兒的人卻無一不震驚了。林東這麼做,直接無視了林天這個家主的權威。


要知道這在林家,幾乎是大忌,沒有人敢違逆林天的話。

蒼狼臉色一變,轉頭忙說道:「家主,林東的父母被林蕭大少爺所殺,換成是誰都要……」

話音未落,林天卻直接打斷道:「很好。我給了你機會,但你沒有珍惜,我就只能親自出手。」

說到這裡,林天話鋒一頓,對著朱成光三兄弟說道:「朱家三兄弟,就算是你們燃燒血脈之力,也不是我的對手。現在離開,我不與你們為敵。」

雖然林天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但卻難掩淡淡的殺氣。

朱成光臉色鄭重的搖了搖頭道:「林天兄,我們三兄弟是受小友所託,特來這裡。如果你想要對小友如何,我們三兄弟絕不應允。除非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

朱望龍介面道:「林天!你不要以為你實力強就可以在我們三兄弟面前為所欲為!哼!我們三兄弟還沒有燃燒過血脈之力!孰強孰弱,還說不準!」

「好。」

林天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身下一個蓮花台座突兀的出現。一圈無形的勁風四散而開。劃破空氣時,這勁風仿若是一把把鋒利的小刀,發出陣陣呼嘯之聲。

突地!就在這時,林東大聲說道:「等等!」

「恩?」林天動作一頓,輕聲道:「你想好了?」

林東緩緩的搖頭道:「沒有,想要放了他,門兒都沒有。只不過有一個問題,現在你既然想要從我手裡奪過這個傢伙。給我一個答案如何?」

「我沒有時間回答你的問題。」

林天依舊是輕描淡寫的回道,雖然不像是刻意。但表現出來的意思很明顯就是不屑和鄙視。

聞言,林東緩緩的聳了聳肩膀,點頭道:「那既然這樣的話,你看完這個之後或許會願意回答我的問題。另外再說一句,如果你回答的好。我或許能讓這個傢伙至少有一條胳膊是完整的,算是留給你做念想怎麼樣。」

啪!

隨著林東手中一抖,一張信箋如同利刃一般飛快的沖著林天而去。

林天眉頭微皺,只是隨時打開信箋之時,一道強橫的波動卻忽的肆意飛掠。

與此同時,林天的表情感受到這股力量波動之時,卻是猛地一變。這在他這個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人面前,極為難得。

而這樣的變化,自然被林厚幾人盡收眼底。每個人的眸中都閃爍著震驚之色。

「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能讓家主如此?」

此刻眾人不由把目光落在林東的身上,這個少年的身上到底還蘊含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

豁然,林天竟出奇的嘆了口氣,對著林東凝視了許久,聲音再度恢復了平靜:「我小看了你。說你的問題。」

恩?這是什麼意思?

眾人一愣!林天說我小看了你是什麼意思?面對朱家三兄弟都不曾退步的林天,如今面對一張信箋竟然有退步的意思。

林東則是淡淡的一笑,甚至再度插起地上的林蕭,聲音一下子變得低沉下來:「給我個你今天來的理由! 我重生了億萬次 ,只是空有一副皮囊。甚至你這段兒時間任由林蕭和我之間的任何接觸。但為什麼今天你還要來,這本就該是我勝的結局,你還要來!為什麼!」


一番話,讓在場的眾人皆是一愣。沒錯,這不光是林東想要知道的,也是其他人想要知道的。

林天最近一段兒時間的作為很明顯,誰站到最後就能獲得進入七大宗派試煉的資格。可是在最後一刻,林天還是強行站了出來。企圖改變這場戰爭的結果。

同一時間,林天表情極為淡漠的看了一眼不斷在三叉長槍上痛呼的林蕭,輕輕的說道:「為了一個承諾。」 “你父親靈魂殘破,只有不到五分之一保留了下來,而且即便保留下來的這部分本身也是碎片,雖然有魂石蘊養,但是能拖這麼久不消散,已經是個奇蹟了。”龍炎真人說道:“這應該是因爲,你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把自己的精神力注入到魂石之中,蘊養你父親殘魂的保留對吧?”

“你也是個好孩子。”龍炎這人目光柔和:“不過你這個辦法,不說治本治標,反而是恰得其反。你父親魂魄殘破得太厲害,也太虛弱,你強行注入到其中的精神力,不僅無法對其有絲毫蘊養的效果,反而會進一步削弱殘魂的力量。”

“竟然會這樣?那我該怎麼辦?”劉封恍然大悟,他曾經數次以自己的精神力注入魂石之中,蘊養父親的殘魂,然而在連續幾次嘗試之後,發現父親的殘魂反而越來越虛弱,他就果斷放棄了。


只是沒想到,自己的行爲,卻依舊給父親帶來了巨大的傷害。

不過,他也不是那種只會責怪自己的人,知道這個時候,更主要的是尋求解決的方法。

龍炎真人眼光就落在了旁邊地上的噬魂刀上,示意方清芸撿了起來,交給劉封。

劉封接過噬魂刀,隱約中,似乎明白什麼,但是他知道噬魂刀中蘊含大陣和冤魂的恐怖,所以不敢確定龍炎真人的意思。

“你的做法沒錯,事實上,幾乎所有殘魂蘊養的方法都要依靠外來精神力。只是這的品質魂石太低,根本無法把你的精神力中和,所以纔會造成這樣的後果。如果有一個品質更高的殘魂容器,你每日蘊養,雖然不能保證你父親殘魂恢復,但是也絕不會再虛弱下去了。”

龍炎真人道:“這把噬魂刀,本來是給清芸準備的,現在也送給你了,也許他能幫到你。”

劉封暗暗吞了一口唾液,不確定的說道:“前輩,難道你是要我把父親的殘魂融入到噬魂刀中,以怨魂的形式保存下來,這可萬萬不行!”

龍炎真人見劉封擔心的神色,輕鬆問道:“這噬魂刀,全名是什麼? 愛你如癡如醉 ?”

“古煉刮骨噬魂噬魂刀,最主要的是禁制,古煉刮骨噬魂千刀大陣!”劉封說道。

“沒錯,不管是這刀的本身,還是這刀的禁制,都離不開一個煉字。呵呵,孩子,這把刀,最強大的地方,不是他對人精神力的衝擊,而是對神魂的淬鍊啊。”龍炎真人笑了起來:“你父親的殘魂,虛弱不堪,正需要蘊養和淬鍊,噬魂刀已經同時滿足了這兩個條件。而且,這是千刀噬魂大陣,共有九百九十九把從刀一把主刀,你完全可以控制禁制,從最初級的淬鍊之法!”

龍炎真人的話,讓劉封茅塞頓開,頓時猶如一道靈光直接照入了他的腦海中。

噬魂刀之中,九百九十九把從刀禁制和一把主刀禁制,不僅可以完全重合,也可以一一分解,如果僅僅只是以一把從刀的禁制蘊養和淬鍊父親的殘魂,加以自己的精神力控制,這完全行得通。

“雖然我無法救治你的父親,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如果你父親能夠完整的接受千刀大陣淬鍊,那麼他殘魂修復的可能性將要大上數倍的機率!噬魂刀的使用方法,我已經全部告訴清芸,你有什麼不知道,都可詢問他。”龍炎真人道:“另外,這個世界也有不少蘊養神魂的寶物,你也可以詢問清芸。”

大上數倍機率!

劉封微微一驚,在知道殘魂修復真正的困難之後,以他的堅毅也不免有些失望和難受,然而龍炎真人的話,卻無異於給了他一劑強心劑,讓他信心倍增。

他面對龍炎真人,有些哽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是恭敬的拜了下去。

“就這麼短的時間,你已經拜了幾次了?老夫我,倒是希望你爲着另外一件事情而拜一拜我。”龍炎真人臉色突然變得有些神祕,

劉封和方清芸同時納悶,不知道老人指的另外一件事情是什麼。

這時候,龍炎老人卻艱難的伸出雙手,他雙手無力的顫抖着,五指輕微的屈動,目光同時落在了方清芸和劉封身上,一臉殷切期盼之色。

這時候,不管是劉封還是方清芸,都頓時明白了龍炎真人的意思,他此刻,竟然是想要撮合兩人,讓兩人就此拜堂成親嗎?

方清芸臉色頓時又紅了,然而她還是立即伸出雙手,緊緊的握住了龍炎真人的右手。

劉封突然又有了口乾舌燥的感覺,喜悅在心底綻放成花朵,他明白自己這個時候,應該說點什麼表示一下,然而卻偏偏什麼都說不出來。

只是看了看方清芸,方清芸卻是別過頭去,根本就不看她,只是臉上的紅霞已經到了耳根子。

他果斷的伸出雙手,用力而柔和的握住了龍炎真人的左手。

兩個人,一左一右,守護在龍炎真人的身邊,兩個人的力量,溫暖着龍炎真人。

“我一生不幸,臨去之時卻得你們兩個相陪。”龍炎真人大笑起來:“好,好!不若你們就在此地,結成。。。”

誰都知道,龍炎真人這句話接下來要說的是什麼,哪怕劉封臉皮再後,心境再堅定,也有些招架不住。他好像是極度喜悅,卻又莫名擔心,而且還有一點點尷尬,所以他都不敢看着龍炎真人,只能低頭凝聽。

方清芸一個女孩子,就更不用說了,早就把頭伏在了龍炎真人的手上,嬌羞不敢視物。

然而龍炎真人話到此處,突然終止。

劉封和方清芸同時一怔,兩個人的身體都僵住了。

一股異樣的感覺,同時從兩人心頭升起,他們神念曾融合,本就心意相通,此刻又沒有刻意屏蔽意識,頓時就感覺到了,對方竟然和自己一樣有着一種既期盼,又緊張的情緒。

他們的心底,似乎都在呼喚着,希望龍炎真人快點把這句話說完吧。

其實,他們心意相通已經明白對方的想法,他們需要的,依舊是有人輕輕捅破那層膜,而以龍炎真人的身份,那是再好不過。

然而龍炎真人的話卻終止了,再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足足過了數秒鐘之後,劉封和方清芸才同時驚醒過來,什麼緊張、什麼期盼、什麼嬌羞都在一瞬間一掃而空。

“義父!”

“前輩!”

“。。。。。。。”

“龍炎前輩,已經走了。”

一代強者,四級大陸無敵的存在,終於死去。 說到這裡,林天竟突兀的轉了個身,背對著所有人說道:「從今天起,林慕容接任林家家主之位。林東獲得七大宗派的資格。」

「什麼?!」

一句話泛起千層浪,林家的所有人皆是長大了嘴巴。就連一向比林天更為冷酷的幽蘭,此刻也是面色一變,皺眉不語。

「家主!這……」

突地!林天的背影一眼看上去像是老了幾歲,揮手打斷林厚的話道:「結果早是如此,只是可惜……從今以後我會閉死關,突破之後像林家的先輩一樣,遊歷大陸。」

話音剛落,林天卻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沒有給眾人再度詢問的機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