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怎麼可能……」

摩拉驚覺到趙庸的實力竟然在沒有提升的時候都要已經高出了自己數修了,這才多長的時間,趙庸的實力幾乎提升了一大階,可是他的驚訝還沒有完全的表達出來,就發現自己的魂核已經被趙庸的黑色的網狀的東西給包裹住了,在壓倒性的實力面前,他甚至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混賬!」

摩史既驚又怒,他沒有想到面對自己的攻擊,趙庸沒有選擇和自己直接的對抗,而是把目標鎖定在摩拉的身上,等他發覺已經晚了,摩拉的氣息在一瞬間就消失了!

現在自己和趙庸的實力不相上下,可是他那詭異的速度自己也是沒法限制了,這個時候他才明白,自己當初的想法太可笑了。

他認為趙庸的實力的提升既然不是修鍊得來的,肯定是有什麼秘法的幫助才能達到,施展秘法肯定是需要時間的,自己只要抓住這個時間,就可以一舉幹掉趙庸,實力的差距也不是僅僅用速度也彌補的,可是等到動手的時候,並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摩史,現在摩拉已經是我手中之物,現在我們可以一對一的來戰了,我勸你還是不要心存僥倖,外面的那些人很快就會來到,他們的實力也和我差不多,你今天是沒有任何的勝算的!」

趙庸瞪著血紅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摩史,看得那摩史也魂核亂顫。

「是嗎?」

摩史穩了穩自己的心神,他知道,如果趙庸所說的是實情的話,今天自己很可能就不能善終了,不過他不甘心,就算自己可以逃出去,就這樣的回到魘魔祖那樣,自己感覺也是難免一死,自己今天怎麼也得拉上一個墊背的。

既然外面他還有幫手,那就讓他們一起來好了,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等到他們聚齊了。

「行了,你這『屎』沒拉了,肯定也是出不來了,千萬別憋壞了自己,那可就不好玩了!」

趙庸看著沒什麼反應的摩史說道,這個時候了,再裝逼也沒什麼意義了,趙庸不相信這裡還能出來像摩史一樣實力的魘魔來。

「哼,你那我們也想的太簡單了,難道你以為這裡就我兄弟兩個嗎?上次已經吃過你的一次虧了,我們還會再吃第二次嗎?今天我還就要看看,就是你的那些援手來了,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從這裡出去了。」

摩史尖利的聲音淡淡的在這溶洞里回蕩,他也再沒有動手的意思,反倒靜靜的站在那裡,乾脆等起人來!

趙庸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這個摩史在打的是什麼主意?自己明明沒有感覺到除了摩史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強大的氣息了,在自己說了還有和自己實力一樣強大的對手之後,他不但沒有選擇逃跑,反而堅定的留了下來,是不是他還真的憋壞腦子了? 外面的朱雷、朱越、朱暢、幽蒼、靈空以及幽鵬,大了好一會,才發現先前的氣力是白費了,他們只顧著虐那些冰龍了,可是打來打去卻發現,那些被擊碎的冰龍總能很快的補充上來,根本就沒有減少。

「奶奶的,這樣打下去不行啊!我們的氣力是有限的,可是這些傢伙好像打不完啊?」

朱雷看到這樣的情況,火氣和他的火球也一樣大了,這裡可是無極冰淵,是冰龍的老巢了,這鋪天蓋地的都是都是冰,自己的靈氣可沒有那麼多。

趙庸那個小子讓他們拖住這些冰龍,自己去找那寒凝雪丫頭去了,這一去就沒了動靜,也不知道情況到底啥樣了,要是他一直救不出人來,他們要拖到什麼時候啊?

「當然是打不完的了,因為這些東西是有東西在不斷的製造出來,並被他們控制,只有解決了那些傢伙才能消滅這些冰龍!」

幽鵬和魘魔同屬於黑暗屬性的人,當人知道這其中的蹊蹺,當初趙庸只是讓他們拖住這些冰龍,製造混亂,並沒有說要解決掉冰龍,所以也並沒有說明。

「奶奶的,你小子怎麼不早說?」

朱雷的這個口頭語從趙庸那裡學來,現在他用起來也越來越順口了。

南風未起,念你成疾 !」

「奶奶的……」朱雷聽了差點沒吐血,這個傢伙怎麼那麼的死腦筋?「你的腦子是不是木頭做的?趙庸都已經下去這會了還沒動靜,你還真沉得住氣!趕緊的解決掉這些煩人的玩意兒,我們也好去幫趙庸一把!」

幽鵬原先的打算是他們在這裡拖上一陣子,讓趙庸去解決問題,自己也不用出頭露面,二來也可以探探趙庸的底細,如果趙庸真的應付不來的,那他也應該早出來了,相信以他的速度,除非那魘魔比趙庸的實力要高出許多,不然是沒辦法把他留下的。

至於能不能救出那寒凝雪他並不關心,作為暫時的合作者,自己把信息給他帶到了,也配合他拖住這些冰龍,趙庸估計也說不出什麼來,可是現在朱雷已經提出異議了,如果再堅持的話那就不行了。

「好,你們先避開冰龍的攻擊,以精神力去感應,找到靈魂力的來源,那就是魘魔的魂核,只要幹掉那些魘魔的魂核,這些冰龍自然就沒有了!」


「你小子夠可以的,現在才說!」

朱雷收手精神力也瞬間放開,精神力所到之處,果然發現了冰龍之中的那些魘魔的魂核的所在,不過他他也沒有怎麼能把那些魂核幹掉的手段和方法,和那些有實體的東西對戰,只要消滅掉他們的**就行了,可是這些傢伙根本的就沒有實體的形態。

朱雷想了幾想,把自己的的實力提至了巔峰狀態,感應准一個魂核所在的地方,一手劃開空間,一手把那魂核給一掌扇了進去,隨即抹平那空間裂縫,這是他能想到的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了。

朱越、靈空、幽蒼已經幽鵬見朱雷如此,也如法炮製,隨著那些魂核被扇出空間裂縫的增多,那些在中空纏鬥的冰龍頓時就失去了原來的靈動,嘩啦啦的碎成了一塊塊的碎冰,從空中紛紛的落了下去,一時間原本是戰場的地方的下方,頓時就像下起了一場冰塊之雨。


不過面對這樣的戰鬥方式,朱暢也只有看的份了,對付冰龍,他還能應付一些,可是要他去對付那些魘魔的魂核,他就無能為力了,因為他的實力根本就沒有到達擁有空間之力的地步!

這些魘魔那裡是這些擁有空間之力的朱雷他們的對手,他們沒想到這些傢伙能夠想出那樣變態的主意,直接把他們給扇出這個世界的空間之外,一些見勢不妙、沒被發現的魘魔再也沒了戀戰的膽量和心思,就想回到據點的溶洞之內,可是他們發現溶洞周圍的空間不知道什麼被禁錮,倉皇之下,他們不得不散化了自己的魂核,逃之夭夭了。

他們就算散化了魂核,畢竟過一段時間還能在聚集起來,可是要被他們給弄到外空間去,很可能就會徹底的消失了。

隨著魘魔被扇出去的出去,跑的跑,那無數的冰龍也迅速的碎裂殆盡,一時之間無極冰淵的上空又恢復了平靜。

「奶奶的,終於把這些玩意兒給解決了!」朱雷舒了一口氣,「我們快去看看趙庸那小子到底怎麼樣了,風行,你找到那魘魔的老窩沒有?你可別說這半天了,你也沒找到!」

「咕嘎!」

風行應了一聲,伸出翅膀指了指下面, 能不能輕點虐我[穿書]

這個時候朱雷等人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不過這空間禁錮的屏障倒也阻擋不住他們,幾人合力之下,很快就打破了禁錮的屏障,在風行的帶領之下,片刻的工夫就到達了那處在峭壁上的溶洞之內。

「趙庸,你小子在這裡發什麼呆啊?你救的人呢?」

朱雷一進洞口,就看見了趙庸正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就像一根木頭一樣,他們在外面累的跟什麼似的,這小子難道就一直待在這裡發獃?

「這還用問嗎?人還沒有救出來,那邊還不是站著一個的嗎?」

幽鵬一進洞口,就看到了遠處和趙庸對峙的那個傢伙,他感應之下,也沒探查出那個傢伙的具體的實力來,那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的實力遠在自己之上,也難怪趙庸到現在還沒有救出人來……這是什麼情況?他這個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也感應不到趙庸的具體的實力了!

可是在西陸聯盟的時候,他從由於趙庸的誤會而散發出來的氣息明明感應到趙庸的實力和自己差不多,可是僅僅是半天的時間就超越了自己,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看到幽鵬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朱雷和朱越也是察覺到了趙庸的異樣,看到趙庸那血紅的眼睛,也是被嚇了一跳。

「趙庸,你小子是怎麼了?」

朱雷看著趙庸詭異的樣子問道,難道趙庸在這裡已經和不遠處的那個傢伙動過手了嗎?不是殺紅了眼了吧?

不過幽蒼和靈空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們已經見過趙庸多次的魔化,第一次的魔化就是在那黑風鎮,柳青兒差點成了他手中的冤魂,第二次就是在那落魄谷了,朱雀雀兒也差點死在他的手上,第三次就是在中陸和摩拉對峙的時候了,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趙庸對魔化的控制也是越來越熟練了,那種魔化后的副作用也慢慢的消失了,可以說那成了趙庸的一張出其不意的一個底牌了。

「我沒事!」趙庸現在也沒法和他們解釋的太多,現在趙庸也是不明白了,朱雷等人的到來並沒有讓摩史有任何的驚慌和逃跑的跡象,這個傢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哼哼,都來了嗎?你們不是要救那個小姑娘嗎?我們現在就來個比賽如何?」

摩史淡淡的看了來人一眼,趙庸所說的沒錯,在對方的數人當中,除去趙庸之外,最起碼有兩個人的實力不在自己之下,還有三個也僅低自己數修,難道他們也知道這小姑娘是個靈陰之體,才組成這麼大的陣容來搶的嗎?

不過不論他們的目的是什麼,針對他們也好,來救那小姑娘也好,過不了多久,他們和這裡的一切都會化為烏有。

「遊戲?好了,你也別憋著了,有屎就拉,有屁就放!我可沒什麼閑工夫聞你的氣味!」

趙庸也在暗暗揣測摩史的意圖,看他有恃無恐的樣子,自己也不得不防。

「趙庸,跟他廢什麼話,我們直接殺了,再去找那丫頭!」

朱雷也是急了,他們是來救人的,可不是和那個傢伙來說閑話的,還玩什麼遊戲,那傢伙的小命都快玩沒了,還有那個閒情逸緻?

「你要找的人就在這溶洞之內,不過我不會讓你就那麼救走的,我去殺她,你們去救她,救不救得出來,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摩史直接忽略了朱雷,依舊自顧自的說道,然後身形「砰然」炸開,化作了幾團黑色的煙霧,向四周散去。

「奶奶的,這個傢伙要跑!」

「等等!」朱雷見狀就要上前追去,卻被趙庸一把給攔住了。


「幹嘛?那個傢伙就要跑了,還等等?你是不是要等到那丫頭被殺了?」

朱雷直接和趙庸吼上了,這小子到底要幹嘛?

「風行,快去找那個丫頭,你們都待在這裡!有什麼不妥,你們就馬上離開!」

趙庸說完身形也倏然的消失了,這裡的溶洞五門六路,四通八達,就是他們都進去也是很難找到寒凝雪,剛才那摩史形成幾個分身散開,分明就是要引他們進去,雖然趙庸現在還不知道摩史打的是什麼主意,但他也不得不防。

風行已經發現了寒凝雪的所在,救人的事就交給它去做了,至於朱雷他們最好還是守在洞口,如果有什麼不妥的話也能儘快的離開這裡,他們可沒有自己和風行那樣的速度。

那摩史的幾個分身趙庸也是察覺到也是有魂核的存在,不過都相當的微弱,那應該是摩史為了迷惑他們,如果不是趙庸擁有那聖光之心的話,也不可能辨別出那摩史真正的魂核所在,自己就盯緊它,自己倒要看看他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行了,你還是現出身來吧,你能瞞過他們,可是卻瞞不過我!」

趙庸倏然現身在那摩史魂核的前面,手中的黑色的炎火也不斷的在跳躍著,隨著趙庸的話音,那摩史的魂核周圍頓時騰起團團的黑色的煙霧,片刻之間就又形成了一個人的模樣。

「桀桀……」

一陣尖利的似笑非笑的聲音驀然的在溶洞中響起,刺激得趙庸的耳膜都隱隱作痛。

「你覺得這遊戲很好笑嗎?」

趙庸心頭突的一跳,他有一種強烈的預感,有一股危險的味道正在悄悄的蔓延,可是他卻感覺不到危險的來源。

「好不好笑你馬上就要知道了,摩拉,請你不要怪我!」

摩史陰森森的看著趙庸,嘴裡突然說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

隨著摩史的話音落地,趙庸手上跳躍的黑炎突然不安分起來,「啵」的一聲輕響,炎火就化作了精靈的模樣,它的臉上也現出了從來沒有過的痛苦之色,腹部就像打了氣的氣球般慢慢的鼓脹起來!

「快吐出來!」

趙庸看到這裡也是明白了,那摩拉的魂核就被自己封在黑炎里,那摩史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竟然能夠讓封在黑炎里的摩拉的魂核進行魂爆!

「來不及了!」

摩史冷森森的聲音如同地獄傳來的催魂咒,令趙庸的臉上駭然的變了顏色!

趙庸也顧不上這黑炎了,把疾風訣催動到了極致,空間精靈也在自己的身後布下層層的空間屏障,在到達溶洞的門口的時候,空間傳送門也瞬間打開,把等待在洞口的眾人一把都推了進去!

怪不得那摩史在面對絕對的劣勢之下也沒有要逃跑的意思,原來他知道今天是難逃一劫,所以一開始就抱著和他們同歸於盡的心思來的,自己想到過各種的情況,包括摩史的魂爆,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能遙控摩拉進行魂爆!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響,震撼了這個西陸的偏僻的一隅,整個的北冥王國都很清晰的感受到了無極冰淵方向傳來的震感,爆炸產生的衝天的雲團翼天蔽日,整個的北冥王國在不久以後都如同墜入了黑夜之中!

不過接下來的情況更是讓北冥王國陷入了一片恐慌,煙雲遮蔽上空以後,隨即而來的就是滿天的冰塊墜落了下來,整個的王國被砸得千瘡百孔,雖然沒有人員的死亡,但是也損失慘重!今天和明天,我們這裡的寬頻升級為光纖,上不了網了,手機上了半天才上來,給大家打個招呼,抱歉了。 朱雷等人從傳送門裡出來,才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看著北方烏黑的天際,頓時都傻了眼。

「趙庸,趙庸那小子呢?」

朱雷愣神的工夫,就發現他們之中並沒有趙庸的身影,頓時也慌了神了。

幽鵬,幽蒼和靈空等人四顧尋找,哪裡還有趙庸的影子?

「完蛋了,這小子十有**要完蛋了!這救出來一個又折進去一個,這是什麼事啊?」

朱雷搓手頓足,趙庸帶著他們去救人,他們是一點事沒有,領頭的卻完蛋了,這叫他們回去怎麼給朱羽交代?怎麼給西陸聯盟交代?

幽鵬也是暗自惋惜,家主的實力遲遲不能恢復,本想依靠趙庸和人類達成暫時的聯合,如果趙庸真的完蛋了,這個聯合估計也就進行不下去了,對於家主也只有趙庸了解狀況,其他的人對他都是充滿敵意的,看來他們也只能潛伏一陣子了。

朱暢也是暗自嘆惋,本來以為這次出來能跟著趙庸好好歷練歷練,誰知道轉眼之間這一切都變了,趙庸也生死不明。

朱越對於趙庸的遭遇心裡倒是淡然,他和趙庸說不上有什麼深仇大恨,也談不上有什麼感情,他也是為了不再族內遭人不待見才下定決心出來的,本想能弄點功勞什麼的,也好在朱羽面前不再那麼的氣短,可是隨著剛才的那一聲巨響,這一切估計都化成了泡影。

別說弄點什麼功勞了,朱羽不懲罰他們他就千恩萬謝了,他們隨去的一點事沒有,趙庸卻折在了無極冰淵,況且趙庸剛剛和雀兒聯姻,身份不僅是西陸聯盟的盟主,也是朱羽的女婿,朱羽派他們去也不僅僅是協助,也有保護他的意思,保護他們的人沒事,被保護的人卻生死不明,怎麼說他們都是保護不力!

鄉村小神龍 ,那威力不同以往,不知道這次還能不能死裡逃生。

他們從一開始的被迫服從,到現在的甘心情願的跟著趙庸,這其間經歷的種種是確實感動了他們,自從跟著趙庸一來,他從沒有對他們當做下人看待,遇到什麼危險的事情,他都是沖在前面,就是這次也是如此。

「咕……嘎……」

風行低低長長的哀鳴了一聲,然後用翅膀指了指還在自己背上人事不知的寒凝雪,意思是她該怎麼處理。

其實風行的心裡卻是無比的高興,趙庸一死,它就又恢復了自由,被人束縛的日子哪有自由自在的日子好過!

儘管趙庸的靈魂印記沒法抹除,但是他人死了,就是有那個印記也和沒有沒什麼區別了,不過現在它還不能變現得太過明顯,誰知道趙庸那個傢伙會不會有一天再突然出現?

「奶奶的,都是因為這個丫頭,風行,你把這丫頭給她北冥王國的老子送去吧,至於你就隨便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